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審判已開始 人種退化進程啟動

?"
山西,有世界新生兒缺陷「珠穆朗瑪峰」之稱,山西呂梁則是這高峰之頂。呂梁中陽縣出生缺陷率高達8%。陜西省人口計劃生育委員會主任安煥曉承認:出生缺陷與環境污染有關。圖片上是一雙畸形的腿腳,後面是先天殘疾的孩子們。善良的農婦認養了他們。(盧廣攝於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五日)

生態持續惡化,啟動了人種退化進程。中國出生缺陷監測中心統計,平均每三十秒鐘一個缺陷兒誕生,約十分之一的家庭受到影響。

態惡化的方式與政治惡化方式不同。它不需要洗腦。它是高爾(註35)的那只裝了青蛙的容器。

溫水煮蛙,消失的臨界點

青蛙最初進去時水溫適度,它逍遙自在。慢慢加熱水溫,它則可以漸漸適應熱度。悄然增加的熱量,不會引起它的反抗,它可以逐漸調動全身機能,提高抗熱力。關鍵是,有臨界症狀,無臨界點。直到青蛙不能忍受,科學家無法判斷哪個熱度、哪個時刻標誌青蛙崩潰。就是面臨崩潰,青蛙也不會造反,因為封鎖消息,青蛙將人為災難認作天命自然。感覺不適,它可以吃藥、打針。

三十年來,青蛙已經習慣打針吃藥,擴大為稍有不適就打針吃藥,據說是為了預防不適!而且每吃到極限就換一種,據說是為了更好地預防。結果病菌被培養成抗藥菌,比青蛙們更健康。青蛙們即將面臨回到抗生素發明之前的黑暗時代。

最後大量青蛙患上癌症,如果發現及時,手術之後能夠茍延殘喘三五年。宣傳部經常大放厥詞,說中國空氣良好,改革開放成績顯著,某城市可以全部使用管道引進外流水源了。青蛙們生活質量因此大幅「提高」,沒人想到居民用水要不惜成本,依賴遠水引進工程,這意味著城市水災難已被接納為不可更改的現實。

若在他鄉,這樣的市政府是要下台謝罪的,可是中國這樣的市政府是人民的福星。偶有青蛙想跳出來逃走,它已經沒有體力了。甚至就近換個地方也無處可遁,高爾的容器內普遍污染,處處恆溫。

無法呼吸,無處可逃

有一位老人當年患支氣管炎、肺心病,只好從居住地太原搬到北京。按那時國際公布的污染排名,等於從世界第一大空氣污染城市逃到世界第二大空氣污染城市。一年之後,她病情不能好轉,繼續逃亡,逃到河北自己故鄉附近的遵化。

兩、三年過去,遵化晴好的天空被工廠徹底污染。街上走一圈,黑粉塵紛然如變態發怒的毛毛細雨。遵化附近的地面則時而塌陷。人們為了發財,在那地下瘋狂開採煤礦。間或有傳聞:「俺們村口那顆老榆樹突然不見咧!跌到地底下去咧!」遵化周圍,阡陌縱橫的地面都是窟窿。說不準哪一時、哪一塊就塌陷下去。五年之後,遵化成為外地人無法呼吸的地方,老人無處可逃,只能到天上去了。

那是二零零六年,人們房子比以前住得大了,手裡銀子比從前多了,有條件的把陽台甚至院子都用玻璃封死。躲進家門就可萬事大吉嗎?化學、物理、生物、放射性物質四大類的五十餘種,全部通過裝修材料進入家庭,「其中,甲醛、苯和有機性揮發物超標二十至三十倍,最高竟達到了四十倍。」(註36)

中國大興土木二、三十年了,這項北京市的調查結論,可為全國縮影。遵化條件簡陋的醫院門診部、住院部到處人滿為患。年輕的學生們擠著湧進它最好的高中,為的是長大儘快離開這個地方。躲到外地就能逃脫厄運嗎?只有遵化醫院的醫生知道,那位老人是從外地逃到遵化的。遵化是改革開放的縮影。「恆溫」在這裡是一個空間概念。污染的不僅是生態環境。

青蛙沒有機會意識到它的地獄是一撚之火含光默默,一許熱量溫溫不絕,綿綿若存一點一滴演化而成的。沒有臨界點。臨界點已在不知不覺中越過。

我們頭頂蔚藍的天空、遠近清澈的河流、舍外清新的空氣、屋簷下往返的麻雀、草地上的螞蚱、夏天地面的螞蟻,都是漸漸慢慢消失以至於銷聲匿跡。我們只能長久地努力適應不斷惡化的環境,我們臨危不懼,無聲無臭地死去。

審判已經開始。

每三十秒降生一個缺陷兒

另一個顯著跡象,是人種退化進程啟動。據中國出生缺陷監測中心的統計:二零零一年,全國出生缺陷發生率是104.9/萬,二零零二年是111.2/萬,二零零三年是129.8/萬、二零零四年是128.4/萬,二零零五年139/萬,二零零六年145.5/萬。平均每三十秒鐘一個缺陷兒誕生,約十分之一的家庭受到影響。


中國平均每三十秒鐘誕生一個缺陷兒。(Getty Images)

每年八十萬到一百二十萬先天缺陷兒降生,其中三到四成降生即死,四成終生殘疾。(註37)剩下的二、三成醫治好之後,有幸不被父母拋棄的,將和其他亞健康兒童一起,每年被污水導致的腹瀉揀選,其中三萬不治而殤。(註38)

 

山西大量出生的殘疾嬰兒被父母拋棄。呂梁中陽縣農婦劉鳳珍不願棄嬰。但是她十年之間懷孕八次,每次檢查都是畸形兒,每次都無一例外終止妊娠。第八次懷胎終於出生,結果仍然先天殘疾:神經管畸形。圖為民間慈善育嬰院收留的殘疾棄嬰。(盧廣攝於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四日)   雲南,宣威是個癌症村。受污染之害,每年二十多人死於癌症。這個孩子叫徐麗,她先天不殘疾,卻後天命運乖蹇,是癌症患者,骨癌。她才十一歲。仔細看看這孩子的眼神吧!(盧廣攝於二零零七年五月八日)

 

 
山西,臨汾市污染中國第一,也是世界第一。由於只能飲用污染的地下水,康村五十多位村民患上癌症和腦血栓。這是六十四歲的王寶生。二零零三年發病後失去勞動能力。全身多處潰爛,既不能活動,也無法臥床。終日如此,度日如年。(盧廣攝於二零零五年七月十日)   河南,位於洪河傍的西平縣張於莊。這位老人有個好的名字,叫高萬順。老伴因水污染導致患癌症,撒手人寰,剩下他和這個一貧如洗的家。他仍然叫著這個名字。這代表一個「解放後」從未實現的夢。(盧廣攝於二零零九年四月三日)

我們多年來擔心中國人口過剩,不知道在每年數百萬平均非正常死亡率和每年一百萬左右的缺陷出生率的前提下,在這兩個平均率逐年攀升的情況下,我們是否可以消除人口過剩的負擔,改為人種退化的憂慮?

「中國製」——國際劣質商標

中國的「泰坦尼克」上凱歌高奏,一口氣揚眉吐了六十年,盛讚舵手們的不賞之功。冥路在前,斷道在後,蒼茫沉陸中,即便唯物拜金,小數點之後不過半的人預支了國族未來的大部家當,掌控了全國七成財富,芸芸眾生何幸之有?誰的盛世太平?誰的改革開放?誰的「大國崛起」?城裡人是多麼容易被謊言所欺騙,被假象所蒙蔽,被軀殼上的高級服飾、餐廳的動物蛋白、家裡的高檔裝修以及城裡無處馳騁也無處停泊的小汽車所利用啊!而泱泱大國,村裡村外數億災民自生自滅,竟絲毫不能影響中國虛假歷史的輝煌進程!

此文遲到太久了。二零零七年七月,針對中國的嚴重污染,國際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OECD)環境部董事長羅仁森(Lorents Lorentsen)就曾經指出,國際間對中國商品抱有戒心。他說:「如果你擁有一個污染國家的名聲,那麼你就有了一個劣質的國際商標。一個擁有污染名聲的國家,非常難以出售醫藥品、銷售食品和飼料。」(註39)污染名聲成為「劣質國際商標」,這詞看了雖然怵心,也不大以為然。

不料截稿前信箱裡傳入一封美國人的群發電子信件。提示並教會人們辨識中國製造的食品與台灣、美國、加拿大等其他國家的產品的標記。提示憂慮的人們去買美國和加拿大食品。這封信件說,「在所有食物和寵物產品來自中國的情況下,在食品店尤其是沃爾瑪(Walmart)超級市場購買食品時,最好確保自己認讀商標。很多產品不再標示產地,只標示發貨人所在地,為要追尋產品的原生產地,閱讀商標上的代碼非常重要。」還說,「知道這些是我們的權利,但是政府和相關部門從不為此教育公眾,所以我們必須拯救自己。」

此信從頭到尾沒有一句直言抵制中國食品,但是意思再清楚不過了。中國污染問題的國際化,只能從「國際劣質商標」發端。讀此群發信件,心情成了「變天帳」,不知道該慨嘆美國老百姓的無奈和謹慎,還是該羞愧中華帝國的瘋狂和愚蠢。一個「污染國家」的名聲在國際市場等於一個「劣質國際商標」,將不僅帶來經濟損失,更成為自取其辱的招牌。

當代沒有新聞,未來沒有歷史

本文提供近年平均非正常死亡數字遠非準確。在目前諮詢情況下,這項統計不具備相對準確的前提——中國大陸記者說話需自律,但是當代沒有新聞,未來將沒有歷史,恰如今天的中國沒有真實的歷史,源自幾十年來新聞界的失職。雖然資訊不通暢,好在網路上中國環保、醫療衛生、交通安全等部門總有單項統計問世;各類民政機構會議上總有相應諮詢出現,而地方媒體總會有所報導;人大政協一些官員,總要在相關會議上呼籲某個領域救急。

每年四百八十萬非正常死亡數目與中國命運緊密相關,期待對此文數據進行核實、補充或修正,歡迎各類在職專家提供一手資料。◇


河南,西平縣洪河邊的張於莊村,朱小燕二零零七年二十二歲,肚子裡長了一個很大的惡性腫瘤,多家醫院治療無效,二零零八年七月離世。清明節,朱小燕四歲的孩子王穎跟爺爺一起給年輕的母親上墳。(盧廣攝於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



註35: 阿爾.高爾(Albert Arnold「A」 Gore, Jr.)美國第四十五任副總統,克林頓的副手。世界著名環境學家。對地球變暖有特殊研究。著名的實驗是在裝有青蛙的器皿中緩慢加熱水溫,以青蛙的麻痺提請人們警惕地球的升溫。他參與製作的紀錄片《難以忽視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又譯不願面對的真相)獲第七十九屆奧斯卡金像獎。二零零七年高爾因「喚醒對氣候變化所帶來的危險意識」與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同獲二零零七年「諾貝爾和平獎」。時間剛好在世界銀行被迫刪除中國污染關鍵數據幾個月之後。

註36: 這是北京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所作的「萬人大調查」的發現。引自「人民網」二零零四年七月三十日〈裝修引「狼」入室 室內污染每年「殺」十一萬人〉。http://www.people.com.cn/GB/huanbao/1073/2677357.html

註37: 「國家人口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副主任江帆引述的〈中國出生缺陷監測中心〉的數字。轉自香港《蘋果日報》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一日〈污染嚴重畸嬰激增四成〉http://appledaily.atnext.com/tem ... amp;art_id=10359168

註38: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發表的〈二零零七年中國環境狀況回顧〉(Environmental Performance Review of China,2007)轉自英國《衛報》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John Vidal

註39: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發表的〈二零零七年中國環境狀況回顧〉(Environmental Performance Review of China,2007)轉自英國《衛報》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John Vidal。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