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李洪志大師 早年傳法故事

?"
李洪志大師在一九九三年東方健康博覽會上做報告。(明慧網)

「仔細觀察李洪志老師,我就覺得這位老師怎麼這麼正,正得讓人不可思議,沒有人間任何表面的東西掩蓋,一切都是那麼真實,沒有造作,沒有誇張,沒有牽強,沒有掩飾。」一位參加北京第十一期法輪功傳授班的學員說。

當五月十三日的世界法輪大法日,各地的人們都會撰文回憶當年他們與李洪志大師相處的幸福時光。從點點滴滴的小故事中,人們也許能對李大師有個初步了解,但要真正理解法輪功、了解李洪志大師,閱讀《轉法輪》是最好的途徑。

神奇的治病效果

山東法輪功學員淨蓮回憶說:「師父來冠縣傳法是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十一日,為了讓人們認識法輪功,師父做了三天治病諮詢,期間出現了許多神蹟,真是手到病除。一位縣醫院職工從橋上摔下來摔成了植物人,已經躺了好幾年了。家人用車把他拉來了,只見師父拍了拍他的全身及頭部,然後用手抓了幾下,他就坐起來了,四肢都會動了。他家人非常激動,全都哭著跪下給師父磕頭,周圍的人都說:太神奇了!七天班結束後,我的所有病,高血壓、美尼爾綜合症、嚴重的神經衰弱、關節炎全好了,以後再也沒犯過。」

一位台灣學員回憶說:「我有幸在一九九三年東方健康博覽會上遇見了李洪志師父。師父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是那樣的聖潔、慈悲、祥和。在博覽會上我目睹了師父幾乎是揮手之間就讓一位七十多歲、癱瘓了近二十年、腿上的肌肉都萎縮了的老太太站了起來。當她重新邁出第一步,她的兒女們都給師父跪下了,老奶奶也哭倒在師父的腳下。這一幕讓我震驚,站在醫學角度上,這是不可思議的事情!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它卻真真實實展現在眼前。我感到這位李洪志師父是一位超人,這個功法是一個超常的功法。自那以後,我走上了修煉之路,大法也改變了我的人生。」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六日李洪志大師首次赴台灣,並在台北講法。(明慧網)

李洪志師父平日行住坐臥端莊

一位早年跟隨李洪志先生的學員說:「李洪志師父平日行、住、坐、臥端莊,平易又極具吸引人的威嚴。那麼多年,我從未見師父坐沙發、椅子時翹過腿、仰過身。

對於年歲大的學員,師父從不擺架子,在稱呼上語氣上非常尊重。每次送學員或客人出門,師父站在門口一直目送客人至看不見了才轉身回屋。這一細節這麼多年來一直印在我的腦子裡。」

「李洪志師父永遠先為別人考慮」

李洪志先生無論做什麼總是為弟子考慮,說話的語氣又總是那麼親切和藹,學員們在師父身邊感受到的總是慈悲、祥和與溫暖。一位學員回憶說:「師父來大連辦第二期傳法班時,我是工作人員。一天在講法休息時,師父親切的問我:『怎麼樣,生活有困難嗎?』我當時一楞,心裡納悶,師父怎麼知道我家裡的經濟情況呢?我告訴師父:『沒有。』師父接著問:『能行嗎?』我說:『能行』。師父親切的對我說:『夠吃夠用就可以了。』這句話對我觸動太大了,這句話一直銘刻在我心中,使我面對困難時心不動,一直保持樂觀的心態。」


一九九三年李洪志大師接受媒體採訪。(明慧網)

一位參加鄭州講法班的學員回憶說:「那是一九九四年的夏季,驕陽似火,當時鄭州氣功承辦部門提供的場地是一個廢舊的體育館,師父講法用的麥克風是臨時拉的電線。第一天上午講課時,麥克風的聲音還沒有調好,下午就非常清晰了。學習班結束的那一天,當地氣功協會的負責人在大會說:『你們的師父那天中午沒有吃飯、休息,也沒有告訴我們,自己默默的做了本應該是我們做的事,調好了麥克風。』我當時聽了,熱淚一下子就湧了出來。這就是我們偉大的師父,事事都為別人著想,心裡永遠是想著別人。」

很多學員還提到,「師父總是提前來到課堂,總是準時上課,從不耽誤學員一分鐘。在任何情況下,師父都不讓別人等待自己。」


法輪功自一九九二年開始在中國大陸公開傳出,一億人修煉。圖為一九九九年哈爾濱市三萬人集體煉功。(明慧網)

「李洪志師父生活儉樸、隨和」

一位長春學員與李洪志先生住在一個居民區,她說:「師父家境清貧,家中最值錢的擺設是一台十二寸的電視機。師父出來傳法前,有許多人找師父治病。但師父從不收錢財,有時還準備一點水果來招待看病的人。」

一位當年跟隨李洪志先生在各地辦班的北京學員回憶說:「連續幾年,在火車上師父只吃方便麵。到了辦班地點,晚上開課之前,師父向來不吃晚飯。講完課回到招待所已是晚上八、九點,招待所已沒有飯吃了。師父也不去外面吃飯館,一律泡方便麵。我們也只好跟著師父吃。有時還是拿大袋子批發散裝的方便麵,一吃好多天。那幾年真吃怕了,聞到方便麵的味都不舒服。」

「師父吃飯不多,吃得也快,如有剩下的就打包帶走,很節儉。後來我發現一個細節,師父和身邊的學員在一起時,總是能比別人提前一小會吃完,先去結帳。

一九九二年七月,師父剛來北京。我跟隨師父出去辦事。當時天正熱,自己想求安逸,想打出租車,可師父卻擠公交車,我也只好打消了打出租車的念頭。擠了一身的汗,可師父的這種節儉深深的影響了我。電視上有人造謠說師父生活得如何奢華,我不知道他們這些謠言來自何處。從李洪志師父出山前兩年開始,我跟隨師父多年,至今讓我感到學無止境。」

瑞典法輪功學員王蕾回憶說:「一九九五年師父到瑞典來時,只帶著一箱廉價的方便麵。他住的地方是只有一張床的小單間,公寓內空無一物,廚房裡沒有調味料,師父幾乎每天自己煮方便麵。我還記得有一天師父問我在哪裡可以買到鹽。」

一位錦州學員回憶說:「李洪志師父衣食簡樸,身著深藍色的西服,袖口都磨白了,裡邊是舊羊毛衫,腳上的皮鞋也是舊的,但都很潔淨。在招待所,學員看到師父吃的是饅頭、稀飯或方便麵,有時還在市場上買來一些黃瓜等青菜。可是師父卻時時為學員著想,為了減少大家費用,師父把十堂課用八天時間講完,有兩天師父每天都講兩堂課。」

法輪功學員慧蓮回憶到:「我第一次見到李洪志師父是在九二年東方健康博覽會上,進了大廳,五花八門的功派,眼花繚亂,但圍在法輪功展位的人最多。師父穿一件很普通的外衣,裡邊是一件淺棕色的舊毛衣(好像手工織的),褲子、皮鞋也是舊的、但都很乾淨,整個人顯得那麼樸實、端莊、大方而又那麼平易近人。後來跟班次數多了,發現師父很少更新衣服,十分簡樸,但很注意儀表。

一次我問了一個了解師父的功友,才知道師父衣服都是自己晚上洗,第二天乾了再穿上,很少添新衣服。在天津講法時,師父的舊皮鞋壞了,怎麼也不肯換雙新的,還是幾個弟子硬拉著師父到商店買了雙新鞋換上的。」

一位重慶學員回憶說:「九三年、九四年,李洪志師父兩次來重慶講法,每次都是住價格低廉的賓館,賓館人員不理解地問:『李老師,你也是很有名望的氣功師了,應該住高級的賓館,咋還住這麼簡樸的賓館?』師父微微一笑,什麼也沒說。

師父吃飯很簡單,從不大魚大肉,有時一小碗麵。重慶人愛吃辣椒,有次師父午餐吃小麵,老闆不知道師父是北方人不吃辣椒,在麵裡放了很多辣椒,師父辣得滿臉是汗,什麼也沒說,靜靜地將這碗小麵吃完了。」

「他和我們那樣地不同」

一位參加北京第十一期法輪功傳授班的學員說:「我是四八年出生的,我們這一代人趕上了文化大革命,親眼目睹了人世間各種辛酸苦辣、啼笑皆非的政治遊戲,在慘痛的現實中學會了獨立思考,對政治、權力、各種思潮都會冷靜地跳出來觀察它,評判它的對錯。

我仔細地觀察李洪志老師,我就覺得這位老師怎麼這麼正,正得讓人不可思議,沒有人間任何表面的東西掩蓋,一切都是那麼真實,沒有造作,沒有誇張,沒有牽強,沒有掩飾。開課的方式也不同於我所見過的任何一個集體講話的方式。

老師到點就上課,不繞彎,直奔講課內容,也沒見哪個社會名流來捧場,沒有前呼後擁一群人圍著。學費也很低,十堂課九天五十元,老學員還減半。老師在各地講課都是由當地氣功科研會邀請主辦,辦班收入和氣功科研會四、六分成,所得的這一少半除去隨行工作人員的吃住旅費等,也就剩不下多少了。有兩個農村老太太想聽課卻沒錢買門票,李洪志師父聽說後,告訴工作人員,免費讓她們進班聽法。知道這件事的人都十分受感動。」


中國政府為李洪志大師頒發的氣功教學證書。(明慧網)

「有一天下課回家,我在五棵松地鐵站等車,看到李洪志師父從後面走來,旁邊有他的家人和一位學員,他們提著飯盒。車來了人們擁著進車門,我看到老師一點不著急,讓別人先進,幾乎是最後進來。我注意到他進來時還有一兩個位子,如果動作快就能坐上。我在心裡著急,心想快點,可他靜靜的,似乎根本就沒感覺。人們瞬間就擠著坐定了,幾乎剩他一人站在那裡。我的心在翻動,就感到他和我們那樣地不同。我默默的想,他是以什麼樣的心態來對待周圍的世界呢?

漸漸的我心裡升起了一個字,就是『正』。」◇

 


部分來自美國各地的褒獎——美東南地區。(明慧網)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