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香港女大生的「白色恐怖」  

?"
經歷過連串的白色恐怖,陳巧文說,雖然心裏有壓力,但會繼續出來表達意見。(攝影∕潘璟橋)

  因為說出真相,而成為新聞媒體關注焦點的香港女大學生陳巧文,一月九日因出席電台節目後被重案組探員拘捕,指她在元旦遊行及去年反高鐵遊行時襲警。一時之間香港被白色恐怖籠罩的傳言不斷。「守住良心,守住香港!」成為每個港人的心願。

文 ◎ 吳雪兒

港大學女生陳巧文於九日(反高鐵「包圍立法會」行動翌日)在出席一個電台節目後被重案組探員拘捕,指她在元旦遊行及去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反高鐵遊行時襲警。被扣查約五小時期間,她曾被禁止打電話及與傳媒聯絡。最後,陳巧文獲准以五百元保釋,二月二十二日(大年初八)要報到,再等警方決定是否要起訴。

因為警察態度很差,加上以前都聽過關於警權過大方面的報道,陳巧文說,在警察局內讓她感到不安。

在此前,反高鐵「包圍立法會」行動前夕(七日),四名重案組探員到陳巧文父親家中,詢問陳巧文是否與他同住,又詢問陳巧文的聯絡方法為何。陳巧文說,警方是有她的電話的。當天上門的警察向陳巧文的父親提了很多問題,如他現在做甚麼;平時做甚麼;會不會包圍立法會等。

陳巧文說:「警察找我父親,我覺得是一種白色恐怖。」她說,父親當然有壓力,他們認同她的理念,但會擔心她的安全。警方的行動已經起到了「寒蟬效應」,陳巧文說,她有同學打算參加反高鐵活動時,同學的母親立即提醒她這位同學不要像陳巧文那樣,出來了,可能連父母都會連累。

表達意見變成涉嫌襲警,陳巧文認為,仍要繼續表達自己的意見:「正因為警方要恐嚇我們,如果我這樣就不敢出來,那就達到他們的目的。」不過,她也承認繼續表達意見的同時,心情會比以前複雜:「也會考慮到家人的想法,和他們承受的壓力。」

選擇性執法

協助陳巧文聯繫律師到場的公民黨議員陳淑莊說,示威有肢體接觸屬正常。網誌「每日一膠」上,網民林忌就陳巧文被捕事件,寫下「重案組捉拿陳巧文搞笑過程」,文章開始列舉了一些香港警察選擇性執法情況:

香港特區真係愈來愈可悲,《南華早報》的記者被津巴布韋的保鑣打,律政司不予起訴;同為民間電台的嘉賓,律政司只起訴司徒華,不起訴土共的蔡素玉;香港市民示威被警察插眼被傳媒公開相片,警方當冇(沒有)事發生過;香港市民在羅湖被內地公安越境執法,鐵證如山李少光卻走出來說,沒有足夠證據;到今天,終於要為香港年輕一代催生一位烈士,警方的「重案組」,居然走去迫害一位手無縛雞之力,只得八十幾磅,身高只有五呎一吋多的嬌小港大女生陳巧文,說她「襲警」,……

近年不少抗議人士在活動後被控襲警,例如社民連議員梁國雄和社民連黃大仙區議員陶君行,於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全國人大常委副祕長喬曉陽訪港時,宣布否決二零一二年雙普選後,兩人在禮賓府門外燒車胎抗議,其間被指襲警,社會民主連線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及黃大仙區議員陶君行,被裁定襲警的案件,去年一月十六日在東區裁判法院宣判:梁國雄被判一百二十小時社會服務令,陶君行判一百小時社會服務令。

本土行動成員馮炳德,被指於零八年一月十三日爭取雙普選遊行中襲擊警察,被東區法院裁判官林鉅溥裁定罪名成立,並於去年一月七日被判入獄十五周。林溥法官更判決馮炳德向聲稱受襲的警員賠償八千元,警察還可以繼續循民事向馮炳德索償。

馮炳德被判刑後,本土行動朱凱迪在網上撰文,提到裁判官林鉅溥拒絕接納一名當天有參加遊行的市民的證詞,說辯方證人與被告的「政治觀念相同」,因此會互相包庇。

朱凱迪寫道:「我剛剛到香港警察網頁查看,他們在首頁便提出了香港警察的『抱負、目標和價值觀』。香港警察不單分享共同的抱負、目標和價值觀,而且更有一班上司,服從同一個權威,從同一個源頭出糧。林官的邏輯正說明警察互相包庇的傾向應該更強,其實在香港警隊百多年的歷史裡,他們也是直至近年才建立起較正面的形象。」


大批警察駐場已經成為香港市民自發公民行動的一個常慣場面。有抗議人士投訴說,很多時候是警方的安排和現場的警察行為,如收窄道路,令大批遊行人士停滯在一個樽頸地方,目的是挑釁民眾情緒。(攝影∕吳雪兒)

法治需三權分立

法治社會講求三權分立,即行政、司法、立法三大政府機構共同存在,地位平等且互相制衡的政權組織形式。然而法官的裁判能否獨立,和警察的行動是否公義,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政府的行政有沒有干預。

且看香港政府、港英政府時代,雖然香港沒有民主的制度,但因為中主國英國是民主國家,因此,民主、法治概念已經根植在香港人的頭腦裡。到回歸前,香港的公權基本上是三權分立。回歸後,香港政府對中共政權的傾斜是越來越明顯,三權分立越變得模糊。

對於中國大陸民眾來說,相對於大陸公安,香港警察顯得很和靄可親,不少大陸民眾來到香港,都很欣賞香港的社會秩序,認為香港有言論自由,有法治。這說明甚麼?在中共政權統治下的中國大陸,三權的設立是虛擬的,沒有實質的。


自稱前警員在網上的留言。(網絡截圖)

另外,陳巧文被拘捕後,於一月十日凌晨兩點,遭一位報稱是「前香港警隊高級警官」的網民,在「香港警察討論區」留言恐嚇及性騷擾。留言說:「要是老夫出手招呼他,他便大件事了,分分鐘有 BB(隨時會懷孕,暗示性侵犯她)……」。

陳巧文覺得留言可恥,指留言的人是警察討論區的版主。她說,之前有網民說要炸迪士尼,警察是認真去調查,但這次的事件卻沒有用同一個標準去處理。陳巧文坦言,現在對警察「沒有很大的信心」。

從安徽到北京上訪的二十一歲女訪民李蕊蕊,於去年八月三日晚上被安徽駐京辦人員強押至安徽在北京設立的黑監獄「聚源賓館」,當晚遭到名叫小強的看管人員強姦。

陳巧文和李蕊蕊的遭遇,是香港和大陸人權狀況的對比。然而大陸人權狀況,到今天的地步,也是經過一個下滑過程。還記得兩三年前有機會採訪到一些上海訪民,其中一位說,現在公安也開始打訪民打得很厲害:「就像打法輪功一樣!」

現在下落不明的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在其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致美國國會議員公開信內寫道:

今天,這些慘絕人寰而又無處不在的悲劇已經成為中國人生活的常態,許多人反而有了司空見慣、麻木不仁的感覺。因為中共多年來得以維繫統治,就在於它有目的地用暴力去打擊和用謊言去麻木我們的良知,它依靠著一天天地腐蝕我們的道德而拓展它從民眾無可奈何感中派生出的被動支持,直至把相當一部分民眾的道德底線降低到為中共的暴行辯護的時候,它的政權基礎就暫時得以穩固了。

香港從小漁港發展到今天受國際社會關注的大都會,六七暴動、廉政公署的成立、百萬港人上街抗議北京屠城、五十萬人上街反惡法二十三條、……一個文明、成熟的公民社會就是在不斷的「陣痛」下誕生,成果共享,七百多萬港人當中包括你、我、他,也包括香港警察。守住良心,守住香港!◇



  陳巧文小學就讀於九龍真光中學附屬小學,其後負笈英國,十六歲在英國完成中五後便返港。二零零八年以一級榮譽在香港大學畢業,目前在香港大學修讀哲學系碩士課程。二零零八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香港區火炬接力,陳巧文在火炬接力請願並展示雪山獅子旗而被媒體追訪,自此開展了社運之路。

  對於現時八十後在社會抗爭成為了焦點,陳巧文認為,現在出來爭取的人甚麼年紀都有,不應該是某一個世代之爭。她也不認為八十後青年很激進:「六七暴動就真的激進!」

  陳巧文不認為今年元旦的行為是衝擊中聯辦,本來設定的中聯辦後面作遊行終點,也被圍起來:「我們只是突破了警方的防線,我們只是想去中聯辦門口綁一條黃絲帶,和平表達意見是公民的權利。當下見到甚麼不公就表達,盡了自己做公民的表示。」

  她說,香港年青的一代對社會發生的事都感到無奈:「回歸前說到現在,說港人可以當家做主、港人治港,到現在看來不是那簡單。一些事情逆民意的,仍可有非民選議員去護航,政府從而能直接強加在人民身上。確實有一種無助感,所以才有這麼多人自發出來表達意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