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寒風中送春福 神韻打動紐約主流社會

?"
神韻巡迴藝術團在中國新年期間在紐約市舉行七場演出,吸引紐約各界名流前來飽覽神韻風采。(攝影/戴兵)

「看神韻晚會彷彿在人間蓬萊仙境,置身於古代神話中一樣,感到自己被昇華了。」——中國留學生沈女士

文 ◎ 唐浩

月的紐約街頭,寒風蕭瑟、銀雪紛飛。

但在第六大道上的無線電城音樂廳(Radio City Music Hall)裡,一個世界頂級表演團體卻將令人振奮的春意與福分捎來紐約、灑落在現場數千位觀眾身上——那就是神韻藝術團。

「不要錯過神韻的每一場演出!」世界頂級小提琴家、曾任教於英國皇家音樂學院(Royal College of Music)的舒姆斯基(Eric Shumsky),對神韻巡迴藝術團讚賞不已。他高興地說:「我要向朋友大力推薦神韻。」

神韻巡迴藝術團在中國新年期間(二月十三日至二月二十一日的兩個周末)在紐約市舉行七場演出,吸引紐約各界名流前來飽覽神韻風采。

「中西樂器結合 樂團指揮太出色了!」


世界知名音樂指揮家杜爾金。(攝影/李成思)

世界知名音樂指揮家杜爾金(David Dworkin)表示:「我覺得交響樂是卓越的,音樂非常緊湊,非常有節奏,弦樂的音色和音質都很美妙。我尤其喜歡的是中國樂器和西方樂器的結合。我喜歡中國樂器的聲音和舞蹈配合得恰到好處,而且是如此的精準。」

出身國際著名的朱麗亞(Julliard)音樂學院和哥倫比亞大學的杜爾金說:「作為專業的指揮家,我知道要指揮這樣的演出有多難。神韻樂團的指揮太出色了。」「我喜愛神韻音樂背後傳達的信息,他是從一個精神的層面展示。我們知道他傳遞的信息,我們心靈深處都可以感應得到,那就是音樂的力量。」

杜爾金曾擔任列奧波爾德.斯托科夫斯基指揮的美國交響樂團首席單簧管。曾在大都會歌劇院演奏多年,與多名世界級指揮家合作過。曾在世界巡演,後轉向音樂指揮。他指揮哈德森愛樂樂團十五年,成功地將樂團由業餘帶成專業級並在卡內基音樂廳演出。

「色彩帶有神性,我喜歡這樣的視覺效果!」


擁有一百五十多年歷史的美國鋼琴製造商
施坦威公司總裁、鋼琴家羅斯彼。(攝影/文忠)

擁有一百五十多年歷史的美國鋼琴製造商施坦威(Steinway & Sons,又譯「史坦威」)公司總裁、鋼琴家羅斯彼(Ron Losby)表示:「我今天看到聽到的一切都達到了極點。」「無論是音符和使用的樂器都不同,但卻有一種安慰人的效應,音樂背後充滿了故事,非常有創造性。」

知名藝術世家史登(Stern)藝術家族的繼承人施特恩(Pamela Stern)表示:「作為藝術家,我覺得神韻特別令人向上並給人靈感,動作靈活,色彩帶有神性,我喜歡這樣的視覺效果,舞蹈、服裝、色彩有機結合。而且有強大的精神力量。神韻的色彩組合是天國、天堂才有的,實在是太壯觀了。我有時用到織物和色彩的搭配,神韻對我的藝術非常有啟示。」


知名藝術世家史登藝術家族的繼承人施特恩。(攝影/戴兵)

施特恩出生於藝術世家,其父Lionel Stern的作品起於美國大蕭條時期的聯邦藝術計畫,涵蓋了二十世紀現代藝術,部分作品被私人收藏,或在通用公司、嬌生、摩根大通銀行等企業總部收藏。她本人的設計室有二十四年的成功服裝設計經驗,作品被奧斯卡.德拉倫塔、香奈兒、安.泰勒等名牌設計採用。

著名華人美術家顧樂夫表示:「神韻色彩的奇特之處是豔而不俗,明亮而絢麗,動感天幕給人非常強的空間感。」

「感受到來自於演員生命的歡樂和慈悲。」

國際房地產巨頭公司住宅銷售主管蘇珊表示:「我覺得神韻是來自高層空間的。她是完美的,是最好的。」「除了演員的美麗之外,還有他們形體和服裝的美麗。你可以感受到那歡樂和慈悲,那來自於他們生命,他們如此幸運,可以得到他們的天分。」

阿瑪(Esther Armah)是一位跨越西方主流影視、廣播、報紙媒體的主持人兼撰稿人,她在英國廣播電視公司(BBC)的報導作品多次獲得國際獎項,目前主持紐約WBAI電台兩個評論節目。她說,非常喜歡所看到的一切,神韻演出一切都極為完美,內涵深邃。整個演出她感到自己像是被帶到另一個星球,領略了一種完全不同,但神奇、完美的文化。

兩年前從北京來紐約一所大學讀研究所的沈女士表示:「看第一個節目我就哭了,因為我找到了那種很純真、很傳統的東西。雖然到了海外,我們畢竟是中國人,骨子裡都是中國傳統的東西,任何情況下我們都不會忘本。」「神韻的節目給人很純的感覺,是一種很原始的感覺,讓人從內心感動。」

「中國文化歷史悠久,是非常有底韻的,」她說,「而神韻的舞蹈正跳出了這種中國古典舞的韻味兒。當然要做到這一點,演員首先要有紮實的基本功,還要又靈活又具有靈性,同時還要包含精神層次上的東西,那是中國文化特別的內涵,而西方文化沒有這些,比較淺白和表面化。」

她說:「看神韻晚會彷彿在人間蓬萊仙境,置身於古代神話中一樣,感到自己被昇華了。」

「她們是發自內心地詮釋心中的美好。」

常去大陸的顧樂夫說:「現在大陸的文藝演出大多都低俗得很,我去那裡根本都不要看那些。」他說神韻的高雅之處在於「節目賦予內涵,能提升道德,還保留了許多傳統。」

著名西藏作曲家、西藏經典名歌《青海湖》的作曲家瑪交巴塔讚嘆神韻在喚醒人們的良知,也喚起了他創作的激情和對那片土地的深情。他說:「神韻的音樂、舞蹈的編排和配器等都非常好,東西方樂器表達劇情表現得相當成功。」

他說:「藝術有關於良心,良心不好了,什麼都也就不行了,社會上不好的現象就多了,藝術形式也就不行了。說白了,我認為晚會就是在喚醒人們的良知。」

大紐約海外台灣人筆會會長、神學家林興隆博士表示,除了看到神韻舞蹈演員們高超的世界一流的身法、舞蹈技法外,還感到「他們和她們不是在表演,而是發自內心地在表達,熱誠、歡悅地用全身心詮釋他們心中的美好。」

林興隆說,人在現實社會感受到的是冷漠、消沉、挑剔,甚至奸詐,而在神韻晚會中,這一切在純正、純真和純淨的美好中都被拋得煙消雲散,那些熱誠和歡悅,給人鼓舞,給人正的、向上回升的力量,神韻舞蹈演員們超然而又熱誠,忘我而又投入:「所有的舞蹈和他們的神情與神采都是這樣,所以那麼感動人、感染人。」◇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