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爬蟲時代

     幾千年來,人類一路風雨中走來,作為人類的自身,非但沒有高大了自己,反而越來越矮化、越來越卑微。
一言道破,人類進入了一個沒有英雄的階段,沒有偉人的時代。

雖然說,今天的人類科技發達了,可以全球同步視聽了。但是,發達的科技、發達的媒體,只能造就名人,無法造就偉人。

當然,判斷標準的不同,導致對事物認識的結論不同。我這裡強調的英雄、偉人,根本基礎是基於道德律上。孔融讓梨故事流傳千年,教育了無數人,孔融相比於秦始皇如何?後者是反面教材,前者不說偉大,也是為人類奠定良知道義有所貢獻了。再有的是孟母擇鄰的故事,也是膾炙人口。

還有,人類今天學說、思想簡直目不暇接的繁多,可是,有什麼名家?有誰能站起來說,可以和孔子思想比肩,可以和老子論道?能夠和柏拉圖、蘇格拉底齊名?沒有,不只是這些大思想家的學說學識淵博厚重,其人格、人品也是今人望塵莫及的。

今人的最大能力是,對古人的說三道四,品頭評足,恰恰卻不能踐行古人的德行。

往往偉大的事業,造就偉大的人物。龐大的事件,也能成就知名人物。

共產運動,成就了一些知名人物,可是其所作所為,往往是邪惡行徑,猥瑣、低下、狡詐、歹毒、欺騙,心裡陰暗。

像歷史的天朝盛世,也誕生很多名人、偉人,如唐太宗、康熙大帝等,還有路易十四,以及拿破崙等。他們不只是成就了一代偉業,他們的很多人中,德行也堪為後世的楷模。《貞觀政要》流傳千古,康熙大帝被頌稱東方的千古一帝。路易十四被尊稱為太陽王。

而各個民族也有很多自己的英雄。但是沒聽說哪個民族,把海盜作為崇拜對象的。

而且,這些民族偶像,基本都有一定的歷史了。像中華英雄的文天祥、岳飛、張自忠、鄭成功、戚繼光等。往往這些人物,其所為是正義的、其品行是高尚的、其氣概是豪邁的、其壯舉是無私的。

是的,當今鮮有英雄。

愚見斗膽的道來,竊以為下列原因:

現代文明的發展,科技和機械等等,越來越搶位、搶鏡頭,從而遮掩了人。看看現代化的施工,巨型的機械移動幾千斤的東西,易如反掌。龐大的工程以驚人的速度推進。此時,誰還能想起武松擎巨石,關羽和張飛的較力,把腳下的泥土踩了一個坑呢?

人們成群的圍繞科技而轉,科技把人變成了螞蟻一般。

古人面對蒼天、高山,遙望飛雁夕陽,透過霧靄層林,可以感悟道,慨歎造物主的智慧無量。今人青天白日的點著電燈,禁錮在方寸的四壁,孜孜而疲倦的研究報表、盯著螢屏。智慧、智力、心胸,和古人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再看,「路不拾遺」,「拾金不昧」,「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些辭彙的誕生,都是在過去的社會,說明什麼?今日社會誕生什麼?增長率、GDP、高速發展、做強做大、文化搭台經濟唱戲。相較之下,說明道德水準已經面目皆非。店小二人物,自古及今多如牛毛,誰說店小二是英雄的象徵?

還是這樣,奇才的人物、豪俠的氣質、無私的胸懷、非凡的壯舉,是構成英雄的基礎條件。
低下道德的社會,難以誕生英雄,難以識別英雄,大家也不欣賞崇敬英雄了。不說轟轟烈烈,就是一些潔身自好的有識之士,誰人去肯定、賞識?
再有,螺絲釘精神,添磚加瓦的說法,平均主義的提倡,階級鬥爭的學說,強行代表的輸灌,這些邪黨文化,摧毀人類的善良本性,泯滅人的個性良知,顛倒是非的混淆視聽。更是扼殺英雄的毒劑。

還有,沒聽說哪個偉大英雄,去毀壞寺廟、教堂。而聽到的多數,他們是匍匐在神明腳下,敞開心扉向蒼天,襟懷無私裝黎民。

物極必反,大寒過後是春天。

在冰雪消融中,在紅牆的傾頹時刻,在長夜的退去過程中,我們看到了,人類閃光耀眼的英才,在一一的,越來越密集的出現遠方天邊。高智晟、賈甲……

英雄時代,勢必如同漫天的霞光,必將終究還要降臨人間。

山花爛漫、彩蝶翩翩、蒼鷹藍天、碧水粼光、人和禮敬,畢竟是人們共同嚮往的。
污穢、齷齪、謊言、欺詐、霉暗、巧取豪奪,畢竟不是人類共同喜歡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