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虎年年關話異象

年末時分,北京城裡相繼走了好幾個政治老人,似乎在驗證「老死」傳染之說。人們禁不住要問,下一個會是誰?與此同時,各種異象紛呈,千年天文奇觀伴新年,更不得不讓人思忖:中國國內要出大事乎?

文 ◎ 張海山

流傳染是常識,「老死」傳染是經驗。現在北京城裡的那批政治老人可謂年關難過。

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九十八歲的老字輩科學家錢學森在北京逝世;十一月六日,九十六歲的原國務院副總理谷牧也走了人;十二月二十三日,一百歲的全國政協副主席阿沛.阿旺晉美辭世。有經驗的人都知道,老人堆裡若要走一個,很可能勾走一車人,這是不被醫學承認卻真實存在的「死亡傳染病」。醫學還不承認癌症傳染呢,可很多家庭多人患癌已是不爭的事實。

下一個會是誰?人們普遍關注兩個人的命,一個是李鵬,另一個是江澤民。因為,這兩個人的消亡,必然會給中國政壇騰出新的操作空間。


中共正處於高層換屆前夕,內鬥白日化,政局詭異,胡錦濤的政敵躍躍欲試。(Getty Images)

傳李鵬病重 中辦有人準備後事  

今年十一月傳出消息,李鵬病重。據北京政治觀察人士說,八十一歲的前總理李鵬再傳病重,中辦已有人專責準備處理李鵬後事。

在最近錢學森和谷牧遺體告別儀式上,多位現、前任國家領導人出席,但李鵬都沒露面,再次引發他病重無法出席的傳聞。

外界許多人算在李鵬頭上的是兩筆債,一是發布六四戒嚴令,二是上馬三峽工程。關於六四責任,據說李鵬曾寫有一本官方不讓出版的書稿,為自己澄清一番;但三峽工程不斷顯現的重大弊端,使其意圖以此名留青史的政治賭注成為泡影。


三峽工程不斷顯現的重大弊端,使李鵬意圖以此名留青史的政治賭注成為泡影。 (AFP)

三峽工程是李鵬任總理期間,動用專制權力強行上馬的巨型工程,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六日三峽工程在大壩截流時,江澤民和部份常委親自捧場,鞭炮、禮炮齊鳴,信號彈升空,五彩氣球飛舞,媒體鋪天蓋地一邊倒發出頌詞。此後,江還不止一次親赴視察,大力捧場;可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日三峽大壩封頂典禮時,中共最高領導層出人意料地整體缺席,當年風光蕩然無存。

其實早在二零零八年前後,外媒就稱李鵬身體不容樂觀。繼早前沒出席奧運會開幕式後,李鵬再次缺席華國鋒追悼會。據了解,李鵬從二零零八年年初中風以來,長住北京三零一醫院領導人病房,後更出現面癱、失禁等情況。媒體曾傳出兩個不同版本:一說李鵬零八年二月五日中風,送醫院搶救已脫離危險,但留下後遺症,「口眼已經歪斜」;一說其零八年元旦腦血栓發作,經搶救病情已基本穩定。但對這兩個版本,李鵬之女李小琳一概否認。

對李鵬而言,吹燈拔蠟早晚的事,但對江澤民而言,日子就不那麼好過了,不死也被催命。日前,江在中共政壇被內制外擊,備受煎熬。還活著就被大陸官民戲耍詛咒、盼其早死的,江是第一人。

外擊:江澤民面臨國際逮捕


近日,西班牙國家法庭做出了該國一項史無前例的裁定,決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江澤民等五名中共高官。圖為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二日,江澤民在美國芝加哥私人訪問,在芝加哥當地宴會上,江接到原告起訴狀。(大紀元圖片庫)

俗話說,七十三、八十四,閻王不請自己去。二零一零年是虎年,是江的本命年,也正好是其八十四歲的鬼門關。其背運之相;突顯,江絕不好過。

繼西班牙國家法庭起訴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等五名中共高官後,阿根廷法院日前再次做出有利於法輪功的判決,阿根廷聯邦法院刑事及懲治庭第九法庭法官拉馬德里十二月十七日發出對江澤民和前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的國際逮捕令,罪名是迫害法輪功人員、涉嫌施用酷刑和屠殺罪。這一裁決使得阿根廷成為第二個因法輪功而採取司法行動的國家。

有意思的是,沉默了數日,中共這回沒悶聲——五、六年來首次對國際訴江案有所回應。其實無論怎麼造句,都是承認了國際訴江的存在。外界分析認為,中共內部有人要把訴江一事在國內正式公開化,徹底讓江丟人現眼。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姜瑜表示,一些外國司法機構做出有利於法輪功的裁決破壞了這些國家與中國的關係。

外界評論指出,西方司法獨立,所謂「國家關係」恰恰是考驗「司法裁決」獨立性的標竿,中共硬把二者聯繫在一起,正好是說,誰要干擾「有利於法輪功的裁決」,必然是違反「司法獨立性」的「親共」行為,略顯弱智。

據路透社報導,拉馬德里法官是根據阿根廷法律中「普遍管轄」和「引渡受審」的原則做出這一裁決的,這兩項原則允許阿根廷法庭處理發生在其他國家的人權問題。這是該國首度動用治外法權追緝違反人道罪行的案例。根據這一裁決,一旦江澤民和羅幹進入與阿根廷簽有引渡協議的國家,就可能遭到逮捕,並引渡到阿根廷受審。

內制:天安門搶風頭中計 江大病

網上傳出有趣的故事,胡錦濤派系人馬抓住江澤民好大喜功愛出風頭的特點,在十一期間使用疲勞術,成功拖垮了虛歲八十四歲的江澤民,使其大病一場,很有可能把江拖入生命倒計時。

胡派人馬全程安排江參加閱兵與焰火晚會。十月一日這一天的活動早早開始,晚晚結束,安排滿滿噹噹,江風光出盡,卻體力嚴重透支,終於累倒。

由於前夜興奮難眠,閱兵剛開始,江就已經站不住,前搖後擺,幾近癱倒,工作人員急忙搬來椅子才勉強挺住,在興奮劑的作用下強撐了一天。

博訊網昭明撰文說,知情人士透露,當夜江就開始咳嗽,第二天開始發燒,滿臉通紅,精神抑鬱,體溫急升。保健局醫生欲給治療,江大罵是胡錦濤派來的,沒安好心,是希望自己早死,不肯配合,倒要看看自己會不會死在胡錦濤下台前面。結果感冒轉成急性支氣管炎,又轉成肺炎。後來終於挺不住了,在家人勸說下才勉強接受肌肉注射抗生素,但已元氣大傷。入冬後江基本只能躺著或坐著,站起來要人攙扶才行,很少戶外活動,脾氣卻異常暴躁,動輒大罵胡錦濤,稱中央有人要害他,希望他早死。

中央保健局的醫生表示,從江澤民絲毫不加掩飾對漂亮女服務員的神態,到脾氣巨變等症狀看,都是老年癡呆症加深的跡象。此病只能用藥物控制,根本無望治癒。

但江有一點明白,就是身體再差,也要醫生使自己勉強可以外出活動,以欺騙外界。但這麼折騰,只能使其身體更差,以又一場大病作代價。

中共領導人的身體狀況是嚴格保密的,但人們總可以從一些異象察覺到某些即將到來的變數。
 
火流星疑墜北京西郊 落地爆閃  

一顆亮度堪比滿月的火流星十二月十六日從北京夜空中劃過,短短幾秒鐘瞬間被天文館監控探頭捕捉到。專家表示,火流星的劃落可能有隕石墜落北京。為確定墜落位置,天文館欲尋目擊證人。「現在北京越靠西邊的目擊者提供的資訊越重要。」

火流星是較大的流星體隕落時產生的流星現象,其在稠密的地球低層大氣內高速運行時,發出耀眼的光芒,是天空中最令人驚豔的天文現象之一。

北京天文館館長朱進表示,這顆火流星如果在墜落地面時沒有燃燒殆盡,就有可能有隕石降落到北京地區。北京天文館算是比較大的隕石收藏單位,但在幾百塊隕石館藏裡,還沒有北京地區發現的隕石。

按照中國天人合一的說法,火流星墜落北京西郊,或許對應著北京「大人物」之身亡,早有一九七六年吉林隕石之先例。

吉林隕石落 周、朱、毛三亡

一九七六年三月八日十五時零一分,吉林地區方圓五百平方公里範圍內降落一場世界罕見的隕石雨。當地上空先出現一個大火球,很快分裂成三體,一個較大的火球和兩個小火球,魚貫向西飛行。此地區有一百多萬人聽見火球高速飛行時由衝擊波發出的霹靂般的巨響。鋪天蓋地,呼嘯聲幾百里以外清晰可聞。落地巨響和震波,震碎了無數居民住宅的玻璃窗。場面之宏大,威力之巨猛,如同原子彈。

民間流傳隕石雨百年不遇,落下了三塊大石頭對應三個大人物的陽壽要盡。果然,周、朱、毛三人都在一九七六年去世。

而無數的小隕石塊,則對應著一場大天災。同年七月二十八日的唐山大地震,是迄今為止四百多年來世界地震史上最悲慘的一頁,相當於四百枚廣島原子彈在距地面十六公里的地殼中猛然爆炸,強烈的搖撼中,這座百萬人口的城市頃刻間被夷為平地。二十四萬人死亡,十六萬人重傷。

千年天文奇觀伴新年


二零一零元旦期間的新年第一天將發生月偏食,天文工作者稱這是近千年來頭一回。(AFP)

二零一零年第一天將發生月偏食,天文工作者稱這是近千年來頭一回。不僅如此,在新年的頭十五天裡,市民還可以看到流星雨,以及未來千年難得一見的日環食奇觀。

月偏食將從一月二日凌晨二時五十一分開始,整個過程將持續一個小時。欣賞完「天狗食月」, 三日晚上八時至十二時,預計有一個短暫且強烈的流星雨爆發時段。這段時間,每小時天頂流量在一百二十顆左右。

一月十五日傍晚還有一場日環食。這是中國二十二年以來的首次日環食,也是全球未來一千年持續時間最長的日環食。在中國最早看到日環食的是雲南省,然後按順序經貴州、四川、重慶、湖南、陝西、湖北、河南、安徽、江蘇,最後是山東半島太陽落山,一共經過十一個省市。因為環帶特別寬,持續時間也特別長,非常罕見。

《易經》中有:「天垂象,見吉凶,聖人像之。」「觀乎天文,以察時變。」古人認為「天人感應」,「天人合一」。從天象的變化可以推知人類將要發生的事情,天象變化和我們人類的變遷有著必然的聯繫。

鐵樹開花又結果


四川鐵樹結出百枚紅果實。(網路圖片)

還有一個值得一提的異象。據國內媒體報導,四川長寧縣檢察院的辦公樓門前,五年前一左一右栽了二株鐵樹,樹齡在十年左右。今年這兩株鐵樹同時開出了一雌一雄的花。其中一株結滿了紅紅的果實。細數之下有近一百枚,其中有一枝上結了四枚,每枚有小雞蛋那麼大。

鐵樹,也叫蘇鐵,屬蘇鐵科、蘇鐵屬,常綠喬木,不常開花。「鐵樹開花」比喻事情非常罕見或極難實現,民謠稱「千年鐵樹開了花」。明王濟《君子堂日詢手鏡》:「吳浙間嘗有俗諺雲,見事難成,則雲須鐵樹開花。」

鐵樹為雌雄異株,雄鐵樹的花在葉片內側,呈圓柱形;雌鐵樹的花在莖的頂部,為半球形。鐵樹開花不易,結果實就更不容易,需雌株和雄株同時開花,且授粉成功才行。長寧縣城許多上了年紀的老人都說從來沒有看到過鐵樹結果。

各種異象紛呈,不得不讓人思忖:中國國內要出大事乎?要有心理準備,順應天意。◇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