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吳巡天、李寶圓專訪 苦練與內修造就輝煌

?"
神韻藝術團演員吳巡天(左)與李寶圓。

神韻演員們超凡出眾的中國古典舞演出,在世界各地向來為觀眾所津津樂道與高度推崇。但是如此出神入化的精湛演出,背後其實是演員們投入無數時間、汗水的辛勤苦練才造就而出。輕演員們究竟是如何能「吃得苦中苦」呢?

果你看過二零一零年的神韻紐約藝術團演出,一定不會忘記《武松打虎》節目中那位英挺威武、醉打猛虎的英勇武松。

一席素淨白衣的武松提著木棍步上舞台,沉穩的步履、堅毅的眼神,顯出此人的出眾不凡;而當武松得知猛虎害人,他既義憤又悲憫的舞蹈動作和神情,充分表達出武松內心的仁愛與俠義情懷;就在美酒下肚、醉意醺然之際,武松竟在半醉半醒間展露超凡武功降伏猛虎,令人不禁佩服他的高強武藝與過人勇氣。

「《武松打虎》用中國舞演出醉酒的舞蹈,那麼傳神,醉酒打虎打得那麼漂亮,那麼高難度動作,讓人真佩服!」新光金控新光人壽保險公司台南總監林雪貞推崇地說。

「我很欣賞那個男主角!他的動作非常流暢,那段醉打猛虎的舞蹈演得真的很棒!他的動作很大、但是卻又很輕巧。」台灣原住民原緣文化藝術團藝術總監董筱君也如此讚賞表示。

飾演武松、讓各地觀眾讚不絕口的藝術家,正是神韻紐約藝術團的領舞演員吳巡天。

滴酒不沾,揣摩武松醉意卻入木三分

從二零零六年加入神韻藝術團後,吳巡天便年年參與神韻藝術團的全球巡迴演出。儘管演出經驗豐富,但廣大觀眾仍不免好奇,這位如此年輕的演員究竟是如何將醉打猛虎的英雄揣摩得栩栩如生?他又如何在舞蹈中將武松的酒意詮釋得如此入木三分?

「這個角色對我來說是有一點難度,因為我並不喝酒。」吳巡天微笑著表示,「所以醉酒打虎這一段怎麼練呢?我就是通過導演的指導下,然後自己練。有時候我會錄像錄下來,然後再看影片裡的演出是什麼樣子,或者自己看著鏡子練。」

吳巡天透露,在反覆苦練的過程中,有時遇到瓶頸時,他會選擇靜下心來,仔細思索舞蹈的本質是什麼,好讓自己放下更多的自我觀念,從而更專注、更無我地投入舞蹈技巧與人物角色的演繹當中。「舞蹈是什麼呢?舞蹈就是投入在一個人物當中、一個角色當中完成這些技巧。難也難在這裡,所以我必須在這個醉酒、醉的狀態下完成技巧。」他說。

用心投入勤練習,李寶圓詮釋角色傳神活潑

另一位表現相當出色的舞蹈演員也有相似的經驗與感想。

《武松打虎》節目一開場,一位笑意盈盈的店小二走出來打掃桌椅、迎來送往,他臉上樂呵呵的活潑神情,瞬時讓整個場氣氛熱鬧起來;當他為勸誡武松「三碗不過崗」而把整個酒罈搶走、最後又被武松的銀兩所吸引的逗趣演出,更讓全場觀眾格外難忘。

這位人見人愛的店小二,正由另一位主要舞蹈演員李寶圓飾演。

一位多次觀賞今年神韻演出的鄭女士特別留意並欣賞李寶圓在《武松打虎》中的出色表現:「非常生動活潑,表情活靈活現!雖然主角是武松,但店小二卻起到很好的陪襯作用,使劇情更飽滿。」

從小在加拿大長大的李寶圓,二零零八年起參加神韻全球巡迴演出,二零零九年榮獲「第三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少年男子組銀獎。舞台下的李寶圓,與劇中的店小二相似,臉上總是掛著親切的燦爛笑容。他笑著談到,在二零零九年的神韻演出裡,《濟公搶親》節目由他擔綱主演濟公。與吳巡天扮演武松一樣,當時他在揣摩、詮釋濟公這個角色的過程中,也一度感到費盡心思。「要扮好濟公和尚有一定的難度,因為要演出那種瘋瘋癲癲的感覺。」李寶圓說。

李寶圓強調,重要的是需要用心去思考角色的性格與一舉一動,那個「覺得困難」的念頭就會漸漸淡化,接著便能將角色演繹得越來越傳神:「很多東西都是要自己想,自己思考。多想多練之後會發現並沒有想像中那麼難。」

紮實苦練與反思內修,舞蹈技藝飛快提升

除了對人物角色的全心投入揣摩外,日以繼夜的紮實苦練是神韻演員們出類拔萃、廣受觀眾熱烈讚揚的要訣。

「我感覺到舞蹈演員是由內心向外地散發美好的氣質與力量,讓我看了心裡感覺非常純凈。」出身戲劇世家的台灣資深戲劇演員、現為知名電視製作人的郭美珠,看完今年神韻演出後特別讚賞演員們:「舞蹈基本功非常好,演技非常出色!」

「很了不起!很了不起!」台灣前調查局長王光宇則高興地強調,演員們出神入化的舞蹈令他深深著迷:「編舞非常出色,演員腳步非常輕盈,翻騰跳躍非常完美,這是真功夫了。我可是真的親眼看到了!」

神韻演員們超凡出眾的中國古典舞演出,在世界各地向來為觀眾所津津樂道與高度推崇。但是如此出神入化的精湛演出,背後其實是演員們投入無數時間、汗水的辛勤苦練才造就而出。

吳巡天表示,每位神韻演員都經歷了相當嚴格的訓練,吃了許多苦,才能有今天如此傑出的舞台成績。「訓練確實是很難,從壓腿、練技巧等等都很辛苦。我們通常早上八點鐘就開始訓練了,有時會自己練習到晚上十一點、十二點甚至於更晚,所以訓練過程是挺辛苦的。」

「你得很努力地練才能有進步,然後才能上台。」李寶圓特別強調,除了苦練之外,每位演員也都對中國舞與中華文化有著高度熱愛,才能促使自己不斷地反覆練習,並持之以恆,「你得喜歡跳舞才能一直跳下去,因為如果你不喜歡你就不會有進步,就算天天練也不會。如果要你天天做一樣的動作,可能有人會覺得很無聊,可是像我們練舞時,就算一連翻上幾個小時都還是覺得很有趣。你得真的喜歡舞蹈,才能有進步。」

外形動作上的辛勤苦練,是神韻演員舞藝卓越非凡的主因之一;然而內心的不斷反思、不斷地向內找自己的種種不足之處並加以改進,更是演員們在技藝水平與修為上能夠迅速提升的關鍵。

「我們都是法輪大法修煉者。」吳巡天說。事實上,許多神韻藝術團的藝術家們都修煉法輪大法,而法輪大法指導修煉者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依照「真、善、忍」的原則來要求自己,不論是一言一行、或遇到任何的矛盾,都首先向內找自己心性上的不足之處,修去這些不足,從而持續提高自己的心性與道德,修煉者也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地提高層次與境界,並不斷領略到不同境界的感受。

神韻演員們在日常的訓練以至正式的巡迴演出中,也都秉持著這樣的修煉態度來要求自己,也因此讓自己的演出表現與內涵得以不斷向上突破。

每當結束一整天的練舞活動,往往已是夜闌人靜的深夜時分,吳巡天卻並未因為一身疲憊而盡快休息入眠。

他反而靜下心來,回想今天的整個練習過程是否還有哪些未臻理想之處?該如何改善、提高?「每次練完的時候,我回去還要想,想今天有沒有進步?什麼地方好、什麼地方還需要提高?」吳巡天強調,「所以,甚至於現在每次上台的時候,每次演出都會讓我有不同的感受、不同的體會,每次上台都還在進步。」

對中國舞有所了解的人都明白,中國舞的基本功訓練與毯子功訓練是非常高難度、非常艱苦的嚴謹訓練;此外,神韻藝術團的演出行程相當密集,在台灣停留的四十天裡,共有四十四場演出,甚至有許多天是一日兩場演出。如此高難度的舞蹈訓練以及高頻度的演出行程,令觀眾不免好奇,這些年輕演員們究竟是如何能「吃得苦中苦」呢?

吳巡天透露,每天嚴格而緊湊的訓練與演出確實相當辛苦,但是「在神韻藝術團裡,大家都是一個心想把這個演出搞好,把中國文化傳播世界,這個心很齊。看到大家都這麼努力、都這麼辛苦,然後就自己也可以闖過去了。」

無懼生死的正法修煉者,吳巡天最難忘角色

今年的神韻演出中,《震撼》節目令無數觀眾印象深刻且深深動容。

劇情描述一位堅定信仰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前往天安門廣場向世人講清法輪功遭受中共迫害的真相時,卻遭惡警打傷。然而,這名法輪功學員憑著堅定的正信與正念,另外空間的神佛為他展現佛法的慈悲與威嚴,不僅療癒他身上的傷痛,也讓不知悔改的惡徒遭受惡報。

在《震撼》中堅定信仰不移、向世人講清真相的法輪功學員,正是吳巡天最難忘的演出角色。

「因為練習這舞蹈的時候,我會上網看真實的案例故事,這種在中國大陸的真實故事太多了,數不勝數,很感人。」吳巡天神情嚴肅地說:「中國大法弟子冒著生命危險,只想講出法輪功的真相給中國人民,真的很了不起。」

「我有這機會在舞台上演出這樣的人物,我覺得很驕傲。」吳巡天說。

廣傳中華文化,演員畢生心願

神韻藝術團在世界各地發揚正統中華文化,將中國上下五千年文明的精華與輝煌展現在全球世人面前,備受各界推崇。然而,當節目主持人介紹到神韻演員多是在海外長大的年輕華人時,許多華人觀眾紛紛大感驚嘆:「這些海外年輕華人怎麼能夠如此掌握中華文化的神韻與精髓?」

對此,四歲便隨著父母移居美國、在海外長大的吳巡天表示,「從小,父母就一直叫我不要忘記我是中國人,不要忘記我自己是誰。所以我長大後,就有這麼一個願望,就是希望傳給世人我們的文化,五千年的中華神傳文化。」

儘管成長於海外,小時候能接觸的中國文化事物較為有限,但吳巡天心中一直堅定著傳播中華文化的信念願望,最後終於在加入神韻藝術團後,夢想成真:「我覺得這個心願是最重要的。加入神韻後,讓我更接近我們中華文化。」

吳巡天並特別說明了自己對中華文化的熱愛與使命:「中華文化其實就是自己的文化,在世界上中國的五千年文化是最博大精深的,我覺得世人都應該接觸到,所以我希望能和世人分享。」

韓國演出受阻再復演,演員難忘經歷

神韻藝術團從二零零七年展開首度全球巡迴演出迄今已經邁入第四年。截至去年底為止,神韻藝術團在全球累計演出六百多場、超過一百五十萬觀眾入場觀賞。

在如此眾多的演出經驗中,哪一次的演出最讓神韻演員們印象深刻、難以忘懷呢?吳巡天與李寶圓不約而同地回答:「二零零八年,韓國大邱。」

當時神韻紐約藝術團原本已經飛抵韓國,準備在釜山KBS劇場演出。但國營電視台KBS卻屈服於中共的壓力,臨時片面取消演出。

KBS電視台屈從中共的作法,卻立即招來韓國各界的批評與質疑,中共黑手干預藝術演出的醜惡行徑再次在國際上丟了大醜,韓國政界與藝文界人士也紛紛表達對神韻藝術團的支持。於是乎,轉機又神奇地出現了。「就在一個星期之後,韓國方面又找到劇場了。所以就在演完台灣場之後,我們就又趕回韓國了。」吳巡天表示。

「那次的演出很不一樣,因為那是我們一個月內第二次去韓國。那幾場我覺得大家的心特別齊,然後觀眾反應也很不一樣,就像一種打仗打勝的感覺。」吳巡天臉帶笑意地說。

精進不已,盼早日回到神州演出

歷經四年的全球巡迴演出,神韻藝術團不僅為諸多專業劇評家讚譽為「五星級的演出」,並且獲得「世界第一秀」的美稱,然而神韻藝術家們卻絲毫不以為滿,反而時時、處處堅守著修煉者的心志,不斷向內找自己不足之處,並從而不斷提高每次演出的外在成果與內在底蘊。

以吳巡天為例,儘管擁有豐富的舞台演出經驗,獲得全球觀眾的高度好評與讚賞,並曾榮獲「第二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青年男子組金獎,但吳巡天仍期許自己能每日精進,不斷提升自己的技藝,希望未來帶給觀眾更美好的演出。

「就是要求自己要不斷地進步。」吳巡天進一步說明:「我覺得對自己要有嚴格的要求,在訓練上或者在學習上,就是要不斷地進步。不是說我要得到世界最好的成就,可是就是每天對自己都要有嚴格的要求,不要放鬆,然後繼續進步。」

值得一提的是,回到中國大陸在各地巡迴演出,是吳巡天、李寶圓與許多神韻藝術家們的共同心願。

「應該很快就可以回到中國演出。」吳巡天表示,「因為我們傳的就是中國文化,而現在這個文化在中國大陸被破壞了,所以當然我們要去中國演出。」◇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