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泰國政爭、他信和中國

?"
「紅衫軍」與「黃衫軍」代表兩股敵對的勢力,牽涉到對泰國前總理「他信」的支持與反對。(法新社)

他信掌政之後,極力拓展與中國的合作關係。然而,泰國贏了面子,卻輸了裡子:蔬果貿易逆差嚴重、中共干預泰國主權運作,以及中方在上游積極開發航運,也致使湄公河的生態一夕丕變,實際上是賠了夫人又折兵,討不到任何便宜……

文 ◎ 季達

年來,曼谷的政局令全世界矚目,也為之憂心。其實,「紅衫軍」與「黃衫軍」代表兩股敵對的勢力,牽涉到對泰國前總理「他信」的支持與反對,紅黃之分,「他信」扮演關鍵角色。即使他信早已在二零零六下台並流亡海外,這兩大勢力卻仍然互相角力,儼然成為泰國政局動盪的根源……

二零零六年,泰國軍方政變,趕走了泰國總理他信,並成立臨時軍事政府代管政權。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日,美國詹姆斯頓基金會Ian Storey曾經專文分析中泰之間的關係,其中對於他信與中共的互動有深入的說明。摘譯整理如下。


紅衫軍暴動。(Getty Images)

中泰一九七五年開始建交

中泰兩國於一九七五年建立外交關係,在這之前有長達二十多年的時間雙方關係處於敵意狀態。中泰雙方於一九七零年代因越南占領柬埔寨,曾建立軍事聯盟派兵在柬埔寨反對越南,到一九八九年開始交換經濟利益。泰國視中國為經濟腹地,中國則以泰國作為其建設東南方內陸省份雲南省及四川省的要素。在一九九零年代初期,中泰開始合作建設道路、鐵路及運河網路,以連結兩國與緬甸及寮國間的交通運輸。

中共在一九九七至一九九八年間對面臨經濟風暴的泰國伸出援手,除提供資金外,並且承諾不會使人民幣貶值。相較美國當時的冷漠,中共的不吝協助更加強泰國認為中共是患難朋友的印象。泰國後於一九九九年與中共發表廿一世紀行動計畫,協議雙方在新的紀元進一步加強經濟、政治及軍事的合作關係。本協定內容後來成為東南亞國家與中共洽談雙邊協議的範本。

深耕貿易 蔬果市場充斥中國貨

他信在二零零一年擔任總理後,積極以一九九九年的雙邊協議為基礎,深耕雙方關係,並與中共維持友好關係。他首次出訪的國家就是中國,強調雙方經濟的緊密關係,並且盡量不觸犯中共的政治立場。在他信的努力下,中泰兩國在二零零三年十月一日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成為東南亞國協(ASEAN)中最早與中共達成FTA的國家。根據亞洲開發銀行的統計,兩國間的貿易量拜FTA之賜,由二零零一年的六十五點七億美元,增加到二零零五年的二百零二點八億美元,中國躍升為泰國的第三大貿易國,僅次於日本的四百一十一億美元以及美國的二百五十八億美元。

中泰雙邊貿易確實因FTA而增加,但泰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仍然沒有改善,二零零五年的貿易逆差達二十一億美元,大多數蔬果農作物無法與便宜的中國農產品競爭,二零零二年,泰國僅有二種蔬果對中國是貿易逆差,到了二零零四年貿易逆差的蔬果專案已達六十三種。貿易逆差的擴大引起泰國製造業及農民的關切,他們擔心,到了二零一零年東南亞國協與中共的FTA生效後,泰國市場將被便宜的中國產品占領。

他信屈服北京壓力 泰國媒體反彈

除了雙邊貿易,他信政府也積極加強與中共的政治關係。在二零零五年兩國慶祝建立外交關係三十周年慶典上,他信說:「中泰兩國的關係就像是親兄弟一樣。」他信政府相當服從中共的政治立場,其貫徹一個中國政策,不准台灣代表團參訪皇宮。此外,他信在數次場合,屈服北京的壓力,制止法輪功精神運動的活動,二零零一年,法輪功被迫取消原訂在曼谷舉辦的會議,二零零三年在APEC高峰會期間,泰國政府不准法輪功成員進入泰國。泰國政府曾表示不容許法輪功利用泰國作為干涉他國(意指中共)內政的基地,泰國媒體對此之回應是,批評中共干涉泰皇的內政以及指責他信允許北京干涉泰國內政。

中泰發展前景阻力仍多

中泰兩國關係的發展前景仍有阻力,除了貿易逆差問題外,中方在湄公河上游築水壩所造成的環境污染,已嚴重影響湄公河下游的水位及水質,此外,中方積極開發航運,使得河域的魚種失去繁殖的環境,加上非法移民與毒品進入泰國數量的增加,對泰國國家安全造成與日俱增的威脅。

在軍事方面,泰國總理他信雖然增加對中共的軍購以及與中共進行一場軍事演習,但實際上相較泰國與美國的軍購與軍事演習數量仍是小巫見大巫。泰國與美國仍然維持緊密的軍事合作關係,每年進行四十次的軍事演習,包括亞洲區域最大的「黃金眼鏡蛇」(Cobra Gold)軍事演習。

雖然,北京對於泰國總理他信主導的國際倡議極為支援,特別是亞洲合作對話(ACD),中共也支持泰國外長Surakiart Sathirathai競選聯合國下一任祕書長,然而泰國支持日本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會員的立場,也給中共帶來相當的困擾。此外,泰國與美國在九一一恐怖攻擊後擴大軍事合作關係,也造成中共的不安。即使中共未來的軍事持續強大,泰國也不可能終止與美國的軍事聯盟,因為自一九七五年開始,泰國的經濟及政治策略是維持其與美、中的平衡關係。◇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