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盼神韻 港人風雨生信心

?"
神韻香港演出的門票在短短一周之內全部售罄。(攝影/李明)

神韻藝術團首次在香港演出的消息振奮人心,許多香港、大陸民眾翹首以盼。演出被迫取消,震驚、憤慨與失望籠罩之餘,看穿中共伎倆的港人相信,神韻不久將會與港人見面。

韻藝術團將首次在香港演出的消息,去年十二月振奮了香港、大陸民眾,門票在公開發售七天後全部售罄,一般相信其中不少門票是中國大陸的觀眾。這台國際一流的演出,受到世界專業人士高度評價;神韻光碟在中國大陸的流傳及效應,也讓許多民眾翹首以盼。原本預定一月二十七日起在香港的七場神韻晚會,讓大陸、香港觀眾有了一個希望:只要能到香港就可以看到神韻。

一國兩制只是個美好願望?!

神韻晚會公演第一天,有老太太在知道演出被迫取消後,搓弄手中的票對記者連聲說:「很失望,很失望……」老太太不捨得把票退了,想把票保存起來,留待下次神韻再來演出時用。

神韻近年在世界一百多個城市的巡迴演出,開創人類藝術新貌,蜚聲國際。許多人把到香港看神韻演出視為一次特別的約會,有韓國新婚夫婦以此作為蜜月節目首選,也是香港大陸家族團聚的理想場合,而更多觀眾是純粹慕名而來,一賭「神韻」風采。還有大陸民眾表示,雖然一票難求,在神韻公演期間到香港走走看看都是好事一樁。

香港林小姐的親朋好友一行共有十二人準備來香港看神韻,但其中六個朋友受當地干擾未能成行,其餘六位終於成功到港,他們相信因為一國兩制,香港還是不同於大陸的。

當得知神韻技術專家演出簽證被拒時,親朋好友們都感到震驚與失望。對於香港政府的動作、拒絕演出簽證所用的藉口,他們覺得幼稚得可笑,加上剛剛發生的Google信息限制事件,讓他們覺得中港之間的差異似乎越來越窄了。「香港的地位也不過如此,一國兩制只是一個掛名的美好願望而已!」

林小姐的丈夫是位外交官,他對此的第一反應是不理解與遺憾,但他相信神韻不久還會與港人見面。「通過事件讓更多港人認識、了解及想知道神韻,相信不久神韻會來到香港,與港人會面。」

一國兩制是個騙人的伎倆?!

陳詩是一位來往中港兩地的商人,對此次事件表示氣憤,「中共就是幹這行的!做這些的手法非常的熟練。在香港法輪功是合法註冊的機構,沒有理由公開拒絕。一國兩制?它千方百計地打壓干擾。 」他說:「回歸十二年以來,香港已經淪陷得差不多了,所謂的一國兩制也就是口頭安慰而已。從早前台灣法輪功的入境被拒、遭暴力遣返,以及人大釋法、《二十三條》等看來,香港的法制已經在最近幾年被破壞得七零八落,就連大法官也無奈地眼不見為淨,提前辭職。 」

六年多前由廣東逃來日本的前廣東省中國社會問題學者、中國國家一級建築師夏一凡指出,神韻藝術團允許進來及後續受阻事件,看似偶然,又幾乎是必然,因為:「一國兩制從來未當真過。」

在談到中共為何懼怕神韻時,曾多次觀看神韻藝術團演出的夏一凡分析,「大家有個誤區,以為大陸就自然地繼承了中華的傳統,其實並非如此,它是獨裁的馬列那一套,它所說的傳統文化只不過是在馬列文化的基礎上包裝了孔子、孟子的外衣而已。」

他又說,中共今天的做法就是讓香港慢性自殺的一個過程:「誰讓那些港府官員上台的?他們的做法得到讚賞,那麼他們就會繼續做下去。換言之,選票在誰手裡,曾蔭權不得不看人家的顏色行事。」

來港已經超過四十年,目前在香港浸會大學教授中文的黃元璋博士,對於本次香港政府配合中共拒絕神韻來港的問題表示,從他的經驗判斷,是北京已經下達命令,「而香港收到神韻藝術團申請來港的資料後肯定第一時間向北京報告。對於一個藝術團體用這樣的藉口來拒絕,簡直可笑幼稚。」

他說:「中共的所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本來是做給台灣看的,十幾年來的事件,不但令港人失去信心,這次神韻的被拒絕,也是又一次的給台灣看清楚一國兩制只是個騙人伎倆而已。」

在採訪當日,香港位於紅磡的五十年樓齡的住宅樓宇,忽然塌樓,導致四死二傷。本身對中國堪輿學深有研究的黃博士表示,在古代中國,人們經常將一些災害與人禍聯想在一起。


香港九龍一座老式住宅樓一月二十九日突然倒塌,造成四死兩傷。(Getty Images)

黃博士接著說:「在英國統治的一百五十年內沒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即使有塌樓也沒有死人,這正是廣東俗話說的『死人塌樓』,是最不吉利的事情。就好像去年年初二,香港特首去求籤,求了一個下籤,內容還是家有內鬼,正好不久有個禮賓府內發生了些事情,也更加證實了這個籤。從歷史經驗中很多事情牽扯在一起,的確令人深思。」◇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