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的法治死了」

?"
近年來,北京當局對中國律師執業活動進行諸多管制,同時對執業律師的打壓也越來越嚴厲。(AFP)

中共對律師界發起整風運動,搬出諸多法條,以停業及吊銷執照等強硬方式,箝制律師的辯護言行,施行近年來最嚴厲的掃蕩。整個中國的法治制度,分明已走向回頭路……

文 ◎ 張海山

「全體立正!向後轉!齊步走!」

近來中共中央政法委對中國律師界發起「警示教育」,這一則極具嘲諷的貼文是網友對此整風運動的比擬。

近年來,北京當局對中國律師執業活動進行諸多管制,同時對執業律師的打壓也越來越嚴厲。中共司法部二月下發的《關於李莊違法違紀案件的通報》(以下簡稱《通報》)(司法通〔2010〕28號),要求各地律師協會以李莊案為例,在律師隊伍中開展「警示教育」,掀起了對律師界的整風運動;四月八日又發布《律師事務所年度檢查考核辦法》以及修訂後的《律師和律師事務所違法行為處罰辦法》;四月二十五日受控於司法部的全國律協常務理事會審議通過同樣對律師界進行嚴格管理的《律師執業活動年度考核辦法(草案)》。以上的政策和規定,在律師界引起極大爭議,被認為是近年來對律師界最嚴厲的掃蕩。

律師制度被掏空

被中共整肅的人權律師江天勇表示,「司法局兩個『辦法』出台後,很多律師感覺沒法做下去了,大家稱這是後律師時代的到來。」他解釋說:「過去不管法律如何有缺陷,但律師表面上還是可以根據法律條文來辦事,現在是你必須聽上面給你的指示,律師制度被掏空了,中國的法治死了。」


江天勇律師。


黎雄兵律師。

於這場對律師界的整風運動,北京律師黎雄兵表示:「這是這兩年來,中國依法治國原則遭到的重大挫折,應該說是走回頭路,一個倒退。」

失去律師執照五年的廣州律師唐荊陵表示,這次警示教育運動是對律師界的一次最嚴重的掃蕩。他說,「李莊的案件只是一個契機,背後有其推動的因素,最主要是這幾年律師對普通維權案件的關注越來越多,介入越來越多,對權勢集團起到了動搖和衝擊的作用,在這樣的情況下,官方採取措施保護自己的既得利益。」

福州、北京兩起處罰律師事件

近年來,有關管理部門在「維穩」壓力下,同時增加了律師代理敏感案件的諸多限制。最為典型的案例就是福州、北京兩起處罰律師事件。

福州市司法局以八年前、過了行政處罰時效的「洩密行為」為由,解散了福建法煒律師事務所。據稱此處罰涉嫌報復陷害該所代理「福建網友誹謗案」。


唐吉田律師。

在四川瀘州中院審理一起法輪功學員的案子中,任代理律師的北京律師唐吉田和劉巍,五月七日也被北京市司法局吊銷了律師執照。

唐吉田律師表示,「這些違法者對律師群體比較敵視,甚至有一些極端的行為。現在你做業務只要不按照它給你劃好的線去做,危險會隨時發生。」

要律師配合乖乖聽話

《通報》提出,律師要「協助司法機關準確打擊犯罪」,引發了廣泛爭議。

浙江京衡律師集團主任陳有西接受其他媒體採訪時表示,打擊犯罪是納稅人供養的公安、檢察等公權力機關的職責;律師的存在是為了防止打擊犯罪中出現冤假錯案,維護司法公平正義,從這個角度配合國家機關維護法律秩序。

唐荊陵說,「現在要把律師當作公訴人,要求協助司法機關準確打擊犯罪,這很荒謬,完全違背了律師職業定位的基本倫理。」他認為,律師不會因為這個通知而停止關注公眾性的、維權性的社會問題。官方短期可能到達一種冷卻效應,但卻不能扭轉律師維權的大勢。

江天勇表示,這種從上到下官方強行推行的整風運動不得人心,現在,連過去比較溫和並與體制政策保持一致的律師人士也怨聲載道了。

司法部自訂法規處罰律師

據業內人士分析,按照四月八日中共司法部發布的《律師事務所年度檢查考核辦法》(下簡稱《辦法》)規定,不合格律師事務所將面臨停業整頓處罰;代理重大案件、群體性案件情況被納入考核範圍。然而,根據中國《律師法》規定,司法行政部門具有依法對律師、律師事務所有監督指導的職責,但是並沒有規定其可以對律師事務所進行年度檢查考核和評定等級。

二零零八年司法部在自行制定的規章《律師事務所管理辦法》中,規定律所應當接受司法行政機關的年度檢查考核,並可吊銷其執業許可證。在《辦法》出台前,習慣性做法是由司法行政部門對律師事務所進行年度考核,由律師協會對律師進行年度檢查。《辦法》將習慣性做法上升為法律規範,不僅細化了司法行政部門的監督職權,更為處罰律師事務所提供了法律規章層面的明確依據。

有分析指出,律師協會已經徹底淪為司法局控制律師的工具。

《辦法》迫使律師需對政治更加敏感,要小心的保護自己。有人調侃,當年上海的人權律師郭國汀參與許多敏感案件,上海司法局苦於無法可依,連哄帶騙的弄走了郭國汀的律師執業證。現在明頒法典,主管機關可以名正言順的處理任何不聽話的個體。

最終,司法部最大!

修訂後的《律師法》第四十七條規定,律師事務所有違反本法規定的行為的,由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門處罰;而《辦法》卻改變了《律師法》的規定,將對律師事務所的處罰權由省級司法行政部門下放到了設區的市級或者直轄市區(縣)司法行政機關。

《律師法》第四十八條規定,律所可以向上一級司法行政部門申請覆議,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然而,《辦法》第二十一條卻規定,律師事務所對考核結果有異議的,只能向考核機關申請複查。

《律師法》並沒有規定律協對律師進行年度考核的職權。但《全國律師協會章程》中則規定了律協經政府機關委託,進行律師事務所、律師的年檢註冊工作。

《辦法》第十九條規定,律師事務所最終是否能夠通過年度考核,不僅取決於司法行政部的審查,還要取決於律師協會對該所律師的審查。但最終的決定權由司法行政部門掌握。

「群體性案件」成考核重點

近年來「群體性案件」「敏感案件」頻發,律師也從幕後走向前台,甚至在案件中扮演重要角色。在此次《辦法》發布之前,司法部和全國律師協會曾發布的多個文件,用以規範律師及律師事務所承辦群體性案件。

此次出台的《辦法》,不僅將「群體性案件」納入對律所的考核範圍,使其作為一項評定標準上升為部門規章,而且規定了相應的罰則。這意味著律所在代理群體性案件方面將面臨更大壓力。

意在阻止為法輪功辯護

中共政法委是鎮壓法輪功的直接責任單位,司法局隸屬於政法委管轄,目前中共政權對律師界加強嚴管,與越來越多的律師站出來為法輪功辯護有關。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七日,石家莊市中級法院對法輪功學員王博一家二審開庭。來自北京的李和平等六位律師,不顧中共的阻撓,以一個律師群體出現在辯護席上,首次當庭為受害法輪功學員所做的無罪辯護,令中共驚恐。

六位律師當庭做出《憲法至上,信仰自由》的聯合辯護意見,從法律角度指出:一切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審判和量刑都是非法的,一切參與抓捕、拘押、審判法輪功學員的組織和個人都是在犯罪。律師們在法庭的無罪辯護,引據翔實、論理清楚,令在場人員震驚。


滕彪律師。


高智晟律師。

當庭法官和公訴人幾次對律師施以人身威脅,庭後法警又公然毆打正在退場的滕彪律師。

為王博一案作無罪辯護,是大陸繼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三次上書中央、站出來公開為法輪功辯護後的又一義舉。此後,越來越多的正義律師勇敢地站出來為法輪功學員發聲。

律師:迫害法輪功是違法

律師辯護說,按照中國現行的法律,也沒有任何一條能給法輪功學員定罪;強加的「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也不成立,因為構成犯罪的四個要件缺少三個,根本不構成犯罪。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沒有傷害任何人,沒有犯罪客體。真相不會傷害人,只能糾正人,沒有任何社會危害性,無犯罪的主觀要件。官方說不出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破壞了哪部法律的實施,無犯罪的客觀要件。最高法、最高檢的司法解釋違反《憲法》和《立法法》,不能成立,不是依據。《憲法》明確規定信仰自由。中共媒體炒作法輪功是邪教,但法律並沒有認定。因此,不能給法輪功定罪。中共政權迫害法輪功是違法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