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審查制動搖谷歌技術根基

三月二十三日搜索引擎巨頭谷歌停止對其在中國的搜索服務器進行審查,並將谷歌中國轉到香港新址。據透露,中共進行的網路審查、封鎖及駭客攻擊,影響和限制了谷歌高端技術的發展和安全,致使Google忍痛退出中國。

歌中國發出聲明已停止在Google.cn搜索服務上的自我審查,將這項服務改至香港域名,希望北京政府尊重谷歌的決定。谷歌駐東京發言人鮑爾(Jessica Powell)在聲明中指出,該公司仍為中國部分合作夥伴提供經審查的搜尋服務。

聲明指出,做出在Google.cn上停止審查搜索結果的承諾是十分艱難的過程。北京政府已十分明確地表示,自我審查是一個不可談判的法律要求。為此,谷歌相信,可行方案是在Google.com.hk上提供未經審查的簡體中文搜索結果,完全符合法律要求,同時也有助於提高中國大陸用戶對信息的訪問。谷歌希望北京政府尊重這項決定。

Google已停止在Google.cn搜索服務上的自我審查,包括Google Search(網頁搜索)、Google News(資訊搜索)和Google Images(圖片搜索)。訪問(上網瀏覽)Google.cn的用戶從現在開始將被指向Google.com.hk,在這個域名上,將提供未經審查的簡體中文搜索結果,這些為中國大陸用戶設計的服務將透過在香港的服務器實現。

聲明說,2009年12月中,Google及另外二十餘家美國公司受到來自中國複雜的網路攻擊。在對這些攻擊進行深入調查過程中,幾十個與中國有關的人權人士的Gmail帳號定期受到第三方的侵入,大部分侵入是透過安裝在他們電腦上的釣魚軟體或惡意軟體進行。

這些攻擊及所暴露的網路審查問題,加上去年以來中國進一步限制網路言論自由,包括對Facebook、Twitter、YouTube、Google Docs和Blogger等網站的持續屏蔽,「使我們做出結論:我們不能繼續在Google.cn搜索結果上進行自我審查。」

自二零零六年打入中國市場,谷歌一直配合中共網路審查,如今為何要撤離?各方都在猜測。據知情人士透露,中共政府因政治目的進行的網路審查、封鎖及駭客攻擊,影響和限制了谷歌高端技術的發展和安全,可能是谷歌忍痛退出中國的原因。

谷歌創始人之一布林的表白

谷歌創始人之一的布林在接受主流媒體採訪時也明確表示:在中國經商所必須做出的妥協,越來越讓他回憶起自己母國蘇聯的專制統治給他家人帶來的災難,在無法找到「給中國人提供信息服務」與「滿足中國政府要求」之間的平衡點後,谷歌終於在三月二十三日正式宣布停止對檢索結果的屏蔽。


三月二十三日中國網民在北京谷歌總部前獻花,聲援谷歌停止自我審查。(Getty Images)

據易觀國際統計,谷歌在離開大陸前生意一直處於上升階段,其在大陸搜索市場的份額已從二零零六年初成立時的13%上升到36%,而百度降為了58%。

在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上,仿效谷歌也部分撤離中國的全球最大的域名註冊公司之一Go Daddy公司副總裁瓊斯也證實說:「中國主要利用互聯網監視和控制本國公民的合法活動,而不是處罰那些在互聯網上從事犯罪活動的人。由於中國政府要求我們提供用戶帶照片的身分證明,為了保護用戶的個人安全,公司決定不再提供新的.CN中文域名,但會繼續管理現有的上萬中國用戶網路。」


 三月二十四日美國國會聽證會,針對谷歌在中國的網路自由及人權與貿易的議題進行公開討論。圖左為仿效谷歌部分撤離中國的全球最大域名註冊公司之一Go Daddy公司副總裁瓊斯。(Getty Images)

新聞審查 谷歌無法擺脫的桎梏

據Google發展部總裁大衛.多姆德回憶,「我們在二零零六年一月在中國推出了Google.cn,因為我們相信為中國人拓展信息獲取、加大互聯網開放的裨益,超過了我們因在網路審查上做出讓步而帶來的不悅。當時我們明確表示,我們將在中國仔細監控搜索結果,並在服務中遵循(中共)的新法律法規等。」

這裡谷歌把接受中共的新聞封鎖披上了「維護中國法律」的外衣,然而令谷歌苦惱的是,中共的審查卻是「無處不在、步步為營、深不可測」的。儘管谷歌從沒公布中共強制給他們的「過濾關鍵詞」,但從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下屬的網絡局在處理谷歌撤離事件所使用的屏蔽手法中,中共審查制度的黑暗可見一斑。

據法國廣播電台報導,三月二十三日,國新辦網絡局指示大陸各大網站,對於谷歌退出中國,「各新聞環節只能採用中央重點媒體(網站)的稿件,其他稿源一律不採用;轉載不得修改標題;不設立專題,不設置討論議題,不展開調查;有關此事的專家學者訪談等節目必須事先報批;信息評論員(俗稱五毛黨)要做好輿論導向工作,管理好新聞跟帖,不符合要求者一律刪除;等等……」於是隨便在大陸某門戶網站上找一則谷歌新聞,民眾回覆了一萬零三百八十五條跟帖,而顯示出來的只有不足一百條全是反對谷歌的言論。

若不依命 谷歌ICP年檢將「不合格」

在大陸網站上經常有這樣的笑話發生。據大陸媒體報導,在北京某大學的博士招生簡章中,在「報考條件」第一條中,出現了「擁護中國敏感詞過濾的領導」,原來為了省事不犯錯,這個網站把「共產黨」設置成了「敏感詞過濾」,一旦出現「共產黨」三個字,網站就自動顯示出「敏感詞過濾」的字樣。同樣的問題發生在谷歌上。

當大陸用戶用敏感詞查詢時,谷歌顯示結果與大陸本土搜索引擎百度相差不大,都只有官方認可的信息,不同之處在於:谷歌在被屏蔽的檢索結果下面有行小字提示說,根據當地法律,某些內容無法顯示。在某些檢索結果中,雖然大陸讀者點進去只能看到「此頁面無法正常顯示」的屏蔽信號,但從谷歌快照的前幾行字中,人們也能猜出一點意思。

據知情人透露,當官方對谷歌提出限制某些搜索結果的輸出時,主管機構並不會出具正式的法律文書,列明該行為依據的法律條款及異議途徑,很多時候都只是電話口頭通知。假如谷歌不依命行事,將被以「ICP年檢不合格」等莫須有的理由取消其繼續經營的資格,雖然相關法律並無此規定。

ICP牌照全稱為「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是中共為控制互聯網而設立的營業許可證。如今無論是出賣師濤、向中共卑躬屈膝的雅虎,還是掛牌賤賣Windows XP的微軟,國際企業都沒有為他們的互聯網在中國拿下ICP牌照。目前雅虎用的是3721的牌照,微軟的MSN為了在中國生存,不得不把其一半的股份讓給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而Google則靠關係,用上了「趕集」網的牌照。

矽谷專家:審查動搖谷歌技術根基

至於中共強迫谷歌主要屏蔽了哪些內容,為什麼谷歌不想再屏蔽這些真相,這是谷歌事件的核心,是整個事態的最關鍵點。

據美國矽谷網路搜索專家李戈介紹,谷歌搜索技術的基礎理論並不複雜,一個受歡迎的文章(或網站、主題等)在互聯網上就會受到轉載,如果能把整個互聯網上對這篇文章被轉載的次數統計出來,就可以得到其排名。這個排名就能在信息爆炸時代的今天,讓人們用最少努力、最快速度,找到最相關最權威的信息。

他說,谷歌一再強調,要保證搜索結果的公正,就必須全部採用機器運作,加入任何的人為價值判斷,都會使搜索結果不公正。也許谷歌創業者深知檢索信息行業背後深重的社會責任,於是谷歌安身立命的根本信條就是「不作惡」,因為搜索不像汽車等有形產品,用戶可以看到、感受到,從而按各自喜好選擇不同的品牌,而搜索只有一個按鍵操作,搜索結果是否具有公正性,就決定了公司生存與滅亡的關鍵。信息產業就跟金融銀行業一樣,靠的全是信譽,一旦喪失信譽,就會導致用戶的徹底流失。

谷歌內部一直反對信息過濾

據知情人透露,谷歌在四年前進入中國市場時就非常矛盾,因為「中共的信息過濾實質上不但要谷歌搜索加入大量的人為因素,還要按照一個共產極權政權的價值取向來影響搜索結果,這是谷歌絕對無法接受的。……然而谷歌又是個上市公司,不是一兩個人的公司。當時華爾街形成一種氣氛,就是中國是個大市場,不論日後能否賺錢,只有進入了才有前景。」


谷歌在四年前進入中國市場時就非常矛盾,內部一直反對信息過濾。(AFP)

於是在華爾街資本市場的壓力下,谷歌進入了中國市場。截至二零零九年末,谷歌在中國網路搜索市場約占用戶流量的20%,營收的35%,在谷歌全球兩百三十億的收入中,中國谷歌的三億收入只占了不到2%。

據谷歌內部人員透露,「谷歌為進入中國市場,曾召開過了好幾次全體員工大會,但內部分歧一直很大。」最讓谷歌受不了的是,中共曾多次要求谷歌總部也像微軟的Bing搜索引擎那樣過濾信息。「這其實是用谷歌在中國大陸的業務做脅迫,類似用人質的方式要挾谷歌在全球範圍配合中共的信息封鎖。這毫無疑問是觸及到谷歌的最底線了,谷歌連進入大陸的自我安慰的藉口都不存在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