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空軍教練機墜毀 兩飛官遺體尋獲

?"
空軍T-34C教練機二十六日失聯,二十八日確定兩名飛官殉職,遺體由直昇機運送至空軍官校,空軍司令雷玉其率官兵以軍禮相迎,軍方允諾尋求最優惠撫卹。(中央社)

一月二十六日空軍官校一架雙座螺旋槳教練機,於執行例行訓練時不幸墜機,兩名飛官遺體在二十八日尋獲。失事原因仍待釐清,但空軍允諾,將用最優惠的福利,來處理兩名飛官非現役軍人身分的撫恤問題。

文 ◎ 邵亦

華民國國防部空軍司令部一月二十六日表示,空軍官校一架編號3437的T-34C雙座螺旋槳教練機,於二十六日中午一時四十分執行例行訓練,飛行至南化水庫東北方約九千呎高空時,失去聯繫。在失聯後的第三天發現兩名飛行員的遺體。

軍方、警方出動上千人的救難隊,加上多架次直升機進行陸、空搜救,二十八日中午在那瑪夏鄉老人溪十四號橋附近發現T-34C教練機殘骸,由UH1H直升機把車輛部隊吊掛到地面,進行飛機殘骸確認與搜尋。十三時十分發現學生陳澤宇,已無生命跡象;十二時十一分,在該山區又發現被壓在飛機殘骸下方的教官饒健保遺體。空軍S-70C救護機隨後運走遺體。目前二人遺體均暫厝國軍岡山醫院殯儀廳。

國防部空軍司令部二十八日下午確定兩人殉職。

失事原因有待釐清

空軍官校已設置共同靈堂。空軍司令部表示,空軍除將以隆重的軍禮為兩位殉職人員治喪及辦理撫恤外,並將就飛機殘骸、航路、天氣及相關通聯紀錄等,實施事件肇因檢討與分析。

兩名死者家屬隨後由空軍人員陪同指認,家屬眼眶泛紅,不發一語。由於死者遺體不全,檢方當場對家屬進行採樣,將進一步進行DNA比對。

該架T-34C戰機編號為3437,二十六日下午一點零四分由空軍官校起飛,前往岡山以東空域執行例行訓練課目,一點四十分飛機光點在跑道東北方向空域消失。駕駛前座為二十五歲學生陳澤宇,飛行時數一百一十小時;後座為飛行聘雇教官饒健保,為退役空官,年四十八歲,飛行時數四千兩百三十五小時。

饒健保已婚且育有兩個女兒。學員陳澤宇放棄醫院放射師工作,報考飛官,為的是完成空軍地勤退役的父親不能翱翔天際的願望,原本預計今年三月要授階成為空軍少尉。

軍方爭取千萬元撫恤

雖然兩人都不具現役軍人身分,但陳澤宇身亡後,將照慣例以士官階級標準發放約兩百萬元的撫恤金,此外還有團體保險、慰問金等,但饒健保卻因聘顧人員身分,只有勞保的喪葬和遺屬津貼,不到百萬元。

空軍司令部政戰主任潘恭孝對此表示,軍方對此意外事故感到沉重,雖然饒健保是已退休教官,按規定沒有軍方的撫恤金。不過他強調,目前軍方已在積極尋求解決模式,希望能用最優惠的福利,來處理饒健保非現役軍人身分的撫恤問題。

運送兩名飛官遺體回空軍官校的海鷗救護隊直昇機駕駛陳文賢表示,身為飛官,擔任救援任務時,第一要務就是希望將失蹤的飛官安全帶回家,遺憾的是兩人均不幸罹難。饒健保去年自空軍官校退役後,獲官校再聘為飛行教官,陳文賢說,自己雖然沒有得到過饒健保的指導,但只要是官校的飛行教官,就是永遠的老師,沒有辦法平安將老師救回,內心充滿遺憾。

T-34C教練機無彈射裝置

這次失事的空軍官校T-34C教練機,是一九八五年由中華民國空軍向美國購買,撥交給空軍官校作訓練之用。T-34C 一九八七年、一九八八年、二零零二年均有失事墜毀紀錄,其中一九八八年在高雄阿蓮鄉墜毀時,造成五死三傷的慘劇。空官表示,T-34C喪失動力時仍可滑翔三十哩,但沒有彈射裝置,乘員遇狀況時需自行推開座艙罩,設法跳傘求生。

在T-34C失聯的第二天,空軍官校督察室主任張國華說:「失蹤教練機沒有彈射座椅,也沒有衛星定位系統(GPS),但飛行員的跳傘設備上有GPS;飛行員若跳傘逃生,設備也開啟,GPS就會運作顯示位置。」

當時因為一直沒發現訊號,空軍分析教官饒健保、學生陳澤宇可能未使用跳傘設備。找到機身殘骸時,由於現場並沒有起火燒焦痕跡,懷疑有可能是衝撞到山壁後導致機身斷裂。

三十七架同型機全面安檢

空軍司令部政戰主任潘恭孝接受中央社訪問時表示,空軍將對三十七架T-34C教練機進行全面檢查,檢查專案包括飛機操縱系統、發動機、電力系統等;約二至三天內可完成檢查。

此外,為避免飛行安全事故對學員造成心理壓力,除了對學員實施身心評量與加強心理輔導外,也將同時充實學識與術科訓練,包括加強在T-34C模擬機上訓練。

他說,目前最重要的還是盡可能安撫兩名飛行員的眷屬;另外,還要對事故現場實施調查,以釐清失事原因。◇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