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美國和中國的真假帝國主義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商學院教授

     一對從大陸來的美籍華人朋友夫婦,雖身在美國,但習慣於從中文媒體獲取訊息,讀中文報紙,看中文電視。那天跟他們建議說,那些媒體多是新華社的延伸,人都來美國了,幹嘛還自願接受黨的宣傳呢?外面世界很精采,國寨內的人翻牆找真相都來不及呢。他們聽了不置可否,多少不以為然。看著中央四台,常聽他們抱怨說,美國佬欺負中國,太霸道了,對美國霸權主義頗有微詞。


虎年審視新老帝國主義,該有幾分新意。圖為紐約哈德遜河上「挪威黎明號」郵輪和背後的帝國大廈及曼哈頓樓群。(Getty Images)

過了許久,忽然有一天朋友太太說,其實她就喜歡美國霸道,越霸道越好;美國越霸道,美元越堅挺,她在上海灘逛街時會感到越舒服、越神氣活現。如此看來,中國新聞署和中宣部的努力是白費了,補貼那麼多,幾乎免費給華人昂貴寄報,到頭來還是抵不過美元硬通貨的誘惑,「美帝國主義」還成了宣傳對象自豪的源頭。

昨天和今天的帝國主義


新老帝國主義的話題,在中國論壇社區非常紅火。帝國主義(Imperialism)指一種政治上的主張或實踐,主要通過奪取領土或建立經濟、政治霸權而凌駕於其他國家之上。它顯然是貶意的,並可能衍生出殖民主義、軍國主義、霸權主義和法西斯主義。在現代社會,帝國主義一詞似乎總是由東方共產社會使用,來描述西方自由社會的帶頭國家。

列寧曾從經濟角度探討帝國主義。學過馬列理論的人大概記得,列寧認為帝國主義多在資本主義國家實施,只有資本主義國家才有基礎實行帝國主義;帝國主義是「壟斷的、寄生的、腐朽的、垂死的」資本主義,是資本主義發展的「最高和最後階段」。列寧不是經濟學家,最多算政治經濟學家,其理論的目的,是為暴力革命做輿論準備。

真的和假的帝國主義

從列寧的經濟角度看,帝國主義的根本特徵和實質,是由壟斷代替自由競爭,是卡特爾、辛迪加和托拉斯的盛行,是生產的高度集中,是資本輸出所具有的特別意義。毛澤東為對抗蘇聯「發展」了列寧理論,認為「修正主義國家」或「社會帝國主義國家」也可以實施帝國主義。「帝國主義」的壞標籤,可以直接往不喜歡的對象身上貼,也可貼到共產國家自己身上。

今天中國國家壟斷的高度發展,壟斷代替自由競爭的程度,國企生產的高度集中,占人口4 %的共產黨高官、高幹子弟和特權集團形成的新卡特爾、辛迪加和托拉斯,以及中國的裙帶資本主義,都已經具足帝國主義的經濟特徵。尤其是,中共獨裁下衍生出的軍國主義和法西斯主義的傾向,更驗證了這一點。難怪印度人就直接宣稱中國是帝國主義國家。

金融大鱷索羅斯也說,中國太習慣於認為自己是帝國主義的受害者,而看不到自己正在開始進入帝國主義的位置,這也是為什麼「中國與非洲國家和自己的少數民族打交道有這麼多的麻煩和困難。」

新帝國主義(New Imperialism)於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初出現,它與舊帝國主義的區別,在於舊帝國主義注重經濟掠奪,而新帝國主義更有領土野心和政治目的。

如果是這樣,中國學者提出的美國「新帝國主義」的概念,實在沒有道理。美國沒有帝王和皇權,雖然在世界上一百九十五個主權獨立的國家中,美國於一百三十五國境內有七百個軍事基地,但這些帝國主義的標誌與領土糾紛無關,多是維和的考慮。從中國對周邊鄰國如越南、印度、俄羅斯和日本的領土訴求和政治目的看,中國才是「新帝國主義」國家,或者「新新帝國主義」。

好的和壞的帝國主義

對美利堅帝國(American Empire)或美帝國主義(American Imperialism),以及美國在全球的影響力及擴張,美國人自己倒是沒有特別在意。美國佬也不在乎帝國主義的大帽子,愛叫什麼叫什麼;「帝國大廈」、「帝國反擊」的說法,層出不窮。但美國民眾非常在意的,是在「帝國」之內,不能出現凌駕於民眾之上的獨裁者,那才是最關鍵的。

哈佛英籍歷史教授奈爾‧福格森(Niall Ferguson)論證說,美國確實是一個帝國,但「美帝」是件好事。福格森比較英國與美國在二十世紀末及二十一世紀初的角色,認為美國的政治與社會結構更接近於羅馬帝國,而不是大英帝國。福格森認為,羅馬帝國和大英帝國皆有其正負兩面,但美利堅帝國若能以史為鑑,其正面意義將大大超過其負面影響。

保守主義評論家保羅‧約翰遜(Paul Johnson)也認為,美國就一直是個帝國,但美利堅新帝國為自由而來,是個好帝國。

有趣的是,高喊打倒美帝的,是伊朗、北韓和古巴人,再加上替中共政府羞羞答答喊出這個口號的中國憤青。而實際上,美軍正在其土地上駐紮的國家,如德國和日本,反倒恰恰是「熱愛」美帝國主義的。

新帝國主義的高明之處

持「新帝國主義借屍還魂」的說法、說它「讓中國人壓搾中國」的人們沒有意識到,是中國人自己在壓搾中國人;或者更準確的說,是一小部份中國人在壓搾大部份中國人。這個「小部份」中國人,就是掌控了政治、經濟、軍事以及輿論話語權的中共精英階層。

認為新帝國主義在資源、勞動力和市場三個層面瓜分世界的人,也不得不承認新帝國主義是採用高效、廉價的辦法來實現其目的的,靠的是其一體化的技術開發能力,集成化的供應鏈管理,和金融的資源。

但這一切,恰恰都是自由競爭下優秀企業應該具有的能力,這也是中國企業需要向西方學習的地方。不能向競爭對手學習、進而超越對手,而一味的抱怨別人太優秀,是嫉妒者和怨婦的做法。日本人和韓國人也曾在技術開發、供應鏈管理和金融上落後於西方,但他們趕上來了。日本人和韓國人可以做到,中國人也應該能做到。

中國的問題是,技術研發能力落後而仿冒先進,供應鏈管理落後而壟斷分割盛行,金融資源豐厚但只投入房地產投機,這都是誰之罪?是誰遏制了國人生產力、創造力的發揮;誰允許少部份人有凌駕於大部份人之上的權力呢?誤在其中的中港台學者,該把《帝國主義是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放下,多讀讀《九評》,才會找到真正的答案。◇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