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新思維】由幻肢探索人在另外空間的身體

?"
一五三七年木板畫描述截肢。(維基百科)

截肢病人的手或腳被截除後,能感覺手、腳還存在,甚至劇烈疼痛。這個物質空間已不存在的「幻肢」是如何與物質身體溝通、傳遞疼痛感?

截肢病人中有一種現象,就是病人的手或腳被手術截除後,他們還能感覺到他們的手、腳好像還存在著。這種現象並不是特例,在臨床的比例上相當高,研究統計顯示甚至高達98%,而這種感覺被稱做幻肢感覺。其中,約有80%的截肢病人會感覺到那個不存在的手或腳還會發生疼痛,這種現象被稱做幻肢痛。

幻肢現象產生的原因,目前主要有三大類理論。第一、周邊神經因素,認為幻肢的訊號可能來自殘肢;第二、中樞神經因素,認為幻肢的訊號來自脊髓或大腦皮質的錯誤訊息;第三、心理因素。這三大類的理論,對於幻肢感覺或幻肢疼痛均只能解釋部分現象,也就是說,真正整個幻肢產生的機轉仍然是不明的。而這三大類的理論也衍生出許許多多治療幻肢痛的方法,但大部分的治療方法卻是無效的。

要解決患者的困惑與痛楚,首先要了解幻肢感覺產生的實質。最近一系列研究的結果顯示,前面提到的三大類理論都無法解釋幻肢現象。換言之,幻肢感覺另有來源。下面就讓我們先來看看幾個關於幻肢研究的過程。

截肢處真有感覺嗎?

我們做了一連串的證實研究。我們在截肢病人的幻肢處施予各種能量刺激:包括使用不同頻率的電磁波、高壓電場(壓)、強磁場(脈衝)、高溫、低溫、火焰與水晶等,施予截肢者的幻肢部位。結果發現,不論給予何種刺激,截肢者的反應,通常是溫溫的感覺,但並不明顯與確定,時有時無。但其中較為特別且明確的反應是對遠紅外線與水晶的刺激。我們將特定的水晶置於截肢者的幻肢部位時,截肢者感覺到一股涼涼的感覺。而使用遠紅外線時,則有類似鎢絲燈照射的溫熱感。

為了進一步證實在幻肢部位施予外在刺激能產生幻肢感覺,我們對截肢者做了一個安慰劑控制實驗。方法是讓受試者平躺,上半身用不透光布幕隔開,使受試者無法看到照射的過程。受試者並不知道何種東西照射與照射部位。

我們照射情況有三種,即照射遠紅外線於左腳(幻肢)或右腳(正常肢),或施予假照(即遠紅外線關閉)。不論真照或假照,照射開始與結束時,儀器均會發出一個聲響,以達到安慰劑控制(Placebo-control)的目的。照射過程中使用隔絕箱(insulator box)將遠紅外線儀與身體其他部位隔開,目的是隔絕儀器對身體其他部分產生輻射,同時使用遠紅外線功率計(power meter)確認身體其他部分沒有接收到遠紅外線。照射結束後,我們詢問截肢者,是左側或右腳感受到溫熱感,或是沒有感覺。如果受試的截肢者完全用猜的,答對的機率將是33.3%。

結果截肢者表示,在被照射時,他們的幻肢有時感覺到微溫的照射感。但這種感覺微弱,有時不好分辨。統計結果,截肢者答對了76.5%,顯示截肢者產生的幻肢感覺並不是用猜的。

遠紅外線照射,有效治療幻肢痛

為了證實幻肢痛即是發生在截肢病人所說的幻肢位置上(而不是在殘肢或大腦),我們運用前面講到的遠紅外線照射方法,將遠紅外線照射在病人所說的「幻肢疼痛處」。

我們找了三個患有嚴重幻肢痛的病人給予此種治療。具體做法是將病人半身用布幕隔開,將遠紅外線施予病人的「幻肢痛處」,即病人的幻肢處。使用隔絕箱將遠紅外線與病人的身體(如殘肢,正常肢體等)隔開,以確保遠紅線是照射在病人的幻肢處,而非身體的其他部位上。使用遠紅外線功率計與溫度計監測這樣的隔絕效果。
 
讓我們來看一看這三位病人的情況:其中之一是一位已截肢九年的病患,截肢後不久即被幻肢痛所苦。經過九年的藥物治療,並沒有多大改善。當強烈的幻肢痛發生時,疼痛會從幻肢的腳趾、腳跟一直上升到大腿,導致殘肢抽搐與痙攣,嚴重時,此疼痛還會傳導到心臟,造成強烈的心臟絞痛。由於後來包括使用嗎啡等藥物都無法解決長年的幻肢痛,二零零七年他接受了兩次交感神經阻斷手術,但手術一段時間後,強烈的幻肢痛又再次發生。之後,我們採用上述的遠紅外線治療方法,他的幻肢痛得到大幅改善,強烈的幻肢痛不再發生,使他遠離了殘肢痙攣與心臟絞痛的威脅。

第二位病人是一位男性,截肢三周後,即產生強烈幻肢痛。他的疼痛是類似有數十隻的針刺在他的幻肢腳底。這樣持續不斷的疼痛使他無法忍受而告知家人想去自殺。後來使用我們的遠紅線治療方法後,他的疼痛很快得到改善,他的家人感謝說他不再鬧自殺了。

第三名患者是一位國中畢業即截肢的女性,十五年來時常受幻肢痛的困擾,各種治療方法均嘗試無效。近年來,幻肢痛情況趨加嚴重,使她晚上無法入眠,痛到半夜經常哭泣。為了解決她的幻肢疼痛,她將工作暫停,接受我們的遠紅外線治療方法,她的疼痛也是很快就得到控制,經過兩個月的處置後,她的疼痛沒有再發生過,這個方法幫助她回到正常的工作崗位。

截肢者與幻肢溝通的渠道——經絡

研究中我們發現在「幻肢處」確實能產生幻肢感覺,同時也是治療幻肢疼痛的關鍵位置。但是在我們這個物質空間看,「幻肢」這個地方是「空空的」,如何能產生幻肢感覺與幻肢疼痛呢?截肢者的物質身體怎樣與「幻肢」溝通呢?

我們相信人體的經絡可以扮演這樣的角色。為了證實這樣的想法,我們做了以下的研究。

我們在截肢病人的幻肢腳底與正常人(健康的大學生擔任受試者)的腳底照射遠紅外線,然後量測身體十二經絡的電性變化。結果顯示,截肢者身體的經絡電性變化與正常人身體的經絡電性變化是具有相同的變化趨勢且具有統計上意義。但是如果使用假照時,兩者之間就不具統計意義。

研究發現,當正常人的左腳腳底接受遠紅線四十分鐘照射後,身體的脾經、腎經、膀胱經的電流值上升,而大腸經的電流值下降。左腳截肢者,左腳幻肢腳底接受遠紅線四十分鐘照射後,同樣是身體的脾經、腎經、膀胱經的電流值上升,而大腸經的電流值下降。當使用假照時(即沒有施予遠紅外線於腳底或幻肢腳底),正常人與截肢者的經絡變化完全不具統計意義(即沒有一致性的變化)。

西醫與中醫,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醫療體系,解決著人類的疾病問題。西醫的基礎,是從人體分子的生物、物理、化學原理來治療與探索疾病。而中醫,幾千年來的臨床療效,證實了中醫體系的理論。但是,中醫的學說與治療方法,完全不是著眼於人體的分子基礎去治療。經絡與穴道,在人體解剖上看不到,也就是說在分子的這一層次上是看不到的,但是人體除了顯微鏡下看得到的分子之外,是否還存在其他的生命結構?經絡與穴道在顯微鏡下看不到,它們是否存在「另外空間」?而我們人的身體,除了這個空間的分子結構外,是否同時還存在「另外空間」的身體呢?

另外空間的身體,幻肢仍存在

從以上的研究,我們發現了「幻肢」處能產生幻肢感覺,也是「幻肢疼痛」的真正痛處,並確認了經絡與「幻肢」仍存在著連結與溝通。那麼,這個似乎存在的「肢體」(幻肢)到底存在哪裡呢?

依據目前的科學理論,有96%的宇宙,是看不到的。也就是有23%的暗物質與73%的暗能量是目前的物理模型還無法描繪。的確,宇宙確實還有太多我們還不了解的真相。另外,還有一群物理學家為了研究基本粒子與試圖將目前認識的自然力做統一的解釋,有許多更高維的空間學說被提出。如弦理論、超對稱理論、超弦理論、膜理論等等,這些都是在探討十維到二十六維等的更多維空間。目前,由於重力的許多特殊現象,另外空間的理論說法也早被提出,且試圖找尋這另外空間的試驗,也在積極進行著。

雖然現今物理學界對於看不見的世界或是更高維的另外空間已經著手探索多年,但對於生物醫學界而言,除了生物分子之外,生命體在「另外空間」存在的身體,似乎還是無法想像的(因為看不見)。但從我們這個研究結果顯示,人體在看不見的地方確實還存在著影響人體的因素,也可能存在著另外空間的身體。就如同大部分截肢者所描述一樣,他們能感受到已經截掉的手或腳,還在原位,有些截肢者甚至還能控制「幻肢」的移動、轉動。


人體是一個複雜的結構,「幻肢」不是病人的「幻想」。(Getty Images)

 總而言之,我們建議「幻肢」應該不是病人的「幻想」,也不是目前這三大類理論的任何一種說法。從中醫幾千年來的學說與臨床療效,我們認為,人體就是一個複雜的結構,不是僅僅完全由分子構成而已,而是還有「另外空間」的身體。「幻肢」,實際上就是這個空間的分子結構被手術截掉了,可是另外空間的身體還存在著。我們同時認為,在「幻肢」部位的經絡與穴道可能還存在著,且扮演著與身體溝通的角色。所以,如果我們在原來的截肢處(幻肢)施予某種特殊能量,而這種能量能刺激到另外空間的「肢體」,則截肢者會產生「幻肢感覺」,同時他身體上經絡能量的分布也會發生相對應的變化。若這類的能量在處理一般臨床上病人的一般肢體疼痛有舒緩效果,則運用此種方法(照射於幻肢處)也有機會能舒緩截肢者的「幻肢疼痛」。◇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