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資本積累該不該受苛責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博友鄭先生致函,說某網站徵集答案,因為五毛們說,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也經歷過資本積累的階段,發展了三百年,為什麼要苛責今天中國資本積累過程中出現的負面現象呢?網站徵集反駁意見,希望能匯總回答。看來,連五毛也同意,中共權貴的資本積累過於血腥,所以有人試圖給它蒙上一襲歷史的輕紗,使之看起來不那麼殘忍。


中國資本原始積累的血腥是否應該受到苛責,是很好的命題。圖為今年四月北京首都機場展出的豪華法拉利跑車。(Getty Images)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因為許多不自覺的維護中共的人們,也認為資本積累過程不免帶血。資本主義當年做了,有今天的繁榮,中國今天也做一做,換來明天的繁榮,為什麼該受到苛責呢?

資本的原始積累

資本的原始積累(Primitive accumulation of capital) ,是指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確立以前,通過暴力等非正當手段使生產者與生產資料分離,使生產資料聚集在少數人手裡。其典型例子,有英國的圈地運動和16世紀的奴隸貿易。「資本積累」與「資本原始積累」不同,前者是「通過剝削工人的剩餘價值而積累的過程」。原始積累的手段是掠奪,積累的手段則是剝削。

資本和財富的聚集,從來都在進行,哪裏都有。只不過在英國當時的巨富與資產階級工業革命結合了起來,也被馬克思研究了一番,如此而已。中國歷朝歷代也有財富高度的集中,所以有「富可敵國」 一說。以前,中國的商人可以借錢給國王去打仗,贈送牛羊給敵國以阻止敵軍入侵,借錢給皇帝修都城的城牆;近代更有晉商、鹽商、和浙商。

原始積累的解釋

當年歐洲的確有少數人擁有大量生產資料、大量僱傭他人的事。但原始積累出現的原因,中國百姓只聽到一家之言,就是馬克思的說法,而沒有聽到專家的解釋。那麼,其他各家的見解如何?

經濟學家亞當‧史密(Adam Smith)認為,原始積累是平和的過程,工作努力、特別用心的人,慢慢聚起了越來越多的財富,而不那麼努力和用心的,就慢慢的把自己的勞動力當作商品,替人工作來換取薪水。中國人對此真正能耳熟能詳,因為中國農村到處是這樣的例子。如果沒有中共的暴力革命,中國地主也會逐漸發達,而發達了的地主在工業革命時代,一定會買機器、建廠房,成為資產階級。

歐內斯特‧曼德爾(Ernest Mandel)是托派經濟學家和社會學家,是20世紀下半葉最重要的馬克思研究者之一。雖然他是「革命者」,但他向世人揭示了斯大林、毛澤東的假社會主義。曼德爾認為,資本的原始積累是資本主義在世界範圍內不均衡並聯合發展的結果。在曼德爾的晚年,柏林牆的倒塌、社會主義國家陸續走資本主義道路,令他非常失望。如果曼德爾能看到他的官僚、工人與資產階級之間鬥爭的三角理論,在中國是如何變成官僚和資產者聯手欺壓工人,會更加失望。

筆者很欣賞的,是奧地利經濟學家約瑟夫‧熊彼特(Joseph Alois Schumpeter) ,他對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有毀滅性的批判。熊彼特後來移居美國,任教哈佛。他不同意馬克思資本來源的理論,也不認同「剝削」的概念。熊彼特說,人們常犯的錯誤,是相信「大多數人之所以貧窮,是因為少數人富裕。」他認為資本主義不是零和遊戲,資本主義經濟增加了每個人的財富。

熊的自由經濟理論認為,市場會給每個投入其中的人以同等的回報,資本家只不過是特別能節省、所以能投入更多,但也只拿到他投入部分的回報,而沒有從別人那裏或環境之中多拿任何東西。熊彼特認為,馬克思的血腥原始積累理論根本就在煽風點火。還真是這樣的,這把共產主義的邪火在東土一燒,中國人民就遭了殃了。

中共權貴的資本積累

中國目前的資本積累,從土改開始,比英國資產階級血腥、殘暴得多。英人圈地用了三百年,中共只用了不到三年。馬克思說 「資本來到世間,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骯髒的東西。」今天的人們發現,這恰恰是共產黨權貴集團資本累積的真實寫照。《中國青年報》的文章也不得不承認,中國當代的資本原始積累伴隨著國有資產的大量流失和私人資本的膨脹;中國富人富得流金流油,富得荒淫糜爛。

中國資本原始積累的實現,最開始是使用進口商品許可證,用批件賣錢;然後是利用價格雙軌制,比如鋼材、資金、外匯的差價,來獲取財富;再後來,權力換來的貸款使他們從股市、房市中得到巨額財富,遠遠超過前幾種獲利方法。最後,國有資產重組,如廣為詬病的MBO,都是他們攫取國有資產的饗宴。他們甚至把攫利與迫害結合起來,活體摘取器官販賣,中飽軍隊醫院的金庫和私囊。

中共的積累值得譴責

中國的原始積累沒有公義、沒有道理、也沒有資格,沾滿了血腥。血腥從地主、農民的土地被剝奪開始,從民族資本家財產被抄、被迫跳樓開始,一直進行到今天。今天的積累還加入了權力的貢獻。因為權力資本的注入,公有資產直接私有化,使得私人資本迅速膨脹。

問題的關鍵是,中共權貴沒有告訴人們要實行資本主義了,他們告訴人們的,是要堅定不移的走社會主義的路;他們沒有告訴人們可以同時起跑、去致富發財,他們只說會「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中共沒說這「一部分人」是誰,按善良百姓的理解,當然是人民大眾,因為中共是「為人民服務」的、是人民的「公僕」 。

人們事先也並不知道原始積累已經開始。有人鳴過發令槍,讓大家起跑了嗎?美國資本主義原始積累時,俄克拉何馬的原野開放圈地,所有的人都在一個起跑線上,先跑的人和馬,會被立刻槍斃。發令槍響了,只有中南海知道;他們開始圈地、瓜分時,百姓還蒙在鼓裡。

中共一邊反對「私有化」,一面在「反對私有化」的口號下,將國有企業暗箱操作、低價賤賣。當共產黨人詛咒資本主義時,他們說資本的原始積累是醜惡、血腥的;而當共產黨人搖身一變,打著「股份制」 和「市場化」的旗號侵吞掠奪,迅速積累比早期資本家多千倍、萬倍的財富時,他們又通過五毛放出風聲,說積累是「原罪」,是必須的「惡」。

經濟中國的血腥,前無古人、無以復加。如今又開始「嚴打」,增添新的血腥。共產黨人自己說,「血債要用血來還」。人們不禁納悶兒,他們相信因果報應律、相信「以血還血」也許會在自己頭上兌現嗎? ◇

您也許會喜歡