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年關,年關,回鄉路辛酸

?"
二月九日,安徽合肥火車站內的景象。(AFP)

在中國,大凡說「難」的東西,都是一些特殊利益集團製造出來的,每逢中國農曆新年,鐵路製造了春運難的現象正是如此寫照。春運難,民生難,萬眾心酸,幾人笑翻。

文 ◎ 王靜雯

逢中國農曆新年,人類最大規模的遷移都反覆在這塊大陸上演。據官方預測,今年一月三十日至三月十日的四十天春運期間,中國客運量將突破二十五億人次,其中全國鐵路將發送旅客二點一億餘人次。

一月二十五日春運還未開始,廣東省東莞車站上就擠滿了一千五百多名欲北上回家的人。當從深圳西發往河南信陽的1204次列車進站後,人們拚命往車廂裡擠,都知道火車只在這停留四分鐘,若擠不上車,辛辛苦苦排了幾天隊買來的火車票就算報廢了,下次再買到票的可能性也就更小了。

一千五百人在四分鐘裡要擠上這列火車,一節車廂就兩個門,明顯不夠用,先擠進車廂的老鄉就打開車窗往上拉人。開車時間快到了,還有很多人沒擠上車,好心的工作人員就幫忙把旅客推進車窗。火車終於艱難地載著大部分滿身大汗卻如願以償的歸鄉遊子徐徐開動了……


一月十五日,東莞車站內工作人員幫助乘客爬進車窗。(網路圖片)

可沒想到的是,列車員幫乘客爬上車窗的照片在網上曝光後,東莞東站的站長、書記卻因「管理不力 」被免職。這都哪對哪啊?真是好心不得好報!恐怕這也是拍照的當地記者始料不及的。一名工作人員委屈地說:「我們只是想幫乘客上車。看到那些擠不上車、蹲在地上哭的人,我就感覺是看著自己的親人在哭,特別難受。」

人們不禁要問下達免職命令的廣鐵集團官僚,乘客買了票就有權享受鐵路的運送服務,不然你可以不賣票給他們,買了票上不去該上的車次,只是藉口人多或秩序,買票人可以控告鐵路不作為。

因為春運人多,車站採取點特殊辦法,在限定時間儘量做到服務乘客,這是愛心和盡職行為,應該嘉獎,正是張揚為民服務的宣傳好題材。

人們有理由懷疑,廣鐵官僚的是不是被胡總的「河蟹 」嚇破膽了,或者腦子真的出了狀況。如果讓全國被春運的旅客投票表決,真正罷免的可能正是這些寧肯不讓乘客正點回家過年,還要免別人職的傻官!

這件讓人哭笑不得的事,只是千百萬個心酸故事中的一個。

越是近年關 盼歸的心越濃

老張家住四川農村,回家過年是他留守老家的媳婦和女兒盼了三百多天的事。「 回家就跟打仗一樣,從排隊買票開始,樣樣事都難,但再難也得回家啊!這幾天吃的苦,比幹一個月的活都累!」

「 今年首次搞了火車票實名制,但更不好買票了!訂票電話八點開通,我從七點五十就開始持續撥電話,一直打不通,到八點三十終於打通,但裡面卻說:票全部賣光了……」小滕在網路上談到了自己的遭遇。


鐵道部為了通過高速列車多掙錢,減少其他便宜車次,連學生優惠票從武漢到北京都是兩百八十元,只比普通票便宜一元。(網路圖片)

不光農民工有苦難訴,家住武漢、在北京上大學生的小劉也發現了異樣:「 從北京回漢口,我買的是學生票,特快,八十元,回程車票只提前十天預售。初一一大早七點多我就到火車站排隊,八點開始賣票,八點半就說特快賣完了,最後我花兩百八十元買了一張D126的高速動車,只比特快快一小時,但車票貴了三倍多。最氣人的是,說學生享受半價優惠,但我的學生票只比普通票便宜了一元錢,這叫啥優惠?」


為了排隊買車票,許多百姓乾脆睡在車站大廳裡。(AFP)

十九歲的江文龍在長沙讀大學。為了省錢,他和同學一起背上行囊,徒步走了六天,回到四百公里外的老家過年。很多農民工發現,與其花六百元買兩張火車票,不如兩人合開一輛摩托車日夜兼程回家,油費才一百元,結果今年廣州有十三萬人騎摩托回家。

很多白領也想到了拚車:幾個人合夥開一輛汽車回家。越是臨近年關,人們盼歸的心越濃重。

鐵道部無意推出實名制

在國外也有類似的「 洋春運」,但百姓感受卻不同。泰國每年四月的潑水節相當於中國的「春運」。為了保證讓百姓能回家過節,泰國交通部經常將票價下調30%到50%,對貧困百姓還實行免費乘車政策。在印度,火車票早已跟飛機票一樣實行實名制,人們可以在鐵道部的訂票網上訂票,或在火車站、代銷點、旅行社訂票。中國人民那種數萬人頂風冒雪在火車站前晝夜排隊的特色景象,是外國民眾難以想像的,更別說今年蘇州市某代售處,為「 防止人插隊」而把排隊購票者關在一個長長的鐵籠子裡……

自從三十年前中國農民開始外出打工後,春運就成了百姓民生問題的第一大難事。普通民眾排隊也買不著票,而票販子(又稱「 黃牛黨」的)卻能大量倒票。為了回家,人們不得不花高價從黃牛手中買票,據悉一個票販子一個月內就能掙二十多萬人民幣。

鐵道部因此年年成為眾矢之的。近年來人們一直呼籲實行火車票實名制,然而二零零八年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回應說:「我們沒有考慮實行火車票實名制的理由有三點:首先,買不到票主要是因為運力緊張。其次,春運期間客流量大,實名制將增加很多麻煩的程式,在高峰時候不容易疏散。第三,實行售票實名制,最大目的就是為了打擊票販。但是如果票販子為了獲利,照樣有其他管道炒票。比如製造假身份證,假票據,實名制同樣起不了作用。」

政策突變實名制出籠

然而今年鐵道部突然下發通知,將在廣州鐵路集團公司和成都鐵路局部分車站試行火車票實名制,廣鐵集團公司在過年前已經實行,而湖南、重慶、四川、貴州等二十八個車站在過年後開始試點。試點的車站從旅客購票開始就需要身份證明,進站上車時還需要經過預檢、驗票驗證、安檢三道關口,很多旅客不得不提前四小時進站驗票,不少人因此而誤車。

雖然實名制火車票的有效身份證件有二十至三十種,但持二代身份證購票上車最方便。即使這樣,驗票工作量也大增。如湖南常德站原有一百零九名工作人員,為了搞實名制,他們從各地借調來八百多名工作人員。據中國經濟網報導,在鐵道部高調宣布推廣車票實名制後,已投入數億元,來做實名制購票、驗票的硬體準備,預計未來還需向公安部訂購十億元的驗票設備。

實名制沒制住黃牛

早在一月二十四日,廣州鐵路局就宣布:「二月二日之前從深圳開往武漢的車票已經售完。」然而在春運首日的一月三十日,原本可搭乘一千五百一十二名乘客的L252次列車上只有一百多名乘客,上座率不足8%,被網友諷刺為「春運首列空客」。官方解釋,是九成旅客「被請不了假」或其他不明原因而錯過了乘車,然而民間普遍相信,這是黃牛倒票的一次「失誤事故」。

不久在「火車票網」、「趕集網」、「58同城」網站上,人們發現大量火車票轉讓資訊,很多都是市面上無法買到的熱門票。《羊城晚報》記者在確認當天廣州至重慶的所有車次只有站票後,找到一位姓李的黃牛,「 很快電話裡傳出敲鍵盤的聲音,然後他說『有票』,條件是需支付一百元手續費。」 下午五時,記者依約同「黃牛」見面。他手裡有四、五張紙條,記著不同身份證號碼、手機號和九位數票號。根據報出的票號,記者果然很快取到了票,是一張K837次列車的硬座票,上面打著指定的身份證號碼。

這位「李先生」透露:「這些票都是掛在我身份證名下的,上面沒有印證件號碼,有人要時再出票,把你們的身份證號碼打上去。這就好比把羊先圈起來,你交了錢拉一隻出去,就變成你的了。」原來如此。可這麼多票怎麼能掛他一人名下呢?

鐵道部是真正的內鬼

鐵道部聲稱,黃牛囤積車票的主要方法是雇人或自己在車站售票視窗反覆排隊購買,這種「排隊論」引來線民的猛批。為什麼排在購票隊伍最前面的人被告知「沒票了」,而黃牛手裡卻有幾十上百張票呢?一個人排隊最多只能買三張票,而黃牛手裡卻有那麼多「連號票」,黃牛怎麼可能是與乘客一樣排隊的呢?

一篇流傳甚廣的網文〈囂張!火車票實名制那也難不倒我們「黃牛」〉披露說,黃牛主要是依靠內鬼(鐵道部內部涉及售票的工作人員)而存在的。據說黃牛們用十至二十台電話搶撥器把火車票的訂票電話線占住,一般民眾根本無法打進電話購票。「黃牛」先「用假身份證把票位給占了」,找到客戶後,在「內鬼」的幫助下退票再補買;或者售票系統留有「後門」,「『內鬼』可以做大莊家,先用假證件號把票都占了,通過『黃牛』找好人再退票賣票。」

這個帖子還建議說,車票中增加出票機終端號、出票人員工號、出票日期和時間,就可消除黃牛黨。在二維碼上增加售票員姓名和工號,並開通網路舉報,只要發現黃牛票,掃描一查就能知道這個內鬼售票員的姓名,這個軟體一個普通工程師就能做,關鍵是看主管部門是否願意這麼做,還有是否能真正實施舉報和監督審查。言外之意,黃牛盛行的背後是鐵道部貪污腐敗的「黑牛們」在暗中指使。

人均鐵路不及一根香煙

早在二零零三年春運期間,重慶火車站曾率先試行實名制:在車票背面填寫旅客姓名,再由車站派出所蓋章,旅客持有效證件方可登車。面對每天兩萬人次的旅客流量,登記難、檢查難,令「實名制」僅實施六天就夭折了。七年後的再度試行,面臨的是同樣的困難。有人說,實名制可在一定程度上實現公平,但並不能解決春運難的根本問題。鐵道部花上億元試點,彷彿就是為了證明實名制行不通。

目前中國鐵路營業里程達到八點六萬公里,居世界第二,其中高速鐵路客運專線兩千三百一十九公里,高速總里程已居世界第一。但另一方面,中國人均擁有鐵路僅五釐米左右,長度不足一根香煙。一個人在五釐米長的鐵路上坐不下、站不住的尷尬景象,也許就是中國鐵路的真實現狀。

令人不解的是,改革開放三十年,中國只修了不到三萬公里的鐵路,年增長不到2%,與GDP快速增長形成巨大反差,可謂蝸牛速度。在火車提速的種種口號背後,今年鐵道部開通了很多高速動車,但同時也停運了很多綠皮車、特快車和直達車。大陸媒體報導說,停運一些特快和直達列車,「是為了迫使大家坐D字打頭的高速動車,一輛普快可以運一千五百人,而一輛動車僅能運九百人,但一般民眾誰願意為了早到幾個小時就花兩倍的錢坐動車呢?」


面對數百萬無錢乘坐高速列車的農民工們,如此豪華的列車對他們來說,等於不存在。圖為上海火車站內的一高速動車。(AFP)

大陸青年法律學者、公益訴訟名人郝勁松表示,他曾坐過杭州到北京的動車,所在車廂僅三人,八百二十元的票價讓很多人望而卻步。目前他正在調查收集資料,不久將對鐵道部的這種做法進行控訴,因為鐵路和火車是屬於人民的,鐵道部不該隨意停運火車,至少應該在停運前進行聽證會。

應免費送農民工回家

面對春運難的問題,人們提出了很多建議,如延長中秋節假日,分流一部分過年回家的人流;增加農民工在城市安家就業的機會,讓他們融入城市而不再是候鳥;提高長途公路的運輸能力;讓更多人坐飛機回家等。

崔志剛是中央電視台法制線上主持人,他在博客中呼籲政府能免費讓農民工兄弟回家過年。他建議啟用綠皮車甚至罐裝車,只需配備飲用水、廁所,餐車都可以從略;不用追求夕發朝至之類的高速動車。與其讓農民工在火車站內排三天隊搶票,不如讓他們坐三天火車慢慢向老家逼近;春運火車一進入臘月就可開行,不必像現在這樣等到某一天,這樣農民工就與學生和上班族錯開了。


二月六日,北京火車站內等候上車的旅客。據悉今年春運有二點一億人次乘坐火車回家。(AFP)

據報導,去年廣州火車站為維持秩序,耗費了大量的警力、物力、財力。與其讓數百萬農民工們被迫聚集在城市車站廣場上,成為社會問題的定時炸彈,為什麼不把這些花費用在開行免費列車的補貼上呢?國家能不能不掙農民工這百十塊的車票錢呢?每年政府用於貧困人口的過年補貼近百億元,為啟動內需的投資更是數萬億,完全有財力讓農民工免費回家過年,為什麼沒做呢?

有人評論說,在中國,大凡說「難」的東西,都是一些特殊利益集團製造出來的,如鐵路製造了春運難,醫院製造了看病難,學校製造了上學難,公路製造了行路難(到處是收費站)……這些特殊利益集團的共同特點就是以權謀私,類似於資本主義早期的分肥制,每個集團都把住自己那一畝三分地撈好處,哪管什麼民生呢!

真是春運難,民生難,萬眾心酸,幾人笑翻。◇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