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抄襲大國無法成為超級大國

      日本歌星岡本真夜的事務所周一(四月十九日)晚向日本各傳媒發送了有岡本簽名的傳真,表示同意上海世博會申請使用岡本舊曲作為世博曲《二零一零等你來》的曲調。

《二零一零等你來》四月一日起,作為上海世博會開幕倒計時三十天隆重推出的主題曲音樂片在中國各地電視台播出。

但播出後幾天中國網路上開始流傳該曲是盜用岡本真夜的《不變的你就好》。

無獨有偶,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主題曲《我和你》也曾被網民指出是抄襲之作。

《我和你》由中國著名作曲家陳其鋼專為奧運創作,在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晚的開幕式上一唱而紅,但隨後有網民指出,該曲與二零零五年中國國內音樂人鄧偉標出版的一首叫《無覺》的音樂,旋律實在很像,懷疑有抄襲之嫌。

抄襲之風

上海大學文學院歷史系教授朱學勤在接受BBC中文網的採訪時說,抄襲之風在中國盛行並不是一個偶然事件。

他認為這是相當長一段時間以來,中國人滿足於物質財富的增長,而在文化創造方面陷於停頓和停滯狀態。

他說,這不僅是上海世博會主辦方和作曲者值得反思的問題,更是主管中國文化和精神產品生產的部門需要反思的問題。

中國是一個擁有幾千年文明歷史的國度,聞名世界的四大發明更是說明中國人所具有的無與倫比的聰明才智和創造力。但是,為什麼會淪落到連一首世博會的主題曲也要抄襲別人的東西呢?

朱學勤認為,這不是整個民族的創造能力在消退,而是創造能力客觀還存在、卻受到了某些具體的主管部門的打壓造成的結果。

的確,許多年來在中國凡是有獨立思維和獨創精神的東西經常被視為出格、另類、反主流而被當局屏蔽和封殺。

只要看看中國的電影產業就可略見一斑,像《盲井》和《活著》等這些曾在國外獲獎的中國影片大都是在國內遭到封殺的有別於主流意識型態的影片。

而像《建國大業》和《孔子》這些得到中國政府精心打造的所謂大片卻成為主流文化產品而大受推崇。

文化豬玀

抄襲之風盛行的深層原因是與壓制個人表達意願的文化體制和政治體制有關。在這種體制下,人們已經習慣了不用自己的頭腦去創造東西,什麼都是拿來主義好,因為這樣既省事又保險。

但是,人們忽略了一個關鍵的問題。那就是一個靠抄襲建立起來的超級大國是站不住腳跟的,表面的光鮮掩飾不了內在的膚淺。

朱學勤說,中國現在位居世界第二經濟大國,可以說是坐二望一。但中國作為一個經濟巨人,卻是一個文化豬玀。

他說,作為孔子的後代,四大發明的傳人,中國人現在只能夠生產襯衫和最廉價的運動鞋,但卻拿不出一個像樣的文化產品,這是會讓世人恥笑和看不起的。

朱學勤認為,這種局面只有在整個政治體制的轉變之後才能發生真正的改變。

(原載BBC中文網)◇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