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高官躲閃 名醫流淚

?"
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出席「兩岸共同防治H1N1新型流感研討會」,在聽到記者提問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進行移植販賣之事件,立刻臉色慌張,以沒時間為藉口快速離去。(宋碧龍╱攝影)

就算你是見慣沙場血腥的老兵,現在有人把你帶進一個房間,給你一把刀,讓你剖開一個瞪著大眼看著你的活人的胸膛,你,你的手,你的膝蓋,你的心,不會抖嗎?在中國,有那麼一些人,在陰暗隱蔽的角落,每天幹著這禽獸不如的勾當,只為了多得到一些印著共產黨魁頭像的紙……

文 ◎ 耿豫仙、楊思源
 


大衛.麥塔斯在去年的十一月十五日的《血腥的器官摘取》新書發布會上介紹調查活摘器官的經歷。(攝影∕周行)

共衛生重臣、副部長黃潔夫,又是大陸知名肝臟移植與肝膽腫瘤專家,雖然因交流H1N1新流感事宜而首度踏上台灣,卻成為媒體窮追「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焦點人物。

駭人聽聞的活體摘取器官事件,近日再度受到媒體矚目。國際人權協會(IGFM)瑞士分部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六日將「二零零九年度人權獎」,頒給《血腥的器官摘取》一書的作者、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感謝兩人深入調查、挖掘中共活摘器官的恐怖罪行。

黃潔夫抵台 躲「活摘器官」提問

十九日,黃潔夫在台北出席「兩岸共同防治H1N1新型流感研討會」時,記者追問:「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及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的調查報告,對於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尚未問完,就被一旁的男士打岔:「部長,會場叫你回去開會。」

在記者追問下,黃潔夫這樣作答:「我不想對媒體做任何評論,我是一名外科醫生。」而後被一些人拉走,記者追上再問:中共是否回覆聯合國酷刑專門委員的要求,公開調查活摘事實,黃潔夫避而不答,被隨身人員擠進電梯,記者連問幾次,他才在人牆後說,他已答覆過了。

「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亞洲分團副團長邱晃泉指出,黃潔夫對中共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一事避而不答,「是不是代表心虛呢?」他呼籲台灣的政府、各政黨及社會大眾都應該瞭解黃潔夫的背景,「這個迫害人權不堪的背景」。

有消息指出,黃潔夫曾在二零零五年九月,在新疆親自為一例肝移植手術操刀。從尋找備用肝臟,到肝臟運到手術室,只用了大約一天的時間,而且,從重慶和廣州各運來一個肝臟。從配對到器官送達的驚人效率和速度,在中國器官移植界已不是祕密。

「你要哪一天觀摩手術?」

法國電視五台近日引用非政府組織的報告說,中國有三百多個集中營,三十萬被關押者,其中的十五萬法輪功學員被全面檢查血液。這一舉動是為潛在的需求者尋找適合配對的器官。

瑞士國家器官捐獻和移植基金會主席弗朗茲.英墨(Franz Immer)的一次去中國的特殊經歷,讓他意識到中國的器官移植手術後面有不為人知的內幕。「二零零七年,我曾受邀去北京參加一個醫學會議,其間有一家醫院邀請我們去觀摩一次心臟移植手術。我們當然願意看看中國的醫院,但他們問我要在哪一天的上午或下午觀摩手術。那一刻,我意識到,這意味著器官移植有一個特定的日期,也就是說,那個提供器官的人將在特定的時間死亡,或者被殺害。」

歐洲的外科醫生從來都不會知道什麼時候要做移植手術!因為,手術的前提是有人死亡,而沒有人會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有捐贈者,什麼時候會有家屬同意。手術可能得在夜間或周末進行,有時可能會連續進行兩、三個手術,而有時可能很長時間都沒有一起手術。

身為心臟外科醫生的英墨拒絕了那次觀摩,他說:「我們不想被誤認為我們支持那樣的行為。」

英墨接著說:「在瑞士等到一個腎差不多要三年的時間,歐洲和其他國家情況都差不多。等到合適的心臟或肝臟差不多需要九至十二個月。如果血型特殊,等待的時間會更長。所以不可能在兩周內就找到合適的供體,在中國也不可能。」

「只要還有活摘器官,我將不會去中國」

在後來的會議中和中國同行的關於一些原則的討論讓他更為震驚。他試著在網上搜索相關資訊,有一些線索,但沒想到是如此大面積的器官摘取。直到他遇到了《血腥的器官摘取》一書的作者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還有一位親身經歷過迫害的法輪功學員。

他說:「我強烈地譴責它們如此對待民眾,譴責它們把人作為活生生的器官庫對待,從我的人性而言,當我提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淚水就湧入眼眶,這讓我非常悲傷,在當今的社會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只要這樣的行為還存在,我,以及我的家人將不會去中國。我對那裡的民眾感到很抱歉,因為這不是他們的錯。」「我要強調,作為人類的一員,我們應該站出來,向所有侵犯人權的行徑宣戰。」

他表示瑞士國家器官捐獻和移植基金會不會接受、提供非法的器官。他們會和等待器官的病患溝通這方面的資訊,讓更多的人知道。

英墨希望政治家們能對中共施加壓力,「那些經濟方面的因素應該放到一邊,而注重對人道、人性的尊重。我們不能和一個踐踏人權的國家做交易,這是我作為一名醫生,也是作為一個人的看法。」◇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