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白名單」實施 中國進入網路嚴冬

?"
風聲鶴唳數十萬網站被關閉。中國網路封鎖嚴重,網民的權益嚴重受損。 (Getty Images)

從十二月開始,中國各地陸續有大批網站被查封。原來中共在互聯網上的伺服器上施行連坐政策,推行境外功能變數名稱「白名單」制度,未列入白名單將會被停止DNS解析。此政策引起廣大線民的不滿,憂心中國網路自由將進入空前的嚴峻時代。

文 ◎ 李佳

大早,網民張馬丁在被窩裡看推(Twitter),突然一條推刺激了他的神經,讓他睡意全無。工信部將推境外功能變數名稱「白名單」制度,未列入白名單將會被停止DNS解析。

近日,張馬丁把功能變數名稱伺服器全弄到了國外,還得意洋洋地寫了一篇〈人家裸體做官,哥裸體做站〉的文章,現在可好,如「白名單」實施,那又得一番折騰,前功盡棄、花冤枉錢也說不定。

聯想到最近在互聯網上的伺服器連坐政策、功能變數名稱所有人黑名單政策,真是讓張馬丁感慨,這些臭名昭著的政策竟然不是用在反腐上,而是用在了反互聯網上。

試想:如果房地產也弄個連坐政策,一個樓有問題,此開發商所有樓盤全部查封,如果房地產商有問題,則列進黑名單,終生禁止進入行業,那對於打擊高房價、提高房地產質量、打擊房地產腐敗會有多大的幫助啊!!

瞭解外部世界的需求,爛泥塘還是清水池,總是要對比一下才好下結論的。進白名單還是進黑名單,由誰說了算?在張馬丁看來是個大問題。如果隨政策的配套政策是由線民投票(甚至是實名投票)來決定哪些進白名單哪些進黑名單,他對此政策沒有任何意見,甚至要高呼英明,但以張馬丁多年經驗判斷,決定進白名單還是進黑名單的,只是為符合少數人的胃口……

從黑名單到白名單

最近,有關中共當局要實施所謂的境外功能變數名稱「白名單」的各路新聞、傳聞甚囂塵上。據中共官方新華社報導,工信部要求功能變數名稱註冊管理機構、註冊服務機構採取措施規範功能變數名稱註冊。

工信部電信管理局副局長劉傑透露,五項措施包括:建立功能變數名稱持有者黑名單機制,將被關閉的網站功能變數名稱持有者納入黑名單,防止違規網站重新申請功能變數名稱;功能變數名稱申請者應提交真實、準確、完整功能變數名稱註冊資訊,功能變數名稱轉讓必須重新註冊,違反者將註銷功能變數名稱,不予解析功能變數名稱。(解析功能變數名稱就是把功能變數名稱解釋為網站的實際地址。功能變數名稱是一個名字,要把名字和IP地址對應起來才能夠找到網站,否則就看不到網站)。


所有被封網站會自動轉到一個寫有「您的功能變數名稱可能未備案,你的網站停止」的網頁(網路圖片)

在官方沒有明文宣布的情況下,「 白名單」制度似乎正在成為一種趨勢。安徽最大的IDC(互聯網資料中心)接入商「炎黃網路」已經啟用機房功能變數名稱「白名單」制度,沒進名單的網站一律無法訪問,上萬網站隨即關閉。四川最大IDC接入商「西部數據」半個多月以前就開始實施「白名單」制度,目前已有上千家沒進入該名單的網站被遮罩,上百台服務器被關閉。服務器託管的中小網站損失慘重。

中國功能變數名稱管理的變化,從規定哪些功能變數名稱不能訪問的黑名單制度,向規定只有哪些功能變數名稱才能訪問的白名單制度轉變。面對「互聯網前所未有的清理整頓工作」,中國各地多家IDC接入商都在出台類似政策,以「先封再查」,一刀切的白名單制度來避免損失。先關停所有伺服器,然後再一台一台地排查,沒有問題的再恢復接入服務。

「寧錯殺一千 不放過一個」

北京一位孫姓網路空間供應商告訴《大紀元》記者,高壓政策從十二月開始,全國各地陸續有大量IDC機房被「停機整頓」,大批網站被查封。

他說:「現在全國查得太嚴了,形勢非常嚴峻,據說關了好幾十萬個網站了。像安徽那邊整個省都斷網了,整個安徽網的電信網通全斷網。」

IDC接入商幾乎進入「草木皆兵」的狀態。只要被查出一個有問題的網站,接入的機房就會被整個關閉。「西部數據」一位職員二十四日告訴自由亞洲電台, 受影響範圍很廣,包括境外的部分網站已無法登陸:「白名單就是合法的、備案的;黑名單就是以前有過一些『非法資訊』的。境外的一些網站(肯定)估計這段時間不行,查得嚴,沒辦法登陸。」

據網上一份民間的統計報告顯示,上海、四川、江西、安徽、山東、浙江、江蘇、廣東、河南、湖南、雲南等地的IDC機房都已經先後出現服務器被封的情況。僅在上海就涉及眾生、全華、漕寶路等至少五六個大型機房。據「西部數據」負責人稱,過去對一些「打擦邊球」的網站,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現在則是 「寧錯殺一千,不放過一個。」

此外,一些按規定需要「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的視頻網站,最近也被當局強調,沒有許可證一律關閉。據一家網站的負責人稱:「有視頻許可證的視頻網站,比如說土豆網,都是由共產黨入股,新浪也是共產黨入股,不入股的話很討厭,你不能做大,做大之後就會被封掉。」


網路「 白名單」制度的實施,中國線民擔心最後只剩下「符合中共胃口」的網頁可以存在。(AFP)

工信部試探網民反應?

網路專家分析認為,一旦白名單措施實行,多個沒有主動「備案」,或者無法通過中共當局「備案」的境外網站,將從技術上無法解析功能變數名稱,在中國無法訪問。許多網民擔心有一天只能上國牆之內的眾多閹割版網站和極少數牆外的大網站,回到了一九九八年以前「國內互聯網」的狀態。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有網友針對該次傳出「白名單」制度消息,表示這是當局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奧運後收網、反低俗、轉移GFW控制權給軍方、綠壩事件、手機掃黃、網路掃黃、掃黑、主機備案、功能變數名稱備案等, 這就是他們一年多來幹的事,無一不是圍著強姦民意、封殺民眾的話語權此目的進行。

網路科技專家陳先生表示:「我懷疑可能只是工信部出來試探一下網民的反應,因為他們在新聞標題上說的很清楚,只是可能會出台這個制度,試一下民意。 如果說民意像綠壩一樣反彈很激烈,那麼可能最後這個事情就不了了之了。但如果網民沒有什麼反應,到處看不到什麼評論的話,那麼很可能這個事情就推廣開來 了。」

也有網民們為此擔心,呼籲大家要警惕。「這個功能變數名稱『白名單』可能只是第一步。如果成功了,緊跟著會有IP『白名單』。因為功能變數名稱「白名單」不解決根本問題,設置國外DNS就可以突破。如果實行IP『白名單』,那可真就是『國內互聯網』狀態了。」

「它們希望老百姓沒有什麼反應的情況下封鎖,如果弄得全民沸騰,它們更害怕。」

當局嚴厲封網 民眾反彈

中國有關當局對互聯網的封鎖潮,一浪接一浪。還有網友發現QQ聊天軟件,針對特定號碼推出特定的「監控版本」。此外,網友還發現,近期,可上載視頻的谷歌影片(Googlefilm)也被遮罩。北京的大學生形容,當局的做法瘋狂。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近期,湖北網路作家劉逸明表示,他使用的QQ聊天軟件,當天遇到了新情況。「登陸我的QQ,我就發現被提示,這個版本不能用了,要下載新的版本,但是我用另外一個QQ號上的時候,就沒有這種情況,非常正常,這就說明針對特殊的QQ用戶。」

劉逸明懷疑騰訊公司在強制要求他這樣的異議人士使用特殊的QQ版本。

據香港《蘋果日報》報導,近日北京一名姓潘青年冒著寒風,上街張貼單張,抗議當局封網。傳單上印著粗黑英文:「 give my friends back; give my rights back; give my facebook back」(還我朋友;還我權利;還我 facebook)。

他對隨訪的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 CNN)記者說:「我一直夢想有一天,我們使用網路不會遇到任何麻煩,不過等了這麼久,情況沒有半點兒改善,我再也不能忍受了。」


奧巴馬去年十一月訪問中國時,及針對中國媒體的自由表達關切。隔月,中共即開始實施網路「白名單」政策。(AFP)

一位北京的大學生告訴自由亞洲電臺:「facebook不能上了,現在我們用開心網(國內網)。」

這是一名在學校網路部門兼職的大學生說Twitter也上不去了,Googlefilm(谷歌影片)也上不去了,「說是很多人(有人)在上面傳播反動文件嘛,在那個Googlefilm裡面,所以連Googlefilm也封掉了。」記者反問Facebook沒有反動文件吧?該生回答說,「他們就是怕你搞一些聚會,一些群體性活動,比如說從網路聚集一些人反對共產黨,因為他監控不到,所以索性封掉。」總之,政府無法監控的網站都要封閉。「不能管到的,監控的網站都封了。」

北京大學一位常瀏覽海外新聞網的大學生,近期已不能如常登陸境外網站。

她認為:「現在共產黨最怕互聯網這個東西, 因為互聯網可以把很多資訊無國界傳播,比如說你在上面可群情激憤去討論一些他們(政府)不想討論的事情,他們認為還是要把視頻傳媒這塊控制起來,這倒是蠻瘋狂的一件事情。」

「白名單」還能翻墻 使用破網軟件

廣東的維權律師唐荊陵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所謂「打擊虛假資訊、治理淫穢色情資訊」是官方慣用的宣傳幌子,「國內有一些知名的門戶網站所發放的公眾資訊上有大量的不好的資訊,包含虛假的廣告,就是所謂的黃色圖片、視頻,都很多,當局並沒有把那些大的門戶網站給封掉。」

唐荊陵說:「封鎖掉一些網站這是必然的,但是在封鎖之後,網民就會提高自己的這種『破網』的技術,或者是會尋找新的途徑來突破這種資訊的封鎖。」

「即使這麼做的意義又在哪裡呢?其實耗費那麼大的力量,我估計在技術上也不現實。」一位網站站長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民眾還是可以通過自由門、無界、花園等「翻牆」軟體突破網路封鎖。

對於當局大規模封鎖沒有備案的網站,網路作家劉逸明認為當局想全部封鎖也不可能的:「因為有很多網站是商業性的,而且他們能夠開通,很可能跟官方一些人士有關係,整頓的時候,他可能就會低調一點,不整頓的時候他又啟動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