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國際美聲小王子林亨柱 謙虛走出藝術大道

?"
(藝術文化財團提供)

  小學四年級即以歌唱神童受注目,少年林亨柱成為卡內基廳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獨唱音樂家,他澄淨淳美無雜質的天籟之音,席捲韓國也感動全世界。見面訪談時,林亨柱行禮鞠躬謙和握手,帶著天真如孩提的笑容,林亨柱暢談走出輝煌的一路過程。

文◎ 趙潤德 譯 ◎ 朴蓮

 


(藝術文化財團提供)

靈魂震顫的天堂般的嗓音,世界級歌劇式流行曲(Popera)男高音(Popera Tenor)林亨柱(Lim Hyung Joo),二零零三年已故韓國總統盧武鉉的任命儀式上高唱國歌的十七歲少年,在世界級舞台紐約卡內基音樂廳首次登台至今已走過七年歷史了。

在二十四歲的年齡論成功似乎還為時過早,但他的確已是名符其實的世界級音樂家,在每年舉行的世界頂尖水準管弦樂和各國世界級演出上,林亨柱已五年連續在古典音樂部門創銷售首位的紀錄。二零零九年他從音樂家變身為總裁和音樂教師,不僅開設了二百億規模的Art One藝術文化財團,並成立一所教育院Art One Society(簡稱AOS藝術院),三月開始招生,用以培育夢想成為第二個林亨柱的孩子們學習音樂。

十二月在位於首爾瑞草區廉古洞的AOS藝術院,林亨柱和母親金敏鎬()暢談走出輝煌的一路過程。

歌唱神童 決心學習正統古典歌劇

剛見到林亨柱時,他向我們行禮鞠躬,並伸出白皙修長的手和我們握手。二十五歲左右的他仍有著天真如孩提的笑容,在舞台上感性豐富的他,開始講述了戲劇般的故事。

林亨柱的才能剛被得到承認是在小學四年級時。放學以後參加了課後特別活動「童謠歌唱」班。「當我唱童謠時,老師說我的聲音不平凡,發聲也好,並且要我參加校內歌唱大賽。」結果在校內大賽上獲獎,接著參加首爾青少年童謠大賽也獲得了一等獎。他的音樂天賦開始得到了逐步證實。

隨後因緣巧合出版了一張青少年男高音紀念專輯,得到了意外熱烈的回應。因專輯成名的他在KBS 2TV「李索羅的求婚」節目中受邀演唱了兩首歌曲,從此被關注為歌唱神童。

小學六年級時,聽了「歌劇女神」瑪麗婭.卡拉斯(Maria Callas,一九二三至一九七七)的音樂,為他帶來人生的轉捩點。卡拉斯出眾的外貌和美麗的聲音對他來說就像女神一樣,那時候他第一次感受到,原來歌曲能給人這麼深刻的感覺。

從此,林亨柱決心也像卡拉斯那樣,歌唱正統古典歌劇。周遭的人知道他的想法,卻一致試圖勸說,以他特殊的嗓音可以輕鬆成為大眾歌手,何苦選擇聲樂家的艱辛路?但是,他決定入學只有英才才能進入的藝苑學校,然後以一等的成績入學首爾藝高。

就在那時他看到了韓國女高音曹秀美的實錄,看著她的形象,林亨柱覺得自己也能做到像她那樣優秀,「那時候僅僅是中學生,但是不知道哪裡來的那麼大的抱負。」

那年冬季放假期間,林亨柱直奔美國紐約找住在地下室的朋友,並在隔壁租了一個房間,住處安頓下來以後,他開始尋找紐約大都會歌劇院專屬歌劇演唱家溫蒂.霍夫曼,尋訪到其住處時,她的丈夫接待了他。說明來意時,她的丈夫要他試唱,剛唱一小節,她的丈夫一下子站了起來驚嘆:「你的聲音像鑽石一樣,你是一個聲音像水晶般的男孩!」

從此林亨柱就成為了溫蒂.霍夫曼的學生。

聲音神賜予 從貢獻天賦中淨化身心


林亨柱的歌聲傳得更深更廣。(藝術文化財團提供)

同學、朋友大都還在學習碩士課程或留學,林亨柱卻早已享譽國際。身為世界性音樂家、同時又是CEO,對於早來的成功與光環,林亨柱說:「我總是抱著一種感恩心理,也覺得很幸運。」

出道七年了,雖然少年驚豔的形象深植許多人腦海,雖然美聲依舊如天上來,林亨柱很誠實的接受每一個階段的自己,他認為自己現在和第一張唱片發行時「有很大差別,聲音的深度不一樣,轉眼就二十五歲了,不能總是美少年呀,十六歲少年林亨柱已經不復返了,順其自然還是好。」

聲音感動無數人,林亨柱卻坦言沒有被自己的歌聲感動過,但似乎知曉一個源於上界的使命:「有時候我自己也會想,怎麼從我這裡會出來這樣的聲音?儘管現在科學難以解釋,聲音應該是神賜予的吧?既然我擁有了,那我就應好好珍惜它,運用它。」

知福惜福,林亨柱不僅設立了文化財團,也投身許多社會公益活動,他謙和的說:「以前儘管作了很多公益活動,現在才真正是從內心裡往外在做,我很慶幸自己慈善演出以後利用所得能幫助他人,感謝上天給我這份能力,用才能做捐贈令我身心得到淨化,就像唱歌一樣。現在公益活動已是我的生活一部分,明年一年,我打算在低收入家庭子女中,試唱選拔二十名,然後支援他們學習音樂,他們長大以後也同樣會再去幫助別人。」

不久前被韓國觀光公司評選為「代表韓國的一百人」之一,林亨柱說:「十五歲以後聽過這種消息,那時候曾有過負擔感,現在覺得是在世界舞台上介紹韓國的一種補償,也增添了以後得做得更好的責任感。」

母親苦心培養 生命頑強如雜草


母親是林亨柱成功的幕後功臣。(藝術院文化財團提供)

韓國Popera男高音,出生時哭聲是否不同於一般人?林亨柱母親金敏鎬笑說:「小時候誰也沒有想到他會成為藝術家。」既不是出生在藝術家庭,也沒有為了讓他成為藝術家而受過特殊性的英才教育,倒是因林亨柱英文很好,父母曾期許他成為外交官。此外,林亨柱敏感豐富的感受性常常令母親吃驚。

五歲時,每到周日,母親就帶著林亨柱坐車找尋能感受大自然的地方。有一天林亨柱跟在母親後面說:「媽媽,銀杏樹和楓樹向我微笑呢。」媽媽有點緊張了起來,樹在笑?是不是精神上出了問題?而林亨柱卻認真寫起詩來——「楓樹向我打招呼,飄落的銀杏葉讓人感到那麼傷感,乾枯的樹葉看上去是那麼憂愁?它們還在互相打鬥。」

金敏鎬這才吃驚的知道兒子能和樹溝通感情,為了能讓孩子充分接近大自然,冬天大雪紛飛時,領他到韓國的南山,在雪中漫步,直到內衣都被雪弄濕了,她相信孩子能知道雪的思想。

上幼稚園時,林亨柱特別喜歡宮殿,每到周末就到韓國的德壽宮、昌慶宮遊玩,熟悉而自在的就像在那裡生活過一樣。「媽媽,王子是這樣生活的嗎?」媽媽幾乎認定兒子前生就是王子。彷彿想找回生命深處的記憶,林亨柱對歷史深感興趣,閱讀大量歷史叢書,對歷史人物、年代事件背誦如流。

雖然金敏鎬為了激發孩子感受性和誘發智力方面的好奇心,有意帶他走進大自然、走入宮殿裡去體驗,但從沒強制要求孩子做什麼,只在後一步關注孩子選擇什麼。

雖然有貴公子般的外貌,林亨柱的成長經歷卻如雜草。不論是去音樂學院學習還是參加音樂比賽,林亨柱總是一個人,因此有段時間還出現過林亨柱是孤兒的傳聞呢。這傳聞金敏鎬並不以為意,但她有感而發說:「亨柱在得到CBS音樂大獎時說:『今年是臨畢業最後一年的獲獎儀式,希望媽媽參加。』聽到這句話我忽然產生一種愧疚感,雖然去了頒獎儀式場地,可惜已經結束了,當時感到很痛心。後來我們約好,如能登上世界舞台,一定在卡內基音樂廳完成心願,果真後來他以最年少的年齡實踐了諾言。」

以往授獎儀式,金敏鎬總是冷靜地說:「我去那裡做什麼呢,你得獎回來就可以了嘛。」她透露,儘管心裡很想好好誇讚一番,但是擔心誇讚會給兒子帶來自滿,所以總是掩飾內心的激動,是為了日後能讓兒子能成為更加堅強和了不起的人物。

謙虛走出坦坦大道

林亨柱能自己開拓出自己的路,這與母親的教育是分不開的。九歲那年,媽媽讓林亨柱領著年幼的弟弟去澳洲旅行,沒有父母陪同。在那個陌生的地方,林亨柱學會了獨立。

金敏鎬說:「讓孩子到外國見見世面,讓孩子自己認識到,作為世界一分子,必須得具備『其他人做不到的事情,自己能做到』的偉大抱負。他只不過是藉我的肚子出生,但是他自己是獨立的個體生命。我只是培養孩子獨立心,自己的路程還得自己走。」

雖然將孩子培養得像雜草一樣具有頑強的生命力,但也要求孩子遵守基本原則,那就是禮儀。尊敬父母,一向對父母使用尊稱,每次不遵守禮節時,就會受到母親的嚴厲批評,金敏鎬擔心孩子會學到不好的習性,所以平時以身作則,從來不在孩子面前說挖苦別人或攻擊他人人格的話語。

「韓國有倫理性的道德觀,世界各國的共同語言就是『謙虛』。世紀的藝術家走到哪裡也一樣都得謙虛。林亨柱周遊世界,見過皇太子或台灣總統,得到的共同讚譽就是『有禮貌,謙虛』。對於我來說這是最好的回答,我教育孩子的根本就是『謙虛』。」

謙虛為懷,也尊敬他人。有一次,在唱片製作最後階段因唱片外皮包裝上錯了一個字,林亨柱就把五萬張CD做了廢品處理,「說是將有錯字的唱片出賣,是對買唱片的人的不恭敬。」金敏鎬雖然心疼了一下,但她明白,正是因為尊重他人、自我要求,才會有林亨柱今日的坦坦大道。◇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