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藝海漫遊】花中君子 文霽的荷心荷境

?"
二零零七年作品「朝霧」。(國史館台灣文獻館提供)

繪事超過七十年,文霽畫筆隨心所欲而不逾矩,他為人虛懷若谷、作品如出塵般的高潔清淨,堪稱荷畫裡的「花中君子」。

文 ◎ 白亞士

灣畫荷以張大千的知名度最高,而西畫家寫荷,從張杰、文霽、許忠英等三、四十年一路下來,也創造了「荷畫」獨到的彩蓮世界。繪事超過七十年,文霽堪稱荷畫裡的「花中君子」。

明心勵志 荷心荷境

甫於去年五月台灣雲林科技大學開「二零零九文霽回顧展」,文霽再受邀國史館台灣文獻館「文霽.荷心荷境」特展,從去年十月展到今年元月,文霽晚年的繪事與繪境大豐收,取名「荷心荷境」,意在藉荷花高雅之特性來「明心勵志」,「境」與「鏡」同音、假借,展場放置一面鏡子,除加強荷花作品的景深之外,借鏡來觀心、省思,現場以南投中興新村的荷塘為背景,呈現畫家親荷、愛荷、畫荷之雙層影像。

清風搖曳 荷情萬種

位於台灣南投中興新村省府路兩旁的荷田景致,成了台灣中部地區賞荷的重鎮;每逢夏季滿園香蓮綻放,一大早便吸引人潮駐足流連,連綿兩、三百公尺長的荷畔,總是令人驚嘆連連,高大搖曳的椰影與荷田的清香相互輝映,中興新村顯得清新脫俗、美不勝收。

這兒有闔家造訪、情侶依偎,專業攝影師在此靜靜守候,畫家運用彩筆寫下清雅搖曳的蓮姿。畫荷中外馳名的文霽老師,可說是荷花的知交,他幾乎天天來池畔寫荷,他是這兒最了解中興荷田生態與特性的人,每到荷花時節,為荷留下荷情萬種,持續迄今已近二十年了。

國史館台灣文獻館長林金田說,文老師自一九八二年(民國七十一年)北一女教職退休後,因深感市囂之俗苦而常年旅居中興新村,文老師來此隱居是中興新村的福氣,他帶動南投縣藝文風氣甚深,夏荷盛開時,經常見到他單車笠帽穿梭荷田寫生,許多喜愛畫畫的民眾都被他吸引,經常有人向他請益畫畫,文老師傾囊相授、誠懇教導,從不收費。林館長覺得這種謙卑與虛心,是現代人最需要學習的處世態度。

佛國聖花 喻比人生

文霽畫荷都是現場寫生完成的,隱身鄉間數十載,或在晨曦體會新荷出水的清氛而完成「朝霧」,溽暑間描寫「暑氣全消」,深秋的「秋香」、蕭瑟的「秋荷圖」,再再表現畫家一年四季、觀察荷花的千姿百態與萬種情愫;畫面上色彩與留白的運用,主觀的取捨、去蕪存菁,從運筆點染到氣韻,一氣呵成,除此之外還有筆墨酣暢、色彩淋漓的風景寫生也格外出色,在欣賞畫作的華藻與奔放、瀟灑的筆觸中,畫家實飽含謹嚴的構成和濃濃的畫味。


二零零七年作品「秋荷圖」。(國史館台灣文獻館提供)
圖說:右篆「秋荷圖」,左:「一花一葉掃凡胎,墨海靈光五色開,修到華嚴清淨福,有人三世夢如來。」文老師導覽剛讀畢,圍觀民眾數十位皆歡欣喜悅的笑起來。

墨海靈光五色開

文霽為人虛懷若谷、作品如出塵般的高潔清淨,雖已年近九十,然身體硬朗、精神飽滿,七十年如一日的豐沛旺盛的創作力,不輸給青壯的精勤繪畫歷程。

他十歲習畫,自台灣師範學院藝術系畢業後即投入美術教育行列,創作以西洋水彩畫入手,擅長水彩與水墨,亦精於雕塑。五十餘年來,除投身美術教育外,更不斷致力於美術創作,畫作先後在美、日、德、意、法等國展出。

在他七十年的藝術生涯中,在國內外舉行過一百多次展覽,締造許多佳績,其作品屢獲台彎省教員美展西畫、國畫,及雕塑第一、二、三名獎,榮獲中國文藝協會第十屆西畫部文藝獎章,以及中華民國畫學會金爵獎,一九六六年(民國五十五年)獲得意大利第一屆「藝術及文化奧林匹克大會」,榮獲繪畫銅牌獎,享譽國際。

文霽畫境頗有「上承八大遺韻,下開水彩宗風」之勢,前台灣省立美術館館長倪再沁評語:「有人說文霽的畫雄渾粗獷,似迅雷,如疾電,他的畫筆掃過,於是那巍巍高山、那蒼蒼曠野、那茫茫煙嵐、那荷塘風情,以及許多說不盡的大自然美景,全都出現了。」

從心所欲不逾矩

難得文老師在去年畫展開幕時,公開一生對人格教育與美育修為的分享,他娓娓道來創作中的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眼見為憑的「手腦並用」。由於畫畫不光是眼睛看到的,還有頭腦想到的、意會到的,中國畫所謂的「寫意」,從客觀景物融入後作主觀的表現,這是第二個階段;在東西方繪畫領域裡面,文霽多年成功的融合了許多表現的技法。

文霽接著說:「人生七十才開始,所謂隨心所欲而不逾矩,人到七十、一切名利心皆放下,看破、看淡,此時想畫什麼才能表現什麼,一個藝術家一生創作的歷程:想法要遠、路要走對、最後畫要有內涵,這是第三個階段,探索繪畫內在精神的本質,畫裡有弦外之音,作品表現的是個人的修養,看起來讓人心生喜悅、有啟發作用,我個人雖已八十多歲了,但有些追求的畫境還尚未達到,但最起碼我要求自己:畫不要俗氣,要高雅!」

晚近被畫壇封號「荷花大師」的文霽,他的作品雖為畫壇所推崇,但他總謙虛的鼓勵和讚賞每個人說:「天生我才必有用,天才就是擺對地方的人才,想想你我認識的藝術家、科學家、運動家、企業家……乃至億萬富翁等等,他們今日所擁有的,其實就是擺對地方而發揮所長。」◇


文霽二零零八年風景作品:「日月潭」。(國史館台灣文獻館提供)
圖說:文霽風景畫雄渾中帶細微轉折,只見他一筆掃過,那巍巍治茆山、日月潭煙波浩渺,還有訴不盡的大自然風光「盡收眼底」。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