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教會性侵兒童 教宗道歉難平民怨

?"
3月21日教皇本篤十六世發表公開信向被愛爾蘭神職人員性侵犯的兒童道歉,表示對事件深感羞愧及悔疚。圖為一天主教教士在愛爾蘭。(AFP)

  去年愛爾蘭司法部公布至少三百二十名兒童被神職人員性侵之後,奧地利、荷蘭、西班牙、瑞士、德國等國的受害者在沉默數十年後相繼站出來揭發真相。當一個社會道德的守護者被揭發犯下最為人所不齒的罪惡,人們心中的神聖殿堂轟然倒塌。

文 ◎ 齊先予

去年愛爾蘭司法部公布至少三百二十名兒童被神職人員性侵之後,天主教會性侵醜聞如雪球越滾越大,現在更滾近了梵諦岡。有人指證教宗本篤十六世在八十年代擔任慕尼克與弗賴辛教區大主教期間,涉嫌提供住所給一名性侵兒童的神父接受治療,被指控包庇犯罪,而他擔任神父的哥哥在領軍雷根斯堡少年合唱團期間,也爆出虐待兒童事件。

除愛爾蘭之外,奧地利、荷蘭、西班牙、瑞士、德國等國的受害者,在沉默數十年後相繼站出來揭發真相。近來歐洲這一輪天主教性醜聞,與多年前美國神父的性犯罪遙相呼應,令教堂的神聖轟然倒塌。

愛爾蘭神父性侵數百兒童 員警串通教會隱瞞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五日,天主教教宗本篤十六世與二十四位愛爾蘭主教在梵蒂岡就去年被揭發的天主教神父性侵犯事件召開了兩天的高峰會議。會上,教宗痛斥性侵兒童「不僅是邪惡的罪行,也是得罪了天主,傷害了按照天主的形象造人的尊嚴的嚴重罪行」,是「彌天大罪」。他還再次向那些犯下如此罪行的神職人員發出嚴肅警告,並且重申教會仍然會支持愛爾蘭主教,以及與當地政府密切合作來解決這宗案件。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愛爾蘭政府一個獨立委員會經過三年調查,發表了一項長達七百五十頁的報告,指出在一九七零至二零零四年的逾三十年間,僅首都都柏林的天主教教會開辦的學校、工廠及孤兒院等地,發生了多起神職人員虐童事件,至少三百二十名兒童遭到性侵犯,近一百五十名牧師是直接當事人。

報告提到了不少令人震驚的內容。比如,一名接受調查的牧師承認曾對一百名兒童進行過性侵犯。有的牧師還說,他一個月要和兒童發生兩次性關係,已經有二十五年的歷史。

報告還稱,愛爾蘭警方與教會密謀串通,掩蓋了大量的虐童事件真相。「很多警官都將牧師當做特權階層來看待,員警只會向大主教提出這些事情,但是卻不去實際處理。」報告稱,這些大主教這麼做是為了「保守祕密,避免醜聞傳播,以及保持教會的名聲和財產」。

愛爾蘭虐童案曝光重要節點

據愛爾蘭媒體回顧,下面這些事件是愛爾蘭虐童案逐漸曝光的重要節點:一九九四年六月,天主教神父布倫丹蘭克.史密斯認罪,承認在貝爾法斯特涉及十七項猥褻五名女孩和兩名男孩。教會為了庇護他,把他「窩藏」在愛爾蘭和美國的教區。但是最後他在英國被捕。當年十一月,傳教士阿爾貝.雷諾茲辭職,他以此向總檢察長施壓,並和政府部門勾結拖延引渡史密斯。

一九九五年七月,前祭壇男孩安德魯.馬登成為公開揭露受到神父性虐待的第一人。教會付給馬登三萬五千歐元,讓他保持沉默了三年。後來馬登站出來指控神父,但愛爾蘭大主教康奈爾不予認可。

一九九六年二月,愛爾蘭廣播電視公司披露了一些女孩在克里斯廷巴克利和聖文森特工業學校等教會管理的學校中遭受虐待的事件。一九九八年一月,教士佩恩被指控在都柏林性虐待八歲男孩,但他僅被判四年監禁。一九九九年三月,神父肖恩被指控性騷擾、強姦二十九名男孩等六十六項罪名,隨後他在監獄中自殺。

一九九九年五月,愛爾蘭教會機構建立一個賠償委員會和一個真相調查委員會,調查虐待兒童案件。

另一報告:愛爾蘭全國三萬多兒童受虐待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愛爾蘭政府一獨立調查委員會發表報告披露神職人員虐童事件。
圖為都伯林一大主教向兒童性虐待的受害者道歉。(AFP)

另據二零零九年五月英國《衛報》報導,愛爾蘭調查虐待兒童委員會日前公布了一份歷時九年、長達二千五百多頁的調查報告,從上世紀二十年代到八十年代在該國的二百五十多家天主教機構中,共有三萬五千名兒童遭受過暴力和性虐待。不少孩子被打斷骨頭,男童受到性侵犯的情況更為普遍。孩子們和奴隸沒什麼兩樣,毫無人權可言。

報告指出,「大部分天主教機構都牽扯其中,虐童之風蔓延,成為教會內部的『潛規則』。神職人員對兒童恣意進行體罰,孩子們終日生活在恐懼之中,不知道下一秒鐘會不會遭受到毒打。」

在這些少年感化院、學校和救濟所中,孩子們沒有一絲人權可言,他們被當作犯人和奴隸,強姦和毒打成了家常便飯。在許多教會學校中,毒打成為了一種高級別的儀式。「男孩子們更多的受到性侵犯,而女孩子們則是被毒打,他們甚至利用各種工具來增加孩子們的疼痛感。」

報告公布當天在都柏林的一家酒店舉行了新聞發布會,但是當局禁止二十名受害者出席,引發了會場外民眾的強烈抗議。一位受害者代表在酒店外對媒體表示,「他們曾經把我們當成畜牲一樣對待,即便到了現在仍然如此。如果我們敢進入會場,就會遭到員警的逮捕!這是天大的恥辱!報告中所謂的『建議提起刑事訴訟』只不過是對那些暴行的粉飾。」

性侵兒童遍布歐洲

愛爾蘭司法部的報告,給全球帶來巨大震動,受此影響,歐洲很多國家的受害者也紛紛站出來,為自己多年前遭受的虐待申訴。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日,在下令調查一周之後,荷蘭天主教會就已收到三百多人投訴曾遭神父性侵害,侵害時間橫跨一九五零年代至一九七零年代,「大多數案件發生在全國各地的寄宿學校」。到三月二十日,投訴案件上升到一千一百宗。

除此之外,奧地利、西班牙、瑞士及教宗的家鄉德國,亦陸續爆出天主教會性侵兒童的指控。以德國為例,在最先爆出性侵犯醜聞的柏林凱尼修斯教會學校中,已經有五十名以前的學生站出來揭發兩名神職教師對他們進行過性侵犯。

其中一名姓氏以字母R開頭的教師,他被指控侵犯和誘使多名男學生進行了性行為。「當時學校裡有過關於揭發這位教師的書信往來,並最後導致了這位教師在一九八一年離開了學校。但這位教師被調到了哥廷根繼續從事教育工作,現在我們已經知道,在那裡他還對女學生進行過性騷擾。」參與調查的勞厄律師如此說。

另一名名字以S開頭的教師被指控對學生進行了性虐待,他經常用皮鞭抽打學生裸露的臀部。在多人揭發他的性侵犯行為後,他被調到另外一所耶穌會學校。驚人之處在於,這位教師在六十年代剛進入凱尼修斯教會學院任職時,就曾書面描述過自己有性虐待傾向。女律師勞厄說:「我感到十分不解的是,當時這位教師這麼全面詳細地描述過自己的性趨向,但卻沒有帶來任何後果。」

目前德國已有一百七十人出面指控遭到性侵害。有消息說,教宗本篤十六世在擔任慕尼克與弗賴辛教區大主教期間,其轄區多次發生神父性侵兒童案件,但當事人都未受到法律制裁,甚至有人指控教宗涉嫌提供住所給一名性侵兒童的神父接受治療,而他哥哥所在的雷根斯堡少年合唱團,也爆出虐待兒童事件。

儘管日前教宗對愛爾蘭教徒發表牧函,就當地神職人員性侵兒童醜聞向受害者誠摯道歉。不過,受害者團體卻對抱歉信感到失望,質疑教宗沒有承認教廷應負的責任。三月中旬,巴西電視台更是播出一段震驚世人的影片,畫面中,八十二歲神父巴波沙強迫十九歲輔祭發生性行為,性侵影帶的曝光為一連串的教廷性醜聞風波,再度投下震撼彈。

美國天主教區為性侵案支付十億美元

在歐洲掀起教會性侵案曝光之前,美國天主教會從二零零一年起就不斷捲入對神職人員性虐待的指控中。在二零零八年前有統計顯示,在總數為一萬一千宗的案件中,80%的受害者都是年輕男性甚至兒童。美國各天主教區為性醜聞案件所作的賠償已經超過十億美元。

據美國媒體調查,在一九五零至二零零三年之間,有二百八十名後來被起訴性侵男童的神父,曾經被分配到洛杉磯教區的一百多個教堂工作,當地一九八三年當值的神父中有11%後來被起訴。最讓人驚駭的是神父喬罕(John Geogh an Jr.),他在三十年裡性侵男童案不斷,但每次都是調職了事,累積到最後受害者達到一百三十人以上,年齡最小的僅四歲。

香港也曾發生此類案件。二零零三年,名為劉嘉兒的神父被控十二年前性侵犯一名十五歲的男童,這是香港首例神父因性侵害遭判刑的案例。

二零零一年在波士頓,一神父因長期對一名男童施行性侵犯被判入獄十二年,他有時甚至在教堂內犯罪。《自由時報》曾評論說:「做為一個80%以上民眾具有基督教信仰的國家,二零零一年的醜聞真正是『動搖國本』,美國的信仰危機一觸即發。」文章還說,「當一個自認為是社會道德的守護者,而被民眾普遍視為信仰支柱的機構,卻被揭露出犯下最為人所不齒的罪惡,還百般袒護犯罪者的時候,人們心中倒塌的不僅僅是教會的殿堂,更是信心。」◇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