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韓國最大有機農場主人柳謹模專訪

?"
柳謹模在蔬菜大棚中。

土壤好,蔬菜生長健康就沒有病蟲害;不撒農藥,蔬菜的表皮不受破壞,蔬菜的味道以及新鮮度就持久。


給年齡最大的山羊餵白菜葉子,柳謹模自己也啃一口。

國國內最大的有機農場「丈岸農場」場長柳謹模,在從事農業生產的十三年期間,創造了有機栽培蔬菜的神話。現在「丈岸農場」取得的「韓國首創」的頭銜已經足有一百多個了,業界已經形成了一種共識:「丈岸農場」做的一定是韓國首創的。

「丈岸農場」打破了原有的經過中間商銷售的慣例,而是將蔬菜通過郵局包裝後直接銷售,「丈岸農場」首創了親環境產品(環保型綠色產品)、蔬菜包飯節日、蔬菜包飯公園、包飯用蔬菜博物館等(韓國人習慣用新鮮蔬菜包住米飯或其他菜餚同時食用,這種蔬菜也叫包飯用蔬菜或生菜)。

到目前為止,來「丈岸農場」參觀過的人數已達到二十餘萬名,農場職員已經超過兩百名,培育出來的包飯用蔬菜達一百餘種之多,農場還創造了年銷售額達一百億韓元(約八百八十萬美元)的神話。

「丈岸農場」www.ssamnhub.com,位於忠清北道忠州市薪尼面馬水理,從首爾市驅車一小時三十分左右就可以到達。偏僻的農莊裡可以看到大型的組合式建築、菜園,以及外表看似平凡的物流倉庫。辦公室門上方的牌匾書寫著「菜根堂」,這或許是主人要表達這裡是蔬菜的根本之地的意思。

嚮往大唐古風 打造長安神話

柳謹模場長說自己是一個有些「特別」的人。農場建築從外面看似普通,但是室內則是另一番景象。會議室裡面配有最高級的音響,牆上依次掛著幾百張唱片,有個角落裡還有一個洋酒儲存庫,牆上貼著大幅的社訓:「藝術、熱情」。看到這些不免讓人懷疑這裡真的是培植生菜的農場嗎?採訪前他放了幾首經典歌曲,同時還為我們倒了一杯珍藏了二十年的特製香茶。

「事實上我們農場之所以叫『丈岸農場』,是因為我希望我們農場能像唐朝鼎盛時期的文化藝術中心長安一樣,成為蔬菜種植領域的中心。」「丈岸農場」中『丈岸』雖然是丈夫的意思,但是他的韓文發音和長安的發音是一樣的。

他很有自信地說:「我們要用藝術來培植蔬菜,『丈岸農場』的蔬菜在韓國是最好的,在世界上也是最棒的。」

有機農業界的「三星電子」


一九九八年開館的丈岸蔬菜博物館,展示著和蔬菜相關的圖片資料以及實物資料。

總占地十三萬坪(約四十二點九萬平方米)的「丈岸農場」從規模上看,被譽為有機農業界的「三星電子」。六個大農場裡面總共有一百三十五個薄膜溫室。因為溫室太多,因此每個溫室都被標以號碼來營運。從展示與蔬菜相關的資料的丈岸蔬菜博物館,到處處貼有與蔬菜包飯有關的字句的蔬菜包飯公園,這一切讓「丈岸農場」成為了包飯用蔬菜的生產基地以及觀光基地。

「丈岸農場」藝術支援組分類作業區懸掛著巨型橫幅,內容是:「以不好的心態作業無法種出好的生菜,生菜的味道不好,顧客一翻臉我們的藝術生產也就走到了盡頭。」

「丈岸農場」將蔬菜的生產、分類、包裝都視為藝術,去年農場在物流倉庫舉辦了聲樂音樂會,同時物流倉庫的旁邊還有一個「丈岸畫廊」,直接收集的三百多幅畫作在這裡展示。


在陽面的丘陵地帶有柳謹模非常珍惜的寶物:六年前用有機蘋果、杏以及柿子等製成的有機農食醋。

在農場中央正南方向的丘陵一帶置有二百多個大缸,這裡是農場重要的有機食醋的保管倉庫。在它旁邊有一個「栗樹農場」的養牛場,每頭牛有五坪(約十六點五平方米)左右的活動空間,牛隻吃的也都是有機飼料,地上鋪的稻草也都是有機無污染的。

說話間,柳謹模起身拿來了一個酒杯和一個酒瓶。他往酒杯裡倒了些食醋,又倒了些溫水,然後輕微的晃動了起來。「這是二零零六年製作的滿五年的用無農藥杏子做成的食醋。食醋的時間越長,人體就越容易吸收,這種食醋的吸收率是普通食醋的四至五倍,味道極佳。」

此時新鮮杏子的香味兒已經從酒杯中散發出來,讓人迫不及待地要品嚐一口。「曾有人讓開出任意價碼買走這種食醋的生產方法,但是我沒有賣。我是喜歡思考、重視哲學的人。沒有錢一樣可以吃飯,這世上的美麗並不一定非要用錢來成就。」

他在六年前製作的無農藥食醋要在今年四月份開封,他想等到滿七年後再正式出售。

依循祖先耕作方法自創名品

「五月六日早晨十點鐘,在南部生長的高度為八公分的梗厚的生菜」,他用這句話給出了名品生菜的基準。通過數百次的種植、品嚐、移栽、收穫,他終於研究生產出這種生菜,他給這樣的名品生菜的定價是每一點五公斤售價十萬元韓幣(約八十八美元)。

但是,他表示明年要生產更貴的名品生菜,價格定在一百克二十萬元韓幣(約一百七十六美元)。大致估算一下,這樣的話一片生菜就要韓幣一萬元(近九美元)。最高級的生菜要把傳統的生菜種子在當年九月份播種下去,經過精心培育,這樣的生菜冬天的時候菜葉枯萎,至來年春天重新發芽,三月二十五日是收穫的時間。戰勝了七個月寒冷的生菜只有十天的收穫時間,十天後將不再出售。

在被問到特意讓生菜死掉然後又讓它重新發芽的過程是不是發生了某些營養轉換,柳謹模回答:「這是祖先們已經發現了的方法,我只不過是再發現後進行了一些分析而已。我六輩以前的祖先寫過一本栽植蔬菜和水果的書,我讀了那本書,我只是將包飯用生菜的培植技術向世界最好的方向推進,集這些技術之大成並將它們製成名品。」

超越固有觀念和界限

事實上,柳謹模也不是一路坦途走過來的。他從沒想過要當農民,在首爾良才洞的花市做過租賃花盆的生意失敗,欠下了一身債。十三年前,他欠的債超過十億元韓幣(約九十萬美元)。所幸在妻子的幫助下展開務農的生活。「那時雖然難過得想死,但是再難再累經過一段時間以後這一切都能解決。」

白天他在忠州租的農田裡種菜,晚上他就會跑到首爾農水產物交易市場「Garak市場」去。他一周至少會往返首爾五次以了解經商之道。經過一年的調查後,他決定在今後的人生中從事包飯用蔬菜的種植工作。但是有機農蔬菜的銷路很難找到。他利用晚上的時間在首爾的蔬菜包飯飯店尋找銷路,每天的工作都要後半夜才能結束,那段時間他每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

「我用我的信譽擔保來做這件事情,因此我不想操之過急,我想創出名牌兒。雖然很難但是我一直沒有放棄那樣的夢想與希望。」「不能使用農藥,在種植蔬菜過程中最難的就是和雜草與蟲害的戰爭。用機械將雜草除淨後,不出三天雜草又茂盛的長出來了。心裡面不止一次想過就用一次除草劑吧,最後我還是拋棄了這樣的想法把心平靜下來了。為了防止蟲子的禍害,我把溫室的溫度調高,蔬菜因此而死掉的情況我也碰到了多次。」

在其他的農人將蔬菜交給農水產批發市場或是中間商人的時候,他卻要翻地重新播種。把好好的作物弄死,他不得不承受周圍鄰居的指責與批評:「把東西賣出去不就行了嗎?他整天腦子裡在想些什麼呢?」

首創了包飯用蔬菜的禮盒,為了保持蔬菜的新鮮,柳謹模開發了特殊的包裝袋將蔬菜包裝後拿到市場去賣。由於沒有先例,這些「國內首創」初期遭遇周圍的人否定:「世上哪有這樣的瘋子把蔬菜包裝起來賣?」但他沒有因此而放棄,漸漸的,從幾乎沒有訂單,到消息傳開後銷售額不斷攀升。開始通過郵局郵遞銷售的第一年,銷售額就達到約五千萬韓元。

土壤和水有機循環

經歷過各種各樣的痛苦,終於有了回報。柳謹模的產品在一九九八年通過了「親環境無農藥品質認證」,兩年後他的產品又獲得了親環境農作物中最高等級的「有機農產品認證」。此後為了培植出最好的生菜,他依舊不斷地進行努力。在農田裡撒上一些酵素,再撒上玉石、木炭灰以及麥飯石等。一年之內農場會將三百噸麥飯石以及農家肥混合後撒到地裡,這樣始終保持著良好的土壤結構。

所使用的水都是將地下岩石水首先泡在盛有玉石以及麥飯石的水池中,經過如此足夠時間的處理後,再澆灌蔬菜。農場直接生產農家肥以取代化學肥料,這種肥料由吃無農藥蔬菜養育的牛的糞加木渣、米糠、芝麻水等發酵而成。製作農家肥的倉庫留有一些窟窿以保證空氣流通,發酵過程中施以高溫以除去有害細菌。這樣經過六個月的發酵而製成的農家肥沒有任何異味兒。


用有機農飼料飼養的牛。「丈岸農場」的牛也享受特別待遇。地面鋪的草以及牛吃的蔬菜都是用有機無農藥方式培育的。

「用玉石和麥飯石調製的水我也喝,牛也喝,同時還被用來澆灌生菜。田裡面產出來的好的生菜供人食用,不太好的餵牛。牛吃完後排出來的糞便又被做成農家肥後撒在田地裡面。這就是我們農場的有機循環方法。」

用有機方法培育的白菜做成泡菜,其味道和保存時間是普通白菜的兩倍。「土壤好蔬菜就可以很好的防禦蟲害,這是由於耕種的方法本身就具備防蟲害的因素,拿人來比喻,就好像這個人天生身體素質就很好。蔬菜生長健康就沒有病蟲害,不撒農藥蔬菜的表皮就不會被破壞,這樣蔬菜的味道以及新鮮度就持久。」

「要想培植出優良的有機農作物就要抵抗住金錢的誘惑,發現生蟲子的蔬菜不要撒農藥,要直接拔掉。有人說反正也沒人看到偷偷的撒上農藥就可以多賺幾千萬元,對我來講就算是能多賺上億元我也不會那樣幹,良心上過不去。」

認證無數,健康輸出


農場種植的無農藥蔬菜。

作為「丈岸農場」誠信經營的回報,去年「丈岸農場」國內首家獲得了海外HACCP認證。同時包飯用蔬菜獲得了美國USDA/NOP以及歐洲IFOAM認證,同時農場也成功的建設了包飯蔬菜的GAP物流中心,對INNO-BIZ企業認證以及經營革新中小企業認證的挑戰也均獲成功。

從今年四月份開始包飯用蔬菜將被出口到海外,並夢想著將不需要沙拉醬其固有的味道就十分鮮美的韓國的包飯蔬菜推向全世界。在連獲國內第一紀錄的同時,他又給自己設定了新的目標:「我們今後的目標是培植出能增強人體健康的蔬菜。」◇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