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美國對塔利班的新策略

?"
持續了八年多的戰爭,美國與北約軍隊,付出了天文數字的軍費開支和傷亡驚人的代價。(Getty Images)

美國和阿富汗之間的戰爭已持續了八年,至今美國與北約軍隊付出了難以估計的人力、物力代價。在一連串的軍事攻擊和權力謀略後,最終結果如何,美國人能否成功,未來五年將有答案。

文 ◎ 張海山

零零一年舉世震驚的九一一事件發生後,美國即對阿富汗開戰,其原因不僅是要打擊「基地」組織,同時也是為了推翻以嚴酷統治而臭名昭著的塔利班極端政權。之後塔利班雖喪失了政權,卻未能被徹底剿滅。持續了八年多的戰爭,美國與北約軍隊,付出了天文數字的軍費開支和傷亡驚人的代價。阿富汗成了燙手的山芋。

為擺脫在阿富汗的困境,奧巴馬總統主政後,提出了明確的撤軍時間表,但卻要增兵三點五萬達到這一目標。外界認為,美國增兵阿富汗的戰略目標主要是為談判設置條件,促使塔利班接受妥協方案。

美國意識到單靠軍事手段難以解決阿富汗問題,開始重視外交手段,新策略逐步浮現:希望通過軍事打擊和政治拉攏,促使塔利班放下武器,融入阿富汗社會,而認識到自身不足的塔利班有可能妥協。

「共同行動」是最後的清剿?

二月十三日,北約駐阿富汗國際安全援助部隊在阿富汗赫爾曼德省開始對塔利班發動大規模清剿行動。這是二零零一年塔利班政權被推翻之後最大的一次行動,目的是為了扭轉北約在阿富汗的被動局面。奧巴馬的戰略是,今年增兵三萬五千人,給塔利班武裝以致命打擊。之後美國將於明年七月份起逐步從阿富汗撤回軍隊。


美軍二月十三的開始對塔利班發動大規模清剿行動,其行動方針是攻
陷、占領、建設。首先要保障占領區的安全,建立能夠運轉的管理機
構。(AFP)

北約部隊和阿富汗一萬五千名軍警挺進塔利班重要據點──赫爾曼德省的馬爾賈城和納達里,打響被命名為「共同行動」的戰役。美軍和英軍占多數,但也是阿富汗軍警參戰人數最多的一次。此戰由阿富汗軍警指揮,戰前先向當地平民發出戰爭警報。但由於塔利班在馬爾賈附近布滿了地雷,北約士兵只能以緩慢速度推進。

此次軍事攻勢應該成為阿富汗國內局勢的一個轉捩點。在主戰場馬爾賈城和納達里地區生活的居民總數約為十二萬,其中數量最多的普什圖族,也是阿富汗人口最多的民族,而且是塔利班的重要補充兵源。普什圖人主要生活在臨近巴基斯坦的阿富汗南部和東部地區,迄今他們在阿富汗重建中受益最少。不少普什圖人對卡爾紮伊政府表示失望,認為這是個無能和貪污腐敗的政府。普什圖人在宗教方面十分虔誠,許多人拒絕接受西方的生活模式,堅持維護自己的民族傳統和價值觀。


孩子們還不知道戰爭的殘酷,在北約軍隊的指揮下,阿富汗的孩子前
往安全的地方避難。(AFP)

總統安全問題顧問鐘斯將軍強調說,此次行動與以往有所不同:「以前我們攻陷了一個地區後,不久便又撤出。但這次我們的方針是:攻陷、占領、建設。我們要保障占領區的安全,要在那裡建立能夠運轉的管理機構。總的來說這些事情要以阿富汗人為主,因為阿富汗人要在未來主政這些省分。」

駐阿南部的英軍指揮官卡特(Nick Carter)表示:「我們竭盡全力避免出現平民傷亡的情況。因此使用重型武器時我們會非常謹慎。如果有平民死亡,對我們將是極其不利的。但我們也確信,馬爾賈城人願意我們繼續行動,清理這一地區。我們也和當地的部族長老請教過,我們的印象是,他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

北約指責塔利班故意躲藏在平民之中。特別是馬爾賈城,到處都埋藏著地雷或爆炸物。塔利班的小支隊伍經常打伏擊。儘管如此,阿富汗國防部長阿卜杜勒.拉希姆.瓦爾達克(Abdul Rahim Wardak)深信,「共同行動」將在平民和塔利班之間打進一個楔子。

美向塔利班揮舞橄欖枝?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北約駐阿最高指揮官斯坦利.麥克里斯特爾認為,增兵將帶來與塔利班達成和平協定的可能性。「作為一名軍人,我個人的感受是,仗已經打得夠多的了。」麥克里斯特爾接受該報採訪時承認,人們正日漸懷疑這場戰爭,但由於美國增派三萬名士兵的到來,他有把握在今年取得「非常明顯的積極進展」。


英國人在阿富汗的戰爭以失敗告終,上世紀八十年代蘇聯進軍阿富汗
也以失敗告終,美國人能否成功,未來五年將有答案。(AFP)

美國國防部長蓋茨近來在伊斯蘭堡也把塔利班形容為阿富汗「政治經緯」的一部分。

麥克里斯特爾上將計畫利用援兵,建立一個從塔利班在阿富汗南部的心臟地帶延伸至喀布爾的弧形安全區域,目的是充分削弱叛亂分子的勢力,使他們的頭目願意與阿富汗政府達成某種形式的和解。當被問及是否願意見到塔利班領導人在未來阿富汗政府中任職時,他表示:「我認為任何阿富汗人都能發揮作用,只要他們著眼未來,而不是過去。」外界分析,麥克里斯特爾的立場尤其意義重大,因為他的意見在奧巴馬對阿政策中發揮著重要影響,也透露出美國軍方正越來越寄望於通過權力分享結束戰爭。

對於政治解決方案,美軍中央司令部司令彼得雷烏斯在《泰晤士報》(The Times)上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警告,在政治解決方案達成以前,需要有強力軍事打擊讓塔利班放棄取得勝利的想法。同時,國防部長蓋茨也明確指出,除非在戰場遭到重創,否則,塔利班領導層不會談判、妥協。彼得雷烏斯認為,目前美軍同塔利班的接觸範圍限定在願意放下武器和接受阿富汗憲法的武裝分子,最終,美軍將會同阿富汗甚至巴基斯坦的塔利班領導層直接對話。

最近幾周,美國和阿富汗政府正在邀請願意和解的塔利班人員與政府接觸。阿富汗卡爾紮伊政府對外謹慎表態,願與塔利班溫和派領導層接觸,在喀布爾的美國官員則公開呼籲對話,要求阿富汗政府把一批塔利班高級領導人從聯合國恐怖分子監視名單裡拿掉,讓他們可以前往海外旅行。聯合國解凍了五名塔利班官員的資產和外出簽證限制,土耳其還提議進行區域和平談判,邀請塔利班和阿富汗的鄰國參與。

這一波分化政策,會有多少人回應還不明瞭。另一方面,塔利班領導人奧馬爾最近稱,塔利班不會威脅世界任何其他國家(暗指不會庇護「基地」組織),他和他的夥伴堅持,除非西方軍隊撤出阿富汗,否則就不談判,還認為塔利班擁有優勢,美國正在尋求退出策略。美方則認為,只要塔利班還相信能在戰場上取勝,就不會對妥協有興趣。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塔利班可能已經準備接受妥協,因為他們認識到了自身的侷限:他們能讓卡爾紮伊政府失去大部分領土,美軍也能讓他們失去對這些領土的控制。另外,塔利班在巴基斯坦地區的藏身之處也同樣是他們的弱點,巴基斯坦軍方的政治壓力可能使他們就範。當地人士也認為美國和他的盟友不會願意接受一場無休止戰爭帶來的不斷攀升的人員損失和財政負擔。

就算雙方都有意願,展開對話也會非常麻煩。《金融時報》的文章稱,美軍和其盟友會擔心中間人不夠可靠,而塔利班則擔心領導人行蹤暴露,遭遇「斬首」,因此從低層對話開始,是比較現實的想法。而且,如何選擇對話物件,雙方基本立場相差較遠,塔利班人員會不會在拿到好處後又重新返回戰場,都是需要認真考慮的問題。

塔利班的由來

回溯到上世紀八十年代,蘇聯入侵阿富汗以後,億萬來自美國和沙特的資金通過巴基斯坦流入阿富汗反抗者手中。當時的巴基斯坦領導人齊亞哈克將軍,將其中大部分錢給了宗教信仰上最極端的阿富汗遊擊隊領導人。一九八九年蘇聯撤離阿富汗後,巴基斯坦軍方和情報部門繼續支持伊斯蘭極端分子。一個明顯的例子就是,他們暗中支持穆斯林占多數的印屬喀什米爾地區的地方起義。隨著巴基斯坦的捲入,頻繁往來於巴基斯坦和喀什米爾之間的伊斯蘭極端分子和外國鬥士,逐漸在該地區的鬥爭中占了主導。

一九九四年蘇聯撤退後阿富汗陷入內戰,這給了當時的巴基斯坦總理貝.布托警示。她的政府決定介入,給以宗教狂熱著稱的前抗擊蘇聯鬥士們支持,他們稱這些人為「學生」,即塔利班。

在巴基斯坦的支持和美國睜隻眼閉隻眼的姑息縱容下,塔利班一九九六年控制了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我們創造了塔利班。」當時的內政部長納斯魯拉巴巴爾在他的家鄉白沙瓦接受採訪時說,「貝.布托曾有一個設想:通過幫助阿富汗實現和平,巴基斯坦可以將自己的影響力擴展到石油資源豐富的中亞地區。」但這個設想終究沒能實現。即使有巴基斯坦政府的幫助,塔利班也沒能完全控制阿富汗。而他們創建的訓練營,在巴基斯坦情報部門的幫助下,卻成了全世界伊斯蘭極端分子的燈塔。

塔利班頭目被捕

在塔利班危機中,巴基斯坦扮演著十分隱晦的角色,外界形容其一邊暗中幫助塔利班和其他激進分子,同時也拿了美國人的錢。

近日,巴基斯坦和美國情報部門聯合展開了一次搜捕行動,在此次行動中,由奧馬爾領導的塔利班組織第二號人物阿布杜爾.賈尼.巴拉達爾在巴基斯坦南部城市卡拉奇被逮捕。此前,巴基斯坦情報機構顯然已抓獲了昆都士的塔利班首領阿卜杜爾.薩拉姆。

華盛頓已有人認為,美國與巴基斯坦間的關係正在發生轉變。由於塔利班與巴基斯坦的歷史淵源,華盛頓政府深知,只要巴基斯坦不停止在邊境兩側對塔利班提供支援,國際駐阿安全援助部隊就不可能在阿富汗的戰爭中取勝。美國總統奧巴馬甫一上台,便任命資深外交官理查.霍爾布魯克擔任阿富汗與巴基斯坦事務特使。

美國人向巴基斯坦施壓的手段之一是:為巴基斯坦提供一百億美元的巨額發展援助。另外,美軍也在巴基斯坦展開軍事行動:派遣無人駕駛機對巴基斯坦可疑地點實行轟炸,一再有塔利班領導成員在轟炸中死亡。近來塔利班頭目薩拉姆和巴拉達爾被捕事件似乎證實,巴基斯坦三軍情報局正與美國中情局展開合作。

顯然伊朗危機已成為主要問題。美國和巴基斯坦關係將是主要因素。兩百年前,英國一名戰略專家曾經說,誰控制了阿富汗,誰就控制了中亞,誰控制了中亞,誰就控制了世界島(指歐亞大陸,即俗稱的舊世界與新世界的美洲比較)。

但英國人在阿富汗的戰爭以失敗告終,上世紀八十年代蘇聯進軍阿富汗也以失敗告終,美國人能否成功,未來五年將有答案。◇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