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現代醫案】婦科病延誤治療之惡果

?"
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AFP)

近收到一個苦惱女性的電子郵件,她的問題是: 女人患了巧克力囊腫,除了開刀割除,難道沒有其他辦法治療嗎?因為她長期受這個病折磨,看過中西醫師無數,而且已經開刀割掉一邊的卵巢了,現在另一邊卵巢又長了同樣的囊腫。她的先生建議她去開刀割除,一勞永逸。

筆者是道地的中國人,服膺儒家「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的訓示。說把母親生給我們的胃割掉半個;整個膽囊切除或者哪個關節鋸掉換上塑膠、金屬、陶瓷材質的人工關節……這些是不能被接受的!所以建議她,非萬不得已,不要輕易割除母親生給我們的,割掉就生不回來了。何況,現在生物科技這麼發達,巧克力囊腫也不是什麼難治的惡疾。

經過幾個回合的e-mail 往來,筆者知道她眼前痛苦不堪,因為一個月三十天,她有二十天是很難受的。她不去開刀,意味著她漫長人生的三分之二,將在痛苦中煎熬。筆者告訴她,中醫沒有看到本人,沒有辦法望聞問切,很難知道她到底哪個地方出現問題。有的時候卵巢出了毛病,病根不一定在卵巢。所以建議她來見筆者,好幫她看看問題出在哪裡。

她依約而來,那是一個三十多歲皮膚黝黑的樸實公務員。筆者發現她的脈搏浮數,體溫偏高。說白了,她在發燒。當筆者告訴她,這是她生病難過的根源時,別說她自己不相信,陪她來的先生也不接受。她先生說,從他們結婚以來,他太太的體溫就是比一般人高。她自己也說:「我年輕的時候,心跳就比一般人快,體溫比別人高。」筆者說:「那妳從年輕就生病到現在。」

最好的證明是什麼呢?筆者把她的體溫與心跳調回正常。經過詳細診斷,發現她小時後曾經中暑,長期失治與誤治,而表現在身體上的症狀就是婦科疾病,經前、經後疼痛。腹部經年累月不適,最後診斷為巧克力囊腫。其實,這個毛病在中醫裡是有病名的,叫作「熱入血室」。得病之初,只要按照這個病去治,幾天就好了。拖了那麼久,卵巢都囊腫了,還割掉一半了。

台灣健保費要調漲,美國醫改法案通過了又生變。問題在哪裡?從這個實際的病例告訴我們:問題不在制度,是整個西方醫療體系走在一個錯誤的道路上,耗費大量金錢治療,卻沒有醫到「病」。◇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