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北韓是誰的威脅?

  國務卿希拉蕊.克林頓又出發了。這次她帶著大隊人馬前往亞洲,除了日本和韓國,據說行程的重點是北京。希拉蕊和北京談什麼?美國的隊伍中有財長,所以有人說是談人民幣,有核問題助理國務卿,因此有人分析是繼續談核不擴散,也有分析說是談論阿富汗和伊拉克問題。但實際上,這次希拉蕊去北京,更可能談的是北韓。

  韓國天安艦事件,在國際社會並未引起太大的軒然大波,但幾個相關的國家卻極為緊張。這包括了南北兩韓、日本、中國、俄羅斯和美國。因為北韓的體制下,戰爭與和平全係一個人的心念潮動,他是否會鬱悶?或者他是否感到憤怒?這些一般來說無關大局的個人心理衛生問題,在這個國家很可能演變成巨變之局。

  九十年代初期,美國中央情報局列出了世界六大衝突熱點,其中四個圍繞中國,而最可能演化成為熱戰的,就是朝鮮半島。原因無他,正是這個國家的走向繫於一身,而且這個人行蹤不明,想法怪誕,行動詭異。在國際舞臺上,從來不按照牌理出牌,是打政治超限戰的老手。

  事實上,上世紀五十年代的韓戰在法律上並沒有停止。交戰雙方簽署了停戰協定,是一個暫時的停戰協約,一旦某一方認定對方違反了某一條款,這種停戰狀況可能立即結束。據說,北韓在三八線以北安排了接近萬架長程火炮,射程覆蓋韓國最富庶發達的首都首爾區域。對過去三十年經濟獲得了巨大發展的韓國來說,這種在炮口之下的和平實在非常可憐。韓國在過去二十年,一方面必須依靠美國的包括核武器在內的絕對優勢軍力的保護,另一方面也必須小心翼翼地奉承著北京。

  天安艦事件發生之後,金正日立即訪問中國,這個時機可說是非常有意思。韓國方面對北京抗議,隨後更發表了對天安艦事件的全面調查結果,認定這個導致眾多海軍官兵死亡的事件,是北韓的軍事攻擊造成的。

  但朝鮮局勢的緊張,對北京來說是一個有利之局。對於中國政府來說,能夠在國際政治舞臺上拿出來的王牌並不多,北韓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所以國際上有分析認為北韓核武實際上是北京的陰謀,未必就沒有道理。以前,每當台灣海峽局勢緊張,美國人睜大眼睛發出聲音的時候,朝鮮局勢都會有所變化。而北韓核武發展正是在台海兩岸關係最緊張的時期,恐怕也未必是一種巧合。

  不過,有分析說,北韓最恐懼的是美國,最不信任的卻是中國。當中國與韓國建交的時候,金日成和金正日憤怒至極,幾乎和中國鬧翻臉面。這不難理解,當年越共和中共鬧翻,起因也是因為一九七二年尼克森訪華發表聯合聲明,六年之後,由「鮮血凝成的友誼」的中共和越共刀兵相見,用鮮血洗去鮮血。對於越共來說,前方革命成功在望,中共在背後動作,「幾乎使越南共產革命毀於一旦」(越共檔)。如果美國願意和北韓進行雙邊談判,簽訂和平條約正式結束韓戰,中朝之間的關係很可能如中越一樣迅速冰凍。屆時,北韓核武器,便成了中國頭頂上之達摩克利斯之劍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