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誰代表主流民意?

?"
臺灣及美國紐約州律師

     據這幾年筆者對中共的觀察,像中共這種沒有民意基礎的政權,特別喜歡「代表」民意,動輒宣稱自己代表民意,並且專斷地決定甚麼才是民意,甚麼才是主流民意。

即使有選票基礎的民選總統都不敢拿自己當選時的票數來宣稱自己的一切施政與言行都「代表民意」。俗話說得好:「當選就是下一次競選的開始」,過去的成功已經過去,下次一能否成功才是重點,凡是民選總統都必須對於民意調查保持高度敏感,並且尊重民意而非一意孤行。

在法律上,每個人對於自己的權利都有完整的處分權。因為擁有完整的處分權,所以能夠授權他人代表自己行使權利、表達意見。但是相對的,任何人想要代表另一個人發聲與行使權利,都要事先取得授權。否則發言者只能代表自己說話,而不能以單方的意思形成代理。

這是連小學生都明白的道理,未經授權「你憑什麼代表我?」可是中國海協會副會長鄭立中卻不明白。在第四次江陳會開始前先行抵台擔任踩線工作的鄭立中,於台中下榻飯店遭逢台灣地方民意代表抗議。中共官員向來自認為高於民眾也高於民意,鄭立中顯然極不習慣民主社會人人都能自由表達意見,無視於自己在層層警力包圍以及兩道拒馬蛇籠與民眾隔絕的現實下,對媒體表示:江陳會是「民意主流的反響,符合台灣民眾的需要」。

如果江陳會真的代表民意,何需拒馬蛇籠將民眾隔絕開來?在拒馬蛇籠後沒有「民意」,有的只是權力的專擅與傲慢。海基海協兩會四次會議所簽署的每一項協議,直至目前都未經台灣的立法院認可,因此連「間接民意」都談不上,又豈能奢談「主流民意」?

對於執政黨的施政有任何不滿意的台灣民眾,早已明白自己無需有過激的反應,因為任何執政者即使一時躲過立法院的間接民意,最終還是躲不過民主制度的直接民意。四年一次的總統大選,人民將展現真正的主流民意何在。

然而就像要證明鄭立中所稱的「主流民意」確實存在,在二會簽署三項協議的當天,十幾名自稱「代表」台灣各界勞工的民眾,在事先安排的警力保護下來到裕元花園的正對面,在拒馬蛇籠後面拉起紅布條宣稱自己「代表」台灣勞工來支持江陳會。當帶頭者聲嘶力竭喊著「支持江陳會」時,聽起來完全是「制止江陳會」;領頭者拿著擴音器喃喃地說著一套又一套的「代表」這個又代表那個,就是沒有拿出任何一張委託書證明自己究竟代表了誰?說了一會兒話,這些人很快沒了勁,撐不住了,十幾個人四散坐在人行道上,或抽煙或閒聊,等到吃完領頭者分派餐盒之後,還沒等協議簽署,這幾個「支持者」就從街頭散去。

維持秩序的警官笑著對一旁拿著橫幅在寒風中始終站得直挺挺的法輪功學員說:「你們還站著,他們已經站不住了。」事實上這些法輪功學員已經在寒冷的冬天裡,在中港路上站了三天!每一個人真實地都代表著自己。至於鄭立中所「代表」的「主流民意」,則是站不住的、撐不下去的、早早散去的。

專制改變不了人心,如此敷衍了事的「支持」已經說明了這些人的真意。鄭立中究竟「代表」了誰?只有他自己心理有數。◇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