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磚家一闢謠,大家馬上逃」

?"
二零一零年五月六日,龍捲風、冰雹和暴雨襲擊中國西南部城市重慶一百零三個區縣鄉鎮,圖為重慶墊江縣周嘉鎮,村民的房屋被大風摧毀。(大紀元資料室)

城市可以消失,人本可以不消失。然而,多大的理由能大於幾十萬條人命呢?明明可以預報救人,卻不告訴人民!

文 ◎ 九天劍

謝創此名言的網友允許我借來做題。

先按順序列個表: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二日海地發生規模七點三地震;一月十四日美國加州東部一天內發生九次地震;二月二十七日智利發生規模八點八大地震;三月四日台灣高雄、屏東交界處發生六點七級地震;三月二十一日冰島火山開始噴發;四月六日墨西哥北部發生芮氏規模七點二地震;四月七日印尼發生規模七點八地震,泰國發海嘯預警;四月十日唐山發生規模四點一地震,北京有輕微震感;四月十二日西班牙南部發生芮氏規模六點二地震;四月十四日青海玉樹規模七點一地震;四月十六日台灣東部連發十三起地震;四月十七日墨南部海域發生芮氏規模五點一地震;四月十九日瓜地馬拉發生規模五點六地震;四月二十一日澳大利亞西部金礦區發生規模五點二地震;四月二十二日薩摩亞群島附近發生規模六點二地震。

這是今年初以來,上得了「檯面」的地怒。這麼頻,這麼廣,好像歷史上不多。難怪某大陸官網驚呼:頻繁地震二零一二真的來了?

二零一二到來是無法抗拒的,這沒什麼大驚小怪,只是二零一二來時會什麼樣,天塌地陷,還是四方平安?

歷史在哭泣

其實,天象反觀的是人心。不信沒關係,我來說說看。

最服人的是歷史。三十四年前的七月二十八日夜,土地爺一翻身,瞬間收走了二十四萬多條鮮活的人命(官方數字),唐山,一個中等城市消失了,然後,方圓幾百公里的大城市,房子空了,人全睡到地震棚了。四十歲以上的北京人、天津人今天提起來還心有餘悸。

唐山地震資料圖片

   
一九七六年唐山地震景象。

   
一九七六年唐山地震景象。

隨著時間的銷蝕,人們淡化了記憶。然而二十九年後,唐山作家張慶洲的長篇調查《唐山警世錄》更驚人地揭祕:「震撼世界的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唐山大地震,震前曾被準確地預測出來了。」

這就是說,城市可以消失,人本可以不消失。然而,多大的理由能大於幾十萬條人命呢?——明明可以預報救人,卻不告訴人民?說起來荒唐可笑、可恨、可鄙! 

「四川北部為搞防震已經鬧得不可收拾,京津唐地區再亂一下可怎麼得了?北京是首都,預報要慎重!」說來你可能不信,這就是當時距北京僅二百公里的唐山不發布預報的原因——政治原因,用現在黨的流行語就是維穩!說此話的不是小小老百姓,是中共國家地震局領導梅世蓉副主任,或許也算個專家。

今天的人們聽起來,好像這有點聳人聽聞,當時就是那麼發生的。而當時有沒有預報呢?《唐山警世錄》告訴我們: 

絕大多數監測點都發現了不同程度的臨震異常,而且至少有十幾個點向上級單位發出了短期臨震預報。

「二十六日那天,國家局來了十五個人,當時主持地震預報工作的梅世蓉副主任沒到。國家局的同志聽取了整整一天的彙報後,傳達了梅世蓉的意見。」

梅的意見就是「北京不能報」。

把梅副主任嚇垮的「四川鬧」究竟有多誇張?互動百科是這樣介紹的:

一九七六年八月十六日二十二時六分,四川省松潘平武發生了規模七點二地震。由於地震前,四川省地震部門做出了較好的短期和臨震預報,有關部門和地區採取了強有力的防震抗震措施,使人民生命財產及社會經濟的損失大大減輕。

此次地震的預報成功,贏得了中外地震界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讚譽,在人類防震減災史上寫下了光輝的篇章,成為四川人民和廣大地震工作者的驕傲。

這就是被梅副主任說成鬧得不可收拾的四川省松潘—平武大地震前的預報,而且是兩次規模七點二大震!幸虧報了,「鬧」了,因而只死亡四十一人,重傷一百五十六人,輕傷六百餘人,沒有震後無人收拾(屍)!不知道梅副主任後怕到出冷汗沒有?

如果把人命放在黨命上方那麼一點點,結果就是松潘而不是唐山。今天還健在的松潘平武父老鄉親,實在應該慶幸當時你們面對的,是對黨性集體失憶的四川地震工作者而不是梅副主任。試想後者若在唐山大震前同樣失憶官身黨性一次,堅持預告唐山人民,必將名垂千古!

其實,還有一九七五年二月四日遼寧海城規模七點三的強烈地震的成功預報。


震後的遼寧盤錦大橋。

四日十時三十分,省政府向全省發出電話通知,並發布臨震預報。據估計,海城地震預報拯救了十萬餘人的生命,避免了數十億元的經濟損失。

今天繼續哭

之所以翻出這些陳年舊帳,是因為眼前,就在兩年前,還是四川,那個叫汶川的99%國人都不知道的小地方,一夜轟鳴,震撼世界!相同的是,既有專業的、又有民間的預報層層上傳,不同的是,最終那比唐山小得多、總人口只有十萬六千的地方,還是死了近七萬人,傷三萬多人。很不幸,這一次,官員牢記黨性。您說,三十多年過去了,他們是前進了呢,還是倒退了?是智慧了呢,還是愚昧了?是更人性了呢,還是更狼性了?

也別說絕,四川德陽市地震局主任科員潘正權就是例外。震前一個多月他就根據確鑿的證據——無數專業徵兆,層層上報十幾次,而上級單位集體無語。震了,死人了,省地震局地震預測研究所長程萬正哭了。因為他看過潘正權的報告。可哭過之後,程所長告訴媒體:汶川地震,我們沒有收到任何預測資訊。

這種撒謊臉不變色不是個案。當年國家地震局汪成民為救唐山人民於震前,也曾在局長門口貼大字報抗議其知情不報。

潘正權準確預報了汶川大震,卻面臨被退休,還差點被扣上反黨和白專(文革時期用來指專注於學術研究而不關心政治的人)的帽子。而眾多的「磚家」、官員,震後照樣搓麻、買車、作報告。建議大家到Google香港搜搜,看看〈潘正權預測了汶川大地震〉一文,你會為汶川數萬屈死冤魂難過得吃不下飯!

我們苦難命賤的中國百姓啊!天災易躲,不知還有什麼人禍會隨時落到我們頭上?我們就不必說一水之隔的地震大國日本了,政府是怎樣幫人民防震!想想都讓人心酸。

天象對著人心,我堅持這個說法。你看看潘正權的自述,就知道,天不降罪於我們,可能嗎?只是可憐了父老鄉親,上天無意拆分,大地無法分割,犧牲無辜蒼生就成為必然。

人類的歷史總是在輪迴。二零一零年剛過了不到一半,老天似乎又開始寵幸幾個地方,其中包括我國。

雲貴百年大旱,玉樹規模七點一大震,甘肅能見度幾乎為零的強沙塵暴……如果加上頻繁死人的礦難、大面積的口蹄疫、各地歹徒像商量好了似的狂殺兒童,你會看到一個越發奇怪的中國。

以前你聽說過地陷嗎?

據四川新聞網報導,五月三日凌晨,隨著「轟」的一聲巨響,宜賓市長寧縣硐底鎮石埡村「大彎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到了四日中午,坑口直徑擴展到約四十米,深不見底。這個巨大的「天坑」已是七天來的第二十六個坑。


地陷現場,大坑深不見底。

無獨有偶,四月二十三日凌晨,廣東梅州也出現了一處地陷,由最初的十平方米左右擴散到了近四百平方米,「已經投進去接近四百棵大樹了,但到目前為止仍猶如『石沉大海』,估計地陷至少有九十米深!」

沒見磚家闢謠?因為他們也沒見過,闢也是瞎闢,按現在人民的覺悟,一定會引起「反」響,給黨添堵,所以樂得不說。

網友不哭

說到人民覺悟,我近日有個粗略統計。天涯社區有個天文專家對二零一二大劫難闢謠,回覆的千多條跟貼裡,雅損粗罵的網友比例超過99%,大多數意思驚人的一致,我試摘幾條如下:

菟兒公主:據說北京地震局剛說中國不會有大地震,玉樹就(逝者安息)……這次又說二零一二,天啊,難道這都是真的?

對不起反對無效:警鐘總是在磚家屁謠之後長鳴。

zhenhaoli870109:其實中國成為世界第一很簡單:只要中國的專家出面說說像美國、日本、德國這樣的國家沒有毀滅性災難,過幾天中國就成第一了~

虛井之桐:任何事情在得到官方否定前都是不可信的,任何消息在得到專家闢謠前也都是不可信的。

面具面具:磚家闢謠了?慘了,本來我不信的,現在我相信了……

角落的笨貓:磚家一闢謠這事兒就八九不離十了……

夢同白雲飛:什麼是地震專家——就是不能預報何時地震,但是能隨時預報不地震的傢伙。

我也和眾網友一樣,不明白磚家們受誰指使闢謠,本來對磚家們是極為尊重的,見得多了,逐漸的輕慢了,再後來聽說一些內幕,便轉而極為不尊重了。抱歉磚家,對學術,我們不專業,對良心,你們多數沒氣節。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五日一點二十二分,內蒙古自治區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發生規模三點六地震。在此之前不久,中共內蒙古自治區地震局,就內蒙古中西部地區的地震「謠傳」處理情況進行通報,要求有關地區和部門繼續開展闢謠和安撫民心工作。

四川五一二大地震發生前也出現了多次大自然的異常現象,專家也都出來「闢謠」說,不是地震前兆。

對上萬青蛙遷徙,當地電視台的解釋是,動物出來迎奧運等等。結果沒幾天,汶川就震了。

政府該哭

不能怪網友調理你們,「地震前的三個徵兆:一、井水異常。二、牲畜反應異常。三、專家出來闢謠。」並得出結論:「磚家一闢謠,大家馬上逃。」

公眾的不信任感完全出自你們本身,加上你們的奶媽政府。

再有就是政府的拙劣定位,抓了「傳謠六月十三日地震」的南京二十五歲女孩丁某、廣東兩學生不算,還自說自話的分析:

為什麼會產生謠言?

一、把一些自然現象,如由於氣候返暖果樹二次開花,春季大地復甦解凍而引起的翻砂、冒水等現象,誤認為是地震異常。

二、地震部門正常的業務活動,如野外觀測、地震考察、對某種前兆異常的落實、防震減災宣傳等,引起猜疑。

三、來自海外蠱惑人心的宣傳,或別有用心的造謠。

四、受封建迷信思想的蒙蔽而上當受騙。

其中三、四兩條是六十年來對百姓攻心戰屢試不爽的傳統口徑。沒人願意沾這兩條,沾上就等於站到了黨和人民的對立面。這叫恩威並重,時尚點叫黑白兩道。

荊楚網蔣光祥說得好:各地震局基本還沒有讓現時百姓信服的震前預報,或是只會在震後告知幾級,或是始終只會吹一個「不地震」的調子,給了民眾「專家就是用來闢謠的」疑惑。遇有小時候我們常被教育的、可視作地震前兆的異常現象,往往又簡單粗暴地斥責為「迷信」。

老百姓迷信一句話,無風不起浪,誰也不敢拿自己小命跟黨押寶,那虛頭八腦的闢謠,有譜嗎?還是看看那上萬排隊過街的蛤蟆、吃進四百棵大樹的地陷天坑,要來得更實惠。闢謠誰不會啊?用不著磚家,沒啥技術含量。

一九七六年大震,距唐山僅一百一十五公里的青龍縣房屋倒塌十八萬間,全縣四十六萬人卻零傷亡。當年毅然向全縣預告災情的青龍縣「一把手」冉廣歧沉默了二十多年說了心裡話,發人深思:「我也有老婆孩子,也有自己的事業。我心裡頭,一邊是縣委書記的烏紗帽,一邊是四十六萬人的生命,反反覆覆掂哪!不發警報而萬一震了呢?我愧對這一方的百姓。」

在那個年代,在黨性和人性中掙扎的千千萬萬官員,人性戰勝黨性的青龍冉廣歧、德陽潘正權、國家地震局汪成民等一小撮好漢雖屬異類,將永遠被人民和歷史記住;而寧可犧牲人命,也要保住黨權「穩定」和自己位子的一大撮孬種,雖然還活著,與行屍走肉何異?沒有人不知道他們不是為人民闢謠。

筆者曾寫〈虎年凶兆動九州〉,這裡,我想按照已經發生的天、地的事實,再小小預言一下人,供讀者把玩:

孟子云:「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想起一九七六那一年,天怒人怨地不服,導致一個集權朝代更迭,今年真是像極了一九七六,這回恐怕不僅是紅朝內訌了吧?不過,求您千萬別拿我的「預言」當真,免得勞煩磚家闢謠,還是見仁見智的好。◇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