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阿根廷聯邦法院決議書(摘要)

?"
拉馬德里德法官以阿根廷的法律教義為根本,認定阿根廷可以對違反國際法的國外罪行提出起訴。(攝影/Marcos Giuriati)

在我們國家來說,我們承諾採取必要措施保證《防止和懲處群體滅絕罪公約》各個條款的強制執行,這是保證這些殘暴罪行的受害者有權訴諸法律的一個基本義務。

正如在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二日的決議中所提出的,「這個案子的要求是,阿根廷司法應該保證一個在自己國家遭受政府迫害、虐待、酷刑、謀殺及其他罪行的宗教團體擁有尋求正義的普世權利,這些罪行作為一個整體定性就是反人類罪。」

根據取證,主要包括反人類罪行的直接受害者的證詞,以及研究過這個問題的各個國際機構的不同報告,我能夠確認:從一九九九年以來,在當時的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的命令下,一個全面組織和系統制訂的計畫付諸實施,旨在迫害和消滅法輪功及其追隨者。

為了實施這項任務,前面提到的(前國家主席江澤民)設立專門控制法輪功的「六一零」辦公室,由羅幹直接控制、指導、監督協調。

通過它(六一零),精心設計出由一系列完全蔑視生命和人類尊嚴的廣泛行動所組成的種族滅絕戰略。為了六一零設立時的目標——消滅法輪功,讓他們使用的一切手段合理化。因此,折磨、酷刑、失蹤、死亡、洗腦和心理折磨等手段,就成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通行做法。

在阿根廷發生的事件

雖然鑒於顯而易見的原因,在中國發生的迫害和消滅法輪功的行為沒有以同樣的方式延伸到世界其他各地,但這並不妨礙它在其他國家留下痕跡。

以下是事件發生在我們國家的情形,這些事件也在由我主持的本法庭的調查之中,並屬於本案的調查範圍。

以下是這些事件的摘要:

一、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六日,中國國家主席訪問阿根廷期間,法輪功學員在希爾頓酒店門前和平示威時,他們受到一群東方特點的人的突然襲擊。這個事件的調查中提到,這次攻擊的背後操縱者據稱是中國大使館的一名武官。

二、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四日,法輪功學員在本市國會廣場和平示威,要求阿根廷政府拒絕被告羅幹訪問國家參議院,他們當時受到一群中國公民的拳打腳踢,顯然這群打人的中國人是中共駐阿根廷使館官員派來的。

三、二零零八年四月,奧運火炬途徑本市,法輪功學員和平來到市議會前,原告傅麗維受到來自自我服務商店和超市商會會長陳大明(音譯,CHEN DAMING)的死亡威脅。需要指出的是,在給傅麗維發出死亡威脅之後,同一個陳大明接待了到達議會大樓的中國大使。

本庭的決定

鑒於對上述情況,我認為這個案件涉嫌違反阿根廷全國刑法程序第二九四條,足以令被告江澤民和羅幹就本案所陳述的關於他們在中國犯下的反人類罪行作出口頭聲明或簽署聲明。

因此,考慮到這些罪行應該處以監禁,必須對當事方簽發國家和國際逮捕令,這一逮捕令將由阿根廷聯邦警察局國際刑警處處理,這樣一旦罪犯被抓,他們將被單獨囚禁。

考慮到這一點,依照上述情況,法庭的逮捕令如下:

我決定:

一、 接受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中央政法委書記、六一零辦公室主任羅幹的口頭聲明。

二、 對江澤民和羅幹發出國際逮捕令,由阿根廷聯邦警察局國際刑警處處理。讓他們知道,一旦被捕,就必須按照法庭的要求單獨囚禁。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七日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