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重慶黑幫案中案

?"
(Getty Images)

最近,在審判重慶涉黑商人龔剛模的案件中,牽引北京著名律師李莊。該案的開庭審訊,引發中國律師群體的集體焦慮,也點燃中共內部新一輪權鬥的導火索。而這個案中案的背後,其實另有乾坤……

文 ◎ 季達

共政治局委員薄熙來調到重慶擔任市委書記之後,在當地掀起了所謂的「打黑浪潮」,引爆了中國政壇上一系列地震。到目前為止,重慶市警方在薄熙來從遼寧帶來的警壇大哥王立軍指揮下,總共抓捕了二千多人,其中重慶市公安、法院、檢察院和司法局的官員就有二百多人。而最近,在審判當地涉黑商人龔剛模的案件中,更牽引北京著名律師李莊。李莊被重慶警方以涉嫌「偽造證據和妨害作證罪」逮捕。上個星期該案開庭審訊,引發了中國律師群體的集體焦慮,也點燃了中共內部新一輪權鬥的導火索。

涉黑的致富神話人物


原重慶萬貫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被控涉及操控黑社會的龔剛模。(網路圖片)

僅僅在半年之前,龔剛模還是重慶萬人仰慕的致富神話人物。這位四十六歲的傳奇人物,原為重慶銀鋼集團銷售公司總經理,被銀鋼集團稱為銷售奇才。後來創建萬貫科技有限公司,並借助一次神奇的垃圾資產處理,一躍成為赫赫有名的億萬富翁。

二零零五年六月,中國專門處理國有企業呆帳壞帳的東方資產管理公司,在重慶以四千三百萬元人民幣的價格把總值二十一億元的呆壞帳「資產包」,出售給重慶萬貫科技有限公司。這次處置的「資產包」折現率僅為2.1%。此後萬貫公司不斷向「資產包」涉及的企業高價追債,被追債國企苦不堪言。

根據中國媒體的報導,資產包中的一些公司,曾幾次希望東方公司按照大約20%的比例處置他們公司的不良資產,但東方公司不接受。但沒想到,東方卻以更低價把債權轉讓給萬貫公司。這些公司面對萬貫公司百般糾纏,強硬地要求至少變現80%的債權。中國包裝進出口重慶公司等國企負責人也表示,他們曾想以10%~20%的價格回購債權,但東方公司卻以更低價轉讓給萬貫,他們懷疑其中有貓膩。其中的貓膩為何?很少有人能夠清楚明白,但很明顯,法院幫忙和黑社會措施,是萬貫公司最後成功的關鍵。

萬貫公司是一個綜合企業,除了進行物資貿易之外,也從事財務。薄熙來到任重慶之後,一大批不給面子的大老闆們成為魚肉對象,萬貫公司和龔剛模也是其中之一。中國媒體表示,龔剛模和重慶原公安局局長,司法局副局長文強關係密切。

根據重慶檢察機關的起訴材料,有「殺人生產隊」的重慶龔剛模涉黑團夥,涉及四條命案,擁有十五支槍,其中有三支衝鋒槍,子彈五百餘發,手榴彈一枚。其團夥還通過發放高利貸聚集了雄厚的經濟實力,非法斂財巨大。該組織成員多數有前科劣跡,反社會性、危險性強,嚴重危害社會管理秩序。該團夥犯下的「愛丁堡」殺人案使用了高科技的定位服務,而此案也正是重慶提前開展打黑行動的重要因素。

涉黑案律師成被告


被控制造假證的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李莊。(康達律師事務所網站)

十一月二十日,龔剛模案開庭。但隨後不久他的代理律師,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律師李莊亦因為涉嫌「偽造證據和妨礙作證」被抓捕。李莊是被龔剛模向公安密告的。中國一度頗有名望,但最近半年以來接連為薄熙來大唱讚歌的《中國青年報》獨家採訪了龔剛模,龔在採訪中表示:「我感覺到,按他說的這麼做,我的罪不但不會減輕,反而會加重。我怕會暴露馬腳。」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日李莊「偽證」案在重慶開審,控辯雙方激辯十六小時,法庭沒有當庭宣判。庭審期間,八證人均未出庭,李莊提出五點申請均被駁回。

甫一開庭,李莊便語驚四座。當法官宣讀完審判員、公訴人和辯護人的名單後,李莊用標準普通話提出異議:「我申請三位審判員、三位公訴人和兩位法院書記員集體回避。」旁聽席上噓聲一片,李莊認為,他被控偽造證據、妨害作證,兩項妨害司法的「受害者」都是當地法院,因此當地法院與他有明顯的利害關係,而「運動員不能同時做裁判員」。審判長付鳴劍駁回申請。李莊進而提出:「那我逐一申請各位回避。三位審判員申請三次,三位公訴人申請三次,一共六份申請。」審判長同樣駁回。

在公訴人宣讀完《公訴書》後,審判長詢問被告有無異議。李莊答曰:「我先提五點申請,在此基礎上,我才會提出異議。一、《公訴書》列明的八名證人,今天一個都沒到庭,我要求證人出庭;二、我要求對龔剛模作司法鑒定;三、我要求調取看守所的錄影、錄音,讓法院判別我到底有沒有誘導龔剛模作假證;四、我要求本案延後審理,因為本案是龔剛模案的衍生案件,應等龔剛模的案件有了定論再審我;五、申請異地審理。」

公訴人回答說,證人不願出庭,無法勉強。李莊則反駁:「法院有權讓其出庭。何況龔剛模和馬曉軍都在警方的控制下。」

公訴人又答:「江北看守所稱並未安裝錄影錄音設備。」李莊提高嗓門:「當初把我抓起來的時候不是說有錄影為證嗎?北京方面收到了重慶警方發過去的明文電報也說有錄影為證,我倒要問,到底是誰在做偽證?」

但審判長當庭駁回五項申請。

李莊:龔剛模被吊八天八夜

恢復庭審後,公訴人認為司法鑒定結果表明李莊所稱的「龔剛模曾遭刑訊逼供」,純屬子虛烏有。但鑒定書中的細節引起了李莊的注意:「『(龔剛模)手腕色素瀰漫,系鈍物擊打所致』。這不正說明他遭到刑訊逼供?」

李莊稱,他曾在江北看守所三次會見當事人龔剛模,「與龔剛模之間隔著一扇鐵窗,窗內窗外各有兩名員警陪同」。「我在翻閱同案嫌疑人的審訊筆錄時,發現龔剛模的名字出現的頻率很低,我懷疑他可能算不上『黑老大』。」於是,他當著龔剛模的面,把同案重要嫌疑人樊奇杭的筆錄念給他聽。

「龔剛模開始訴苦。我叫員警離開會見室,根據法律規定,律師有權單獨會見當事人。員警出去後,龔剛模露出自己手腕上的傷口,說自己被員警吊到兩米多高,足足吊了八天八夜。有時候吊一隻手,有時候吊兩隻手,大小便都拉在褲子上,大便直接落到了地上。打他的員警中有個姓彭。」李莊在庭上稱。

證人指證皆未出庭

公訴人隨後出示的一系列證人證言筆錄,直指龔剛模絕無遭刑訊逼供,而是李莊誘導他編造的藉口。在這些證人中,既包括龔剛模的堂兄弟龔雲飛和龔剛華、龔剛模的妻子程琪,也包括由李莊從石家莊帶到北京發展的「得意門生」馬曉軍。公訴方稱,這些證人均向警方指證:「李莊教龔剛模在開庭時大喊刑訊逼供,並把被刑訊逼供的情景表演出來。」

辯護律師高子程當庭表示,此組證據均是在這八名證人被重慶警方拘留的情況下取得的證詞,在取證形式上本身不合法,比如馬曉軍等人,既沒有說是另案處理,也沒有將其認為是同案訴訟,因此拘留證人取證本身就不合法。

李莊的辯護律師們還指出:「龔剛模在中央電視台上說『李莊向我使了一個眼神,暗示我翻供』,龔剛模的這種猜測顯然不能認定李莊有教唆行為。其餘證人有的說李莊把頭湊到龔剛模耳邊輕聲地跟他說該怎麼翻供;有的說李莊直白地教他怎麼翻供;還有的說李莊用肢體語言教他怎麼翻供。證人之間的供認互相矛盾。」

程式合法與否成焦點

庭審的焦點在於龔剛模案及李莊案的程式合法性的問題。

李莊的辯護人指出:「逮捕李莊的員警與偵查龔剛模案的員警是同一個單位的,如何能夠保障公平和正義?李莊會見龔剛模時,案件已經過了偵查階段,進入審判階段,偵查機關對該案已無權干涉,因此,偵查機關違反了刑事訴訟法和律師法的有關規定。」

兩位律師進一步指出:「馬曉軍、龔雲飛、龔剛華等證人,與兩案均無關,公安機關憑什麼拘留他們?在被拘留的情況下,有什麼樣的證詞是得不到的?」公訴人則反駁:「這些證人是否有違法行為,與本案無關。」

此外,李莊的辯護人指出,公訴人在法庭上出示的龔剛模的三份證言筆錄,被告方開庭前只拿到了兩份。而且,後兩份筆錄存在諸多雷同之處,「錯別字和標點符號一模一樣,疑似有關方面拷貝拼湊而成,係偽造。」

庭長不停擦汗

有觀察人士稱,李莊案庭審的激烈程度和其所受到的關注,已經遠遠超過了先前所有的涉黑案,在某種意義上,甚至超過案件審理本身。據《新京報》報導,因麥克風距離太近,庭下的旁聽者不時聽到審判長付鳴劍喘息和歎息聲,看到他用手抹額頭擦汗。

在長達十六個小時的庭審期間,被告人李莊反覆向法庭、檢方重申的一個請求是,請檢察院提交出由李莊他本人偽造的「證據物標的」出來,「只要公訴人提交出哪怕是像煙頭大小的一個偽證」他都會立即認罪。李莊在法庭上表示。

庭審進行到三十一日凌晨一點的時候,公訴人么寧在最後的意見陳述中,突然稱李莊一方面為龔剛模偽造證據,一方面又享受著龔家提供六、七千元消費的四星級酒店住宿和嫖宿,實乃律師行業中的害群之馬。李莊迅即激動指責這是公訴人么寧對其個人進行的公然誹謗。

辯護律師陳有西在最後陳詞中只表述了一點,他本人作為李莊的辯護律師,對檢方,最終只有以道德審判來批判李莊感到遺憾。審判長付鳴劍對雙方「跑題」的爭執,沒有制止,隨即宣布庭審結束。

案中案的背後乾坤
 


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負責人傅洋,是中國律師協會副會長(圖中紅衣者)。
(網路圖片)

 


傅洋(後排左起第三人)是原中共元老,主管政法的彭真第三子。據稱和薄熙來頗不咬弦。(網路圖片)

這個案中案的背後,其實另有乾坤。北京的康達律師所在中國排名前十名,主任傅洋是已故中共元老彭真之子,副主任是原最高人民法院院長鄭天翔之子鄭小虎,另一副主任是原全國人大副主任林星玉之子林楓。所以重慶警方敢抓李莊被外界認為是獲得薄熙來的支持,整個事件蹊蹺,亦震驚法律界。

有意思的是,薄熙來現任妻子谷開來也是北京有名的律師事務所老闆。

按照原香港《文匯報》駐遼寧記者站主任,現旅居加拿大的姜維平的說法,「薄熙來敢拿他們開刀,抓捕了傅洋、鄭小虎等人麾下的大將李莊,矛頭直指北京律師界大腕,可見胸有成竹,他既為自己的太太谷開來解恨,又給歷來主張依法治國的彭家子弟以冷硬顏色瞧瞧,何況在他們背後還有多年來不服薄熙來的太子黨在蠢蠢欲動,非常明顯,薄熙來是心胸狹窄之人,藉機一併報仇。」

薄熙來到重慶任職之後,第一個讓人大開眼界的舉動,是組織了一個三百多人的「將軍後代合唱團」,大唱中共的所謂革命歌曲,被譽為唱紅,和隨後的打黑一起,成為薄熙來的當政招牌。

事實上,薄熙來文革當中就是北京聯動的頭目之一,但其父文革倒台之後淪落街頭,後因盜竊被關入監獄。在目前中共的官場上,以團派為主的建制派和以中共高幹後代為主的太子黨派似有日漸水火之態,而太子黨中,薄熙來最近兩年儼然以大佬姿態出現。

然而李莊一案,卻顯現出太子黨內部的鬥爭。北京一位屬於太子黨的人物,上周對《新紀元》周刊表示,「薄熙來玩的太過了」,後果實在堪虞。因為團派和太子黨爭未息,薄熙來又點燃了太子黨內熱鬥的導火索。「薄熙來已經是騎虎難下,只有硬幹到底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