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犀利哥突顯的時尚憂鬱

?"
網民將患有精神病的乞丐照片與現代時裝相對比。(網絡圖片)

近年來時尚工業將社會底層的頹廢陰暗情緒符號化,賦予其所謂現代美的審美觀。一張不經意的乞丐相片迅速竄紅網路,犀利哥現象,是對時尚的嘲諷?亦或是對其生存空間的控訴?

文 ◎ 齊先予

來最熱門的社會新聞當數「犀利哥」旋風了,不但刮得大陸網站論壇裡鋪天蓋地,就連中共的兩會上的政協委員們都在談論這個網絡名人,日本、韓國甚至英國人也都知道中國寧波大街上有個乞丐,是「最酷的中國男人」,他留著日本風髮型、身穿二手古著、戴混色腰帶、手持名店紙袋,看似衣衫襤褸,其實品味不凡,很像日本服裝設計師山本耀司的「後生版」。

在網上流傳的幾張照片裡,這位中年犀利哥,要麼皺著眉在吸煙,要麼眼睛正視遠方,充滿信心的大步向前走,其神情姿態宛如一流模特,有人說他有著「劉德華的鼻子和嘴,水島宏的眼睛和臉型,韓寒的不羈,還有梁朝偉的瀟灑」,還有人說他跟台灣藝人張震、日本人氣偶像水島宏、韓國紅星張東健一樣酷。「型男!那銷魂的髮型,憂鬱的眼神,唏噓的鬍茬子,時尚的日式混搭風格……膜拜!」特別是他那雙「具有穿透力的深邃目光」,就叫他「犀利哥」吧!

犀利哥的崛起純屬偶然。一寧波網友在購買相機後試機,偶爾抓拍了幾張乞丐照片放到蜂鳥網上,沒想到慧眼識英雄,二月二十一日,有人把它轉貼到天涯論壇,標題改為〈秒殺宇內究極華麗第一極品路人帥哥!帥到刺瞎你的狗眼!求親們人肉詳細資料〉,於是「乞丐王子」、「英俊流浪漢」、「犀利哥」等美名接踵而來,人們都在猜測他的來歷。


網民將犀利哥的照片設計成時尚流行雜誌的封面。(網絡圖片)

接下來的「人肉搜索」把這則輕鬆的時尚潮人新聞,演變成了一個有關社會愛心、底層民眾生存狀況的沉重話題。照片上充滿自信的他,現實中卻是一個連話都說不清楚的怯弱的精神病患者。他真名叫程國榮,江西鄱陽縣農民,十多年前出門打工時,妻子已經為他生下兩個兒子。開始一兩年他還寄錢回家,後來就音訊全無。據說他這樣瘋瘋癲癲的在寧波街頭已經流浪六、七年了,吃的穿的都是從垃圾桶裡撿來的,晚上就睡在橋洞下或街角處。其家人從網上看到他的照片後就找到寧波,不幸的是,一年前他的妻子和父親都死在一次車禍裡,家裡的兩個兒子由其弟弟收養。

乞丐美學背後的頹廢陰暗

去年在時尚之都的紐約也出現了一個深具潮人品味的流浪漢:克里斯。他白天流浪,晚上就住在紐約下城Mercer街的轉角處。由於近水樓臺,他總能從垃圾堆裡撿到價值不菲的舊衣服和首飾,以及人們丟棄的品牌紙袋。於是他按照自己對時尚的理解,把這些東西搭配起來,穿出來居然風格獨具,不但行人注目,甚至引來一批攝影師,為其拍攝了組圖,發表在《原初潮人》上。

對於乞丐美學與流行時尚的關係,有人說,如今人們用明星和名牌作參照物來說明一個乞丐有多時尚,殊不知當代時尚正在不遺餘力地「抄襲」街頭乞丐的風格。

最近幾十年裡,時尚工業將來自社會底層的叛逆、狂躁、頹廢、陰暗等情緒符號化,賦予其所謂現代美的審美觀,並加價出售。

比如牛仔褲,耐磨的布料本是用來應付粗重勞動,如今卻故意將它弄破,露出裡面的肉,讓人心動。今年流行的雪地靴,原本是澳洲人用兩塊羊皮裹在腳上禦寒,本名也叫醜陋靴,卻備受時尚少女的追捧。最有趣的是LV的「紅白藍編織袋」,設計師們費了老大的勁,讓它的皮革面料發出塑料般的光澤,不過這次模仿得太逼真了,最後設計師不得不在它的一側印上巨大的護身符——「Louis Vuitton Trunks & Bags」,以免讓時尚人士遭到誤解。

好笑的是,四川一位新婚妻子,嫌在國營單位工作的丈夫總是西裝革履的「太土氣」,花了一個半月的工資,約一千三百多元,在網上淘到三件打著犀利哥旗號的乞丐裝,欲讓丈夫成為混搭著裝的「男模」,卻遭丈夫拒穿。

精神病患者最能體悟時尚之妙?

面對犀利哥現象,有人感嘆說,日本年輕人花很多功夫才穿出的時裝效果,卻被一個精神病患者在垃圾堆裡隨手揀得,莫非精神病患者最能體悟現在時尚的精髓?

細想起來,當今流行的現代服飾,的確是在渲染怪異、頹廢、玩世不恭、漠視一切的變異狀態,這與精神病人那種忘掉自我的心理狀態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要放棄正統人的觀念,都要讓人處於忘乎所以的狀態中,忘掉人類傳統的審美感受,讓冷酷無情充斥心田。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在米蘭展出的麥昆秋冬男式時裝展。(AFP)

這不禁讓人想起前不久自殺身亡的著名設計大師麥昆(Alexander McQueen)。有著「壞孩子」之稱的「英國時尚界流氓」,麥昆的設計不但怪誕誇張,而且不少作品帶有死亡氣息。他曾多次自殺,手上都是傷痕。他覺得死亡很憂鬱,但也很浪漫,這些思想不知不覺中就反映到他的作品中了。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在北京奧運開幕式上,
張藝謀所執導表演的所謂中華傳統服飾。(Getty Images)

當然,最冷酷陰森、最帶有死亡氣息的時裝,當屬北京奧運開幕式上張藝謀請日本設計師石岡瑛子搞的所謂創新服飾。曾為電影《吸血殭屍之驚情四百年》做服裝設計的石岡瑛子,最擅長設計鬼魅魍魎的恐怖形象,奧運會上其得意之作:孔子門徒的設計,就讓很多國人感到憤怒。大陸藝術家艾未未痛斥奧運開幕式,是「經典的偽傳統文化廢品回收站,一個褻瀆自由精神,虛情假意的視覺垃圾場,趣味低級的雜訊污染,帝王意識借屍還魂的雜耍,終極版的集權文化的樣板,精神淪陷的百科全書。」


以擅長表現鬼魅的日本設計師石岡瑛子,最喜歡她創作的
孔子門徒的形象,但該形象被廣大中國人所反感。(Getty Images)

「愚」樂時代的審醜心理

犀利哥憂鬱滄桑的雙眼、凌亂的長髮、冷酷無羈的表情,無形中勾畫出了時尚模特的基本要素,然而按照馬斯洛的人生五種需求理論,一大批在最高層想實現自我的潮人們,利用最底層尚未滿足最低生理需求的乞丐來娛樂,這未免太殘酷。

有網民評論說,「看客就是這樣,習慣性地欣賞著殘忍,並以此消解著自己的無聊。」犀利哥彷彿就是生活在水泥森林中的「人猿泰山」、「鱷魚鄧迪」、「金剛」,只是他毫無還手之力。讚美他憂鬱的眼神很酷,就好比讚美一個水腫病人,說他皮膚光滑得透亮,如同鮮花般豔麗。這種讚美不僅愚昧無知,也缺乏同情心。

有人總結說,從犀利哥的走紅可看出當今中國泛娛樂時代的「愚」樂特性。從最早的芙蓉姐姐S造型,到最近的鳳姐選親,網絡上紅火的不少是帶有「審醜」心態的。去年底,一個身材矮小、相貌不佳、大專學歷的鄉鎮姑娘羅玉鳳,在上海地鐵裡高調散發徵婚廣告,提出「非北大清華畢業的帥氣經濟類碩士不嫁」等七條苛刻條件。由於與她自身條件反差太大,人們對其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的「自信」感到可笑,從而一炮走紅。類似的還有奧巴馬女郎的炒作等。

都是等著火星的乾柴

然而也有很多人相信,犀利哥現象不是低俗文化,這是民間反諷抗爭的表現。當大陸人實在沒有多少東西「被允許」關注時,犀利哥就成了普羅大眾自己所創造的形象代言人。犀利哥走紅,這裡既有對時尚的嘲諷,也有對把持著話語權的文化名人以及官方機構的不屑,也有對自己逼仄得透不過氣來的生存空間的控訴。

對於政府收容所的介入,有人列舉了犬儒學派創始人第歐根尼與亞歷山大大帝的故事。當第歐根尼像乞丐一樣躺在木桶裡曬太陽時,亞歷山大走過來,允諾給他人世間的任何東西,但乞丐卻說:走開,別擋著我的陽光!如果說犀利哥走紅網絡是種娛樂怪象,那官方媒體的跟進以及政府部門的介入,則肯定是無奈和炒作。

最重要的,透過犀利哥事件暴露出整個社會的浮躁心態。從網民到網絡,從媒體到政府部門,無論是草野小民還是社會名流,大家手裡似乎都拿著一根乾柴,只等著一個火星來點燃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