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黨文化的自卑

  華盛頓DC甘迺迪藝術中心的歌劇院(Opera House)前,有一個甘迺迪總統的頭像。我曾數次駐足閱讀頭像後的一段文字:「藝術的生命,絕非打斷或干擾了一個民族的核心意圖,反而與其非常接近,並且是檢驗一個民族文明品質的標竿。」

  我在甘迺迪藝術中心觀看過許多場神韻晚會,每次走出會場的時候那種身心淨化後的愉悅常讓我對甘迺迪總統的論斷深感共鳴——「藝術是檢驗一個民族文明品質的標竿」。

  近年來大陸影片不乏大陣勢的戰爭、大場面的奢華,但其所傳遞的價值卻實在令人無法恭維。而到海外演出的戲劇、流行歌曲等,因語言障礙無法和各國觀眾溝通,雜技類的表演雖無語言障礙,但絕大多數人只會把表演者當作匠人來欣賞,而非藝術家來仰慕。因此可以說,多年來中共的各種文化交流活動無法激起觀眾的心靈共鳴,也無法呈現真正的中國文化。

  而這一切卻隨著神韻的出現而改變了。二零零八年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資深國會議員Dennis Kucinich說:「今晚我們有幸欣賞到的這場藝術演出,在如此多的方面驚人的卓越,其中的藝術表現力可以用許許多多最好的形容詞來描述。……藝術讓人類精神變得高貴並提升我們的境況,今天我們祝賀神韻的傑作和傑出的藝術家們,他們洗禮我們的心與靈魂。……讓我們記住他們表演的背後內涵,感恩他們,謝謝!」

  這種精神的啟迪與靈性的昇華是任何一個中國大陸的表演團體所無法帶給世界的。這並非說中國大陸的人不具備這方面的素質,恰恰相反,神韻的許多編導和演員都是來自中國大陸的。正是中共的黨文化審查系統絕不允許展現超越世俗的美好價值,才使這些傑出的藝術家不得不利用海外的文化自由來恢復和重建中國的正統文化。

  按道理說,一個正常社會的政府在面對民間重建正統文化的努力,並目睹其巨大成功後應該感到自豪或羞愧,而中共的做法則是竭盡全力的打壓。

  近日國外許多承演「神韻晚會」的劇院相繼曝光了一些郵件,寫信者自稱是法輪功學員,但其意圖卻是希望以此達到將法輪功修煉者抹黑,同時達到干擾神韻演出的目的。

  誰有動機、有能力來組織這樣的行動呢?我們不能不認定有一系列干擾神韻前科的中共。我曾總結過中共干擾神韻的九大陰招,包括破壞演員乘坐的巴士,試圖製造交通事故;偷盜票款、干擾熱線;給主辦劇場施壓;冒充觀眾抱怨演出內容等。現在又出此第十大昏招兒。

  這種見不得人的伎倆其實反映出中共深深的恐懼和自卑。中共恐懼的是在歐、美、澳、亞上流社會風靡的神韻讓中共在海外苦心經營的對法輪功的謠言煙消雲散,對比出中共黨文化的低俗與醜陋。中共自卑的則是,它們無論如何拿不出任何能與神韻「爭奪觀眾」的演出。

  中共是害怕自由的,害怕自由的思想、害怕自由的媒體、害怕自由的競爭。中共黨文化的宣傳靠的是「金盾」、「綠壩」的封鎖;黨文化的演出只能在暴力消滅競爭對手(哪怕是「山寨春晚」)後,在封閉的環境中生存。這種封鎖加消滅的原因就在於中共對自己「黨文化」的深深自卑,乃至徹底喪失了信心。謂予不信,不妨看看中共是否敢請神韻到中國大陸演出,讓大陸民眾自己來評判。◇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