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期指 不是賭場這麼簡單

中國人熱愛所有涉及金錢冒險的遊戲;「深滬三百」開市伊始便受到炒家的鍾愛,海外媒體甚至將其稱為「中國最大賭場」,但決定中國股市的因素不是市場,而是政策,財富和利潤通常是圍繞著權力核心……

文 ◎ 廖仕明

國的《金融時報》四月底以「中國最大的賭場」為題,報導了四月中剛剛開市的中國指數期貨交易。「成交量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期」,Newedge上海首席代表迪安‧歐文(Dean Owen)表示。Newedge是一家法國期貨經紀商,與中國中信集團(Citic)有一家合資公司。《金融時報》報導說,中國投資者熱愛新型金融產品。他們的熱情有時近乎狂熱,這解釋了為何在上海市場,新股上市時價格會一飛沖天,也解釋了為何本地股票基金在推出當日就能募集到數十億元人民幣的資金。

《金融時報》說對了一半,中國人熱愛所有涉及金錢冒險的遊戲,不僅僅是金融產品。這一點,在全世界各地大小賭場留下足跡的人都會獲得這樣的印象。即使是在歐洲一些小城的賭場內,你都可以輕易地找到中文標誌的各類服務,從中餐到酒類都有。

但指數期貨不是賭博,投資者也不是賭徒。更確切地說,中國的期指交易,可不是賭場那麼簡單。

期指交易短炒盛行

中國的第一個期指品種是「深滬三百」,以上海和深圳股市的三百種股票價格制訂的指數為基準,進行期貨交易。目前,這個期指交易推出交割期在五月、六月、九月和十二月的幾個品種,而且在開市伊始便受到中國炒家的鍾愛。

四月十六日期指首日開市成交五萬多手,總價值大約四百八十億人民幣。一個星期左右,日成交額增長到十四萬,總價值達一千三百四十億元人民幣。到上周末(五月七日)成交超過二十五萬手,價值達到二千一百七十億人民幣,超過了股市的成交量。

深滬三百期指的每手合約,價值是股指點數乘以三百元人民幣(約合四十四美元)。例如上周五月合約交易點數在二千九百左右,這意味著合約價值約八十七萬元人民幣。

指數期貨的設計,本意是投資者可以此對沖風險,降低大型投資者可能的損失。比如某投資者持有十億人民幣的股票,如果股價下跌將造成巨大損失,這時可以沽空一百手期指,涉及交易資金只有十二億左右,股市下跌的話可以彌補實有股票的損失,這就是所謂的槓桿交易。

也正是這個原因,世界各國股指期貨推出的時候,股市往往都會出現一段下跌行情。這是因為大批大型投資者都需要建倉沽空,以平衡所持有的股票。而期貨價格走跌,反過來又影響到股市實際股價的走勢。目前中國上海和深圳股市的走勢,也基本是這個路子。

當然,中國期指交易也有自己的特色。《金融時報》之所以把中國期指交易形容成「中國最大賭場」,正是因為中國期指交易短期交易量巨大。四月底每天十四萬手交易,收市時未平倉寸頭只有七千多手,上周五二十五萬手交易,周末未平倉寸頭大概兩萬手。一般外國期指交易,未平倉寸頭會超過單日交易量,而中國只有日交易量的5%到10%。顯示當天買賣的短期炒作嚴重。

中國特色不可忽略

如果沒有投機者瘋炒造成大量的交易額,對沖風險的成本就會增加。這類交易,在中國一定不會出現冷市,因為中國人本來就酷愛有刺激的金錢活動。

《金融時報》的報導說,第一批交易者大多是「來自浙江的富豪占據了股指期貨市場的大半壁江山,而他們中許多都是老練的大宗商品期貨交易者。」這段報導很容易讓我們想起近年在國內外瘋炒各類資金密集產品和資產的「溫州團」,他們從炒煤礦到炒房子,從炒藝術品到炒普洱茶,所以率先進入期指市場絕不令人意外。

不過我估計,溫州軍團這次有可能會在期指市場上損手損腳,而中國的期指交易中,將會形成一批中國的新富豪。這是因為,中國股市的決定因素不是市場,而是政策。利率、匯率、市場准入資格、產品價格(如石油)等等對市場影響巨大的因素,都在北京幾個人的掌握之中,而那幾個人的周圍,就有一個巨大的內部利益團體。

在所謂的資本主義國家,財富多寡圍繞著資金和貨幣的核心,距離貨幣和資金越近(如銀行)越容易獲利。而在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中,財富和利潤圍繞著權力核心,距離權力越近越容易獲利。

二零零二年,中國決定放鬆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浮動限制,北京決定之後半個小時,出現了數以百億的「異常交易」。而在股票期貨市場,資金槓桿的功能,將使其成為兌現「權力距離」的最佳工具。

賭場中,各類賭博的設計,贏錢概率大約是莊家51%到55%,玩家百分之45%到49%,這樣才能保證賭場有利可圖。但在權力介入的市場中,莊家贏率可以高達70%,而玩家只有30%。大家可以中國房地產市場為例,看看溫州炒房團賺了多少,而各地市政府又賺了多少。

在期指交易中,這個效應有可能在某個特定的時刻被充分放大。而且期貨交易是零和遊戲,必須是有人輸大錢才有人賺大錢。溫州炒團雖然有錢,又怎麼架得住這種中國特色?◇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