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少林寺CEO的煩惱

在中共所培植出的政治和尚釋永信提出「佛教應與時俱進」的口號後,少林寺千百年重德修心的傳統修煉文化,似乎隨著商業化的腳步,逐漸踏入死胡同。在少林「藏經閣」裂變為「藏金閣」的過程中,普羅大眾的善心也被撕裂了。 佛教修行主要是修「戒、定、慧」,守戒律是最基本的要求。但如今的少林寺卻出現買賣商品、拍電影、選新秀的花招,少林最初的修身養性、重視心法等精深少林文化在釋永信的領導下已蕩然無存。

「少林少林,有多少英雄豪傑都來把你敬仰,少林少林,有多少神奇故事到處把你傳揚。精湛的武藝舉世無雙,少林寺威震四方……」這首一九八二年風靡全中國的香港電影《少林寺》插曲,曾鑄造了一代中國人的武術夢,觀眾逾十億人次。

開車一踏上河南省鄭州市附近的登封市二零七國道,路邊緩衝帶上不時出現身著統一運動服的武術學校的學生們,他們排著隊列整齊的行進在路邊,有的齊步跑,有的邊走還邊喊口號,有時多達上萬人,那陣仗就跟天安門閱兵演練一樣。

據登封市體育局透露:截至二零零九年九月,在登封習武的常住學生超過六萬人,在冊學校五十八座,學生來自全球上百個國家和地區,僅這些學生的學費、生活費以及家長的探親費,一年就達三點五億人民幣。另外登封還有兩百多家武術器械用品店,年營業額近億元。

在這動輒數億元收入的背後,卻是一個長五十六公里、寬三十六公里、丘陵遍佈、農業人口眾多的中部欠發達省份的縣級市。毫無疑問,登封市能成為「世界最大武術基地」和「中國武術器材和武術用品集散地」,並將建成「世界功夫之都」,全仗著「登封有個少林寺」。

少林寺輝煌的歷史

面對今日車水馬龍、人聲鼎沸的少林寺,有人也許忘記了這裡曾是青燈禮佛、人跡罕至的靜穆之鄉。相傳東漢明帝時,一天明帝夢見金色神人像金色鳥兒一樣在宮裡飛來飛去,大臣傅毅解夢說,這就是西方的佛,於是明帝用白馬從古印度天竺國請來了高僧攝摩騰和竺法蘭,並在洛陽城西修建了中國第一座佛教寺院——白馬寺。

兩位高僧不喜歡洛陽的車水馬龍,想找個清靜之地專心譯經。一天他們突然看見東南方有高山聳峙,雲霧繚繞,林壑生涼,流泉成響,這就是中國五嶽之一的嵩山。夜晚當一輪明月從嵩門間冉冉升起,銀光瀉於空谷,萬籟凝於石崖,於是西元七十一年,漢明帝在嵩嶽福地的少室山修建了中國第二座佛寺——法王寺。

西元四九六年,篤信佛教的北魏孝文帝為天竺來的小乘佛教和尚跋陀,在少室山下密林深處修建了少林寺。該地山勢陡峭峻拔,諸峰簇擁起伏,如旌旗環圍,似劍戟羅列,頗為壯觀。少林寺就坐落在山北五乳峰下,掩映於雲霧樹影間,靜謐幽深,故有詩曰:「深山藏古剎,碧溪鎖少林」。

讓少林名揚天下的是南朝末年來到廣州宣傳大乘佛教的印度高僧菩提達摩。建了很多寺廟佛像、寫經度僧的梁武帝,自認積了不少功德,他把達摩接到南京,誰知達摩卻說武帝所作皆是「有為之事」,「無功德」。二人話不投機,達摩遂憑借「一根蘆葦渡長江」來到了少林寺,可他並不講法傳經,只是終日面壁,九年後達摩的影子都深深的印在了牆壁上。

話說當時嵩山有位名叫神光的僧人,聽說達摩大師住在少林寺,於是前往拜謁。達摩面壁端坐,不置可否,神光於是站在寺外等候。時值寒冬臘月,紛紛揚揚飄起了漫天大雪。夜幕降臨,神光仍然靜候在寺門外。他暗自思忖:「古人求道,無不歷盡艱難險阻,忍常人所不能忍。我當自勉勵!」

於是他就站在雪地裡一動不動。第二天早上積雪已經沒過他的雙膝,達摩這才開口問道:「你久立雪中,所求何事?」神光淚流滿面說道:「只願和尚慈悲,為我傳道。」達摩擔心神光只是一時衝動,難以持久,略有遲疑。神光於是取利刃自斷左臂,置於達摩面前。達摩這才將他留在身邊,取名慧可,並傳了他四卷《楞伽經》。

如今禪宗祖庭少林寺內的立雪亭,便是紀念二祖斷臂求法的得法經歷。達摩完成中土弘法大業後,假做中毒不治,溘然化滅。滅度二年後,有人在西域看到只穿著一隻芒鞋的達摩,再查看棺中果然無屍,只有另一隻草鞋,於是達摩「隻履西歸」的佳話傳遍天下。

說到少林功夫,長時間打坐的僧人需要活動筋骨,相傳跋陀的弟子慧光十二歲時,便能在井欄上反踢毽子五百下。少林功夫的許多招式都是僧人們受日常勞作如挑水、掃地、打柴、燒火動作的啟發加工提煉而成的。被譽為少林功夫之源的《易筋經》,相傳達摩走後,少林僧人在洞中發現了一個鐵盒,盒上沒有鎖,卻怎麼也打不開。聰明的僧人用火一烤,鐵盒便開了,原來鐵盒被蠟封住以防水氣侵蝕。鐵盒中有兩部用梵文寫的書:《易筋經》和《洗髓經》。後來人們才知道,兩本書原是一體,前者主要是練動作、主外,後者修心法、主內。從那以後,少林僧人坐禪與習武也就密不可分了。

少林寺最輝煌的歷史當數「十三棍僧救唐王」。唐高祖武德三年(西元六二零年),秦王李世民與鄭王王世充交戰,關鍵時期少林寺以曇宗、志操等為首的十三僧,擊潰鄭軍,活捉王仁則,助了秦王一臂之力。李世民隆重嘉獎,封曇宗和尚為大將軍,其餘十二人不願受封,回歸少林,均獲紫羅袈裟,又賜田四十頃,准於少林寺常備僧兵。從此少林寺和少林武術揚名於世,威震四方,寺院逐日興旺,僧眾近兩千。

到宋朝時,皇帝還經常調遣諸州名將輪駐少林寺,一來授藝於僧,二來取僧之長。少林寺遭受的最大劫難當屬中共執政後的文革時期,千年古寺幾乎被毀滅殆盡。

中共一手栽培的釋永信

據中文維基百科介紹:「釋永信,俗名劉應成,安徽人,一九六五年出生,一九八一年(十七歲)由黨分派到少林寺工作,當時只是一所破損的寺院,留下十多個和尚,大半是老人,得二十八畝土地。方丈是行正大師。不久離去,到其他寺院學習。一九八四年,由黨派回少林寺任「民主管理委員會」委員。一九八七年成立少林寺武術隊,任團長。同年八月,行正長老圓寂,政府同意他擔任少林寺管理委員會主任,正式主持寺院工作。一九九九年,釋永信於八月成為少林寺歷史上最年輕的方丈(三十四歲)。此外,他還是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和河南省佛教協會會長,第九屆、十屆、十一屆全國人大代表。」

不難看出,從一開始釋永信就是共產黨選中栽培的政治和尚,這與他日後提出的「佛教應與時俱進」一脈相承。前不久《南方人物》週刊把筆鋒對準了這個被西方媒體稱為「少林CEO」的釋永信的新年煩惱。

少林寺被人賣了?

那是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河南登封市政府全資擁有的「登封嵩山少林文化旅遊集團有限公司」與國有企業「香港中旅國際投資有限公司」,在鄭州宣佈成立合資公司——「香港中旅(登封)嵩山少林文化旅遊有限公司」。合資公司將負責發展及經營嵩山風景名勝區下轄的少林景區、中嶽景區及嵩陽景區,為期四十年。

公告表示,合資公司註冊資本金一億元人民幣,香港中旅占51%股份,嵩山少林占49%股份。

香港中旅向合資公司注入現金六千八百八十五萬元,其中五千一百萬元為註冊資本,餘下一千七百八十五萬元作為合資公司的資本儲備,登封市則以實物方式參股,其中包括少林、嵩陽、中嶽各景區的門票、旅遊運輸、遊客中心、停車場、酒店等。

根據協議,登封少林49%的股份僅相當於四千九百萬元人民幣的入股,而去年一年僅少林寺門票收入就達一點五億人民幣,四十年的門票收入將累計六十億,而在合資中僅作價零點四九億,於是有人高呼:「少林寺被人賣了!」儘管合資公司一再聲稱繼續保持少林寺從門票收入中提成30%不變,由於合資公司還計畫二零一一年上市圈錢,網上就出現了魚目混珠的叫喊:少林寺要上市了,引來罵聲一片。

釋永信也覺得自己被登封市政府出賣了。去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山門緊閉。大雄寶殿的供桌上立著一個紅紙包裹的牌位,上書「佛光注照政通人和禪宗祖庭基業永固之位」。香火氤氳,燭光熠熠,經懺聲聲,佛號陣陣,原來這是少林寺正在舉行的祈願法會。 住持釋永信在「功德文疏」中寫道,「仰願諸佛菩薩垂金色手護佑少林寺千年基業完整(傳承),拯救少林遺產被肢解瓜分之憂,避全國寺產被瓜分之先河,解破壞祖制毀佛慧命之危。」

原來少林寺把合資公司的成立當成了對少林遺產的「肢解瓜分」,當成了少林寺成立一千五百年以來「最危險的事」。除門票收入外,少林寺近年來在登封搞了武術館、功夫表演、大型室外音樂會、旅行社、酒店、寶劍廠等一系列商業運作,還有六百畝的度假休閒區,如今這些「聚寶盆」將被悉數納入港中旅麾下,眼看到嘴的肥肉被人搶去,釋永信能不窩火嗎?

少林寺的一位化名德印的主管僧人對《南方人物》記者說:「少林寺就是唐僧肉,誰都想來咬一口。如果就是咬一咬、疼一疼,忍過去就算了。現在是來要我們的命了!」「(他們成立合資公司),這難道不是在藉佛斂財嗎?」

誰是借佛斂財的先鋒?

有網民評論說,翻翻少林寺最近三十年的變化,最早借佛斂財的不是別人,正是少林方丈自己。如今被「後起之秀」趕超,這本是商海中拚搏的正常事。既然想在商海中玩,就得懂商戰的規矩,少林寺稱「合資公司要了他們的命」,如此小肚雞腸的過激反應,只能說明少林寺吃獨食吃慣了、壟斷慣了,不懂得競爭遊戲規則。

有人總結少林寺的經濟騰飛關鍵靠一部電影、一場官司、一個稱謂。統計顯示,一九七四年到一九七八年五年間,少林寺共接待遊客二十萬人;《少林寺》上映後,一九八二年遊客漲至七十餘萬,一九八四年在線上遊戲「武俠風」的吹動下,遊客飆升至兩百六十萬。於是,只讀到小學二年級的釋永信認為:「大道湯湯,順之者昌,逆之者亡。我要對少林寺下一個一千五百年負責,只能與時俱進。」他把少林功夫當成了少林復興的不二法門。

一九八七年釋永信開始主政少林以來,他率領的少林功夫表演團體走訪了六十多個國家,表演超過一千場次。據英國《衛報》報導,少林寺演出一場的收入在一萬美元左右。二零零五年少林寺和鄭州歌舞劇院聯合編排的《風中少林》在美國演出了約八百場,收入約八百萬美元。另外捐贈、香火的收入也很驚人,僅「功夫之星」大賽,少林就得到了五百萬元以上的捐贈。再加上少林酒店、少林食品、少林影視有限公司等的收入,有人估計少林寺每年收入至少一億元人民幣,固定資產至少十億人民幣。


古代少林僧人坐禪與習武密不可分,今日少林寺派出武僧團前往海外表演拳腳功夫,一場演出收入一萬美元。(AFP)

一九九四年釋永信與漯河罐頭廠就「少林寺火腿腸」打起官司,一九九七年八月,少林寺成立河南少林實業發展有限公司,這是千百年來中國佛教界的第一家公司,註冊經營範圍包括不動產、實業、建築運輸、教育與印刷等。五年後,「少林」被認定為河南省著名商標,不多久即升為「中國馳名商標」。為了保護「少林」這商標,少林寺拿到了四十五種類別、兩百項註冊商標,而釋永信也獲得了「少林CEO(首席執行官)」的稱謂。

如今少林寺銷售的商品有「比黃金還貴」的少林香,有計畫年銷售額十億元的少林茶,有少林素食公司,有十八萬元的功德主,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元一套的武林密笈,有最低三百元、最貴十萬元一炷的「燒高香」業務,淘寶網上有網絡商店「少林歡喜地」,有專門製造功夫明星的影視公司,據說還有一款名為「少林傳奇」的網絡遊戲,是凡人們能想到的商品,少林寺似乎都有了。


今非昔比,今日少林寺不修佛、改做生意,推出各式各樣紀念品、公仔吸引民眾掏腰包。(AFP)

除了精耕細作少林產業,釋永信還進行「收購兼併重組」。三門峽空相寺、南陽維摩禪寺、龍門山寶應寺、洛陽天慶寺、登封永泰寺、禹州開元寺等,都成為少林下院,確立了總公司與分公司的關係。二零零八年,昆明土主寺、法定寺、妙湛寺、觀音寺四所寺廟與少林寺簽署協議,由少林寺向它們輸入人才、管理經驗,「託管二十年」,類似當下流行的「酒店管理公司」。此舉也開創了佛教寺院「加盟制管理」的先河。有香港媒體評價:「這是在用肯德基、麥當勞的擴張模式發展寺院。」

繼打造「武功界麥當勞」,在英國、法國、澳洲等建立二十八處少林功夫海外中心及全球遴選武狀元拍電影後,零九年初,少林寺在香港募資四點二億元、佔地五萬平方米,旨在打造「足以對抗迪士尼」的香港少林分寺和少林樂園,預計二零一一年完工。除此之外,釋永信還提出「心靈產品消費」,從耗資數億的《禪宗少林音樂大典》,到「少林問禪」、「少林齋菜」、「少林體驗」等產品相繼問世。如今少林寺素餅銷售火爆,已進入大陸一、二線城市的超市賣場。

近墨者黑 少林寺的教化功能在哪?

在登封當地,人們說最多的一句話是:連和尚都在撈錢、搶錢了,咱還不趕快?也有人說,憑啥把錢都讓那些禿頭搶去了?以少林寺周邊的村莊、居民點為例,過去十三年間,附近的建築物從一九九零年的不足三萬平方米發展到近五十萬平方米,直逼少林山門。數百家商舖林立,叫賣吆喝聲此起彼伏。強買強賣、以次充好、漫天要價乃至辱罵、毆打遊客現象時有發生,遊人怨聲載道,落下個「不來遺憾,來了後悔」的印象。


導遊領著一批批的遊客參觀少林寺。(AFP)

由於少林寺落個「整個景區,商業化、人造化、城市化現象突出,全無古寺悠悠的千年韻味」的醜名,二零零四年在拆遷治理後,登封市為了保證收入,改「薄利多銷」為「畝產最大化」,利用「競拍」的辦法獲得同樣高額的收入。

比如少林寺山門外一家經營泡麵、米線和瓶裝飲料的小店,面積不足六平方米,一年的經營權被拍出了七十二萬的天價。由於獨家經營,遊客在這吃碗麵,比外面貴了六、七倍。附近村民還裝扮成和尚模樣給人算命,坑矇拐騙樣樣全。遊客們都說,少林的人太黑了!

這次登封市委拋棄原來與少林寺的合作,改為與香港中旅合資,這種見錢眼開、見利忘義的做法,其實也是少林寺自己教化的結果。

少林寺雖然日進斗金,除了極少數妝點門面的所謂捐贈外,在行善方面卻是一毛不拔。汶川大地震後,為了給少林藥局做廣告,釋永信派了十人去災區救災。細心的讀者在仔細推敲媒體報導後,發現很多破綻。如〈少林少林!你深深地感動了災區人民〉一文中說,少林藥局的僧人五月十四日中午在西安買了輛麵包車,「只用三小時辦好車牌等手續」,然而十二小時後,他們來到了距離西安直線距離七百公里的南霸災區,也就是說,麵包車在崎嶇山路上的時速至少六十公里以上。最要命的是,當時進入南壩鎮的橋樑和道路全部中斷,誰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開車進去的,網民都說,那是少林寺花錢買來的假新聞。

自古以來,寺廟不但是僧人靜心修煉的地方,也是教化世人道德良知的場所,宗教既有修煉功能,也有教化社會的責任,這是寺廟僧團有別於世俗團體的最大差別。而如今這一區別已被現代佛教的「與時俱進」所消滅。

在西方人眼裡,釋永信只是個「身披袈裟的首席執行官CEO」,「他常常坐著配有專職司機的豪華吉普車四處旅行,坐噴氣式客機周遊世界,與好萊塢名人過往甚密」。會見俄羅斯總統普京時,他也沒按佛門規矩對俗人雙手合十,而是行起了握手禮。

花上億資金製作的《禪宗少林.音樂大典》,由奧斯卡最佳原創音樂得獎者譚盾負責創意,七百名演員同時表演,卻是按照河南省一位領導的要求,「必須達到愉快、開心、熱鬧、好玩、震撼的效果。」。

假如釋永信不是和尚,只是一個普通的商人,他也許會成為馬雲、李開復、潘石屹和史玉柱那樣的人,外人無可厚非。然而問題就出在他是身披袈裟的古寺方丈。

釋永信解釋說:「佛教不避世,佛教如果避世,早就自取滅亡了。」他自稱自己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與時俱進的弘揚佛法」。然而人們在花錢消費少林寺提供的各種商品的同時,誰又真正被少林寺宣揚的佛法所感動呢?

很多人認為,釋永信的所有做法只是利用千年高僧所創立的威望,利用大眾對少林的信仰,以商業化為根本目的賺取錢財,滿足自身的貪慾,發展地方經濟。在這貪慾橫流的社會,少林寺的商業化只能誤導民眾,與宣揚佛法、弘法利眾完全背道而馳了。佛教主要是向社會提供精神產品,而少林寺卻只提供了物質產品,本末倒置了。

大悲寺與少林寺的強烈對比

面對釋永信對佛門的背叛,網民在紛紛譴責的同時,惡搞出〈釋永信的懺悔信〉、〈釋永信不下地獄,誰愛去誰去〉等文章,還有人把遼寧海城的大悲寺與少林寺做了個對比,讓人看到如今的少林離正統佛教相距十萬八千里,更談不上與少林祖先相比了,達摩、二祖要是看到今日少林徒弟的言行,非得氣死不可。

大悲寺是大陸僅有的幾個不設功德箱的佛寺之一。全體僧人持金錢戒律,終身不摸錢,穿百衲衣,一天只吃一頓飯。僧人每天早上兩點鐘起床,念十遍楞嚴咒,下午兩個小時讀誦戒律,每天只休息四個小時。為保持佛陀制度,每年八月十五開始行腳。行腳途中托缽乞食。寺院戒律嚴謹,僧人威儀具足,十年間共剃度比丘數百人,在此皈依三寶者數萬。行腳數十萬公里,使得無數人得以親近三寶,近聞於佛法。

           
大悲寺住持妙祥大師(左)的百衲衣,與享受帝王般排場、身著價值十六萬的雲錦袈裟的釋永信
(右), 很難看出他們修的同是佛門。

僧界俗界「嵩山論劍」

再回頭說「要了少林寺命」的香港中旅與登封市政府的合資公司。十二月二十七日合資公司成立時,釋永信拒絕參加典禮,並在廟裡大辦法事,「拯救少林遺產被肢解瓜分」,一片同仇敵愾的樣子。然而四天後,當事三方戲劇般地同時出現在記者招待會上,釋永信一改先前的憤怒,溫和地對合資公司「表示歡迎」。

外界評論這次僧人與商人和官人的「嵩山論劍」,「提前繳槍」的是和尚。少林寺的土地、殿堂、碑刻、造像等都屬於國家財產,塔林是少林高僧的墳,屬少林寺的集體財產,而少林功夫、少林文物是世界歷史遺產,無論是少林寺成立的公司,還是登封市成立的合資公司,其產權關係都非常複雜,不是誰能獨佔全吞的。

新合資公司董事長在談到未來規劃時稱:「年遊客增長率20%以上」,「開展禪武演藝、文化地產、文化產業主題公園、快捷酒店群、星級酒店等旅遊基礎設施建設。」看來半路出家的少林CEO,無論創造了怎樣的「佛門企業管理範本」,但跟在香港沉浮了八十載的大型上市公司相比,還是小巫見大巫,不服輸不行。

整個新聞會上釋永信始終面無表情,連客套的笑容都難覓蹤跡。人們感嘆「上市門引發的嵩山論劍似乎已戛然而止」,其實,凱撒的歸凱撒,讓商人去做商人該做的事,這不比讓和尚掙錢更合情合理嗎?可惜的是,商人的插足可能只會促使貪財的和尚更加瘋狂的斂財。◇

你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