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男女間的方圓

?"
Getty Images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中國古人講男女有別,男主外,女主內,男人剛強熾熱如太陽,女人婉約陰柔似月亮;男人沉穩如山,女人細膩若水。然而當今末法時期陰陽反背,男不男、女不女,性別認知錯亂……

話說: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世間諸事皆有一定的規章限度。孔子曰:「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在漢字體系裡,一個男子的子字,加上一個女子的女字,就組成了「好」字,因此,男女交好是人類的正常狀態,如果是孤男、獨女、男男、女女,其卦象就不吉了。

中國已進入剩男時代

唐代名醫孫思邈說得很明確:「男不可無女,女不可無男,無女則意動,意動則神勞,神勞則損壽……強抑鬱閉之,難持易失,使人漏精尿濁,以致鬼交之病。損一而當百也。」不少人有正常的色慾之心,但沒有條件,於是強行壓抑,結果導致各種病變。

在正常社會裡,男人與女人的比例大約是一百零三比一百,俗話說,人間「有剩菜剩飯,無剩男剩女」,每個人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另一半,所以性壓抑在中國數千年來基本上都不存在。

然而自從中共五十年代逼迫婦女充當「生十個孩子」的「英雄媽媽」,從而導致人口大爆炸,最後不得不在八十年代搞「只能生一個」的計畫生育。為了生個兒子養老,很多人只留下兒子,把女胎流產或拋棄了。據中國官方統計,目前中國九十後的孩子,男女之比為一百二十三比一百,實際情況更糟。中國人大調查顯示,早在二零零七年中國已進入「剩男」時代,男性已比女性多出三千七百萬人。再過二十年,至少十分之一的男子將成為光棍,正常的生理需求無法滿足,這無疑是社會動蕩的巨大隱患。


中國人大調查顯示,早在二零零七年中國已進入「剩男」時代,男性已比女性多出三千七百萬人。(AFP)

性放縱釀苦果

古人知道,「房中之事,能殺人,能生人,故知能用者,可以養生,不能用者,立可致死。」於是,道家的房中術在中國廣為流傳。房室生活必須有節制,這是人們的共識。《黃帝內經》明確反對強力入房和醉酒入房,並指出,「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勢必弄得「半百而衰」,未老先衰。孫思邈尤其反對「兼餌補藥,倍力行房」,這將「精髓枯竭」甚至「推向死近」。元代李鵬飛在《欲不可縱》中指出,房事過多過濫會使真元耗散,髓腦枯竭,腎虛陽痿,耳聾目盲,肌肉消瘦,齒髮搖落。消渴病(糖尿病)及各種虛損病,也大多與房勞捐傷有關,更嚴重者會命同朝露。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那些美女盈後宮的皇帝,由於沉溺酒色,淫逸無度,很多都做了英年早逝的短命鬼。比如東漢十三個帝王中,四個因遺傳體質弱而在幼年夭折,六個只活了三十多歲,由此可見縱慾對自己對後代的惡果。

漢成帝劉驁學識淵博,也很開明,又逢太平盛世,上下和睦。然而他酗酒好色,趙飛燕、趙合德姐妹擾亂宮廷,使劉驁成為第一個死於春藥的君王。據說由於荒淫過度,劉驁得了陽痿,有方士獻上仙丹,每次一粒,功效如神,趙合德的芳心大悅。為了得到十倍的歡悅,她一次就叫劉驁吞下十粒,御床上顛鸞倒鳳,「笑聲吃吃不止」。然而到了午夜,劉驁陷於昏迷,好容易挨到天亮,有點甦醒,勉強下床時,一頭栽倒在地,急抬到床上,精液凶猛湧出,不能停止,褲子被子全被沾污,剎那間氣絕身亡。如今偉哥等壯陽藥盛行,其結局可想而知。

縱慾自取滅亡

古人把性生活當成夫妻感情交流的方式,強調兩情相悅。早在馬王堆漢墓竹簡《天下至道談》中就有:「先戲兩樂,交欲為之,曰智(知)時。」關於房事頻率,孫思邈提出:「人年二十者,四日一泄﹔三十者,八日一泄﹔四十者,十六日一泄﹔六十者,閉精勿泄,若體力猶壯,一月一泄。」

古人特別禁止在醉酒的情況下行房,「大醉之子必癡狂」。晉代詩人陶淵明雖有「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心境,但他幾乎天天醉酒,結果所生五個兒子皆智慧低下。雙胞胎兒子十三歲了,還分不清六與七孰大孰小,他感嘆說:「天運苟如此,且進杯中物」,殊不知正是杯中物害了他。

人類學研究發現,能製造金字塔的古埃及人智力高超,按照《聖經》記載,當時的猶太人由於智力相對劣勢,而給古埃及人充當了幾百年的奴隸。猶太人的平均智商達約一百一十七,可想而知當時埃及人是非常聰明的,然而由於混血交配、放縱奢侈等多種因素,如今生活在埃及那塊土地上的現代埃及人,已經不是古埃及人種了,人種發生了變遷,目前埃及人的平均智商只有八十四。

同樣的變種發生在近代日本人身上。上一代日本人的平均智商為一百零八,而年輕一代很多連簡單的數學題都不會。有人把這歸咎於近代日本男人的淫亂生活。日本的A片、「援助交際」、賣淫風俗業的昌盛,使人種素質發生了變化。目前這項調查還在進一步深入中。

近年來在對瑪雅木乃伊所做的醫學檢查發現,很多瑪雅城市莫名其妙地衰落下去的原因,很可能和疾病——特別是花柳病——的蔓延有關,因為瑪雅人對地球的細菌沒有免疫力。人們知道,把梅毒帶進歐洲大陸,是阿芝克人和印加人對西班牙人的報復。這種新型疾病同幾百年前橫行一時的黑死病一樣,使死亡席捲了歐洲和亞洲。

節制方能養生

佛教認為性愛是由無明所造成的一種執著的行為,僧人選擇了放棄欲望所帶來的執著而進行五戒的修行,斷除欲念,獲得明心見性。普通人放不下欲望,但節制欲望則是人人都能做到也應該做到的。

談到養生,《黃帝內經.素問》開篇就談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於陰陽,和於術數,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今時之人不然也,以酒為漿,以妄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滿,不時禦神,務快其心,逆於生樂,起居無節,故半百而衰也。」彭祖曰,「上士別床,中士異被,服藥百裹,不如獨臥。色使目盲,聲使耳聾,味使口爽,苟能節宣其宜適,抑揚其通塞者,可以增壽。」

男女有別 各司其職

全世界只有共產國家才強調男女一樣,其實男女有別不但為歷史所證明,也被現代科學所證實。男人剛強熾熱如太陽,女人婉約陰柔似月亮;男人沉穩如山,女人細膩若水。為形象說明男女的大不相同,有人戲稱: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比如男人情緒苦悶時格外需要獨處,以便忘卻煩惱、整理思緒;然而苦悶的女人則喜歡藉由談話抒發心情,與他人分享內心世界,從對方的聆聽中感受到關懷。


男人剛強熾熱如太陽,女人婉約陰柔似月亮;男人沉穩如山,女人細膩若水。(AFP)

中國古人講男女有別,男主外,女主內,男字由一個田字和一個力量的力字組成,意為男人在田裡幹體力活;女字是個象形字,既像母字去掉兩點(匿藏兩乳),又代表一個跪坐著、雙手溫文的放在胸前的女人形象。

不過按照《周易》的說法,目前末法時期是陰盛陽衰的時代,很多女人的主元神是男的,很多男人的主元神卻是女的,於是人們經常聽到的話是:他(她)怎麼男不男、女不女的?整個世界出現了陰盛陽衰、性別認知錯亂的狀態。

道德是天定的規章 不可逾越

關於道德與性約束之間的關係問題,一直是宗教信徒與無神論者最大區別之一。無神論者由於不承認在人類之上還存在著管理人類的高級生命(佛道神),而道德正是高級生命為人類生存確立的規範。神規定人只能和自己的配偶發生性關係,其他的性交就被神視為淫亂。在所有正統宗教中,無論民族文化差異如何,「萬惡淫為首」都是傳統人類社會共同的道德理念。


神規定人只能和自己的配偶發生性關係,其他的性交就被神視為淫亂。(AFP)

翻開人類歷史,那些未能成功對性道德加以約束的民族,最後都被歷史所淘汰,無論是古巴比倫、古希臘、古羅馬,或者是瑪雅文明,全都如此,也就是說,如果歷史上人類不約束性行為,也就不會有今天的文明人類。

三千八百多年前,巴比倫城以其豪華壯麗著稱於世,世界上第一部法典《漢謨拉比法典》就刻在一根高二百二十五米的黑色玄武岩柱上,後來的希臘、羅馬文化都深受其影響。史書記載,尼布甲尼撒二世時,巴比倫的「空中花園」成了奢華和淫蕩的象徵,許多神廟裡都充斥著妓女。由於縱慾的結果,男子體質急劇下降,全國性病流行。西元前五百年左右,波斯國王幾乎沒有遇到任何抵抗就占領了巴比倫,西元前二世紀,古巴比倫被沙漠徹底摧毀。

史學家們評論說,同樣的淫亂悲劇發生在古希臘和古羅馬。比如當時羅馬有個卡拉卡拉大浴場,可同時供二千三百人入浴,男女混雜,淫亂的事層出不窮。羅馬不但有妓女節,還有同性戀節。從火山淹沒的龐貝遺跡中發現,那裡一是妓院多,二是酒店多,連窮人都嫖妓,春宮畫比比皆是。羅馬後期同性戀和嫖妓成風,人們貪圖享受,迴避家庭責任,不生不育。羅馬帝國在經歷四次瘟疫以及戰亂後徹底崩潰,使得歐洲文明在一千年後的文藝復興時期才得以恢復活力。

據《聖經》記載,「上帝見人在地上罪惡很大,終日所思想的盡都是惡。」於是決定用洪水毀滅世界,潔淨地上一切的邪淫和強暴,僅將按照神的旨意生活的諾亞一家八口留在方舟中。

在中國歷史上,因為淫亂、亂倫導致國家毀滅的教訓也很多,是凡出現大肆淫亂的王朝終究毀於淫亂。以史為鑒,人們不難看出當今中國性泛濫所面臨的危機。何以解脫?唯有重建道德而已。◇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