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國家輸出的孩子

?"
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四日,英國首相布朗(右)在英國倫敦會見一些老人,二戰後在他們是兒童時被遷往前英國殖民地如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美其名曰過更好的生活,實則許多人被迫當奴工。布朗首相就英國政府當年的這項政策道歉。(Getty Images)

往美好的生活?開始新的人生?

澳大利亞的明媚陽光,加拿大的藍天白雲,新西蘭的森林草地,南非的狩獵牧場,在等著你!
那是牛奶麵包的土地,那是可以騎著馬去上學的地方。

巧舌如簧的,不是今天我們憎恨的人販子、組織偷渡的蛇頭,而是英國政府。

「兒童移民項目」

這就是日前首相布朗代表英國政府表示深刻懺悔、道歉的「兒童移民項目」(Child Migrant Programme)。

一九二零至一九六零年代期間的歷屆英國政府,曾組織向澳大利亞、加拿大、南非等英聯邦國家輸出了十五萬名三至十四歲的兒童。

這些兒童都是窮人家的孩子,因家庭破裂、父母一方死亡等等原因無力撫養或遺棄,而被福利院等機構收容。

名義上,這項計畫是給這些窮孩子一個機會,讓他們過上「更好的生活」。實際上,把這些孩子輸出到地廣人稀的英聯邦國家,一方面可以給這些前殖民地注入「白人人種」(good white stock),延續日不落帝國的「餘暉」,一方面可以甩掉包袱,減輕福利機構的負擔。一舉兩得。

讓狄更斯的筆顯得蒼白無力

滿懷希望投奔城裡的闊親戚、鄉下的富鄉紳,憧憬著過上好生活,結果卻受盡磨難、備嘗辛酸,英國的文學作品中不乏這樣的故事。大文豪狄更斯的《孤星血淚》、《霧都孤兒》裡都有生動的描述。

而這些孩子不是到城裡或鄉下,而是遠渡重洋。大多數孩子踏上渡輪的時候根本不知道澳大利亞在哪裡。

發生的年代不是狄更斯生活的「每個毛孔都滴著血」的資本原始積累時期,而是二十世紀的英國,其中相當一部份是二戰以後輸出的,有關文件上的日期證明,這個項目一直持續到一九七零年!

讀著這些已是老人的前兒童移民的證詞,狄更斯的筆頓然顯得蒼白無力。

年幼的孩子被安排到教會、慈善組織的福利院,年滿14歲則被送到農場、工地做全日勞工。

兄弟姐妹被有意拆散,不許聯繫。父母明明仍然健在,卻被謊稱已經去世, 以斷了他們的思鄉念頭。

精神與肉體的殘酷虐待


澳大利亞Fairbridge福利機構的農場學校,孩子們在等著校長訓話。

六十五歲的馬塞麗(Marcelle O. Brien)四歲的時候被送到澳大利亞。她在一家叫Fairbridge的福利機構的農場學校呆到十六歲。孩子們沒有鞋子穿,一年到頭打赤腳。「最好的暖腳辦法就是把腳插進剛拉下的牛糞裡。」馬塞麗用一句話概括她的經歷:「我的整個童年都失去了。與童年一起失去的,是希望和快樂的感覺。」

萊克斯(Rex Wade)是一九七零年底被送到澳大利亞的,他也是已知的最後一批兒童移民。萊克斯記憶中,一是農場上幹不完的活。每天凌晨四點就要爬起來,擠牛奶、做麵包、打柴、燒水、洗衣……二是隨時可能挨打。「剪草坪剪的茬口不對,工頭就會抄起石頭或鐵鍬朝你砸過來。」

在我讀到的證詞中,最令人不堪的是一份在九零年代英國議會委員會聽證時作的證詞。作證者說,他被送到澳大利亞一家基督教兄弟會辦的福利院。福利院的牧師們互相比賽,看誰先強姦他達到一百次。牧師們說,他的一雙藍眼睛特別招人喜愛。於是,他就時常抽打自己的雙眼,讓眼睛充血變色。

遲來的道歉

半個世紀過去了,這些兒童移民的遭遇,鮮為人知。直到一九八七年,英國諾丁漢郡的一位叫馬格麗特(Margaret Humphreys)的社會福利工作者,受一位前兒童移民的委託,尋找在英國的親戚時,才發現了一個許多人共同的遭遇。

首相布朗在議會正式道歉後,與部份前兒童移民會面。

馬格麗特創建了兒童移民信託(The Child Migrants Trust)組織,專門追蹤這些兒童移民的下落。一九九三年,BBC記錄這些兒童移民遭遇的紀錄片《離開利物浦》播出後,一萬多名前兒童移民和他們的親屬與馬格麗特的組織取得聯繫。

英國現代史上「令人恥辱」的一頁終於曝光。十六年後,二零零九年底,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代表澳大利亞政府向這些「被遺忘的澳大利亞人」道歉:「這是一段醜惡的歷史,犯下了許多罪惡。我們為這個悲劇,失去童年的最大的悲劇道歉。」

澳大利亞的道歉,使「始作俑者」英國別無選擇。上個月底,英國首相布朗代表英國政府表達了深深的懺悔:

「我們道歉,為他們在最脆弱的時候被送走;我們道歉,為他們沒有得到關愛,而是被遺棄。我們道歉,為這樣一個重要的日子姍姍來遲。」

道歉的意義

一些人對英澳兩國政府的道歉頗不以為然,認為對自己不能負責任的歷史道歉不過是作秀、撈取資本。
我看到英國一位評論員甚至譏諷說:「照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女王也要為國王查理一世遭砍頭而道歉了。」

如果這位評論員經歷了這些前兒童移民的遭遇,恐怕她不會說這樣的話。對這些被奪去了童年的移民來說,這個道歉並不廉價,更有實際的意義。

它使得許多已經年逾古稀的前兒童移民終於可以開始癒合傷口。

它使得因政府行為而遭受冤屈的個人終於可以站在與國家平等的地位上考慮和解。

最重要的,正視歷史,承認錯誤,是為了避免重犯同樣的錯誤。

轉自BBC中文網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