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古蹟的故事】孿生方尖碑兄弟 一別170年

?"
孿生兄弟方尖碑,一左一右的一直守護在埃及路克索阿蒙神殿(Luxor A-mon Temple)神廟的大門兩側。

  二座命運各異的方尖碑,在三千多年前誕生時,是由一塊埃及巨形玫瑰色花崗岩雕琢而成,一左一右守護在埃及路克索阿蒙神殿的大門兩側。直到一八三一年其中一座贈送給法國國王,從此方尖碑孿生兄弟一分離就是一百七十年。

經有記者訪問法國的歷史學家:「巴黎市最古老的東西是什麼?」是凡爾賽宮嗎?羅浮宮、鐵塔、還是收藏的皇室寶物?學者想了一下說:「是協和廣場上的方尖碑。」是的,三千四百多年歷史的埃及方尖碑一直在協和廣場正中心矗立著。


一八三六年立在協和廣場上的是沒有金色尖頂的方尖碑。

協和廣場上的埃及方尖碑

羅馬時代的巴黎叫做「綠黛絲」(Lutèce),在拉丁文中是「泥巴」的意思。一七八九年法國大革命,路易十五的雕像被人推倒,路易十六上的斷頭台,千人在這裡處決,可以說協和廣場的歷史就是血腥的過程。一七九五年改名為「協和廣場」,四周安置著象徵法國歷史重要的八座城市的八座雕像。

廣場中的埃及方尖碑(L'obelisque de Louxor)是埃及國王默罕募德.阿里(Mehemet Ali)為了感謝尚波利翁(Jean-FranÇois CHAMPOLLION)破譯羅塞塔石碑文字的千年之謎,在一八三一年將路克索阿蒙神殿( Luxor A-mon Temple)神廟前兩座方尖碑中的一座贈送給法國國王路易.菲力浦(Louis Philippe),國王還回贈了一座小小的鐘樓。

根據工程師在一八三九年所寫的《盧克索的方尖碑》一書中的記述:尚波利翁受國王之命挑選了一座方尖碑,他在兩座方尖碑裡挑選了稍小也稍破的那座首先起運,也就是現在立在協和廣場上的這座。從此方尖碑孿生兄弟一分離就是一百七十年。


協和廣場上的方尖碑。

花了八百天才到法國

首先,將方尖碑從盧克索神殿的基座上放下來,運到尼羅河灘,裝上專門建造的大船,經過尼羅河、地中海、大西洋。當時由於各種原因的拖延,及工程技術水準的限制,直到一八三三年五月才運抵法國的土倫港,又經過了一年多的時間,才經由塞納河於一八三四年八月抵達巴黎,這期間共約花了八百天。

菲力浦一世把這座方尖碑當作他在保皇派和共和黨之間政治中立的標誌,決定將其立在協和廣場的中心。一八三六年十月二十五日豎立方尖碑的工程開始,工程師通過柴油泵和巨大的絞盤式升降機,把方尖碑在二十萬人民的鼓掌聲中成功豎立起來。無論是方尖碑的運輸還是豎立,對於當時的技術條件來看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人們為了紀念,把這兩個過程刻在了方尖碑的底座上,原版的底座存放在盧浮宮裡展出,現在我們看到的是複製版。


工程師通過柴油泵和巨大的絞盤式升降機,把方尖碑成功豎立起來。

 


人們為了紀念,把運輸豎立過程刻在了方尖碑的底座上。

方尖碑基座和碑體的圖案、文字,於一九九八年五月十四日時,政府重新換上金色塗裝,使其回復西元前的樣子。三千四百年歷史的方尖碑,不論由香榭大道上遠眺,或是搭配協和廣場四周的豪華景致,同一畫面中也有著不協調的美感。與路克索阿蒙神殿前的一座,以古樸古廟為背景的整體感覺完全不同。

這二座命運各異的方尖碑,在三千多年前誕生時,是各由一塊埃及亞斯文地區出產,巨形玫瑰色花崗岩雕琢而成的,從石礦開鑿出這種獨塊石料,從亞斯文運到底比斯,費時七個月。一碑一石,雕成高度有二十二點八三米,重達二百三十噸,成雙的方尖碑雕成後,孿生兄弟一左一右的一直守護在埃及路克索阿蒙神殿(Luxor A-mon Temple)的大門兩側。

神廟塔門前必聳立著成對的方尖碑

古埃及法老王將其輝煌的戰功敬獻給護佑他的神,神廟即是祭祀敬獻神的場所。古埃及神廟塔門前除立有法老王雕像外,必聳立著成對的方尖碑。

方尖碑與金字塔、神廟和木乃伊一樣,約有四千多年歷史,是埃及帝國權威的強有力的象徵。從中王國時期(約西元前二一三三至前一七八六年)起,法老們在大赦之年或炫耀勝利之時也會豎立方尖碑。

方尖碑外形呈尖頂方柱狀,由下而上逐漸縮小,它向上收束的方柱體,正是一道陽光的樣子。頂端形似金字塔尖,以金、銅或金銀合金包裹,當旭日東升照到碑尖時,耀眼閃光如同太陽,古代埃及人視此碑為太陽神的化身。

方尖碑四面均刻有象形古文字,用以說明石碑的三種不同目的:宗教性(常用以奉獻太陽神阿蒙)、紀念性(常用以紀念法老在位若干年)和裝飾性。而這一對碑上記載著古埃及拉美西斯法老的事蹟。碑身縱向刻有三行古埃及象形文字,記述了拉美西斯二世(Ramses II)及拉美西斯三世(Ramses III)法老豐功偉業的故事。

據信,盧克索方尖碑金字塔形尖頂,早在西元前六世紀波斯入侵埃及時,就已經被偷走了,所以當初立在協和廣場上的是沒有金色尖頂的方尖碑。目前看見銅製鍍金的尖塔,是直到一九九八年五月十四日,才在希拉克總統的主持下放上去的。底部有一個小金字塔模型,上面鐫刻著這個新尖頂的來歷。


路克索阿蒙神殿(Luxor A-mon Temple)神廟前的方尖碑。

那麼第二座沒有運抵法國的方尖碑呢?它現在依舊屹立在埃及路克索阿蒙神殿的大門前。在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總統在他第一個七年任期中(一九八一至一九八七),正式歸還埃及。使得分隔二地的方尖碑孿生兄弟,確認了他們分離的命運。

方尖碑有日晷的作用,而協和廣場上正是一個晷面,巨大的陰影落在廣場上,隨著太陽轉動,彷彿巨大指針將時間一點一滴凝集成歷史,計數著太陽神的不朽與法老榮耀,也是傳遞幾千年古埃及文明的無言使者。◇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