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高危產婦誕下的怪胎

?"
女生擺攤掙學費遭遇城管執法,被嚇出精神病。為了治病,家裡的條件越來越差。(網路圖片)

非法「執法」十三年了還沒驗明正身,爹媽不認,可見口碑之劣;非警似匪,任何一個國家都沒有,只能在黨國降生。沒人明白:不是有公安嗎?它算幹什麼吃的?莫非讓它出來,是要幹公安都幹不了的蠢事?

文__九天劍

全世界都知道,中共魔黨與蛤蟆妖江澤民苟合,在一九九九年高危之齡,產下怪胎「610」:一個躲在陰暗角落裡殘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邪惡組織。

無獨有偶,在那之前,還有一個怪胎被這高危產婦誕下,不同的是,它上了檯面,而且臭名昭著,為全國人民所詛咒。這就是至今沒有登記註冊、無人管制的非法組織——城管。

明火執仗的土匪團夥

城管全名叫「城市管理(執法)局」, 一九九七年四月冒芽,說它非法是有依據的。

《法制日報》二零零九年九月三日載文〈民政部證實城管局長聯席會議未依法註冊〉,報導說 「全國城管局長聯席會議」之所以產生,最根本的原因是「城管」的身分定位無法律規定,在國家級層面,沒有一個專門管理「城管」的部門。……目前各界對「全國城管(執法)局長聯席會議」的合法性爭議,爭出了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儘快為全國「城管」統一立法,確定他們的法律地位。

《法制日報》挺有意思,呼籲儘快為全國「城管」統一立法,明確告訴了大家,之前城管所做的一切,包括它的本身都是非法的。

一九九七年就出來偷著非法「執法」,十三年了還沒驗明正身,爹媽不認,可見口碑之劣,混到這份上是夠慘的。

一個沒有法律依據的組織,在一個標榜有「法」的國家冠冕堂皇的忽悠了十三年,還幹盡壞事,無人敢惹(惹就「執法」了你),這難道不是對現代人類文明的褻瀆和挑戰?

不管面對記者、警察還是小販,城管張口閉口理直氣壯重複著一個嚇人的詞:執法。問題是:法在哪兒?拿出來看看!誰給你執法的權力了?人民?政府?一幫人穿上一個色的衣服,開輛皮卡,插上塊「執法」的牌,你就有權執法了?你就能隨便搶別人東西、打人家孩子?過去這叫強盜「明火執仗」,現在被這怪胎包裝成了「執法」,你以為中國人民都是傻子?你就是把自己叫成王母娘娘,搶東西打人也是強盜。什麼世道!

城管何其魔勇

隨便抓幾條新聞舊聞:


女孩吐的鮮血清晰可見。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京華時報》:北京通州城管被指毆打九歲女童致其口吐鮮血。

五月十五日,在通州區新華東街與吉祥街路口西北側,城管與一名擺攤女子發生衝突。目擊者稱,在衝突中擺攤女子的九歲女兒看到媽媽被擼住脖子後拖倒在地,哭著對城管說:「叔叔,求你別掐死我媽媽。」之後,小女孩在衝突中受傷並吐血,目擊者稱女孩是「被城管打了頭」,城管則表示他們沒有打女孩,可能是「意外受傷」。
 


小女孩經歷衝突後哇哇大哭。(本版圖片均為視頻截圖)

 


在派出所,城管(右二)說「那個女的打我了」。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七日東亞經貿新聞稱:醫院女院長與城管撕扯,中指被掰骨折。

  邵豔華,榆樹市新和平醫院的院長。從一九九四年開始至今,她連續幾屆均是榆樹市政協委員。二零零九年,她在和城管發生撕扯後,一直想為被掰骨折的中指討個說法。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四日浙江線上報導:蕭山城管隊員和攤販衝突,有人拿出手機拍照被踢襠。

二零一零年三月三十一日,七里河區六名城管員將一名開貨運三輪的農民工打倒在地致其昏迷後揚長而去(「東方網」)。

三月十二日洛陽市鬧市區兩位「城管」員不由分說將一名正在往三輪車上裝貨的農民個體戶程校峰暴打一個小時,打得他滿臉是血,鼻青嘴腫,胳膊和手多處紫斑(《大河報》)。

二月二十三日,上海市民李秉浩因在一小飯店吃飯內急,在停著「城管執法車」的背角處小解,賠禮道歉都不行,被六名城管員活活將其打死(《遼瀋晚報》)。

李佳巖因為家裡窮,曾不打算念中學了,後來在哈爾濱的大姑幫助下,她以優異成績考上了當地最有名的榆樹市實驗中學。後來大姑患癌症去世了。沒有了大姑的資助,李佳巖決定利用假期賺些學費。

「我是用二十多元錢起家的。」李佳巖說,賺了一些錢後,她就把手裡的幾百元錢都買了貨物,想多賺些錢,這樣就夠開學用了。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一日,她來到人流比較多的華昌文化廣場,剛擺上攤城管人員就過來了,有幾個人從車上下來就拿走了她的貨物。

「要是拿走了,我就白辛苦一個假期了,我就再也不能上學了。」想到這些,李佳巖不顧一切跑上去打算拿回貨物,但是卻過來幾個人拽住她、按著她、撕扯她。「我躺在地上嚇壞了,我就只想哭。」

你上網輸入「城管打人」四個字,一下就蹦出一萬多條這方面的資訊。

人民「誇」城管

網友「讓天來注定」是這樣噁心城管的:

漢語發音:cheng guan

英文: liveried dog(穿制服的狗——譯注)

釋義:一、名詞:以暴力手段維持××形象,專門欺壓租不起商鋪、辦不起執照商販以及其他弱勢群體的黑社會組織。例句:城管上道,雞飛狗跳。

二、形容詞:形容殘暴、血腥、恐怖。例句:你也太城管了!

三、動詞:等同於打、砸、搶。例句:他不老實就城管他一下!

四、嘆詞:無奈之意。例句:這世道,城管!

五、代名詞。例句: 關門,放城管!

「中國城管已替換美軍接管巴格達。

昨日下午,中國城管順利進入巴格達,首次實現中國城管隊伍的海外執法。記者欣喜地看到,千名中國城管隊員,手拿絕密武器鎬把,列隊進入巴格達,各類武裝分子紛紛雙手托槍,低頭站在路邊,以示完全投降。

中國駐巴格達城管大隊長鎮兩河向記者介紹,第一小隊來自河南,專門收繳小販賣的瓜;第二小隊來自北京,專門沒收烤香腸;第三小隊來自重慶,專拆違章建築;第四小隊來自廣州,專門打擊擦皮鞋的;最後他指著一幫說粵語的城管說,他們來自香港,是專門收拾黑社會的。「我們是黨的隊伍,是人民的隊伍,是特別能戰鬥的隊伍,是服務世界,愛好和平的隊伍。」

一位自首的恐怖分子哭喪著臉對記者說,「我們一小隊四人,拿著槍走出巴格達的小飯館,剛想去開停在路邊的皮卡車,沒想到四個中國城管二話不說就掄著鎬把砸我們腦袋,我們隊長頂了一句話,他們四人一起掄我們隊長,整整掄了十分鐘……十分鐘,連頭牛都被掄死了。」說著,恐怖分子傷心地哭起來。

據悉,本拉登已經下令「所有基地組織骨幹成員撤出巴格達,否則格殺勿論。」

爆笑強帖節選:

「借我三千城管,復我浩蕩中華!!」

「五角大樓祕密報告稱:中國城管隊伍是一支具有強大潛力,單靠一輛破麵包車或皮卡就能全天候作戰的可怕準軍事組織(我國莊嚴承諾對外不首先使用城管)。」

「你一定沒見過城管,如果見過,你不會這麼完整的站在這裡。」——一名傷殘美兵

「中國城管與核武器轟炸,我選擇後者。」——日本廣島原子彈倖存者

「我們的意志瞬間崩潰,因為,我們知道了對方軍中有城管。」——美國海軍陸戰隊某指揮員

「我在此警告各位議員,永遠不要跟中國開戰。因為中國有城管和糞青。」——摘自美國總統奧八牛在珍珠港被三城管和糞青搗毀後的國會演講

「當他們出現在戰場中時,我知道,我們的末日來了。」——前俄羅斯國防部長

「一聲霹靂一把劍,一群猛犬是城管,鋼鐵心腸黑色膽,綜合治理保治安。殺聲嚇破乞丐膽,風林火山威名傳,搶必狠,打必爛,砸敵攤位再罰款!」

人民治城管

俗話說,橫的怕不要命的。城管再暴力也有一怕——不要命的中國老鄉。我好心奉勸城管父老兄妹,下班趕緊把那身灰皮扒下來再回家。不然,小心被你們剛「制服」了的、賣羊雜碎的老鄉跟蹤到僻靜處卸了大胯。

我可不是嚇唬您,在各地城管大隊的無窮努力下,全國貧困百姓幾乎都榮幸的成了你們的敵人。敵人嘛,那就是你死我活了。你砸了百姓的攤子,搶了百姓的菜蛋,就是砸了他的飯碗,斷了他的生計,對吧。這種嬰兒題你該會做。後果呢?老鄉也會以牙還牙,你將再也聽不見你媽喊你回家吃晚飯了。

網訊:二零零七年,河北來京人員崔英傑在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科貿大廈附近賣烤腸,被現場執法的海淀城管大隊隊員查處。而當城管隊員將他的三輪車抬上執法車準備離開時,崔英傑突然手持切烤腸的小刀衝出,刺入了海淀城管大隊海淀分隊副隊長李志強的脖子,之後逃離現場。一個小時後,李志強因搶救無效死亡。十一個小時之後,逃亡的崔英傑在天津塘沽被警方抓獲歸案。同時被抓獲的還有四名為崔英傑逃亡提供幫助的朋友。

今年八月十一日上午,崔英傑殺死城管隊長李志強一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落判。崔英傑最終被認定為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八月十六日,因公殉職的城管隊長李志強被北京市政府追認為「烈士」。

我們為「烈士」致哀。有用麼?人都死了。最好別問怎麼死的:搶人家三輪車被殺,聽著寒磣。要在美國,這位「烈士」是搶劫犯,小販是英雄,如果他能證明他帶的是合法刀具的話。


《春城晚報》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八日:餐館老闆(叢先生)網上發帖懸賞五十萬殺城管隊長被拘留。(網路圖片)

「五萬元懸賞金馬城管隊員的一條人命,並以五十萬元高價懸賞城管隊長的命。」這是叢先生發到網上的帖子內容,帖中稱十四日城管收其東西還打人,他才想到上網找個殺手。目前,叢先生已被治安拘留。

鮮橙熱聞:廣東三水城管執法起衝突,小販揚言:唔解決,要殺三五人。

說城管是怪胎,原因有三:一是它媽就是野路子,非民選;二是它自己沒身分,文前已述;三是說它非警似匪,任何一個國家都沒有,只能在黨國降生。從布衣百姓到教授專家,甚至黨國大員,都不明白:不是有公安嗎?它算幹什麼吃的?莫非讓它出來,是要幹公安都幹不了的蠢事?

是啊,到今天它媽也沒認領這個孽種,足見其血統之下作。不過這個孽種也沒閒著,正鬥志昂揚的匯入為它媽掘墓的浩蕩隊伍。◇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