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逝者如斯

?"
(Getty Images)

子曰:「逝者如斯,不捨晝夜。」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里特說過:「人不能兩次跨入同一條河」,因為「所有事物都是流動的。」赫拉克里特經常用Logos來代替「神」一詞,Logos在希臘語中有理性、理念、宇宙普遍法則之意。他還說過:「神是白天也是黑夜,是冬天也是夏天,是戰爭也是和平,是飢餓也是飽足。」這裡他所提到的「神」顯然不是神話中的神,而是支配著整個宇宙眾生萬物的普遍法則。

物質的循環與流動,便是這宇宙普遍法則的表現之一。而芸芸眾生的生老病死,同樣是宇宙中永恆的物質循環與流動中的普遍現象。蘇東坡在〈前赤壁賦〉中留下了:「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挾飛仙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的千古不朽之句。蜉蝣是春夏之交生在水邊的小蟲,生命短暫,古人謂之「朝生暮死」。文中藉此嘆息人的生命之短暫猶如蜉蝣寄生於天地,人的生命之渺小猶如滄海一粟。為自己的生命之短促而感到悲哀,為長江的無窮無盡而由衷羨慕,表達了希望自己能夠與飛仙一同遨遊,相伴著明月永世長存的美好願望。

就連歷史風雲人物曹操,在赤壁橫槊賦詩時也感嘆:「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更不用說黛玉葬花時「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的悲慼了。可見感嘆人生苦短乃是古往今來英雄豪傑、才子佳人共同的心頭之痛。以曹公之強、東坡之才、黛玉之貌,終不免風流雲散,浪花淘盡英雄,也休怪天縱英主如秦始皇、漢武帝者,那麼熱衷於求仙修道了。

然而若以宇宙宏觀的視角看,這世上的每一個生命無非都是三界範圍內被佛家稱之為「輪迴」的物質循環洪流中的一滴水而已。作為這浩浩洪流中的一滴水,芸芸眾生必然隨這洪流而來,又隨這洪流而去,生命絲毫不能自主,也不得片刻之停留。因此在佛家看來,這三界內的眾生都是很苦的。要想從中解脫,「挾飛仙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除非你不再是這輪迴洪流中的一滴水,那只能是生命在修煉中昇華,就如修煉界說的那樣,「走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我們都是這三界內物質循環洪流中的一滴水,要想讓自己不再隨波逐流,唯一的辦法只能是讓自己的生命通過修煉得以昇華,就如同水加熱到沸點後昇華為氣體一樣,從此化為天上的一朵白雲,身隨魂夢飛,來去無牽掛。

「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人間的物換星移,滄海桑田,對於天上的悠悠閒雲來說,無非只是彈指一瞬間。因此過去在修煉界有「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的說法。其實是不同空間的時間差異所造成的。

被稱之為「輪迴」的是三界範圍內生命與物質流動的循環,然而這個「輪迴」並非是宇宙中物質循環的浩浩洪流之全部,而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小小一部份。超出它的範圍,應該還有更大的循環,再超出,還有更大的循環,當然那個時間之長就絕非人類可以想像的了,否則佛家又何必用「劫」的概念來計算時間?

「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這裡的「天上」並非一般人認為的「天空」的概念,而是指超越世間的更高層次,比如宗教中說的「極樂世界」、「琉璃世界」等神佛所在的世界。與那些時空相比,我們人類的時間過得飛快,我們居住的空間也小得可憐,所以在那些世界來看,我們無異於「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世人的生命之短暫與渺小可謂是微不足道了。然而因為神佛慈悲於人,所以才有神佛下於世間,傳法度人之事。

當年的釋迦牟尼、耶穌、老子就是來人間傳法、傳道,度人的。可是因為世人都在迷中,這些大覺者不能以其佛、道、神的真實面目出現,所以在當時的世人眼裡無論是釋迦牟尼、耶穌還是老子,他們的形象與一般人無異,並沒有我們今天在廟裡看到的高大金身。這些大覺者在世間與常人的差異,表現在他們所傳授之道理與眾不同,高明玄妙。他們還能夠手到病除,但也只限於信徒,這也是釋迦和耶穌身邊有大量信徒的原因之一。

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六日,美國國會眾議員在國會大廈以四百一十二票贊成,一票反對的壓倒性票數通過了第六零五號決議案。國會眾議員在議案中對過去十年來僅僅因為個人信仰而遭受中共持續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表示同情,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脅迫、監禁及酷刑折磨,釋放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新澤西州國會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在眾議院投票前的發言中談到:「在法輪功學員和平請願十年之際,許多人還不清楚中共自一九九九年起發動的針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遭遇是令人震驚的:首先中共毆打他們,然後酷刑折磨他們,騷擾他們,強姦女學員,還把法輪功學員送入勞改營或者洗腦班,而且誣蔑和羞辱法輪功學員。記錄在案的有至少三千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大智大勇,是和平的使者。再次感謝羅斯‧雷婷恩女士提出這一決議案。」

六零五號決議案獲得通過當天,議案起草人羅斯‧雷婷恩議員在投票前陳述說:「(中共)系統殺戮法輪功學員,以獲取他們的器官,這殘忍得幾乎令人無法想像。」

她說:「這似乎讓人無法理解,如此的暴行竟會發生在二十一世紀,其殘酷程度可與羅馬帝國皇帝把基督徒扔給獅子吃掉相提並論。」

古今中外的歷史一再證明:強權永遠無法戰勝善良的人們對神佛的信仰。即使是在當年羅馬帝國的全盛時期,羅馬的暴君依然無法戰勝那些善良、和平、堅忍的神的信徒,更何況當今天怒人怨,搖搖欲墜的中共邪黨政權?中國自古就有「天人相應」之說,汶川地震、雲南大旱、暴風雪、沙塵暴、毒奶粉、毒疫苗、地溝油……這一切天災人禍都是邪黨暴政招致的後果,也是上天對世人的一再警告。

孔子曰:「逝者如斯,不捨晝夜。」 逝者,去者也。電視劇「紅頂商人」的主題歌〈去者〉唱道:「無奈何,青春逝去;無奈何,江山真易改。鐘鳴鼎食散一朝,空守昨日財。」今天中國正在發生的這一切,預示著中華民族即將翻過歷史上最最黑暗的一頁,腐朽的舊時代正在飛速逝去,一個翻天覆地的大紀元正在龍行虎步向我們走來!(因篇幅有限,略有刪減。)

2010年3月28日◇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