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美好未來的序曲 神韻播撒愛和光明

神韻以其獨特的精神和藝術感召力,震撼著人心,觀賞的觀眾讚歎道:演出之美好,超出想像,這何止是舞蹈,神韻是播撒愛和光明的使者。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迴演出,結合了中國古典舞、聲樂演唱和以中西樂器合璧演奏的現場樂團的強大陣容,為世界各國觀眾呈獻出一台絢麗精彩的晚會,更為人們了解中華傳統文化提供了一個獨特的視角,感人心懷,引人深思。

電視台導演:神韻像序曲 代表美好的未來


彼得.凱斯伯哲斯基和家人在劇場合影。(攝影/陸查理)

「神韻就像一個序曲,代表著一種美好未來的開始。」美國辛辛那提WCPO-TV9台的電視製片人兼導演,彼得.凱斯伯哲斯基(Peter Kasprzycki)3月6日晚上觀賞神韻演出後發出這樣的讚嘆。

彼得.凱斯伯哲斯基是位見多識廣的藝術和媒體界權威人士,自去年看過神韻後,一直期盼著神韻再度光臨辛辛那提。「整台晚會非常激動人心,我們很難看到如此精彩的演出。」他說:「演員的動作非常精準,服裝精美,故事情節有意義,音樂和舞蹈完美地結合,總之神韻是一流的!」

彼得.凱斯伯哲斯基認為,雖然與台上演員說著不同的語言,但通過肢體動作和表情,我們完全能理解他們要表達的情感。

「現場觀眾是如此熱烈地反響,他們笑啊、歡呼啊,非常地投入。雖然語言上相差萬里,但今晚我們融合在一起。這是一台非常傑出的晚會,辛辛那提所有的人都應該來看。」

艾美獎電影製片人:具有影響全球的精神


艾美獎獲獎電影製片人和演員塔何.堪比斯觀看了神韻紐約藝術團在墨爾本的首場演出。(新紀元)

艾美獎獲獎電影製片人和演員塔何.堪比斯(Tahir Cambis)觀看神韻在墨爾本的首場演出後表示:「節目很感人,給人啟迪,鼓舞人心。」

以一個西方人角度來說,塔何.堪比斯希望能看到唐朝和中國傳統的文化,而在神韻藝術團全方位的演出中,他得到了啟迪:「她以獨特的角度呈現中國傳統文化。西方觀眾有機會了解到一些東西,比如說,這台晚會不但具有藝術性和哲理,還包含了一種能夠影響全球的精神。」

堪比斯先生認為:「在任何社會,允許不同的文化與信仰的選擇才是健康的。」

堪比斯先生的電影《在薩拉熱窩流亡》贏得國際艾美獎,以及墨爾本電影節最佳記錄片獎。一九九五年,堪比斯先生前往波斯尼亞(被塞族軍隊圍困)的薩拉熱窩,在戰爭蹂躪的地區待了幾個月,記錄下戰爭對薩拉熱窩民眾,特別是對兒童的影響。

暢銷書作者:愛的使者


暢銷書作者、保健藝術中心總裁麥克斯韋(右)被神韻演出傳遞的純善純美的內涵深深吸引。(攝影/蕭晴)

「我相信,每個人內心都有一份來自上天的信息,神韻演出以如此美麗的方式將每個人心底的這份記憶表達出來。」墨爾本保健藝術中心總裁、暢銷書作者Gayla Maxwell說。

「神聖的愛通過他們流露出來。」他推崇神韻是愛的使者:「每一個演員的表情,你就可以看到他們是在一個充滿愛的空間,所有的服裝,不管是誰設計的,裡面沁著愛。所有的舞蹈動作也都在表達愛。我認為這個(充滿愛的世界)就是目前我們這個星球所需要更多關聯的所在。」

著名影視製作人兼導演:神韻能使人擺脫世間的煩惱


著名影視製作人兼導演馬爾迪.魯斯塔姆和夫人觀賞了在洛杉磯音樂中心多蘿西.錢德勒劇院舉行的第九場神韻演出。 (攝影/新紀元)

著名影視製作人兼導演馬爾迪.魯斯塔姆(Mardi Rustam)和夫人二月十三日觀賞神韻在洛杉磯的演出。他盛讚神韻為「頂級極品」。他表示,神韻的製作價值超頂級。「如果要打分,我給這個秀打十分,滿分。非常的出色,超頂級的演出,非常非常出色,非常成功。我喜愛這個演出。」

魯斯塔姆非常推崇神韻的精神價值並推薦所有的人都應該來觀賞神韻。他說:「神韻具有極高的精神價值,無與倫比。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來看,神韻能使人擺脫世間的煩惱。」

這位以科幻影片製作著稱的藝術家表示,觀賞神韻帶給他夢幻般的感覺。「我喜愛這個演出,如同夢幻般的經歷,真的是……美麗的夢幻。我非常喜歡這個演出。」他說:「神韻把我帶入了一個夢幻般的世界,帶著我們在高飛,在那些美景的上空翱翔。」

魯斯塔姆早年在芝加哥大學學商業管理,並獲得藝術系學士學位,後來在南加州大學獲得電影藝術碩士。他於一九六九年成立了Mars Productions影視製作公司,曾經製作並導演了二十多部影視作品並主演其中的三部,曾經獲得驚悚科幻小說學院獎。

好萊塢製片人兼演員:一部價值非凡的偉大作品


好萊塢真人秀「Hellbent for Hollywood」的製片人約翰.米切和母親莫琳對神韻演出讚不絕口。(攝影/季媛)

好萊塢真人秀「Hellbent for Hollywood」的製片人約翰.米切(John Mitchell)和母親觀看了二月十二日的神韻晚會。米切興奮地讚歎:「這是一部價值非凡的偉大作品(a great production with extraordinary value)。」

身兼演員和製片人二職的米切說:「我無法想像這台晚會經過了多少個小時的排練。單看那些舞蹈的編排,就一定是花了數月來排練的。」

讓米切感觸最深的是演出能把觀眾帶入了其中,他說:「從整體來看,這個藝術團讓你在觀看每一位舞蹈演員的同時,自己也成為其中一部分。我覺得我不僅僅是一個觀眾,而是真的變成了演出的一部分。」

他說:「這台演出真了不起,她給洛杉磯人帶來了獨一無二的文化。是我們當今的文化所欠缺的東西,是美國人需要聽到的永恆的信息。我認為應該有更多的人來觀看這場演出。」◇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