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核心議題 雞同鴨講——評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

?"
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雙方除簽署了能源、貿易、核能等八項合作協議外,對雙方關注的重大問題則或是空泛回應,或是置之不理。(Getty Images)

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落幕了。雙方除簽署了能源、貿易、核能等八項合作協議外,對雙方關注的重大問題則或是空泛回應,或是置之不理。 這種形式大於內容、核心觀點有本質不同的對話,對雙方來講,有何意義?

文__張海山

五月二十四、二十五日,為期兩天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在北京落幕。美國派出規模強大的政治大軍遠征中國,參加對話的美方官員及顧問達二百人,僅內閣成員即有十人以上,顯示美國對此次對話的重視。

重大議題「食白果」

關於這次對話,《環球時報》發表了社評文章,題目是《中美要學會騎雙人自行車》,稱中美關係要由過去坐船的「同舟共濟」變為改騎雙人自行車,一個把方向,一個出力氣,只要二者好好配合,似乎就能勇往直前。

據官方公布,兩國簽署八項合作協議,主要涉及能源、貿易、核能等。但雙方關注的焦點話題,如美方關注中方的市場開放、人民幣匯率改革、希望中國參加制裁北韓、恢復兩國軍事交流等,不是被中方置之不理,就是回應空泛而老套。

同樣,中方要求美方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取消對華出口禁令、尊重中方核心利益(主要指台灣、西藏和人權問題)等,美方或拒絕,或稱以後再說,甚至不予理睬。

雖然中方對這場對話高度評價,內地官媒對此極盡渲染。新華網以「中國運籌大國外交」為題報導,隆重一時。但法新社指出,此次對話結果「無重大突破」。

因兩國關注焦點不同,首日對話除歐洲債務危機引起共同討論外,雙方基本上是各自表述。雙方簽署了多項合作協議,但雙方關注的重大議題卻「食白果」。

美國要求中方進一步放開市場

美中年度貿易逆差,在二零零八年達到創記錄的兩千六百八十億美元,二零零九年小幅下降到二千二百六十八億美元。奧巴馬政府希望美國能有更多的商品出口到中國,以解決巨額的貿易逆差。

外界評論指出,從美國經濟復甦需要來看,奧巴馬政府必須致力於推動貿易與財政平衡,因此,擴大對於中國市場的出口成為重中之重。美國需要擴大對中國的出口、進一步拓展中國市場的深度。

五月十五日美國商務部長駱家輝在對話前,率領二十四家美國企業高管組成的能源貿易代表團造訪中國,二十一日在清華大學的演講直接以清潔能源為主題,認為美中雙方在清潔能源領域的廣泛合作將為兩國創造數以百萬計的高薪、高技能就業機會。

駱家輝毫不諱言,帶企業家到中國的目的是為了落實美國總統奧巴馬不久前宣布的「國家出口戰略」,在二零一五年之前使美國出口翻番,同時創造二百萬個工作機會。

美國向中方提出了兩方面要求,一是中國嚴格保護知識產權,以保護美國的高科技產品專利在中國獲得穩定而長期的收益;二是要求中國進一步開放金融市場,充分發揮美國金融生產力的優勢。

據悉,美國有個接軌中國聯合會,會員主要是金融企業,銀行、保險公司和投資公司等,是美國金融業的遊說組織。本次對話前夕,接軌中國聯合會向財政部長蓋特納發信,要求他向中國施壓,改革金融體制,開放資本市場。

據官方公布的成果,在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達成的二十六項共識中,其中之一便是中方將在審慎監管的基礎上,允許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投資股指期貨產品,但並沒有給出具體的時間表。

匯率退至次席

本次對話匯率問題退居次席已有先兆,美國財政部暫緩把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美國商務部長駱家輝在中美戰略經濟對話之前一週的到訪中,期間並未談及匯率。

三月份,匯率問題曾在中美非官方層面引起了很大的爭議。美國智庫經濟政策研究所發布的一份報告稱,中國「操縱匯率」是導致美國對中國貿易長期出現逆差的重要原因,造成美國在過去八年裡流失了二百四十萬個工作機會。

分析人士認為,由於中美雙方對於人民幣匯率等問題的分歧較大,因此並不會在這個問題上做過多的糾纏,而更深層次的意思是:對於匯率問題,美國此時不宜逼之過甚,留給中國更大的空間,反而有利於問題的解決。

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曾表示:「諸如匯率這類敏感的問題,我們希望本著雙方所同意的政策,進行靜悄悄的溝通,從而使得雙方的意見能夠得到充分的表達。」

美國國內也有聲音指出,逼迫人民幣升值,無助於緩解美國的貿易逆差。對於中國而言,人民幣兌歐元上升了14%,貿易順差幅度急遽縮減,人民幣升值壓力有所下降。

中方熱炒「美承認我市場經濟地位」

本屆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結束次日,一條「美方將迅速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新聞占領各大門戶網站的顯要位置,被廣泛認為是「本次對話的一項重大成果 」,引起網民極大關注。

據悉,在二零零九年首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上,以及二零零八年六月第四次中美戰略經濟對話上,美方就曾表示,將「通過合作方式迅速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

有網友認為,「美將迅速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的提法容易引起誤解,事實上,美方將「以一種合作的方式」迅速承認,其更完整的表述是:「美方將在貿易救濟調查中,認真考慮並給予提出『市場導向行業』申請的中國企業公正、合理的待遇,並通過中美商貿聯委會,以一種合作的方式迅速承認中國市場經濟地位。」

有評論指出,表述中的細節耐人尋味。一方面,美國並不是給予所有中國企業市場經濟地位,而是有前提條件的,即針對「提出市場導向行業申請」的中國企業,並且要經過中美商貿聯委會的協商,這個承認的過程可能並不「迅速」;另一方面,在現實中如何定義「市場導向」,如何定義企業的背景,中美商貿聯委會如何合作協商?這些都是涉及兩國關係的問題,因此承認的前提還是中美加強瞭解、合作,維持兩國關係穩定發展。

事實上,承認中國的完全市場經濟地位是個「老大難」問題,這不僅是因為它直接關係到中美貿易,背後有一大幫美國製造業工人、企業、議員在不斷施壓;對最近幾屆美國政府來說,這也早已異化成了一個討價還價的籌碼。美方在這一問題上保持模稜兩可的態度,顯然真正「承認」是個長遠工程,且中方要受到約束,付出相應代價,對此,中方未必能夠承受得起。

背景資料: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

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胡錦濤與奧巴馬在倫敦參加二十國集團金融峰會期間舉行首次會晤,雙方一致同意建立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機制。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七日至二十八日,首輪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在華盛頓舉行。中國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和國務委員戴秉國與美國總統奧巴馬的特別代表、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和財政部長蓋特納共同主持了對話。

此前,在中美兩國六十多個磋商機制中,「戰略對話」與「戰略經濟對話」是雙邊交流的兩個主要機制。

中美戰略對話是胡錦濤和美國前總統布什於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在智利聖地亞哥會晤時達成的共識。二零零五年八月,首次中美戰略對話在北京舉行。此後,作為定期對話機制,中美戰略對話定期在中美間輪流舉行,共舉行了六次。

中美戰略經濟對話於二零零六年九月由美國財政部長亨利‧保爾森和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吳儀在北京啟動,對話側重戰略和經濟層面,一年舉行兩次,共舉行了五次。

外界認為,無論如何對話,中美雙方都必須面對其「五大緊張之源」,即「人民幣匯率與美國債務、貿易與投資、西藏與台灣、外交與軍事影響力爭奪、中國網路自由」等。◇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