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鎖定民主黨 中共治港方案大轉彎

?"
立法會民選議員鄭家富在立法會上宣布退出民主黨,受到場外觀看政改辯論直播的民眾鼓掌支持。(攝影/潘在殊)

中共治港方案大轉彎,最近港府再次推出政制發展新方案,中共政權卻表現得異常積極,從以前的「垂廉聽政」改為跳到幕前直接參與。而〈基本法〉賦予港人治港的願景開始剝落……

最近香港城中熱話是政制發展方案,而圍繞政制發展的討論進行多年,不過,今次港府再次推出的新方案,中共政權卻表現得異常積極,從以前的「垂廉聽政」改為跳到幕前直接參與。中共重招一出,不熟悉中共本質的香港政壇被玩得團團轉,結果香港泛民主派第一大黨——民主黨對政改方案投贊成票,令市民大跌眼鏡;民主派之間更出現了分歧和互相責罵的情況。

不熟悉中共政權特性的香港政治圈子初嘗中共政權的「厲害」。而〈基本法〉賦予港人治港的願景開始剝落,在這次民間與官方就政改方案討論的角力中,不知不覺鞏固了香港第二個權力中心──中共駐港聯絡辦公室(中聯辦)──的統治。

有分析人士指,中共下重藥推沒有雙普選時間表的政改方案,為的是要向台灣推「一國兩制」,本月底中共和台灣政府將簽訂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 Economic Cooperation Framework Agreement)。而要台灣接受「一國兩制」,就要證明香港例子是「成功」的。

北京擔心影響台灣政策

有知情人士向香港一份雜誌透露,兩岸三地的整體政治狀況影響到中共做出這一政治決定。若這次香港政改方案不能有所突破,下次再討論時,無論是二零一二年還是二零一六年,都剛好是台灣選舉年,變數太多,若到時處理不好,會加重兩岸三地的離心力。

五月十六日,五名促進全民公投而請辭的立法會議員,通過補選再重回立法會。補選翌日,曾蔭權馬上向媒體放話,表示要在未來一段時間,與他的班子「悉力以赴,加強向市民解釋(政改)方案的內容和意義,爭取更多支持。」

為終極普選大聯盟(普選聯)擔當「送信人」的中共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於五月十八日向媒體放話說,如果普選聯與北京政府會面,將會是「破冰之旅」,雖然未必「捉到魚」(有具體成果)。

五月二十日,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致函公民黨黨魁及「五區公投運動聯合委員會」總發言人余若薇議員,邀請她於六月中旬進行電視直播辯論政改方案。民主黨對此一舉動回應說,民主黨是泛民第一大黨,為什麼不邀請該黨代表出席辯論會。社民連及民主黨去信曾蔭權,邀請他與其他泛民政黨進行辯論。不過,曾蔭權沒有接納。香港支聯會主席司徒華認為,曾蔭權只邀請余若薇辯論是分化泛民主派的做法。

有網民在網上討論區說:「在愛國陣營眼中,煲呔(曾蔭權)這一招莫名其妙,因為五區公投在中方輿論狠批之下已屬『徹底失敗』,事件也應告一段落,公投派自己也灰頭土臉,偏偏煲呔卻發信邀請其發言人公開辯論,……用意何在?」

圍師必闕 民主黨急於脫困

在兵法上,有一式叫「圍師必闕」,就是包圍對方要預留一個空缺,使對方鬥志渙散,只想從這個地方突圍。中共一方面讓曾蔭權獨邀余若薇辯論,此舉對民主黨有邊緣化作用,另一方面留一個缺口,透過中聯辦跟民主黨於五月二十四日會面。對於地位被邊緣化的民主黨,很可能視與中共溝通為唯一一個突圍地方。

就在立法會辯論決議政改方案的一個月前,中聯辦副主任李剛密集地與表示會投反對票的政黨及團體會面,分別於五月二十四日、二十六日及二十八日與民主黨三名核心成員(何俊仁、劉慧卿及張文光)、七名終極普選聯盟代表(馮偉華、黃碧雲、蔡耀昌、李卓人、湯家驊、陳健民及葉健民)及民協五名成員(廖成利、馮檢基、譚國僑、莫嘉嫻及許錦成)會面。六月二十日,再度與在立法會有十票的民主黨再度會面。

北京的港澳戰略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蒯轍元對香港一家媒體透露,北京當局接受民主黨有關區議會議席修訂方案意見的決策,並非在立法會審議前夕,而是早在曾蔭權邀請余若薇參加電視辯論前就已確定。

從蒯轍元透露的消息,中共真正要鎖定的目標是民主黨,而同時間與其他團體及政黨會面,乃是心理上繼續讓民主黨維持一種被邊緣化的感覺。同時也在觀察曾余辯論最後結果如何。

六月十四日,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長、法學教授郝鐵川邀約香港新聞界午宴,以強硬措辭表明民主黨提出的「普選區議會代表」方案,是「沒有先例、沒有法理依據、沒必要畫蛇添足」,並指〈基本法〉沒有剩餘權力,也沒有一條法例訂明區議會功能組別可以擴大至普選,所以民主黨的方案缺乏法律理據。

六月十七日,曾蔭權與余若薇進行政改電視辯論,余若薇在辯論開始時質疑曾蔭權帶領香港政府前往何處,終點何在?她並質問曾蔭權會否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席,是否有全面普選?她又質疑中聯辦官員與大家談政制,曾蔭權走上街高呼口號,顏面何存?她更批評曾蔭權儼如推銷員推銷次貨。

余若薇在曾余辯論總結發言中表示,現時走錯了,是很難回頭;現時支持官方的方案,是對不起下一代。她又語帶哽咽地表示,希望政制向前走,但現時有如與推銷員簽約之後會發現貨不對辦,她寧可原地踏步,也不能行差踏錯,從政不能沒有原則。辯論後,港大民調指多數受訪者認為余若薇大勝曾蔭權。

辯論當日,曾於五月二十七日明確批評民主黨方案違反人大決定的前香港律政司司長、現任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突然轉口風,以自己離港近三星期,沒有看香港報紙為由,指自己做出錯誤判斷,後來得悉方案建議是讓新增五席的區議會議席,由沒有功能組別投票權的市民一人一票選出,令每名選民是「一人兩票,而非一人三票」,故認為方案值得支持。

魔鬼在細節當中

三天後的六月二十日,中聯辦副主任李剛再與民主黨何俊仁、劉慧卿及張文光會面,轉達北京已接納民主黨提出的「普選區議會代表」方案。曾蔭權並於翌日(二十一日)正式宣布,港府接受民主黨的區議會修訂方案。

民主黨於二十一日晚舉行會員大會,以大比數通過支持政改區議會修訂方案。鄭家富議員指,民主黨的修訂方案,跟其參選時承諾的相距甚遠,難以向選民交待,無法支持,並在政改方案辯論會上宣布退出民主黨。

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在一個電台節目中批評說,修訂方案的安排只會令人人擁有投票權,但提名權和參選權可能設有篩選機制,市民只能選擇獲北京欽點的傀儡。李柱銘又聯同鄭家富和黨員林子健,在民主黨中委會前的政改座談會上發表聯署信,表示反對終極普選大聯盟及民主黨的區議會修訂方案。

實際上,北京當局表示會接受的修訂方案,並非當初民主黨所提出的方案的全部。鄭家富於二十二日指出,民主黨六人政制小組與中共方面協商時,放棄了取消立法會功能組別及終極普選時間表兩項重要要求,但事前並未與黨團溝通。

經過一連三天的辯論,立法會於六月二十五日通過回歸以來的首份政改方案。

何俊仁強調,二零一二年政改方案取得階段性及有實質進步成果,民主黨的角色謙卑,而北京當局作出讓步,是靠社會各界支持民主人士的努力,包括反對或不同意民主黨取態的人。

不明所以的自由黨,對北京當局接納民主黨修訂方案感到酸溜溜,黨主席劉健儀議員在辯論會上說:「他們(民主黨)做了一樣是建制派或親建制派無法做到,如果自由黨是拿這個『一人兩票』的模式提給政府選區議會,我肯定政府會給我吃檸檬(拒絕),因為我們已經表達了對你原方案的支持,即『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這個事實上我們心裡不是味兒。」

蒯轍元接受媒體採訪時說,北京當局已基本接受對香港民主派的新定位:百分之八十多是可以爭取過來的;百分之十幾受過西方教育,善於理性的反對和探討問題,但沒有惡意,應該要尊重和團結;只有百分之幾的極少數民主派是受西方指使而別有用心,需要孤立。這個論調符合「95%:5%」的中共策略,共產黨在系列政治運動充分運用。

值得一提的是,今次政改方案討論過程中,一個突出的地方是第二個權力中心被「確立」,這是有違〈基本法〉港人治港的原則,也淡化了港府的角色。這可以從中聯辦直接與民主派會面,並直接接受民主黨修訂方案可見一斑。

「起錨」全靠北京發力

一些立法會議員也對北京直接插手香港事務表示讚賞,把港人治港拱手相讓。匯賢智庫葉劉淑儀議員在二十三日的立法會辯論會上說:「要知道『起錨』運動是失敗的,今次(政改方案)能夠起死回生完全是中央(北京)政府願意接納我們一些同事提出來的方案,政府才會過關。」

香港資深媒體人程翔認為,目前是香港回歸以來,政治發展方面的最低谷時期。從中共最近對政改方案的多番干涉、對普選定義的多番扭曲、以及香港特首曾蔭權和政府高官就政改方案的統一定調來看,「中共已經拿走了港人政治發展的權利。」

六月七日,身在北京的中共人大常委會副祕書長喬曉陽也透過視像直播發表講話,為北京定調後由港府推出的修訂政改方案幫腔,聲稱這個方案「得之不易」,是「朝擴大民主邁出一大步」云云。

程翔注意到,中共在香港社會上開始了對普選定義重新解釋的輿論造勢。程翔指出:「不要忽視它在底下已經悄悄地在做重新解釋普選的工作,比如說派很多法律界的專家來香港聽取香港法律界的意見,說到時候我們如果用人大釋法的辦法來重新定義普選,香港法律界會有什麼意見,說明它已經做好準備重新解釋,重新確定普選概念。」

他提醒香港人要看清中共破壞一國兩制的舉措,重新反思一下如何保證香港的未來:「我覺得每個香港人都應該看到這個事實,然後問自己我們想要的香港是怎樣?我們怎麼樣能夠保持香港原有的優勢,使香港能夠繼續在推動中國走向現代文明中扮演我們的角色。如果你覺得我們應該繼續扮演這個角色,就應該利用我們香港的思想自由,言論自由,這種優勢繼續推動中國發展,那麼我們對目前我們這種政治的自治權跌到低谷的情況就應該引起我們的警惕、憂慮。」

資深媒體人、中國事務評論員李子則說:「香港的政改不會有結果,要照那個喬曉陽的意思講,最後的普選方式、程序仍然是由共產黨說了算,不會答應港人的要求。古往今來,一個民主社會是鬥士奮鬥建起來的,指望共產黨會給你民主,除了毒藥就沒有別的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