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沒有足球精神的中國足球

?"
中國足球在二零一零世界盃預選賽中又被淘汰了。(AFP)

九八九年二月,中原腹地,白雪皚皚的叢林邊,一個廢棄農場院子的空地上,一群孩子們在呼喊和爭搶中飛奔。不用說,他們爭搶的焦點是一隻足球。我是這群孩子其中的一個。很不好意思,我們的中學當時只有兩個班,兩個班級七十多名男生最大的課餘樂趣,就是這一隻足球。這一隻足球,還是熱愛踢球的同學們一起湊了三十多元錢,然後我騎自行車二十公里跑到城裡去買的。我們一幫人還分了兩個隊,甚至模仿人家紛紛給自己的球隊取了挺暴烈名字:野狼隊、老虎隊。當時正是足球天王馬拉多納名氣達到頂峰的時候。馬拉多納、貝利、巴喬、古利特、克林斯曼、馬特烏斯、里傑卡爾德、巴斯滕、中國的容志行、古廣明……一個個閃耀著夢想光環的名字,激勵著我們一群小孩高漲的熱情。當時無論我們是對社會一無所知的小孩,還是道行中人的哥哥,都確切的相信,中國足球一定會有走向世界的那一天。

然而,這一天始終沒有等來。

日漸遙遠的中國足球之夢

第十九屆世界盃足球賽(2010 FIFA World Cup South Africa)決賽周將於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一日在南非九個城市的十座球場舉行,本屆是首次在非洲舉行的世界盃。共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三十二支球隊參加賽事,共進行六十四場比賽決定冠軍隊伍。


上海世博會南非館裡的足球世界杯吉祥物。(AFP)

隨著二零一零年南非世界盃開幕日期一天天臨近,世界盃的氣氛也一天天濃厚起來。

網上有個提問:「二零一零世界盃中國隊在哪個組?」網友提供的答案有「宇宙組,和那美星人、奧特曼、賽亞人分一組」,而網友公認最佳答案是中國隊在「後勤組」——目前中國足球隊的實力尚不及十年前50%的水準,十年前尚不及二十年前50%的鬥志,事實上中國足球隊在二零零八年的預選小組賽就被亞洲弱旅卡達爾隊以二比零給輕鬆淘汰了。中國足球隊目前正情緒穩定的蹲在「圍觀組」集體打醬油呢。

「我今年才十六歲……不知道我在有生之年能不能真實的看見(中國隊進世界盃)。」

這是一個少年在互聯網上對荒誕惡搞視頻《中國隊勇奪二零一零年世界盃》的留言。十六歲,正是黃金般青春年少、夢想與幻想一起飛揚的年齡,作為一個中國少年,反而說出這麼灰色的,頗有幾分「國足告別混球日,家祭無忘告乃翁」的悲涼和無奈。橘子洲頭、浮雲蒼狗、江水滔滔、涕淚橫流,這就是中國球迷的無奈啊。

二十年過去了,事實則是眾所周知的沒有爭議,這個夢想經歷了二十年的沉澱和提純、更加的乾淨、更具有夢想的味道了。

失敗的不僅僅是足球

一向不爭氣的中國足球,為什麼在二零一零世界盃預選賽中又被淘汰了?

表面原因是偶然失利,沒錯兒。比賽總是充滿了各種各樣的戲劇性的可能,要不然全世界也不會有那麼多球迷如癡如醉、顛乎狂乎的。唯一的問題是,中國球隊的表現總是戲劇性的讓人出乎意料的更差。是的,一直是沒有最差,只有更差。

中層原因是球員心理素質差、技術水準低,這個事實確鑿。中國球員素質不行、脾氣大,水準不行、要求高,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一句話,球員好逸惡勞又自私。唯一值得可憐的是,他們也都是犧牲品,塑造他們的人問題更大,他們是被塑造成這樣的。中國的運動員,一向文化教育缺失,從小就在一個單調、枯燥的封閉環境中訓練,一旦成名則迅速迷失、一旦退役則一無所長,又對社會一無所知,尤為可怕的是滿身傷病沒人負責。

深層原因是中國男子足球隊前掌門人謝亞龍本是足球外行、管理外行、賭博也外行,此公之非主流舉世公認。中國足協自二零零零年後就酷愛豪賭,先是豪賭世界盃,結果世界盃倒是參與了一回,但中國足球卻至少倒退了十年。二零零零年以前,好歹中國隊還算是亞洲準強隊,常年的亞洲老五。經此一賭,現在中國隊充其量算亞洲二流,而且還是二流下游,連八強賽都混不進去了。打假球,賄賂裁判,中國足球的黑哨和濫賭,已經成為世界足壇一絕、一道搶眼的風景線。

核心問題是中國足球體制不存在合理之處。中國足球區別於其他國家最大的特點,就是足協並不能領導中國足球,足協上面還有體育總局這位大爺。體育總局沒事就發一個莫名其妙的命令,足協的下官們不管對錯也得執行下去。中國聯賽的升降級改來改去就是明證。一個無厘頭的領導,有本事帶出一大群瘋子,這就是中國特色政治體制的獨家祕笈。

古廣明曾經是中國足球邊鋒的典範,談起中國足球:「其實中國人有能力將足球踢得更好,無論速度、靈活性和腦子等,我們都並不落後於其他國家的球員,在某方面甚至更好。只不過現在很多大環境和制度上的不足,嚴重阻礙了中國足球的發育成長,而且這種影響可能是長期的,並不是一兩年可以解決的事情。」核心問題是中國足球體制不存在合理之處,外行人這麼看,內行人也這麼看。既然不管大家怎麼看,都不影響體制問題的不能解決,那麼怎麼辦好呢?

古先生的見解是:「就只有是把盡量多的球員送到外國去踢球,就算打不上主力,也能感受到外國足球的氛圍,可以學習到世界上最先進的戰術打法、訓練方式、俱樂部的管理方式、行銷方式、甚至資本運作的方法,然後把這些東西慢慢的移植滲透到中國來,從而改變中國足球。」

古廣明的這個見解可行嗎?當然可行。有多大效果?微乎其微。清朝末年,中國選拔委派了許多菁英青少年去國外留學,大多數人都學到了真本事。可是一旦當這些菁英和國家一起落入共黨的手中,菁英很快就成了掃大街蹲牛棚的臭老九,就算肉身僥倖沒有被共黨折磨死、精神也只能苟延殘喘。那些變色快的菁英就算投身中共,也首先要自我扼殺、重新融入愚昧的濁流。這是什麼原因呢?

缺鈣的中國足球

足球的核心,是十一個球員在運動場的集體即時創作。合作和集體創作力,是足球的核心,是足球的精神所在;球技和體能,是足球運動的脊梁骨;信心,則是讓骨頭更硬朗的鈣。


合作和集體創作力,是足球的精神所在。中國足球淪落的本質是黨文化吞噬正常思維。(AFP)

反思起來,自從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三十年來不計其數的中國學子走出國門、融入國際社會,甚至定居別國、或成為他國公民。而他們的思想觀念的深處,依然是典型的黨文化思維,未見任何的變化。可是正是這思維、這在中國大陸無處不在的思維和社會氛圍,影響著中國一代又一代的青少年。中國足球球員的低劣心理素質,正是這種社會氛圍浸潤、釀造出來的。

中國現行的體制,是這種非人類黨思維的形態化反映,體制是中國足球淪落的根源,但顯然不是本質,中國足球淪落的本質依然是黨文化吞噬正常思維。

中國球迷公認的足球罪人謝亞龍,屬於是這個體制下的悲劇。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一日,網上出現一份據說是謝亞龍兒子謝天競替自己爸爸喊冤的短文《請你們不要再罵我爸爸了!——幫爸爸說句話》:「我爸爸是個好人!我爸爸工資很低而且還承受很大壓力。我爸爸也想過辭職,但是現行的體制不允許他這麼做。請你們不要把一群人的錯誤都怪罪在一個人身上。我不否認我爸爸是需要負很大的責任。誰不願意搞好中國足球,請給我爸爸一點時間吧。也請大家繼續支持中國足球。」跟他的繼任者南勇先生一樣,他們都是體制和後台領導的棋子。用南勇先生自己的話說,太多的事情,他「身不由己」。無論是升官和下台都身不由己的南勇,二零一零年三月一日,被以「操縱足球比賽涉嫌收受賄賂」之罪名,經檢察機關批准,被依法逮捕。

隨著二零一零年南非世界盃開幕日期一天天臨近,世界盃的氣氛也一天天濃厚起來。英媒《泰晤士報》評選世界盃歷史上十名最偉大的球星。十大球星中,有君子、有小人,有優雅的、有粗鄙的;有寬厚的、有鼠肚的,但是不管人家是什麼人,專業技術都是毫不含糊的。而且尤其讓中國球員無法相比的是,人家都可以專心專注於踢球。◇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