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色魔吞噬中國

?"
AFP

政府的默認和中共官員的帶頭「表率」,造成中國人的性觀念驟變。現在的中國是「土包子開花」,比西方的性解放更厲害,離婚率急速上升、愛滋病快速蔓延,整個社會的道德正在迅速淪喪中……

《鄭州晚報》報導,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清早,晨練的王大爺在鄭州某路上,看到路邊一個人蹲在路上,並很快就離開了。他走近一看,發現一個剛出生的孩子裸躺在路上,老人趕快脫下衣服將孩子包著,並在附近找到三名巡防隊員。巡防隊員循著路上的血跡找到了一所中學,男嬰的生母竟是一名初中在校學生,而嬰兒的父親也是一名未成年學生。

這樣的事在大陸並不罕見。近年來大陸媒體紛紛報導,兩周長假的十一「黃金周」變成了「墮胎黃金周」,墮胎熱的「弄潮兒」大多是未婚或不足二十歲的青少年中學生。然而最讓醫生們瞠目結舌的還是這些學生的行為和想法。

一位軍隊醫院婦產科醫生回憶說,一天她接待了兩對高中男女生,其中一名十六歲的女孩要做人流。四個孩子有說有笑,毫無顧忌,那女孩居然還「老練」地砍價:「我們是學生,費用方面可不可以優惠一點?還有,請你小心點,可不要感染了。」在她們看來,「有男朋友而不發生性行為會被別人瞧不起的,如果懷孕了更能證明自己能力好,無所謂的,我們都這樣幹。」

據二零零七國家相關部門的統計,中國每年有近五百萬例未婚流產手術,其中50%是青少年,也就是說每分鐘就有五名少女進行不安全流產,最小的只有十三歲。

大陸人性觀念的巨變

前年網絡上流傳一段視頻:一名十九歲高中女生露出乳房斜躺在課桌上,一群男生輪流揉搓女生的乳房,一名男生拿手機拍攝了全過程,包括女生的笑聲。類似這樣的「摸奶門」、「脫褲門」在大陸中學裡經常可見,這不得不讓人震驚於中國社會性觀念的巨變。

二零零七年七月,中國人民大學性社會學研究所公布的《中國人的性行為與性關係:歷史發展二零零零~二零零六》調查報告稱,「二零零六年,約四分之一的中國成年男女曾跟不只一人發生過性行為。」曾潛入妓院臥底、被稱為中國性學第一人的人大教授潘綏銘在報告中聲稱,中國的「性革命」基本成功。中國人的婚前性行為在增加,二十五至二十九歲的男、女有過婚前性行為者比例分別高達72.2%和46.2%;性關係趨向多伴侶,三十至三十四歲的男、女有過多個性伴侶者百分比分別是45.8%和17.7%。

《人之初》雜誌在二零零七年十月在網上對大學生的問卷調查顯示:進入大學前,美國大學生處男比例為34%,處女為25%,而中國大學生卻有79%的人保留了童貞。而一旦進入大學,中國大學生假期發生一夜情的比例攀升至33%,且有近兩成的學生性觀念開放,對3P和情愛錄像等特殊性行為均表接受,六成女生不介意「親熱」時不用避孕套,超四成學生特別關注老師性隱私,表示知道身邊有同學跟教授或助教「有染」,不過,近七成人仍對校園戀情保持信心,認為能在學校找到配偶。

中國人民大學倫理學與道德建設研究中心編製的《二零零五至二零零六全國公民道德狀況調查問卷》,對北京、上海、哈爾濱、南昌、海口、重慶、蘭州、鄭州、昆明、大連十個城市不同年齡、職業、學歷的近六千人調查顯示,僅有15.3%的人認為婚前性行為不道德,要「堅決反對」;12.8%的人雖認為婚前性行為不道德,但可以「理解」;32.7%的人則認為,只要真心相愛,婚前性行為無需指責;還有28.8%的人把婚前性行為畫入「個人隱私」而不加評論。

對於婚外戀,有近一半人認為「是一種不道德行為,堅決反對」,26.3%的人給予「理解」,15.1%的人把其歸為「個人隱私」,「不受道德譴責」,還有極少數人持「認同」態度。

中國性產業占GDP的5.5%

對於上述調查報告的準確性,由於沒有其他資料來源,這裡我們權且用來參考,但生活在大陸的人,可以從自己所見、所聞、親身經歷,以及媒體、網站上的資訊,見證中國人性觀念的急速變化。

以手機為例,中國現有近兩億手機上網用戶,占互聯網網民的一半多。在手機的WAP網站中輸入「瘋狂」、「性愛」,馬上就能搜索出兩萬多個色情網頁,若輸入「成人」、「激情」,則能看到四十萬個相關網頁。點擊進去,赤裸裸的男女胴體,毫無遮擋的色情圖片,以及淫穢不堪的視頻,全都呈現在手機螢幕上,隨時隨地散布著黃毒。

在五千年的中華文明傳統中,中國人對待性關係一直都是很嚴肅正統的,只有在結婚之後才能同房,結婚時,必須「一拜天地」,讓上天大地認可他倆的結合,「二拜高堂」,讓雙方父母同意他倆的婚事,「夫妻對拜」,在所有親朋好友的面前,兩人立下誓約:互敬互愛,白頭到老。即使在中共執政的前三十年,無論政府、社會、單位、家庭和個人,中國人對婚外的性交都是嚴厲排斥的。

然而如今卻是色情遍地。在武漢,三陪小姐一度公開要求申領就業證,在廣東至東莞,沿途的山間別墅形成了蔚為壯觀的「二奶村」,別墅中多為港商包租的妓女;在山西太原,公開登記的歌舞廳曾一度達到五千家,其密度堪稱世界之最……曾以「皇甫平」的筆名發表過一系列政治評論、被稱為「中國第二次思想解放先聲」的《人民日報》記者周瑞金,在二零零六年初就提出《兩會代表不妨議議地下性產業》,據他調查,中國有性工作者約四百萬人,二零零五年產值達到五千億元人民幣。他說:「有人認為我的資料是最保守的,真實的資料應該要多出十倍。」


《人民日報》二零零六年初調查,中國有性工作者約四百萬人。有人認為真實的資料應該要多出十倍。(AFP)

二零零五年二月美國國務院發表的《二零零四年度國別人權報告》中認定,中國有一千萬性工作者。經濟學家楊帆則推測,性產業在中國帶動的年社會總消費額高達一萬億,相當於GDP的5.5%。「性產業」包括直接從事性服務的「賣淫業」;從事間接性服務(如性表演、色情按摩)的「色情服務業」和性用品和色情品業(如黃色錄像)。二零零六年三月,黑龍江人大代表遲夙生在人大提案中,建議將「賣淫嫖娼合法化」,此前,包括蕭瀚、潘綏銘、李銀河等學者,都公開發表性產業「非罪化」、同性戀合法化等呼籲。

中共官員腐敗淫亂 上行下效

是什麼因素推動了中國人的性觀念發生如此大的改變呢?最主要原因無疑是政府的默認和中共官員的帶頭「表率」作用。自從一九八零年代以來,大陸各地政府都批准、開業了很多賓館、飯店、歌舞廳、酒吧、夜總會、俱樂部和各種按摩理療場所,表面上這些娛樂場所是合法經營,但深入進去就不難發現裡面的「色情祕密」。儘管中國政府經常舉行「掃黃打非」的治理活動,但人們都知道,這些活動只是走走過場,掩人耳目,大陸娛樂場所的背後都有公安等官方後台在支撐保護傘,如果政府真的堅決取締,那些色情場所怎麼可能存在下去呢?

進出這些娛樂場所的人,除了生意人外,絕大多數是政府官員,因為中國的「權錢一體」的制度,決定了生意人要想掙錢,就得買通政府官員。中國社會如同金字塔結構,廣大民眾作為金字塔的底部,很多事都在模仿和追隨上面那些地位高的「領導者」。如今在紅旗掩蓋下的黨國要員們,卻是一群以貪污、淫亂聞名的急先鋒,連中共紀檢委都承認,絕大多數縣級幹部都存在「生活作風問題」,其實,在中共地區級、省級、中央級幹部中,淫亂問題更加隱晦、更加突出。

唐太宗曰:「君為源,民為流,源不正而欲流清,不知其可也。」近年來曝光的一系列高官貪腐案中,95%的貪官都包養情婦。從北京市原市委書記陳希同、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成克傑、江西省原副省長胡長清、公安部原副部長李紀周、雲南省原省長李嘉廷等,到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前市委書記陳良宇、國家統計局原局長丘曉華、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原局長鄭筱萸、北京市原副市長劉志華、天津市檢察院原檢察長李寶金、海軍原副司令員王守業等,這些白天在台上「講廉政、講道德」的官員,晚上就「聲色犬馬、縱情享樂」去了,他們的言行無疑將上行下效的社會引向了深淵。

更有甚者,江蘇省建設廳原廳長徐其耀擁有一百四十六位情婦,玩起女人來不管老小,情婦中還有一對母女;重慶市原宣傳部長張宗海在重慶的五星級飯店裡,包養漂亮未婚女大學生十七人;海南省原紡織局長李慶善撰寫性愛日記九十五本;四川樂山市原市長李玉書的二十個情人年齡都是十六至十八歲,年齡竟小過自己的女兒;而自殺身亡的常德市政協委員巢中立在遺書裡提到,他和兩千多個女人上過床。

無奇不有的是,被稱為「二奶書記」的安徽省原省委副書記王昭耀,與其小舅子安徽省宣城市原市委書記楊楓共用情婦,楊楓還運用MBA知識管理其「情婦團隊」;被稱為「五毒書記」的湖北省天門市原市委書記張二江,與一百零七個女人有染,加上妻子,共「一百零八」將;最近曝光的重慶市公安局原局長文強,在掃黃打非的旗子下幹的都是流氓式的勾當。

媒體學者為性亂吶喊助威

中國原本是個性觀念正派保守的國家,近些年來在搞活經濟的幌子下,各類黃賭毒瘋狂出現。比如大陸有道菜叫「人體盛」:把食物放在裸體的女人身上,人們就坐在裸體女人身邊吃飯。有人評論說,如此淫亂之風,較之環境汙染、有毒食品、黑心假藥等更為嚴重,色情已成為中國最大的社會公害。

色情圖文由早先的街頭刊物小報,逐漸登上政府媒體和各大網站,比如在新浪、搜狐、網易等門戶網站裡,性技巧、性挑逗、性愛寶典、一夜情、一夜性等詞彙遍地都是,連新華網、人民網、中新社等政府網站,也公開以各類美女情色圖文招攬讀者,中國互聯網的集體泛黃一發不可收拾。

電視上一度不分晝夜的播放性藥、壯陽廣告,不但有知名笑星和專家助陣,甚至少兒動畫片裡也反覆插播壯陽廣告,以至於百姓們斥責「廣電總局是色情泛濫的罪魁禍首」。文藝作品更是走在宣揚性亂的前列,從早期描寫婚外戀、三角戀到如今宣揚一夜情、亂倫、不倫之愛。張抗抗所寫的《情愛畫廊》,描述的是一個藝術家與一對母女瘋狂的肉慾沉淪,該書一個月內銷售突破一百萬冊;張藝謀電影《滿城盡帶黃金甲》也因描寫亂倫而飽受爭議。

令人驚奇的是,中國社會的性泛濫、亂性、亂倫之風竟然得到專家學者的認同。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研究員李銀河,不但呼籲「一夜情權利」、「亂倫非道德化」、「同性婚姻合法化」,還力挺換妻換偶、不反對雜交等。二零零四年底,諾貝爾物理獎獲得者、八十二歲的楊振寧與二十八歲在讀研究生翁帆登記結婚,這樁「爺孫配」的畸形婚姻,卻受到官方的大力支持和宣傳。

於是,在特權階層、媒體輿論、影視文藝、專家學者不正當的引導下,特別是由於無神論的影響,中國人視道德為可有可無的空虛之物,人們肆無忌憚的幹著各種壞事。由於沒有道德的約束,中國社會正在走向全民性亂的歧途,從孩子到老人,人人都被潮流帶動著,不知不覺的被捲入性革命行列,以至於很多華僑感嘆:現在的中國是「土包子開花」,比西方的性解放更厲害,大陸離婚率急速上升、愛滋病快速蔓延,整個社會的道德迅速淪喪,以至於想找個純潔的姑娘都很難了。◇


在特權階層、媒體輿論、影視文藝、專家學者不正當的引導下,中國人視道德為可有可無的空虛之物,中國社會正在走向全民性亂的歧途。(AFP)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