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泰北行(中) 中國士兵的辛酸血淚

?"
華文學校回中坡小學學生。

  九十二間樸實甚至簡陋的華人學校遍布泰北清萊省,在慘澹卻毫不懈怠的經營中,透露著海外華人堅不忘本的傳統精神。而碩果僅存的泰北反共老兵,也娓娓訴說著他們曾經寫下的斑斑血淚史。

天一早我帶上幾段錄影和照片坐上摩托車,匆匆在厚土覆蓋的山路上揚塵而去。山區隨處可見古木、野竹,清新的空氣讓人全身舒暢。行至山頂才發現原來瑤家座落在極深的山谷。據說早在國共之爭的百多年前,他們的祖先已由中國移居至這片安靜、平和、舒適的深綠山谷中了。

缺乏資助 華文小學經營不易

山頂的三岔路是交通要道,泰軍在此駐紮設立檢查站查稽毒品。當年山區的主要經濟作物——毒品,在政府嚴查、泰王推行改種茶樹與果樹計畫、以及國民黨與地方軍隊解散後,轉為地下交易品。在此遇到一位國民黨老兵的兒子——常永泰。談起作古的父親,他語帶自豪和唏噓。父親打日本、打共黨,時代讓中國人的後裔留在此,個中酸甜苦辣只有他們自己知道。雖然居住在泰國,華人子弟早說起泰語、用起泰文,但他仍牢記繼承並發揚中華文化,因此辦起了華文小學,叫「回中坡」小學。


華文學校回中坡小學師生。

四個班近一百名學生在簡陋但乾淨的校舍裡上課,其中一個班的學生們甚至得脫鞋才能進教室。孩子們白天在泰文學校放學後,五點到七點繼續在華文學校上課。設備雖然破舊但學生很認真,往往回到家時天早已全黑。

在這裡,窮人家的草屋隨處可見,雖深具特色但也讓人心酸。學校經營相當困難,學生學費一年約六百銖,扣除老師一個月約三千泰銖──僅夠餬口的工資後,學校只能靠到處籌錢繼續維持。校長希望廣大華人能了解辦學的艱難並提供資助,讓學生能有更好的學習環境。

校內有位老師叫王大榮,幾年前以販毒為業,如今改過向善拿著微薄的薪水從事教育工作。他說當初參加的販毒集團受共產黨資助,目的是從背後箝制國民黨的「反共救國軍」。
 
手裡拿著作古父親的證件,雷忠祥也是國民黨老兵的後裔。他希望自己村裡的華人子弟不忘中華文化,所以辦了一個華文小學,叫光中小學,字面上可以理解為光復中華或光復中華民族文化。光中小學師生不多,老師邊帶孩子邊教書,而校長室的設備也原始得讓人感慨。不同於茶房的光復高中多年來占有多數台灣黨派團體的資助,遠遠就能看到半山腰那修葺得現代且堂皇的校舍,這些華文小學沒有多少人資助及關心。他們希望外界能給予關注,讓更多孩子也能接受華文教育。

抱著孩子教書的老師。 校長辦公室。


和當地近百個難民村中約六十間華文小學一樣,這裡也掛著孫中山先生和蔣介石先生的肖像。他們始終記掛著這兩位中華民國的已故領導人,但不知現在祖國的領導人還記得他們嗎?校長室裡還有整個泰北九十二間華人學校的分布圖,其實也可算是華人區的分布圖了。圖上可看出華人子弟幾乎遍布整個清萊省,他們大多是國民黨軍隊以及逃難來此的百姓的後代。


回中坡小學校舍掛著孫中山先生和蔣介石先生的肖像。

訪問老兵還原歷史

當地一年四季氣溫都在二十多度,氣候溫和,泉水豐沛,適合栽種植物。茶在此早已取代罌粟花成為主要經濟來源,市場的產供銷鏈也臻成熟。為圖溫飽,當地人除了外出打工外,都會砍樹、燒山,想辦法種些茶來增加一個月幾千銖的收入。隨著台灣援建的公路開通,除貧窮人家外很多人都買起了摩托車搬運作物,而孩子們上下學仍需靠步行往返有相當距離的學校。

我希望按原訂計畫找些老兵還原當時的歷史,讓我抹去文字資料的浮華而更貼近當時中國士兵的辛酸血淚。搭上摩托車我向著高家寨的高大爹而去,他是碩果僅存的中國老兵。翻過溝過了坎後,我們循著土路到達了高家寨。高大爹熱情爽朗,當年因生活艱苦而使他心狠手辣,現在隨著年歲增長、時代變遷後人也和藹可親了。高大爹眼光漸遠,一邊思索著一邊打開了話匣子。


國民黨老兵高大爹(左)。

高大爹的大哥曾參與國民黨軍隊,後來被俘虜後參加了共產黨軍隊。他則是和父親與老百姓一起逃難到緬甸。民國三十八年聽說盟軍要發武器讓大家打回中國去,他便和父親領了武器加入部隊,當時他才十七歲。那時加入的是李國輝的部隊,屬於李彌的第八軍中倖存的一個團。原先第八軍的六萬人當時只剩一千人,因而在此重整殘部並招收百姓補充兵員。

高大爹說,緬甸政府軍隨後大力包圍他們,國軍雖彈盡糧絕卻不投降。「李國輝想辦法聯絡武軍山一位叫馬守一的生意人,希望同是中國人的他能令麾下三百多人的馬幫每人都退十發子彈給自己,他要用這三千多發子彈反擊緬軍。馬守一同意後,當晚李國輝召集人馬,告訴大家這最後的子彈每三發要能繳回兩個人頭,否則大家只有死路一條。彈藥的不足讓他們只能採用夜襲的辦法,領著悲壯的命令,士兵們慷慨赴死地朝駐守山頂的緬軍摸黑出發。結果卻意外地發現所有緬軍都睡著了,或許他們認為無彈無糧的中國兵在重重包圍下只有投降一途,所以放鬆了警戒心。中國士兵們上了刺刀摸黑屠殺,緬軍猝不及防無法招架,在死傷慘重下敗退而逃。」

來自台灣的祕密支援

「第八軍藉此迅速展開陣勢重新防守,也使馬守一決定供應他們五十馱的子彈。他說:『既然你有把握戰勝他們,子彈我負責供應。』李國輝大喜過望,他缺的就是彈藥,如今彈藥有了還怕什麼呢?於是他的部隊在當地迅速發展,也迫使緬軍敗走。」

高大爹回憶起共有三次撤台,第一次因敵不過獲共產黨增援的緬軍而撤;第二次只是表面假裝撤台;第三次則因內訌使台灣對某些將領產生不信任而被要求撤台。這次撤台使大部分的正規軍撤了,只剩一些更弱的民兵團,他們為了自己家鄉人的生存無法撤。緬軍知道後大喜過望,認為這些人絕非對手。豈料民兵團知道自己這些無根的人敗了就無處可逃,只有背水一戰,反倒越打士氣越旺、越打越堅強,最後反而成為一支強硬的部隊。後來國民政府便祕密將他們整編為兩個軍──三軍、五軍。

談起軍需問題,高大爹說,除了靠收稅及當地百姓支持外,後來台灣也有支援。畢竟這支戰鬥力不凡的軍隊是歸屬於台灣的,而它始終也是反攻大陸的一個希望。國際上台灣聲稱不承認這支軍隊,卻時常給他們命令及空投軍需。有一次台灣一架暗中補給的軍機被埋伏的三架緬軍戰鬥機包圍,為避免消息走漏,台灣軍機破釜沉舟同時向三方開火,結果四架飛機全部墜毀。

當時的泰國飽受中共指揮的寮共、泰共及馬共威脅,苦於無法解決問題下只好請這支國民黨的軍隊幫助消滅共產黨勢力。經過艱苦的拚殺,寮共、泰共逐一被消滅,而這些無家可歸的人最終得到了泰國政府的認同而獲得泰國國籍,也使他們能正式的在泰國生活。高大爹說,離開中國五十三年後他回去過一次,當地人說他要是早些回來就可見到一些親人了。他帶著一絲幽默說:「我要早回來一些,恐怕腦袋瓜都要被拿掉了,我是國民黨,你是共產黨,現在是兩黨互相交流,以前這種事,急是急不得的,急是要被殺頭的。」他的話不禁讓人想起共產黨當年清算和文革時的可怕。(待續)◇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