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谷歌事件令國際商界卻步

?"
調查顯示,谷歌事件使30%澳洲投資者轉變對中國的態度。(AFP)

谷歌餘震持續擴大,許多外資企業感受到中國投資環境的惡劣,開始剎車轉向。調查顯示,澳洲甚至有30%的投資者轉變了對中國的態度,逐漸認識到跟中共談人權問題的必要。這個調查結果讓澳洲的決策者嚇了一大跳……

文 ◎ 李曉宇

歌效應近日繼續發酵。谷歌最新態度:繼續按照中國政府的要求維持對搜尋結果的過濾,但不久就會拒絕接受中國政府的審查。坊間傳言谷歌將關閉Google.cn,不過分析師認為目前還沒有定論,估計谷歌至少會在大陸保留與審查制度不產生衝突的其他服務,如Gmail、Gtalk、Google Maps、手機服務等。目前谷歌餘震已從IT業擴散到了整個國際商界,越來越多的商人認識到與中共談人權的重要性。

北京威脅以營業證換取解密代碼

《今日美國》(USA Today)近日發表評論指出,谷歌威脅退出中國,正突顯中國長期以來對跨國公司的要脅性控制。《中國世紀》的作者、俄亥俄州立大學教授申卡爾(Oded Shenkar)說:「多少跨國高科技公司哀歎,北京堅持要求他們交出用於保護敏感資料的加密協定解密代碼,如果不從,就以扣發營業認證相威脅。務求做到每個在中國境內從事業務的個人和公司均在中共規定的界限之內運營為止。」

二零零九年九月歐盟商會的報告顯示,三年來北京對產業政策的干預一直呈上升趨勢。從手機到醫療設備等各種產品的標準化政策,都將保護主義精心編織其中,對環境規則的執法完全偏袒中國企業,十分主觀,而知識產權盜竊更是司空見慣的頭號問題。

歐盟商會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說:「在這樣的背景下,谷歌的抗議可能會使外資企業已經開始轉向的情緒進一步擴大。實際上,很多外國公司感覺投資環境發生了改變,進入中國市場的希望越來越渺茫,外資公司在中國幾乎已經舉步維艱。」

北京說誰生存 誰就生存

谷歌向北京提出挑戰後,微軟首席執行官史蒂夫.鮑爾默則說,微軟打算服從中國的審查要求;比爾.蓋茨也說中國的互聯網審查「不是個問題」,雅虎已經(主動配合中共)這樣做了。事實上,二零零四年雅虎因為向中共當局提供其用戶的隱私資訊,致使記者師濤被判監十年,Yahoo!因此聲名狼藉,被人權組織起訴,也遭到美國政府的調查。然而對北京磕頭並沒有好報。二零零四年,雅虎不得不將其中國業務出售給中國公司阿里巴巴,以換取阿里巴巴39%的股份。

微軟二零零二年投資七點五億美元幫助中國高科技領域的發展。但其對稱霸中國PC軟體市場也不抱任何幻想,因為Windows雖然已經廣泛應用於中國個人電腦,但90%運行的Windows是盜版。經濟學家安東尼說,這是因為北京相信的不是「優勝劣汰」,而是「我們說誰生存,誰就生存。」華盛頓安可顧問公司(APCO Worldwide)在北京的顧問麥格雷戈(James McGregor)表示,中國官方設置的限制越來越多,在各個層次上的很多小事,被政府的每一個部門嚴格限制。這種限制已經達到極限,但國際商界高層仍有一批「祕密支持谷歌」的人。

政府級交涉 北京變軟

一月二十八日美國商務部長駱家輝在華盛頓舉行的一次美中商會會議上表示,谷歌事件說明西方公司在中國的運營仍然面臨挑戰。他呼籲中國政府做到「更加透明、更可預見以及更致力於法治,以便讓美國公司放心」,並且提醒中方:如果中國政府在這方面出現倒退的話,那些想在中國做生意的美國公司可能會逐漸失去興趣。

同時,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在倫敦出席阿富汗未來國際會議時與中國外長楊潔篪舉行會晤。雙方同意在谷歌問題上保持對話。北京隨後軟化了立場,發表聲明說,儘管中美關係因谷歌問題、對台軍售和貿易糾紛出現一些緊張,但中國仍然希望與美國繼續保持合作。

澳洲30%投資者開始關注中國人權

據《悉尼晨鋒報》報導,投資者脈衝(Investor Pulse,市場研究機構Colmar Brunton和BusinessDay的合資公司)最近對澳洲投資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81%的受訪者認為「在澳中經濟關係的發展中,人權應該發揮作用。」該調查還發現,力拓胡士泰被捕和最近谷歌威脅退出中國這兩個事件的影響非常大,分別使25%和30%的投資者轉變了對中國的態度。這個調查結果把澳洲的決策者嚇了一大跳,政府也開始重新認識民眾的呼聲。

澳洲擁有極其豐富的自然資源,過去中共一直想盡辦法盡可能多收購澳洲礦產業,很多澳洲人本來也只是從純粹的商業經濟角度看待中國在澳洲的投資。谷歌事件後,近40%的受訪人認為,中國公司「都受政府的影響」,會對「澳洲的國家利益」構成威脅。如今無論中資在澳洲收購任何企業,都會引起朝野、民間和媒體的激辯。更多澳洲人認識到:必須跟中共談人權問題,而這是過去澳洲商人們普遍忽視的問題。

另有42%的人認為,中國公司已經占有太多,澳洲不應該再出售資產給他們。只有19%的人相信中國「只是貿易夥伴」。如今這個態度還擴散到民間投資上。目前有很多中國人在澳洲買房子,有的給留學的孩子買,有的做房地產投資。按理說,這完全屬於中國人的個人投資,但澳洲人對此也感到不舒服,不願意中國人來澳洲投資,大部分澳洲人說「應該讓澳洲人擁有澳洲的房子。」◇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