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TVB陳志雲的隕落和新聞娛樂化

?"
香港無線電視廣播業務總經理陳志雲等五人,因涉貪污被拘一事,震驚香港。目前他已被保釋。圖為他主持《志雲飯局》節目和嘉賓合影。(網路圖片)

三十一日廉政公署展開「威遠」行動,拘捕無線電視廣播業務總經理陳志雲等五人。另一方面,電視文化的「娛樂化推動者」之一的陳志雲,儘管在官非纏身時,仍然「神采飛揚」,此舉也令人深思香港新聞娛樂化的情況。

文 ◎ 吳雪兒

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廉政公署展開「威遠」行動,先拘捕五人:無線電視廣播業務總經理陳志雲、藝員科監製錢國偉、市場及營業部業務拓展主管陳永孫、藝員、「思潮」廣告製作公司股東寧進及「思潮」廣告製作公司董事叢培崑,指他們涉及貪污。同日,無線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暫停涉案職員的職務。

陳志雲和陳永孫兩人被指涉嫌收受「思潮」董事叢培崑提供的利益,以協助他取得電視台製作的多項綜藝節目的服務合約。另外,陳志雲及錢國偉涉嫌貪污,要求多名電視台藝員,以較低收費在有關廣告公司製作的綜合節目中表演。

無線電視反應高調,主動向傳媒證實四位被捕員工的身份,並派出外事部副總監曾醒明為發言人,回答傳媒問題。另外,無線又即時將四人停職,並刪除陳志雲的網誌。

被捕後,陳志雲一直沒有公開露面,直到三月十八日,他主動召開記者會,在短短的六分多鐘的講話中,面帶笑容,說話中,多處表示了對他人「體諒」,實行安定人心。


陳志雲被廉署拘捕後,戴上口罩露面。注重形像的他事後開記者招待會,聲稱是因為臉上被刮鬍子刀弄破,才戴上口罩。(新紀元資料室)

涉貪保釋後高調亮相

翌日(十九日)陳志雲又應約到香港大學主講職業技巧訓練課程講座,並以「情緒智商及職場人際關係的處理」為題,以個人經驗勉勵學生。他更帶專業化妝師相陪,堅持以最佳儀容出現。

有媒體分析說:陳志雲不怕在此時此刻弄巧反拙,可能因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陳志雲」……的「價值」在於﹕看著「他」的言行舉止時,大多數人還是會被激發起「他『有』而我(們)『沒有』」的「一種目光」(uncertain regards)。不論出於妒忌或羨慕,媒體上「陳志雲」所象徵的「吸引力」,更多應是來自他對我們的欲望的操縱。

陳志雲與過往無線幕後高層有所不同之處,是他高調參與幕前工作,他所主持的《志雲飯局》,城中不少名人,從特首到富商到當紅藝人都曾經是他的坐上客。當中最具爭議性的就是訪問淫照風波主角鍾欣桐。

曾經在遊行及論壇場合上高舉紙牌,批評無線新聞從「事事關心」淪落到「事事旦旦(馬馬虎虎)」的香港「事旦男」李先生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說:「TVB新聞台報導《志雲飯局》訪問阿嬌,用來 sell(賣)節目。但對於成龍奴才論同曾蔭權六四扮代表論(這樣的新聞)卻低調處理。」「報紙不喜歡可以買第二份,但電視台是政府發給你的一個頻道,你就有責任做好他,何況現在選擇已經這麼少。」

新聞娛樂化的推手

傳媒教育工作者、獨立紀錄片導演羅恩惠在其文章〈犬儒與病態—一個前TVB記者的自省〉中,也提到陳志雲,「陳志雲指『路透社規定《趙紫陽回憶錄》的錄音帶要在八時後才可報導,故此六時半新聞未有報導。』(《蘋果日報》零九年七月一日〉。這種解說連中學生都說服不了。」


陳志雲任職TVB期間,主力推動新聞娛樂化,又低調處理六四等敏感議題,被香港市民抗議,圖為去年六四直播節目中,名為「事旦男」的香港市民在TVB記者後面打起抗議橫幅。(網路圖片)

「對於『六四』當日維園集會不作頭條,陳志雲解釋是由於集會『尚未開始』,又指「新聞部完全獨立。公共事務部過去二十年,每五年都會製作『六四』特輯,在『六四』二十周年當天,在《六點半新聞報導》中有關『六四』的新聞也長達八分十二秒。」這些繞過問題核心蒼白無力的強辯,愈說愈無力。」

羅恩惠又說,「新聞獨立是新聞人以生命捍衛的防線」,很顯然,在現今社會,要守住這道防線不容易。近年來,新聞娛樂化已經是一個明顯的趨勢,陶傑在電台節目中在討論到近年新聞娛樂化時說,鍾欣桐在《志雲飯局》受訪片段,在同一家電視台的新聞時段出現,讓人聯想到新聞娛樂化時代的序幕。

有評論說:「明顯地,報章對新聞的定義,由對社會重要的事務、值得公眾關心的事件,變成多人談論、煽情、能賣錢的就是新聞。」

在電視文化中,陳志雲算是「新聞娛樂化」的「推動者」之一。陳志雲在公眾形象方面,他很清楚如何吸引公眾注意力,在官非纏身時,仍然做到「神采飛揚」地在記者會上「關心」他人,交待事情。到港大演講不忘帶專業化裝師,把形象照顧好!沒有出事時,陳志雲更是高調參與娛樂及資訊節目。然而這些與他涉嫌違反的職業操守,他被媒體廣泛報導的私生活都是相背離的。

在童話故事《木偶奇遇記》,小木偶皮諾丘(Pinocchio)被狐狸帶到黑地方,騙說小孩在這個地方可以盡情玩樂,卻對於自己將被變成騾子的命運一無所知,到他發現的時候已經太遲了。在現實生活中,我們是否都成了皮諾丘,被「騙」走的將給我們帶來多少的損失?◇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