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安全保障條約》50周年 日美同盟去向何方?

?"
千餘名抗議民眾在東京集會呼籲政府將美軍基地遷出沖繩市區。(AFP)

日美同盟是日本繁榮的基石,對於美國的太平洋安全政策也至關重要。在相互依存五十年後的今天,日本居民反美軍基地情緒卻日益高漲,如何與國家安全考量取得平衡,正考驗民主黨政府的智慧……

文 ◎ 章妮妮

年正值日美簽訂《安全保障條約》(以下簡稱《安保條約》)五十周年,美日兩國在相互依存五十年後的今天,駐日美軍基地的問題卻成了現在民主黨政府焦頭爛額的一大苦惱。

一九五一年十二月,二戰戰敗國日本與最大戰勝國──美國,在華盛頓簽署了《安保條約》。

一九五三年朝鮮戰爭停戰後,為美國對朝戰爭提供後方補給的日本開始擺脫二戰引起的貧困,與韓國、台灣一起,響應美國提倡的反共政策,組成反共聯盟包圍含蘇聯、中國和朝鮮在內的遠東共產圈;在越南戰爭爆發前,日美一九六零年一月十九日修訂了《安保條約》,把原來美國駐軍日本的單純占領關係變成日美合作的安保同盟關係。

一九六零年二月五日,此條約送交日本國會批准時,曾激起關於日美關係的激烈辯論,並在左派反對黨的竭力反對下引發暴力事件。最後日本眾議院終於在五月二十日承認此條約。當時社會黨的代表曾聯合抵制眾議院會期,並嘗試阻止自民黨的代表進入議院,但他們後來被警察強行驅離。在這之後發生了嚴重的學生和工會示威運動,此突發事件使得當時的艾森豪總統取消了原定訪問日本的行程。在眾議院承認後的三十日內,日本參議院未投票表決,因此在六月十九日條約自動通過。當時的日本首相岸信介(前首相安倍晉三的外祖父)在條約通過後辭職。

簡稱「安保」的《安保條約》規定,遵守聯合國憲章不行使武力的原則、維護自由主義、日美各自維護和發展防衛能力,在實施《安保條約》和日本安全或遠東和平、安全受威脅時,日美隨時設定由外交和國防部長組成的「安保協議委員會」商討對策。

《安保條約》還規定,美國有義務守護日本,也容許彼此在聯合國安理會同意下採取暫時性的自衛行為。此外還規定了保障美軍駐日權益的《日美地位協議》等

鳩山對《安保條約》的認識

被日本內外質疑親中、反美的日本首相鳩山由紀夫,在《安全保障條約》五十周年紀念日上曾說,「二戰後至今,日本能尊重自由與民主、維護和平、享受經濟發展是因為有了日美安保體制,這樣說也不為過。」

儘管鳩山讚揚,日美安保體制半世紀以來不光為日本安全,也為亞太地區安定和繁榮做出了貢獻。但是外界一致認為鳩山之所以能推翻自民黨而上台的一個理由是,鳩山對選民稱駐日美軍普天間基地「至少遷出沖繩縣外」,使得長期挨著軍事基地生活,飽受軍機訓練噪音困擾的部分沖繩島民們燃起了希望,也讓認為日本太過依附於美國的人們燃起了希望。

然而推翻自民黨前政權而上台的鳩山對於《安全保障條約》的認識卻似乎在不斷變化。鳩山在沖繩時對媒體表示,有關美軍在亞太地區安全保障角色的發言備受批評。他說:「我原本不認為美軍陸戰隊在沖繩是與嚇阻力有關,我當了首相之後,學習了愈多,才了解駐紮在沖繩的美軍需整體聯繫才能維持嚇阻力,如果有人說我的想法實在太膚淺,那或許是吧。」

此段話不但成為民眾的笑柄,也令前兩屆日本防衛大臣難以置信。最大在野黨自民黨政調會長、前防衛大臣石破茂在電視節目上說:「連最基本的安全保障都不知道的人竟然當上了首相。」

自民黨發言人、前防衛大臣小池百合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語帶諷刺地說:「全世界都知道我們的首相讓他是現學現賣在當首相。」

沖繩普天間美軍基地問題


長期承負七成美軍基地的沖繩是日本戰後主要軍事舞台,圖為座落在
居民區的普天間基地,當地居民表示他們永遠也不會習慣震耳欲聾的噪音。(AFP)

普天間美軍基地(Futenma)靠近大城市中心地帶,與居民為鄰里,每日軍機的升降不但存在一個潛在危險,也令居民長年備受困擾。一九九五年,三名美軍士兵向一名十二歲女童施暴事件在沖繩激起了眾怒,從那時起,美國和日本就一直在尋找減輕沖繩沉重軍事負擔的方法。當時的自民黨政府研究出的解決方案,是關閉普天間基地。最後的取代方案是選在島上人口不太密集的地區建造一座新航空基地。普天間基地的遷移可能會引發一系列動作,導致美國在沖繩的軍事力量大幅削弱,最後或許會以八千名美海軍陸戰隊士兵撤往附近的關島基地告終。

如今日本民主黨結束了自民黨長達五十年的統治,而鳩山由紀夫政府的當選,讓原已協議好的遷址計畫陷入混亂。鳩山指出,根本無必要建造一座新基地。普天間基地可以關閉,而其職責功能可以乾脆轉移到沖繩乃至日本以外的地區。唯一的問題是,鳩山不知道該搬到哪兒。美國已經否認了其他備選地點,認為它們都不切實際。

鳩山搖擺、拖延 內閣支持率滑落

鳩山在去年日本眾議院大選輔選時曾說,普天間基地「至少遷出沖繩縣外」。然而現在鳩山卻放棄把美軍普天間基地全面移至沖繩縣外而擬決定部分留在縣內,導致鳩山在沖繩被民眾罵騙選票、否定了政權輪替的意義。他對媒體記者說:「去年眾議院大選我在輔選時說,普天間基地『至少遷出沖繩縣外』這句話不是我們黨的主張,是我這黨魁個人的發言。」

與民主黨組成聯合政府的社民黨黨魁福島瑞穗對於鳩山的「辯解」感到很不以為然。她在電視台節目中表示,黨魁的發言就是黨的發言。

由於居民與美方對移設地點都有意見,對於五月解決基地問題,鳩山改變說法,意圖迴避被追究責任。日本媒體報導指出,鳩山曾承諾五月底以前解決基地問題,但就目前情勢而言,看不出如期達成協議的可能性。事實上,他已放棄於五月解決問題的想法,擬於六月以後繼續向國內和美方協商。

鳩山由紀夫內閣支持率滑落至21%,不支持率飆至68%,不希望執政黨在參院選舉贏得過半數席次的高達58%。對於今夏將改選半數席次的參院選舉,民主黨選情堪憂。

日美同盟現疲態

當人類最早的黑白錄像還讓世界記得美軍占領日本時,日本除了極左或極右的少數反美勢力外,贊同日美安保體制、支持日美同盟在民意中早已占了多數,以至於現在各項民意調查顯示,大部分民意對鳩山政權損害日美關係存在普遍的憂慮。

但同時,半世紀的和平,令長年承負著日本七成美軍基地的沖繩縣開始有所怨言,也頻頻發出要求撤除美軍基地的聲音、或修訂《日美地位協議》。而日本也在國力壯大、防衛能力上升後,對美國有了怨言。

一九九一年波斯灣戰爭,日本出資一百三十億美元,美國的報告書沒記載,以至於科威特在美國報紙登廣告致謝時沒提日本,是日本重新審視日美安保體制的明顯開端。九一一事件又促使日本審視美國的安保能力,二零零八年美國的金融風暴再令日本審視美國的經濟實力。

被認為目前日本最大實權者的民主黨幹事長小澤一郎就是在波斯灣戰爭後提倡遠離美國,近年他還主張接近崛起的中國。戰略智囊機構「國際變動研究所」理事長、軍事評論家小川和久也說,美國在世界上根本找不到能取代日本的這種戰略根據地,所以美國絕不會撤出日本。

也許看出了些苗頭,所以鳩山要冷落美國、迫使美國做點讓步。但小川認為,日美同盟和日美安保體制無疑最有利日本國益,他警告日本抱怨承擔75%駐日美軍年約四十五億美元費用的輿論,別把軍事同盟關係誤解為慈善事業。

日美同盟支持者擔憂

支持日美同盟的日本人憂心忡忡,他們表示,普天間基地問題拖得越久,可能造成的危害就越大。他們對沖繩島內日益高漲的反軍事基地情緒感到憂慮。如果像二零零四年直昇機在大學校園墜毀這樣的事件再次發生,這種情緒就可能如火山般爆發。他們表示,如果發生這種不測,反基地情緒將日益升級失控,迫使日本政府做出草率決策。

這麼說或許有點牽強。日美同盟是日本繁榮的基石,對於美國的太平洋安全政策也至關重要。以往這種關係也曾經歷過波折,但都安然無恙。此外,任何試圖拆散這種同盟關係的舉動,都會產生深遠的影響,這是雙方都難以容忍的。失去了美國的無條件保護和核安全傘,日本要麼必須發展自己的核能力,要麼就得與中國建立一種全新的合作關係。考慮到核武器在日本屬於絕對的禁忌,日本採取前一種做法的可能性極低。而只要中國依然是一黨專政的共產主義國家,同時日本依然無法確定其軍事意圖,後一種選擇也幾乎難以想像。◇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