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封侯者的冊封令和保護傘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商學院教授

     星期四是學校的頒獎典禮,美國學校繼承了歐洲的學術傳統,這天出席典禮的教師都要穿自己母校特色的畢業服,黑色長袍加上各種各樣顏色的罩子(hood)和方帽,在體育館內列隊等待,準備給優秀學生頒獎。如果你看到兩個教授罩子的顏色是一樣的,你就知道他們是校友,是從同一個學校畢業的。


圖:中土的竊國者們,又有了新的通行證和保護傘。最新的商業祕密規定使權貴集團與民眾爭利的行動,更加直接了當,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被放在國家安全的保護傘之下。圖為今年三月北京人民大會堂內的安全人員在值班。(Getty Images)

黑長袍中的文化傳統

在美國學校裡,學生只有畢業那天才會穿上黑色長袍,照相留個影,以後就不再穿了。所以人們往往都租借一天,用完就還。但如果你在學校教書,那每年至少有兩天是需要重新披上黑袍的,一次是頒獎或反思典禮(Convocation),一次是畢業典禮(Commencement)。

這些禮儀上的事兒雖然瑣細,但人們都很認真對待,行政人員更是不厭其煩的提醒,別忘了穿衣戴帽。通過這些禮儀,社會的文化傳統就一代代留傳下來了。記得八十年代北大畢業的時候,沒有長袍和帽子,也沒有校長頒獎、頒發畢業證,大家就那麼隨隨便便的走上大禮堂的前台,拿回文憑了事。同班同學穿上皺巴巴的西裝,在圖書館前的大草坪上合了個影,以資紀念。畢業二十年時,有人把這張照片翻了出來,掃瞄了一下,變成數位式的發給大家,引起懷舊者們一片的唏噓。

世界規則和中國規則

等候頒獎的時間蠻長,人們就三三倆倆的聊天兒。身後恰好是會計系的教授哈里森,他常去法國,對歐洲比較熟悉,就問他歐洲國家的財會和美國有什麼不同。哈里森說,兩者基本一致,現金是現金,資產歸資產,所不同的是在資產負債表上,歐洲人把固定資產放在前面,現金放在後面;美國人把現金和流動性強的資產放在前面,固定資產放在後面,如此而已。

大家聊到中國的會計系統,我說不是十分了解,但據熟悉的人講,現在中國企業也都廣泛採用國際通用的雙入帳系統(double-entry)、也叫複式會計制度,以跟國際社會接軌。但同時具有「中國特色」的,是他們記著兩筆帳,一本給自己看,一本給政府看。最近知情的朋友說,還不止兩筆帳,許多公司甚至有三筆,一筆給政府看,一筆給中國公司自己看,還有一筆給公司的海外總部看。做帳做到這個份上,還能大行其道,中國社會運作的詭祕,可見一斑。能把三本帳同時做好,不竄味兒,不混合,不洩露,需要相當大的本事。花在這裡的精力多了,花在正道上的自然就少了。

複式簿記制度始於十三世紀的歐洲,它被視為一個根本性的創新,是資本主義體系的基石,是把財富的創造和記錄專業化、數量化的方法。複式簿記可以自行檢測系統中的錯誤,幫助人們準確的記述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對這種會計體制來說,其實還不只是這種記帳法,對任何簿記和記帳體制都是一樣的,那就是負責記帳的人們,必須以真誠和誠實做為第一要務。偏離了這個原則的任何做法,除了欺騙別人,還玷污了這個系統的優秀名聲。

中共喉舌常有這樣的怪論,許多海外華人也不假思索的全盤接納,那就是這個世界的規則是美國或西方定的,對中國不合理,所以我們不該承認。其實,西方制訂的規則,就如同西方文明的其他精華一樣,沒什麼種族和地域的屬性,任何人都可以採用,可以發揚光大。比如西方的古典音樂,在歐美只有很小的聽眾群,在亞洲的人群裡,喜愛、學習古典音樂的人的比例,肯定比歐美要高。費城一家斯坦威(Steinway)鋼琴行的營銷副總就對我說,世界上今後幾十年製造的鋼琴,一定會以亞洲消費者的口味為導向。

如果國人不去合理的接受、正面採用、進而發揚光大人類的任何知識遺產,就永遠沒辦法走向世界前列,五毛黨「趕超美國」的怪論,就只是一廂情願的夢囈。更有甚者,如果不採納先進的世界規則,卻反其道而行之,就只能與先進國家漸行漸遠。中國國資委最近出台的《中央企業商業祕密保護暫行規定》,就是這樣一個歷史的倒退。

開倒車的央企商業祕密保護

中國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國資委)最近發布《中央企業商業祕密保護暫行規定》,該規定將從企業戰略到財務的諸多信息,均定義為商業祕密。也就是說,央企的幾乎所有信息都可列入國家機密,從而,獲取了這些國家機密的人,會受到國家安全機構的懲罰。據說,這些東西是中共為了「防止堡壘從內部被攻破」而炮製的。

規定中最荒謬、也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對商業祕密的界定。在中共眼裡,「商業祕密」是指任何「不為公眾所知悉、能為央企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並經央企採取保密措施的經營信息和技術信息」,其中包括「戰略規劃、管理方法、商業模式、改制上市、併購重組、產權交易、財務信息、投融資決策、產購銷策略、資源儲備、客戶信息、招投標事項等經營信息」。

據悉,規定已於三月底生效。人們不難看出這個規定的出台,與高度政治性的力拓案不無關聯。但荒唐世道出現的這件事,其荒唐之處在於,「管理方法」、「商業模式」之類的商業管理知識,是任何人都不能申請專利、壟斷或獨家占有的,它又如何可以稱之為「機密」呢?企業的「產購銷策略」,一旦與上下游的企業接觸,就立即公之於眾,又如何可以繼續保持成為「商業機密」呢?

「產權交易」更是這樣,美國政府在出售手中因為刺激經濟而持有的花旗銀行的股票時,必須事先通告,讓市場有所準備。山姆大叔不僅不敢「保守機密」,連交易意圖公開晚了,都會惹上法律的麻煩。中國國企的「產權交易」要保密,是為了誰能受惠呢?

正常社會的人們,不難看出規定的背後,獨裁者驕橫恣意的嘴臉。人們都知道中國的央企在什麼人的手裡,被什麼集團控制。對私人企業、合資企業、外資企業來說,它帶有極大的偏見和公然的歧視,在公然剝奪其合法權益。

在精英的巧取豪奪如此猖獗的今天,居然敢出台這樣的「規定」,說明掠奪者的掠奪已經進入公開化、最後的階段。古人云,竊鉤者誅,竊國者侯;今天中國百姓說,「餓死膽小的,撐死膽大的」,誠哉斯言。◇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