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疫苗孩子與大陸記者的苦痛

?"
在中共官媒的封口令下,問題疫苗受害兒童的家長正籌組受害家庭聯盟,希望爭取病童永久治療權利,而由民間媒體舉報醜聞的力度能否持續,受到外界強烈關注。(Getty Images)

  山西近百名兒童因為使用高溫變質疫苗,引發致死、致殘的調查結果,山西省疾控中心和相關衛生、監察部門至今無人因「問題疫苗」受到懲處;據悉中宣部已下達禁令要求媒體發布消息要統一口徑,只能引用官方新華社的報導,外界擔心大陸媒體在山西有毒疫苗事件中扮演的硬漢角色還能持續多久……

文 ◎ 張海山

月二十二日下午四時三十分,山西省召開疫苗事件新聞發布會。發布會進行到十分鐘時,《中國青年報》一名女記者提了三個問題,新聞發言人山西省委宣傳部副部長楊波卻答非所問。女記者情急之下,手持話筒大聲提醒:「楊部長,我問的不是這個問題!」楊部長一臉嚴肅,回應:「請您注意您的態度。」依然迴避,幾分鐘後發布會匆匆結束,官員一哄而散,記者們隨後大聲抗議。

山西省疾控中心和相關衛生、監察部門至今無人因「問題疫苗」受到懲處。由於官方和媒體罕見的對峙,山西疫苗事件前景模糊。外界擔心大陸媒體在山西有毒疫苗事件中扮演的硬漢角色還能持續多久。

《中國經濟時報》推出兩萬字調查報告

三月十七日,大陸媒體《中國經濟時報》報導山西近百名兒童因為使用高溫變質疫苗,引發致死、致殘或各種後遺病症的調查結果,近兩萬字的文章出來後被大陸各大網站迅速轉載,引起轟動。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王克勤從對山西全省的調查中了解到,除四個孩子因病死亡外,還有七十四個孩子「因病致殘或因病受重大影響」。這些孩子「發病前不久,均接種過疫苗。」

和王克勤一起參與調查的山西省疾控中心原信息科科長陳濤安證實,從二零零六年開始,山西就有大量疫苗被高溫暴露,長時間脫離規定的冷藏避光環境。但這些按法律應該銷毀的疫苗仍被高價賣給兒童使用,每年接種一千萬人次。

然而就在當天,山西省衛生廳緊急回應,宣稱未接到因注射疫苗出現聚集性異常反應的報告,等於是說《中國經濟時報》在造謠。

《中國經濟時報》隔日再發聲明

《中國經濟時報》三月十八日再發表聲明,駁斥山西省衛生廳的指責,並且表示,報導涉及的全部都是事實,願意承擔法律責任。

王克勤對外表示,他和山西省疾控中心原信息科科長陳濤安一起做調查採訪,經過七個月的大量取證才完成那篇文章。據了解,三年來,陳濤安曾經向有關部門舉報、信訪山西疫苗問題三十多次。

陳濤安說:「這篇報導是非常負責任的,他(記者王克勤)整個在山西認真細緻的調查了半年,而且要到每一個(案例)家庭去了解情況,每一句話都要找到依據和證據的情況下寫的。而那個(山西省)衛生廳這邊,他說『與事實不符』,他調查了沒有? 」

據王克勤指出,因為山西省衛生廳發文說,山西境內流通的疫苗要有指定標籤,這些指定標籤是由人工貼上的,在貼標籤的過程中完全是在常溫下進行,所以產生了這種曝光在高溫下的問題疫苗。

山西省疾控中心的多位職工也證明說,疫苗從冷藏庫搬到疾控大樓貼標籤,以及給全省各地運送疫苗的過程,並沒有保持低溫保存的情況。

《中國青年報》三年前曾曝光黑幕

山西毒疫苗的黑幕不是首次曝光,《中國青年報》記者劉萬永三年前就曾以〈一家小公司是怎樣壟斷山西疫苗市場的〉一文,率先揭露了山西疫苗市場完整的利益鏈條。

根據陳濤安的舉報材料,山西省疾控中心領導為賺錢,在二零零五年底把二類疫苗的配送和管理權外包給一家私企——北京華衛時代醫藥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該公司經理田建國被任命為山西省疾控中心下設的生物製品配送中心主任,每年向省疾控中心交三百八十萬元,從此壟斷了山西全省的二類疫苗供貨權。山西省疾控中心領導後自行設計了「山西疾控專用」標籤,從二零零六年初僱用民工、無業人員,在疾控中心的樓道裡,給疫苗貼「山西疾控專用」的標籤。山西省疾控中心並下發文件,要求全省各醫療部門只能用貼了標籤的二類疫苗。

按醫學常識,疫苗應該在攝氏二至八度避光保存,而數小時暴露在室溫、陽光下貼標籤,會造成疫苗變質。而山西省疾控中心等部門的行政文件規定,各醫療部門在即使可以注射免費的一類疫苗時,也必須選擇注射價格昂貴的二類疫苗。

據陳濤安統計,至少有七十多名山西兒童因注射「高溫疫苗」而致病或死亡。自從發現「高溫疫苗」的問題,陳濤安開始向檢察院、藥監局等多個部門實名舉報,卻如石沉大海。據悉來自衛生部的「華衛公司」在山西控制了疫苗的管理、配送及經營達一年零九個月。

直到二零零七年九月,山西「高溫疫苗」經《中國青年報》等多家國內媒體曝光後,山西省疾控中心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中止了跟北京華衛公司的合作,而華衛公司總經理兼山西省疾控中心生物製品配送中心主任田建國那時就「突然失踪」,而此前一直與田建國「密切合作」的省疾控中心主任栗文元,前不久剛剛被免職,「另有安排」,有港報披露其人現在澳洲。

雖然外包疫苗配送權停止,但以前的問題疫苗並沒有召回或銷毀,仍在繼續市場流通。按其生產量計算,這些問題疫苗全部被消費完要到二零零八年底。

很多受害兒童的家長到法院狀告山西省疾控中心,法院不予立案,到各部門上訪也無人理睬,國慶等敏感時期,當地政府會有人來穩控他們。

據悉,當年山西省衛生廳紀委組成的調查組在二零零八年初做出的結論:北京華衛公司提供的疫苗沒有問題,山西省疾控中心把疫苗配送權外包給華衛公司屬於合法,山西人民從中受益。

檢察部門、藥監部門兩大關鍵部門沒有介入,只有管黨紀的紀檢組安慰陳濤安說,「你可以再舉報」。曾為華衛公司疫苗壟斷山西市場提供便利的原山西省藥監局副局長李書凱,在二零零九年初被提拔為省衛生廳副廳長和黨委副書記。而陳濤安本人,則在實名舉報疫苗問題後遭到各種打擊報復,時常收到威脅電話、短信,並在二零零七年底遭到山西省疾控中心降低工資和職稱,扣發工資的開始日期追溯到二零零六年一月一日,正是北京華衛公司正式開始為山西省配送二類疫苗的日期。

山西省衛生廳反擊 中宣部助戰

三月十八日,一篇署名「新華社記者」的〈還原真相——記者關於「山西疫苗事件」的訪談〉文章,該文以「新華社記者」訪談山西省衛生廳廳長高國順的形式,把《中國經濟時報》曝光的責任推卸一乾二淨。

報導引發疫苗受害家長的強烈不滿,他們前往新華網太原分社抗議,為此新華分社向受害家長們坦言用了山西衛生廳的供稿,並致歉。

該文在網絡上也遭到炮轟,《南方都市報》指出,新華社的這篇報導試圖還原的「真相」卻只耗時一天。而《中國經濟時報》編委陳宏偉在他的博客上也進行了強烈質疑。他說:「試圖還原真相,首先應當直接去找那些孩子。而不是採訪官方和專家。」

據悉,中宣部已下達禁令要求媒體發布問題疫苗消息要統一口徑,只能引用官方新華社的報導,不能自作主張炒作,一經發現將予以刪除,違規者將會嚴肅處理。

有多名廣州來太原跟進問題疫苗事件的報刊記者,在收到廣州市委宣傳部轉發出的採訪禁令後,被安排立即返回廣州。

山西省衛生廳官員透露,包括有衛生部專家的八人小組已經成立,調查山西問題疫苗事件,至今未有任何公布。

接恐嚇短信 開出封口價 遭追捕

受害孩童家長批評當局剝奪公眾知情權。另外,家長正籌組受害家庭聯盟,爭取病童得到永久治療等權利。

陳濤安近日告訴《大紀元》記者,他們家座機和他的手機昨天下午分別都收到恐嚇電話和短信,主要意思是說如果停了就給五萬元,如果不停就把腿給砍了。

陳濤安手機上短信如下:「不要猜測我是誰,我們老闆叫我聯繫你,是跟你講清楚,疫苗的事情你不要再鬧了,如果你不鬧這事了,我們老闆會事後給你五萬塊錢,你現在就可以給我個銀行卡號或者事後再給你聯繫。」

「如果你執意要鬧,我們老闆花錢找人砍你一條腿還是很容易的,你的地址我已經記下來了,不要以為鬧大事就有用,事情一過你還是普通人一個,我們老闆也不是普通人,真要搞你你就是告到哪都沒用,希望你好好考慮一下,另外不要試圖知道我是誰,我也是受人之託。」

同時另外三位疫苗受害家長宋天嬌、王明亮、易文龍也分別收到了相似的恐嚇內容的短信。易文龍說:「一個是說了這宗事不報了給我們十萬塊錢,再一個是如果再鬧的話要砍斷我們一條腿。」

陳濤安表示舉報本身就是一個危險,沒有這個恐怖電話的出現都是有危險的,他事先都考慮到的,會堅持到底的。


王明亮在《中國經濟時報》的辦公室躲避抓捕。(王克勤博客)

三月二十五日下午四點多《中國經濟時報》王克勤在自己博客上披露山西警方進京追捕山西「問題疫苗」核心當事人──失去愛子的柳林縣農民王明亮。目前王明亮暫時在王克勤和幾位律師的保護之下處於安全狀況。王克勤表示,只要他在,他們休想將王明亮帶走,除非連他一起抓。

山西疫苗的舉報者陳濤安和其他問題疫苗受害家長,他們目前行動還自由,但陳濤安已經做好了被抓的打算,他表示這樣或許有機會見到山西省當局的相關官員,就山西疫苗問題作一個交代。◇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